正在阅读: 电影人的“信仰、情怀、担当”

电影人的“信仰、情怀、担当”

2018-09-20 09:39来源:人民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第四届中国电影新力量论坛近期在长春电影节期间举办。这是机构改革之后,国家电影局首次主办的专业论坛活动。本届论坛以“信仰、情怀、担当”为主题,汇聚70余位近年来在电影创作中富有成就的出品人、导演、编剧和专家学者,分析中国电影的新形势、新经验,探讨中国电影的新问题、新对策,鼓舞电影界携手用光影书写中华民族新史诗,推动由电影大国向电影强国迈进。

  本期“光影视界”邀请出品人、导演、编剧三位代表,讲述他们在电影创作制作中的思考、感悟与期盼,阐释他们心中电影人的信仰、情怀与担当。

  ——编 者

  建设电影强国的三个维度

  上海电影集团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副总裁 马伟根

  按照党的十九大部署,到了2049年,也就是新中国成立100年的时候,把我国建成富强民主文明和谐美丽的社会主义现代化强国。如今距离这一宏伟目标还有31年。作为电影人,我们不禁要问:当中国成为现代化强国的时候,中国能够成为电影强国吗?现在,无论以制片的产量、质量还是市场体量来衡量,我们毫无疑问是电影大国。特别是近几年国产片的进步非常明显,今年到目前票房前十的影片中,国产影片占7部,而且10部中前4部是国产电影,前3部票房都超过30亿元。这是非常可喜的成绩。从市场来讲,中国电影近几年都保持了10%—20%的增长速度,截至目前,全国电影票房已超过467亿,今年总票房超过500亿几乎没有悬念。美国市场与中国市场票房差不多,但他们进入了滞胀期,设备和输出的空间有限,他们看好中国市场,希望与中国展开合作。按照人口总数来讲,美国有3亿多人,中国有13亿多人,我们拥有巨大的市场空间。

  我认为建设电影强国应该在以下三个维度努力。

  一是制片能量。这不仅指一个国家的本土票房,也包括这个国家的电影在全世界产生的影响力。中国文化数千年的积淀,是讲好故事的丰富资源,我们需要找到更好的叙事方式,做出中国电影的国际影响力。未来30年,我们除了要继续把本土市场做大做强,尤其要在讲好中国故事、推动中国电影走出去、提升中华文化影响力等方面下大功夫,通过电影这一媒介,把优秀传统文化、优秀当代文化和中国发展进步、当代中国人的精彩生活传播出去。

  二是市场体量。目前,中国内地的电影院数已经超过万家,银幕总数超过5万块,位居世界第一。相对来说,电影院的布点大多密集在一部分区域,有很多区域尚未布局,随着我国城镇化建设的不断实施,目前布点比较少的地方是今后很大的增长空间。电影观众有一个培育观影习惯的过程,如果有相应的国家政策给予扶持支持,一定可以打开更多的空间。而在布点密集的地方,尤其需要有序竞争。市场端良好的经营,会促使电影企业更愿意投资各类影片,包括艺术影片、社会效益好的影片,也更愿意扶持更多的导演进行创作,这会形成一个良性循环。

  三是科技含量。电影是一个与高科技密切结合的产业,建设电影强国需要不断有技术创新,以新技术引领观众的观影体验。大家耳熟能详的IMAX设备、杜比设备、巴可放映机等都来自国外,是现在电影放映市场很重要的部分。而我们恰恰缺少这样的国际先进放映技术,尤其需要更多能够静下心来、专注研发生产电影设备的企业。这一点大家目前关注得比较少,还是一项空缺。中国电影企业应当联起手来,共同打造中国自己的电影制作设备。

  放眼未来,中国电影企业只有联手互动,形成合力,打破创作和市场的壁垒,才能共同把中国电影真正做大做强。

  拍出当代生活的烟火气

  《匆匆那年》《从你的全世界路过》导演 张一白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讲好中国故事,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讲好中国故事涉及两个方面,一是讲什么样的中国故事,二是怎么讲好中国故事。换言之,在新时期我们如何强化现实主义的电影创作,如何促进现实主义的现代化升级,这便是对现实主义的继承和发扬。

  前一段时间,我监制了刘若英导演的电影《后来的我们》。在这部电影的创作过程中,我有两点体会:第一,现在的中国观众渴望看到他们自己的生活和故事被投射到银幕上,渴望电影表达他们的喜怒哀乐。我和导演刘若英讨论过好几个故事的方向,都是从导演本身的情感属性出发,试图讲一个更纯粹、更梦幻的爱情故事。后来我向导演建议,做一部关于北漂的电影,但是导演没有这样的生活,如何接地气呢?为解决这个问题,我们配备了很多优秀的主创班底,包括演员、编剧、美术、制片整个团队。选择团队时,我们要求他们必须有类似的生活体验,后来我们又进行了大量采访调查,从素材的角度保证了故事的真实性、落地性,用自己的人生经验和工作经验为导演保驾护航。上述努力最终得到回报。这次创作历程提示我们,作为电影工作者,不能仅仅致力于选好故事,更要想方设法讲好故事。

  对创作者来说,艺术表达和市场需求永远是一对矛盾。我认为,它实质是一个创作者和观众互相促进和互相增长的问题。随着观众观影水平、对电影的要求不断提高,创作由此获得推动。一味打着迎合观众、迎合市场的旗号,却不去思考如何真正满足观众的需求,不可能做出一部真正受欢迎的电影。用艺术表达现实,讲述老百姓自己的故事,拍出当代生活的烟火气,满足人民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是现实主义创作不变的追求。

  拓展主旋律电影的创意空间

  《战狼》系列编剧 刘 毅

  很多人问我,编剧是不是应该写自己熟悉的生活?我认为,创作者首先应该是一个好的倾听者。不是自己经历的人生才是人生,你所看到、听到、阅读到的都可以变成自己的故事,当然,这个故事一定是打动了你。每个个体的人生都是单一的,如果你是好的倾听者,就能把全世界发生过的、没有发生过的,都变成你自己的故事。

  但是,我们现在对好莱坞的剧本流程有误解,认为一个编剧负责故事,一个编剧负责结构,一个编剧负责写剧本。但大多数情况不是这样,依然是由一个编剧来完成剧本。可能有一些比较擅长台词的编剧或者剧本医生,会在这个基础上进行加工。为什么这个传言会比较流行?现在一些互联网公司,或者刚刚进入影视行业的公司,喜欢用大数据来指导创作。我有一个不太贴切的比喻。所谓大数据是解剖式的,你可以看见血管和肌肉,但你永远无法得知一个人的灵魂。片子前15分钟要有一个小高潮,20分钟时出现反转,75分钟打入谷底,100分钟反击……依照大数据很容易总结出这样的规律,但怎样把这些变成鲜活的人物和激动人心的故事,才是一个编剧的功力。真正打动人心的故事,是难以靠所谓的工业化流程去分割完成的。

  记得做《战狼Ⅱ》时,导演吴京问我,咱们写的这部电影算什么类型?我说这是军事动作片。他问,算主旋律吗?我说,肯定算主旋律,是符合主流价值观的主流电影。后来我发现,创作者按照主流电影方式创作,但很多甲方的思维没有真正转换,他们认为主旋律电影就应该是传统的感觉。其实我们做一个电影,真正目的是让更多人看到这部电影,才可能让更多人去认识这个人物,去接受你想传达的思想。也就是说,我们所有的信仰、情怀和担当是藏在故事里,藏在我们主人公背后的。

  所以,我呼吁未来更多给主旋律电影加油鼓劲,不仅是在资金和题材上支持主旋律电影的创作,而且要营造更包容的创作空间,让我们的主旋律电影真正成为一流的主流电影。也许有人会说,这么难,我们就不要拍主旋律电影了。那是不对的,因为我们国家有那么多重大事件值得铭记,有那么多令人感动的英模人物需要电影人为他们树碑立传。不做主旋律电影,是电影工作者的失职。我们不仅要坚持做下去,而且一定要做好,做到观众心里。

  (记者任姗姗整理)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罗立桂: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

  • 韩浩月:《银河补习班》,唯有骄傲不能放弃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它们是城市诗这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没有想象的城市诗,便会失去感召力。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