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书法艺术及其学科建设

书法艺术及其学科建设

2018-09-23 09:07来源:人民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陈振濂

  一

  在改革开放40年的伟大进程中,书法篆刻艺术的发展是最大受惠者。无论从作为传统文化的时代转型角度看,还是从艺术如绘画雕塑建筑音乐舞蹈戏剧影视各领域之与书法对比而论,皆是如此。

  上个世纪,经过废除汉字改用拼音、拉丁字母的狂潮,经过新文化运动、白话文取代文言文、简化字替代繁体字、废弃毛笔改用钢笔、竖写式改用横写式、右起改左起、使用标点符号等一系列汉字文化“近代转型”的变革,在时代大潮中,书法似乎永远是“被革命的对象”。这使它嗫嚅踌躇,畏首畏尾,沉沦而自卑,在时代变革中始终抬不起头来。

  百年近代史中,基于整个社会政治经济文化受“西学东渐”影响,导致艺术界出现“西化”取向。中国的古典诗文面对西方长篇小说、传统文人画面对西方油画、传统戏曲面对西洋话剧、古典民乐面对交响乐、民族舞面对芭蕾、泥塑菩萨面对西方人体雕塑,各行各业都可以施行如鲁迅先生所说的“拿来主义”。只有书法,是既没有西方参照也没有近代欧美文艺“东渐”之事实内容的。此外,高等教育中,早期的美术专科学校、音乐专科学校和新中国成立后的舞蹈学院、戏剧学院、美术学院在京沪穗苏宁等大城市鳞次栉比,但一概没有书法的份儿。甚至中国文联有与新中国同步成长的美协、音协、舞协、剧协,但长达30年间没有书法家协会。很遗憾,书法艺术在改革开放之前,是没有正式“身份”的。

  以此来看改革开放40年,才会真正体悟到:书法艺术的确可称是最大的幸运儿。1981年中国书法家协会成立;80年代到90年代中国高等教育大发展,本科、研究生等各种教育体制相继产生。全国书法展、中青年书法展、全国书学研讨会的举办此起彼伏,更有书法专业报刊创办发行。这些都是国家改革开放以后才出现或成规模获得蓬勃发展的。亦即是说:当代书法篆刻艺术,只花了短短前20年光阴,就完成了其他音、舞、剧、美、影艺术门类历经100年才艰难达到的建立现代学科门类体系的时代目标。即使不讲思想启蒙的质量,仅仅从时间算起:没有1978年开始的改革开放,就没有今天书法篆刻的大好局面。

  二 

  古老的书法篆刻艺术在改革开放40年中,遇到了现代文化转型开放的千载难逢机遇,这是不争的事实。但紧接着的问题,是我们书法界其实并没有做好跻身于现代艺术大家庭的思想准备、组织准备,尤其是专业准备。比如,我们在这样一个日益开放的新时期,却还是表现出不合时宜、不尽合理的倾向:

  ——我们习惯于写毛笔字(哪怕点画精妙功力深厚),而毫不在意书法形式可以有丰富多彩的艺术表现;

  ——我们习惯于用书斋风雅来包揽一切,而忘了今天书法的展厅时代是一个公共空间和艺术上“竞技争胜”的平台;

  ——我们习惯于以名家的“人”来推断作品一定是名作,而忽视了名家也有应酬之作,从而无视艺术创作中“作品的独立性”命题;

  ——我们习惯于取得书写实践经验,而不重视书法作为艺术新学科所必须具备的技巧、形式、主题的三连环立体要求;

  ——我们习惯于介绍书法常识,而根本不去了解还有书法美学、书法史学、书法教育学等诸多专业理论学科内容;

  ——我们习惯于传授入门楷书技法或者最多到行书(以实用写字为中心),而没有意识到还需要包括书法史、批评史、哲学与美学、文艺学、古文字学、古文献学、古汉语学、金石碑帖学等等的学问支持和思想提炼;

  ——我们习惯于重视书法教育架构中最实用、最直接的中小学初级启蒙水平和成人爱好者的入门经验授受,却轻视大学本科专业教育规范乃至博硕士研究生教育的各种不同的教学大纲、课程设置、教学法;

  ……

  如果说做学术研究时,必须讲究以“问题意识”为前提,那么针对改革开放40年书法篆刻的发展,我们所作出的定位、判断、评价,正是在对上述种种问题发出质疑、追问和解答的过程中,在试图寻找出我们这一时代特有的可行方案中,在不断探寻、不断“试错”的经验中,才逐渐获得转型、拓展的。这40年间的“华丽转身”——从一个原本缺乏近现代文化鲜明品格、保守顽固而且自得其乐、自行其是的书法篆刻领域中,首先寻找发掘出了一些新的动能和渴望新变的激情;又借助于改革开放的大气候、大形势,强调“发展是硬道理”在书法篆刻艺术中的指导意义,义无反顾地与各种守旧懒惰和因循沿袭的思想进行批评交锋和推进改革。这样几十年间的夙兴夜寐、焚膏继晷、百折不挠、艰难前行,才有了今天书法篆刻艺术的盛世再造。它的标志可以呈现为如下6个方面:

  一是书法从写毛笔字(写好字)上升为书法艺术表现,精湛的技术为传递书法作品形式美服务,经典笔法为视觉观赏服务;

  二是确定了今天的书法时代是从书斋时代走向“展厅文化”时代,书法的生存方式,从私人空间转换成为公共空间,扩大了它服务社会、服务人民的功能;

  三是明确了书法创作中作品的含义大于作家的含义,对“名作”要求的比重高于“名家”。它的潜台词是,名家出手未必都是名作,在两者间选择,惟以作品优劣为去取;

  四是书法从人皆必备的大众文化技能变身为必须专门学习的专业艺术学科,它有其固定的知识模型和“戒律”“清规”或曰核心与边界,有明确的“是”或者“不是”的判断基准;

  五是书法的观念培养和知识学习,是一个讲求科学和严肃态度的过程,是一个包括了史学与美学、形式与内容、线条与结构、抒情与写意、时间与空间、历史与现实的立体结构。浅尝辄止、盲人摸象或刻舟求剑、断章取义的学习均不可取;

  六是书法的学科建设是纲举目张的“纲”。局部的工作需要如高校设置大学书法本科专业当然必须要依仗学科;宏观取舍如针对整个书法界的“书法是什么?”的观念建设和认知方式更离不开学科支撑。可以说,改革开放40年我们在书法篆刻艺术领域中所做的一切努力,最后都必须通过学科方式使之固定下来以为依据而传延于后人。

  三

  从散漫的文人雅兴,走向严格的学科,是书法篆刻艺术在改革开放40年里所面对的最大挑战。

  最初,是基于大学专业设置的课程安排需要:学习书法专业4年,必须要有实践课和理论课,于是有了书法史、书法概论、技法理论等最初级的架构。美术、音乐、戏剧早已有大学,这些相关专业课上了七八十年了。但书法进入大学成为专业才刚刚开始。再后来,有了更细化成熟的课程结构如理论史、美学、当代书法批评、创作课等等。其后,更有书法在《普通高等学校本科专业目录》中是三级、二级还是一级等关于地位身份的争论与争取。可以说,书法篆刻界认识到“学科”的重要性并能够率先迈出最宝贵的第一步,其动力首先来自于高等教育的应用需要。

  高等教育体制的“学科”追问是基于一个现实应用(即实际课堂教学)的需要;而对之作一种纯粹学术理论的提升,会使它在教育界和学术界拥有更大的品牌影响力和社会认同感,这又是改革开放进入深层次后引出的必然成果。但其实在理论家群体中,这种知识系统的整合和由此培养起来的整体观,早已是改革开放以来众所向往的时代目标:90年代的几部学科著作,如1990年的《书法学综论》、1992年的《书法学》、1998年的《书法学学科研究》(原名《书法学概论》)等关于学科研究各种视角的专著,代表了从改革开放初期成长起来并崭露头角的中青年理论家们的学术敏感度和试图构建学科体系的第一代尝试。这样的努力,置身于改革开放以前的客观环境中自然无法想象,在过去的理论家队伍中也几乎未见有严格意义上的学科型人才——怎样写好字参展获奖是最有诱惑力的;发表书法论文著作以方便高校评聘职称也有利益驱动而且十分实用;而这“学科研究”空泛而不着边际,关注理解之人本来极少,究竟于我们有甚价值?所以在90年代之时火爆了一阵子,又似乎偃旗息鼓、后继乏人、四顾寂寥了。

  正是基于改革开放40年的雄厚积累,使一部分书法界的有识之士开始有了较之启蒙、初兴阶段更为清醒的认识。倚仗于高校专业教学这支主力军与中国书法家协会的学术委员会专家团队,关于书法的学科目录定位究竟是二级、一级的争论及学术研讨等工作,正在积极推进中。而关于学科研究的学术成果集聚即“书法学学科丛书”的编辑计划,也正在江苏美术出版社的全力推动下已经成形。书法篆刻艺术学科地位的提升,事关书法界从上到下全覆盖的“千家万户”;而学科研究成果汇为丛书,则搭建了一个面向未来的平台。这两项目标都是过去历史上所没有的,但正是因为有了改革开放40年,故而今天我们据以期望书法篆刻界能以此进一步树立文化自信、立足现实并指向将来。(陈振濂)

[责编:刘朝]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