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24位作家共撰“二十四节气”

24位作家共撰“二十四节气”

2018-09-26 13:19来源:长江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 煦

  春雨惊春清谷天,夏满芒夏暑相连,

  秋处露秋寒霜降,冬雪雪冬大小寒。

  写二十四节气的书甚多,这一本的一个特别之处是,请24位作家每人写一个节气,写法不拘。

  秋分时节,我自然就先读《秋分》这一篇。

  在秋天的分水岭上

  作者汗漫,一个供职于大型事业单位的中年男性,这是他很“日常”的一天。

  一位退休的同事拿着大笔记本敲开了汗漫的办公室,请他题词留念。同事研究了一辈子药物工艺,两年前查出癌症,做了切除,笔记本上满是鼓励的话,这是同事为自己开出的最后一副良药。同事常常以“要坐免费公交车”自勉,那意味着67岁的他还要活3年。

  汗漫在笔记本上写下“祝福您!我们将来一起坐免费公交车。”同事的眼睛红了。

  得知同事患癌的消息后,汗漫也去做了体检,并且切了一个小瘤子;又去看中医,抽屉里的药瓶也多起来,汗漫觉得那些“一日三次,饭后口服,每次二分之一片”的医嘱,倒有点像遗嘱“存款一笔,妻、子各二分之一”。

  送走同事,到了中午,汗漫接到电话,一位大学女同学在这个城市转机,3小时后飞往别处。两个中年人在机场小聚,共进午餐、彼此问候,最后轻轻拥抱,以此纪念多年前校园角落里一次慌乱潦草的拥抱。

  回到办公室,汗漫着手为单位一位工程院院士准备悼词,老人已经弥留;入夜,汗漫梦见了去世的父亲,父亲居然在梦中哭泣。能够梦见父亲,他感到失眠也值得;随后又想到,自己正在接近父亲去世时的年龄,已经能从父亲的照片中看出年轻,从周围中老年女性身上看出性感,以前这是不可能的事情。

  这是汗漫的秋分,这一天,他站在了秋天的分水岭上。这一天他想起了自己祖父说过的“五十不造屋,六十不种树,七十不制衣,八十不访友”。

  15个镜头中的“小寒”

  如果说汗漫的《秋分》在一天的流水账中带出不少苍凉,柯平的《小寒》就完全是另一种写法和况味。

  他遍搜史籍与笔记,张开了“十二月初一到十二月十五”的时间之网,在史海中打捞出若干逸事轶闻,或者说,写出了15个历史镜头里的小寒。

  1126年十二月初二,小寒第二天,是北宋亡国之日,和议既成,百姓都松了口气,以金帛酒肉献金兵。

  1926年十二月十二,郁达夫在创造社楼上遇到作家白薇,晚上日本记者请郁达夫吃饭,饭后游河,郁达夫先返,与白薇谈到半夜。

  1728年十二月十四,小寒第十四天,雍正下了谕旨,查办江南织造曹家,“并将重要家人立即严拿”。创作《红楼梦》的外部条件开始成熟了。

  ……

  罗列如是,日子就是这样过去,太阳在黄道上每运动15°就是一个节气,人间的冷暖变迁却似毫无规律。

  收录苇岸残篇草稿

  24位作家,24种写法,24个视角,其中既有温馨的回忆,也有冷峻的思考,还特别收入了诗人、散文作家苇岸的作品《一九九八:二十四节气》。

  1998年2月,苇岸开始为写节气进行记录,1998年10月开始写作,但未能完成,1999年因肝癌去世。该书完整收入他已完成的篇章(从立春到谷雨),以及从立夏以后的残篇草稿和未完成的篇章,作为纪念和致敬。

  苇岸只活了39岁,但他确实超前。1998年,那年有大洪水,有亚洲金融危机,有《泰坦尼克号》,那年中国互联网用户刚刚超过100万。要再过十几年,人们才会再度关注节气、关注我们的大地和历史、关注古老文明。(李 煦)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