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评书价值被低估,传统艺术要抢占新媒介

评书价值被低估,传统艺术要抢占新媒介

2018-09-22 09:51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韩浩月

  9月7日与9月11日,两位传统艺术的代表人物,著名相声演员常宝华和评书演员单田芳相继离世。尤其是单田芳的与世长别,激起了人们对评书艺术的怀念,也引起了单田芳之后评书艺术如何传承的担忧。

  单田芳的评书有他鲜明的个性特征,沙哑却富有表现力的嗓音,表演时饱满的情绪所传递出的强感染力,以及对古老评书融入个人的创作,使得他的演播作品有单刀直入的快节奏,聆听过程扣人心弦。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这个说法一方面说明单田芳的评书很接地气,另一方面也客观表达出评书传播渠道的单一性与强大性。在收音机未普及之前,评书是街头艺术,演员需要在公共场合与观众面对面,而在收音机几乎家家一台的背景下,评书演员第一次借助现代媒介,成为过去时代的明星。

  收音机的便携性,打破了评书传播过去口耳相传的特征,解放了听众的收听限制,在田间地头,在庭院餐桌,大人与孩子扭开旋钮,即可在固定时间听到栩栩如生的评书故事。每个时代都有自己的造星机制,而单田芳则是收音机时代造就的明星。

  当然,听评书之所以在过去成为最主流的娱乐享受之一,在于它富有丰富的文学汁液,它的文学性来自于《隋唐演义》《三侠五义》《小五义》《杨家府演义》《英烈传》等古典著作,也来自评书艺人的口头文学表达形式为这些古典著作中灌注的民间情感,两者融合,才缔造了评书强大的传播力与生命力。

  “单田芳在民间的影响力一度超过金庸”,有媒体在单田芳去世后如此表示。这个观点并不夸张。金庸小说盛行时,虽然阅读门槛也不高,但在底层表达上,单田芳的无死角传播,还是更胜金庸一筹。对于为何不把金庸小说以评书形式表达出来,单田芳的解释是,金庸小说太过严密,没有他的用武之地,这个解释被网友解读为单田芳的“情商高”,其实最根本的原因是,评书与金庸小说是两种完全不同的艺术形式,两者没法很好地融通。

  如果说金庸小说在纯文学时代以其通俗性博得了大众读者的喜爱,衔接了古代侠义小说与现代文学的疆土,凸显出重要的文学地位,那么,以单田芳等评书艺术家演播的评书作品,则衔接了通俗演义小说与民间口头文学之间的空白位置,填补了广大劳动人民想要亲近文学的娱乐需求,同时,评书也从最基本的层面上,启蒙了无数人的童年,对正邪、善恶等正向价值观有了初步的认识与判断。评书的伟大,是被低估了的。

  在电视取代收音机成为公众的主流娱乐载体之后,评书市场便开始萎缩了。常宝华与其弟子侯耀华、牛群等,通过央视春晚等电视平台,成为举国知名的演员。相声的辉煌,源自于它的常说常新,在创作上,当年的相声能够联系实际,把社会时事融进作品里,有针砭时弊的功效,所以相声艺术的顶峰,是在电视时代被创造出来的。同一时期,评书作品虽然也有创新尝试,但由于篇幅长,改编难度大,在与相声的竞争中落了下风,一直到今天,评书爱好者们最喜爱听的,仍然是早期的经典评书。

  由此可见,仅就相声与评书这两种传统艺术形式而言,传播载体与内容创新决定了它们的活力。侯宝林、马三立、马季、侯耀文、唐杰忠、李文华等每一位相声艺术家的去世,都会引起一阵对相声沉寂的叹息,所以这次常宝华的去世,人们对相声的感慨,与以前也是大致相同的。电视的盛行,降低了评书的热度,而相声的陨落,则伴随着互联网的普及。不难发现,娱乐越是多元化,传统艺术的竞争力就越弱,这是大势所趋,几乎难以阻止。

  但经典作品的魅力,是可以穿透时光的。在今天,仍有数量不少的年轻人,在通过汽车收音机、互联网电台、智能手机App等渠道,继续听相声、听评书,也就是说,哪怕这两门艺术不做任何形式的传承创新,在未来一段时间里,仍然会有人循迹而来,成为它们的热爱者。这也决定了,只要肯用心,在肯定传统艺术的独特价值基础上,进行一些大胆的改造,必然会延长传统艺术的生命力。

  前几天,为了宣传新片《江湖儿女》,导演贾樟柯录制了抖音小视频,接受了B站采访,对修音、鬼畜等新表达形式进行了亲密接触,这是明显地在向90后、00后们靠拢,吸引他们来观赏一位出生于1970年代导演的作品。像贾樟柯导演这样的姿势倾斜,更多的是在表达一种态度——他不愿自己的电影再是小众文艺片,而是渴望被更多年轻人接受与了解。这个事例,其实值得相声与评书的传承人去研究与学习,如何通过渠道开辟来扩大受众群,同时,在广开渠道吸引非目标受众成为“消费者”之余,又怎样把年轻人喜闻乐见的表现形式融入内容当中,这是一个很难的课题,但值得去征服。

  传统艺术的继任者们,为了把“祖业”传递下去,就先要抛弃观念上的负重,不以过去的辉煌为压力,不以当下的寂寥为包袱,更不要恐惧适应与变化。对经典的改造与颠覆,注定要承受一些指责,在新作品的创作上花样翻新,也一样会引来别样的目光,但只要有底蕴打底,有热爱当先,传统艺术就有很大的可能在新的媒介平台与陌生受众群那里开出崭新的花朵。(韩浩月)

[责编:李澍]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