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周家班进京,乡间唢呐吹彻悲欢人生

周家班进京,乡间唢呐吹彻悲欢人生

2018-09-25 09:51来源:北京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鹏

  一张八仙桌,20根唢呐,八位来自安徽灵璧菠林村的乡间汉子,猝不及防地,为北京人带来了一场令人震撼的、真正来自江湖民间的音乐会。

  他们就是“周家班”,都是传承600多年的周氏家族的兄弟子侄,刚在家乡收割完麦子,带着黝黑的肤色和田野泥土的气息,来到北京这座有着300年历史的正乙祠古戏楼。当声声唢呐吹响,犹如一面“音墙”迎头撞来,喜悦苍凉,酣畅淋漓,元气充沛,人生悲欢万般滋味似乎都被这乐声引领着,在心间震荡不已。观众们震惊于他们如此自由自在、天生地养、饱满灵动的音乐气质,有别于我们听过的任何一场精心编曲优美华丽的庙堂之音。

  周家班第五代大班主周本明

  周家班成员各具风采

  正如策划并主持这场《周家班中国元气》吹打专场音乐会的杨浪先生所说:“我们很难获得这样的音乐感受,因为它和百姓的呼吸俯仰连在一起。”

  “周家班不到,男不娶女不嫁”

  这八条汉子都是谁?大班主周本明先生向大家介绍,这个乐队包括了他的哥哥、弟弟、徒弟和侄子,他们是周家班第五代传人周本祥、周本玲、周中华、周本付、周本金、张素荣,第六代传承人周计永。大哥周本祥已近七十高龄,满身绝活儿,是周家班目前技艺传承最圆满的老艺术家。

  北京人可能不太了解他们,可是在苏鲁豫皖一带,周家班名声赫赫。由历代大班主引领的周家班,远宗周文王,近宗宋儒理学奠基者周敦颐,数百年来传承不断,人人以乐为生,年年迎生送死,祭天祀祖,盛世乱世始终不渝。

  截至目前,周家班全族上下男女老幼亲系传承乐手百余人,徒系传承乐手约计千人,横跨苏鲁豫皖,成为华东、中原汉民族音乐不可多得的珍贵活化石。周家班所传承的中国民间吹打乐艺术,以其所居住的地区命名“灵璧菠林喇叭”,2014年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据文献记载,唢呐这种乐器在中国流传已久,明代唢呐曾用于军中。传说明代将领戚继光曾把唢呐作为军乐,每逢作战,排唢呐阵于军前吹打以壮军威。由于唢呐吹奏乐曲大多节奏明快,易与大众产生强烈的乐感共鸣,故而在民间广泛传播,用于婚、丧、嫁、娶及节庆等。

  灵璧唢呐艺术的广泛普及,据说与明中晚期的朱元璋九世孙朱载堉有关。朱载堉热爱民间音乐,广泛流传于中原地带的几十个唢呐曲牌如《叫句子》《凡字调》《百鸟朝凤》《抬花轿》《大开门》等等,都是朱载堉整理保留下来的。明代黄河两次决口,使得黄淮地区流离失所的灾民辗转迁徙,有的落户灵璧,有的外出学艺,唢呐便成为灾民们谋生的手段,每逢过年过节、迎神赛会、男婚女嫁、举丧祭祀等习俗,均有唢呐鼓吹,锣鼓敲打,而周家班就是其中最负盛名的乐队,甚至流传着“周家班不到,男不娶女不嫁”的说法。

  纵贯周氏家族七代,作为一个家族乐队,在全世界都很罕见。如此众多的族人,从事着吹鼓乐这同一行业,既以民间吹奏乐为生,也以此为家族共同的理想信念,在家族观念淡薄的今天,不能不说是一种奇迹。

  这次进京的周家班8位成员,每一位其实都是“班主”,他们平时种地务农,乡中有婚丧庆典时便组班表演。所谓“大班主”是指在一定时期,为了引领和推动整个周家班而主动积极作为的人物,第五代大班主周本明正是这样的人。

  “盛世悦民,乱世保身。拥一技之长,不惧荣辱浮沉。”几百年来他们一代代秉承着这十九字班训,这是周家班先祖的嘱托,也是周家班一贯的风骨。

  乐队打擂台能吹七天七夜

  正乙祠戏楼大幕拉开,周家班第五代大班主周本明以一曲《万年红·凡字调》开场,随即他又以小铜喇叭主奏了《迎生·庆贺令》。两首曲子一个音色浑厚、大气磅礴又变化无穷,一个音色嘹亮、妩媚婉转又撩人心弦,乐声中有十里八村的呼喝嬉闹,也有婴儿出生的那一声啼哭,浓厚的生活气息扑面而来。

  接着是《打枣》,一首充满世俗的欢乐的曲子。表演者张素荣先是用唢呐模拟了各种鸟儿齐鸣,接着又是鸡鸣狗叫,仿佛把观众带到了一处农家小院,用不同乐器模仿人们的欢声笑语,展示了祖孙三代人在院子里打枣的生活画面,不言一语,但诙谐的曲调、夸张的表情和肢体语言,却让在场每一个人都捧腹大笑。

  随后,各种鸟叫声响起,其间还伴有小孩啼哭、公鸡打鸣、狗叫、猫叫、猪叫、青蛙叫……充满乡土气息和生活情趣的田园景象仿佛近在眼前。这是周家班演奏的《百鸟朝凤》,整首曲子演奏持续了10多分钟,兄弟们吹到兴头上多有即兴发挥,越发地自由自在,无拘无束。据说,第四代大班主周正玉演奏这首曲子时,可以持续一小时以上都不重样儿。

  咔戏,全中国没有几个人会了,大哥周本祥老先生从七八岁开始学习唢呐,几十年的功底造就了他一身的绝技。乐器在他手上仿佛生了羽翼,可变幻出千种姿态,他能用唢呐扣上碗,再用极复杂的震颤运气吹出豫剧《秦香莲》唱段,小生、旦角、花脸等模仿得声韵极似,最后包公那一声“开铡”震撼人心。而“咔戏”这种绝活,是通过声带振动带动口中所含的唢呐哨片发出声音,当他在舞台上“唱出”一段皖北柳琴戏“拉魂腔”时,技惊四座。

  最精彩的还是周家班的对台戏,这次演出的《十样锦·对棚》便是重现乡间唢呐班子打擂台的盛况。“打对棚”俗称“打擂台”,在民间的红白喜事上,常常会遇到一家办事,同时请两三家吹打乐班,或者两家人同一天办事的情况。这时,各个乐班同时演奏,哪边能留住观众便是胜了,不败,才能保住家族的荣誉。因此,民间艺人就不得不亮出十八般武艺来打擂,这也练就了周家班一身的绝活儿,除了演奏技艺外,魔术、杂技什么都要学,这便是民间音乐江湖中残酷的竞争,表演也因为这竞争而格外精彩,高潮迭起,酣畅淋漓。“历史上,周家班从未尝过败绩。最近一次在山东的‘对棚’足足打了七天七夜。”周本明自豪地说。

  家乡的百姓,恐怕一辈子都离不开唢呐

  杨浪先生在解说中告诉观众,不妨想象自己是在田间地头,身边是十里八村的乡亲,孩子欢闹,老人微笑,一起感受这音乐中表达的人生况味。

  作为传统的礼仪之邦,礼与乐,几千年来早已融入中国人的生活当中,逢年过节、迎神赛会、婚丧嫁娶、祭祀庆丰等等这些大事,都少不了唢呐班子吹奏的“民间旋律”。

  年近六十的大班主周本明从小就跟着家族人走南闯北去吹奏和表演。在他心中,周家班绝不仅仅是别人口中的“喇叭班子”,民间艺人们以唢呐、笙、笛子和管子为主,兼有锣鼓等乐器演奏的动人旋律是“真正能撬动人身体灵魂的音乐”,其中蕴涵着人生悲喜的大智慧。“唢呐的音色,加上它特殊的演奏技艺,让你喜时喜不自禁,悲时悲鸣绝倒,这是其他任何音乐都无法代替的。”周本明说。

  例如这次演出的唢呐名曲《雁落沙滩》,是在办丧事时一首为逝去的老人演奏的曲子。音乐通过唢呐来模仿大雁的叫声,形象地表现出大雁的美丽姿态以及昂扬的生命力。民间相传大雁有“五德”,《雁落沙滩》以此来赞美老人“仁、义、礼、智、信”等高尚的品德。在民间信仰中,生命是可以轮回的,因此,他们的音乐也包含了对生命的美好祝福。这便是一部中国的哲学,也是民间的音乐哲学。

  周本明说:“家乡的百姓,恐怕一辈子都离不开唢呐,孩子满月请唢呐庆贺,喜结良缘请唢呐贺喜,年老送终有唢呐送灵。可以这样说,这里的人一出生听到的第一种声音就是唢呐演奏;离开人世前,听到的最后一种声音也是唢呐演奏。”

  这样直指人心的音乐,源于周家班的吹打乐是从人生仪式的悲喜中凝练而出的。他们的音乐喜中带悲、悲中有喜,不仅在别离中调节情绪、表达祝福,同时还传达出中国传统哲学中“向死而生”“生命轮回”的大智慧。

  这便是唢呐演奏的精髓。周本明介绍,在周家班的代代传承中,父辈教的是心法、基础,而每个人的内心感受却各不相同,因此一百个人就有一百种表达,甚至每个人的每一次演奏都不同。“这是一种源于自然的演奏,其民族文化的核心就在于应时应景,在不同时期不同情境下,能通过音乐去表达内心的感受。”为什么这音乐如此鲜活、如此充满生命力,大概就是因为,这是演奏者发自内心对于生命意义的狂欢和释放。

  在世界舞台吹响“中国元气”

  像所有的传统非遗文化一样,即使曾经如此炙手可热的周家班,经历了百年中国翻天覆地的变化,也逐渐面临传承难的困境。过去的民间音乐都是没有曲谱乐谱的,完全靠师傅们一代代的口授心传,中间又经历过战乱的洗礼,现在完全保留下来的东西更是少之又少。

  周家班祖辈们曾经留下的300多首经典的传统曲目,到现在只剩下了几十首。而且,唢呐音乐的黄金时期已经过去,由于经济利益的驱使和其他艺术形式的挤压,民间传统的唢呐音乐一天天在走下坡路,年轻人学习唢呐者逐年减少,从业者数量锐减,技巧、绝活水平也大幅度下降。这让大班主周本明很痛心疾首:“艺术最终还是靠人来传承,如果没有后继力量,就真的是岌岌可危了。我们现在正努力培养第七代、第八代传人,虽然环境不同了,心境也不那么纯粹了,但培养下一代的艰巨任务仍要继续。”

  然而,做一名唢呐艺人不是简单的劳其筋骨、饿其体肤,而是一场西西弗斯式的修行,是抛弃凡尘里的庸碌,坚守一生的信念,是人的灵魂与一件器乐恒久绵长的苦恋。在社会变革、民心浮躁的年代里,锤炼出一名真正的唢呐艺人绝非易事。

  大班主周本明是周家班的灵魂人物,也是兄弟们中间为数不多走出乡村进入都市的人。他五岁开始学艺,随父亲“上活 ”,练就了一身硬功夫。十五岁考入安徽省艺术学校,毕业后开始了走南闯北的人生,经历相当复杂。他曾在安徽、海南等地从事过演艺事业,后北漂来京,被聘入中央电视台做栏目制片人,2008年退出央视后他开始经商。虽然身份不断转换,但是他一直心系周家班,努力设法弘扬唢呐音乐。

  周本明曾自述,在挣了很多钱后,突然一种强烈的冲动,动摇了他在经商的道路上继续前行的意志。随着年岁的增长,他开始考虑更加重要、更加深刻、也更加有意义的事情。“作为一个唢呐人,一个唢呐家族的传承者,我的骨子里植入了唢呐的基因,血液里流淌着先人的遗训。”唢呐音乐家们的高超技艺,那些优秀的曲目,是无可争议的文化财富,周本明觉得,这么好的东西一定要传承下去,传播出去,让更多的人能够感受和欣赏。于是,他回到家乡,带领周家班开始了艰难的巡演之路。

  为了促成周家班出国巡演,周本明卖掉了自己的别墅筹集钱款。2017年,周家班在欧洲演出引起轰动,《“中国元气周家班”吹打乐专场音乐会》先后在德国Rudolstadt音乐节、瑞典马尔默夏日舞台、爱尔兰第44届国际传统音乐学会世界大会、德国莱比锡民族志博物馆、英国WOMAD音乐节和比利时SFINKS音乐节举办了7场音乐会和一场工作坊,这场音乐会最后被大英图书馆收藏,周家班也被欧洲媒体评价为“来自中国的先锋团队”,所到之处,欧洲观众皆为如此“古老的中国爵士乐”所征服。这让周本明和周家班信心倍增。

  周家班这次进京在正乙祠戏楼演出,同时也是举办赴美巡演发布会,此次巡演将历时一个月,横跨美国七个州,巡演规模达到17场。周家班的老少爷们将登陆美国最大的芝加哥世界音乐节、最高艺术殿堂肯尼迪艺术中心,还有望进入哈佛大学演出。

  周家班走上世界舞台,展示最纯粹的中国民间艺术,是一件令人欣喜的事。正如第一个赞誉周家班是“最具中国元气的声音”的国际著名华裔作曲家瞿小松所说:“元气,是最根本的生命力,是走遍世界都能触动人心的力量。”

  杨浪老师表示,美国巡演结束之后,10月中下旬周家班还将再度来京,在正乙祠戏楼正式演出,更多的北京观众会从他们的演出中看到生命轮回的美好与惋惜,艺术传承的兴衰与叹息,以及技艺坚守的尊重与敬意。(张鹏)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