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81岁刘德海:不希望琵琶成为一个孤独的奇迹

81岁刘德海:不希望琵琶成为一个孤独的奇迹

2018-09-25 10:17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吴钰

  琵琶大师刘德海日前在上海音乐厅“敦煌国乐”师生音乐会上举行多首新作首演。音乐会上不仅有传统江南丝竹之声,更有81岁高龄的刘德海为儿童奏响《平安之夜》的琵琶新声,欲与西方古典音乐大师巴赫隔空对话。

  刘德海演出照。(主办方供图)

  在刘德海看来,琵琶在民族乐器中的特殊地位在于其海纳百川的包容性。它不仅融合了西域与江南血统,琵琶更在不同乐曲风格的探索中走在改革前沿。“不希望琵琶成为一个孤独的奇迹”,是刘德海不断进行作曲、技法创新的初衷。“回归江南民间音乐的根基,汲取外国优秀的技术经验,把琵琶推向世界,我们要再走前人没走完的路。”

  以丝竹古韵抵挡“流行之躁”

  一曲《故乡行》拉开了音乐会的序幕。刘德海19岁离开上海,特意在暮年返乡之际以《文将军》改编的琵琶曲作为 “丝竹新声”开场自有深意。“江南不仅是民乐传统文化的摇篮,到江南田野中采风寻根,也是传统音乐人必须回归的道路。”师生音乐会前的排练,刘德海在台下指导时频频站起击掌打节拍,引导学生进入音律涌动的一呼一吸。“现在的琵琶‘脾气很坏’,很‘躁’。”刘德海表示,年轻演奏家容易受一些流行音乐的冲击,要守住柔韧的江南丝竹根基并不容易。

  走场结束后,刘德海的得意门生李佳不愿休息,独抱琵琶在台上苦练琢磨许久。李佳在音乐会中独奏的传统琵琶大套文曲《月儿高》,抒情写景之外更重精神内涵。现代演奏家如何触摸古人精微细腻、庄重大气的音乐质感?李佳回忆起了与丝竹乐队的昆曲排演经历, “合作中不知不觉融入了其他丝竹管弦惯用的加花”。其他民族乐器中源于江南的民间音乐基础,能让演奏家汲取到独奏中难以领悟的经验和情感,不仅为合奏 “垫出好听的细节”,也能在专业琵琶乐曲演奏和二度创作改编中,散发丝竹管弦的韵味。

  “大珠小珠”落出巴赫的和谐

  提起琵琶,大多观众的印象仍停留在《十面埋伏》中令人耳晕目眩的高难度技巧。相比易于入门的古筝、钢琴等乐器,琵琶近年迎来的考级琴童人数虽有增加,普及度仍远远不及。刘德海近年特意创作、改编了一批儿童音乐,此次首演的《听妈妈讲好故事》《平安之夜》《快乐的夏令营》等乐曲也进行了网络直播,正有意改变观众的认识:“弹琵琶并没有想象中那么困难。”

  “传统乐曲大多较为深沉,有一定难度,初接触时有距离感,愉快而深刻的少。”刘德海表示,民乐创作中,儿童音乐历来是欠缺的门类,传统乐曲中极为罕见,现代民乐作曲家也较少关注。 “创作孩子喜欢听的音乐,才能让孩子喜欢琵琶。”

  这一民乐新课题,让刘德海的创作经历了 “从八个月到几年的难产期”。他向西方音乐大师巴赫取经,将十二平均律的作曲技法移植到琵琶弦上,才终于拨弄出了优美和声。“怎么让大珠小珠落玉盘的声音不散乱?和声,只有用和声,让琵琶作为弹拨乐器的颗粒声音 ‘抱团’,达到群体性的和谐。”在音乐会的压轴曲目 《踢踏舞》中,刘德海突破性地运用中指食指双弹挑组合的新技巧,让习惯了“独唱”的民族乐器奏响曼妙新奇的双人歌舞,琵琶也终于有了一首真正的音乐会练习曲。

  “琵琶本身是从西域传来的乐器,经过现代乐器改良后,完全能满足西方律制中转调、移调的前提条件。”青年琵琶演奏家李佳解释。正是由于乐器本身的包容性,琵琶现代作品风格极为丰富,在《浏阳河》《倒垂帘》等民歌、《唱支山歌给党听》等红歌改编中 “大出风头”;与西方交响乐队、民族管弦乐队的合作也更为融洽。1973年,刘德海首开琵琶与大型交响乐团合作之先河,创作琵琶协奏曲《草原小姐妹》,又与美国波士顿交响乐团、 西柏林交响乐团合作演出,将琵琶艺术推向国际舞台。

  “琵琶永远在爬坡。”刘德海曾经这样说,所以他一直在探索琵琶作为世界性乐器向前发展的各种可能性。李佳也说,有追求的民族音乐演奏家、作曲家,都不希望将琵琶局限在特色音域、特色乐器的框定中。“琵琶能不能像小提琴、钢琴一样,让全世界的人都听见?”刘德海从琵琶的“童心”中,看到了打通高雅音乐、通俗音乐门类,跨越文化、国界传播的新可能。(吴钰)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