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画外有“画”

画外有“画”

2018-09-20 15:06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守成

  对于淮剧老观众来说,这或是他们前所未有的观剧体验,对淮剧剧种而言,这也堪称舞台演出的开新河之举。我说的,是管燕草编剧、吴佳斯导演的小剧场淮剧《画的画》。

  幽暗的灯光,忐忑的鼓点,戏曲舞台上的五大行当——生、旦、净、末、丑依次显现。他们一边缓缓移步,一边自报“行当”,朦胧,虚幻。舞台很逼仄,演员却始终在台上,他们或穿越剧情饰演角色,或背身隐匿若无其人;时而又组成歌队,成为剧中事件和人物行为的点评者……

  “画”是剧中的一个道具,也是全剧所有人物的行为动机,更是作者的一个隐喻。新登基的皇上颁诏,要寻找一幅散失民间、内中藏有治世玄机的汉代古画《逐鹿中原》。于是,朝野上下闻风而动,在一片“寻寻寻、找找找”的熙攘声中,描绘出一幅“寻画跑官”的官场丑态和“上有所好,下必甚焉”的世相大“画”。

  应工丑行的县令陈海山率先穿越。他获悉嫂子刘文莺(旦,应工青衣)祖上乃汉代王室,家中恰藏有那幅古画,便迫不及待地通过张公公(净)向新皇效忠,立下了五日之内呈上《逐鹿中原》的生死状。之后,便带着家人(末)来到其兄陈海峰(生角)家,演出了“盗画”“讨画”“逼画”的三部曲,直到最后以赝品进贡,非但没能“官升三级”,反落得名裂身亡。剧情并不复杂,但它既有小剧场戏曲的实验性和先锋性,又尊重并凸显淮剧戏曲本体艺术的品相,如投石试水泛起的涟漪,令人过目不忘。

  月黑风高之夜,陈县令悄然潜入其兄府邸的画室,盗画即将得手之际,被纷纷流言扰得心神不宁的嫂子拉着丈夫也来到此处,背身的净角和末角演员此时则化为道具,成了画室的书案。心虚的县令“噗”地吹熄了其兄手中的灯笼,于是三人之间陷入摸黑、碰撞、误会、错乱,紧张和疑虑共处,悬念和搞笑并存,令人忍俊不禁。当这段颇有悬念的情节戏以兄嫂释疑,误以为黑暗中的纠缠只是一只硕鼠作祟,戛然中止之际,刚才还沉浸于角色之中、后又权作道具的五个演员,倏然褪却了角色外衣,五个行当成了芸芸众生贪婪心情的化身。他们个个都如那只老鼠一般嗅着油香,奔跑着,吮吸着,“画画画,那幅画,栽在心中发了芽,种在梦里开了花,一不小心就结成瓜”。歌队调侃的道白,不仅是对陈县令的耻笑,更辛辣地剖析了一众贪吏的跑官梦。

  这种瞬间转换,有着以点带面,见微知著的效果,编剧并不仅仅满足于把观众带入剧情,她更在意的是观众的思考,让观众在关注人物命运的同时,对舞台上发生的事件作出理性联想。

  剧情还在继续。偷鸡不成而时辰逼人,于是从幕间的“行当”再度穿越的陈县令放下身段,对同样回归角色的兄嫂上演了苦情戏。他以面临“下岗”来博取胞兄同情,以一生对兄嫂执父母礼的盟誓作为讨画的交易。谁料善良的嫂子也身处两难,小叔的行为固然不齿,但她所以不能相帮,是因为家传的这幅画另有隐情。眼看讨画不成,气急败坏的县令顿时翻脸,来了个“霸王硬上弓”。就在嫂子携画及时逃脱,县令把胞兄押解回府,令观众为兄嫂命运担忧,为手足之情扼腕时,编剧却又把剧情“按下不表”,五个行当再次登场了。如果说上一次的摇身一变还只是角色和歌队跳进跳出的转换,这次则是对行当的进一步解构。五位演员把“行当”这种观众刚刚认可的众生符号来了个逆袭,一个个具象为或官场、或民间,或垂涎、或打探的人物形象。于是,一幅贪婪追逐的世相大画徐徐展开。

  最后,陈县令彻底撕破脸,把兄长押回府衙作为人质,上演了 “逼画”一折。不料那幅令他“魂牵梦绕”的《逐鹿中原》竟是不可对外人言的赝品!以此进贡的陈县令不仅跑官梦彻底破产,还因献“假画”触犯当朝而魂飞天外,当场咽气。这时,五位演员又缓缓从角色中抽身而出,五个行当犹如牵线木偶般边行边吟,道出了寻画的最后感悟:“谁有本事得到它,乐极生悲苦哈哈。怎不让人害怕它,想尽办法离开它。”

  一则荒诞的寓言画上了句号。观众则在编导设置的独特语境中,既跟随剧情关注着兄弟反目后的人物命运,更沉思着这画是如何撕开覆盖于血脉亲情之上的温柔面纱,又如何映衬出了一幅世相漫画。诉诸移情的故事情节和追求间离的理性思考,就这样此起彼伏,给了观众一种全新的观剧感受。

  小剧场淮剧《画的画》的创新给人一种惊艳感。可贵的是,它在大胆实验、探索先锋的同时,不离其宗,坚持姓“淮”。五个行当各显其长,程式化的表演,规范的唱念做打,充分展示了淮剧艺术的本体魅力。

  《画的画》显然还寄托了对“当下性”的关注。从演出效果来看,编剧的这个追求也是有成效的。不仅观演空间的改变和舞台语汇的新颖已然打上了当代的鲜明烙印,而且其貌似荒诞的内容,居然和那么严肃的主题结合,更有着锐利的当下指向。不过话说回来,戏毕竟是戏,以古喻今是必要的,但有些过于直白的类比还是稍嫌牵强。我意还是把它当作一个故事,一则寓言,让观众在笑声中产生联想,有所意会,足矣。(李守成)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长宇:经典剧作《三国演义》是怎样炼成的

  • 詹 丹:《红楼梦》中官话与江南方言的掺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铤而走险》就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容易让人想到之前的《无名之辈》,尽管《铤而走险》没有多少故意显示喜剧元素的段落,但也是讲述了“低配劫匪”要干大事的荒诞故事。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随着音乐节的发展,观众想要得到更多好的体验。正如德国某知名演出公司总经理雅佩尔·巴伦德莱特所说:“音乐是音乐节最主要的部分,但不再是唯一。每个音乐节都要做到独树一帜,成为个性化的综合产物。”
2019-08-15 10:13
100年前,梅兰芳将第一次的海外演出地选在了日本,引发“万人空巷,争看梅郎”的轰动。相隔100年,台上,是史依弘与青年演员接续梅兰芳致力在世界各地推广京昆艺术的努力,而在幕后,是几代艺术家为京昆传承不断档、不走样的文脉延续。
2019-08-15 10:34
8月14日,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在B站收官。这部纪录片播出一个月,超过5000万的点击量、8.6分的豆瓣评分、9.7分的B站评分、满屏的“多谢款待”都足以证明,面对层出不穷的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经受住了“烤”验,又火了。
2019-08-15 10:19
新近上映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票房爆冷,成为近日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提到《上海堡垒》,绕不开男主“江洋”的扮演者——艺人鹿晗。有观众表示,《上海堡垒》是“披了一层科幻皮的爱情片”,爱情与科幻融合得很生硬。
2019-08-15 14:5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