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周家班,唢呐声里的中国元气

周家班,唢呐声里的中国元气

2018-09-26 13:43来源:中国青年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蒋肖斌

  当70岁的周本祥在正乙祠戏楼无遮无拦地吹起一根唢呐时,坐在第一排的几个女孩子忍不住捂住了耳朵。这个有300年历史的古戏楼里,演过古琴、昆曲、京剧,总是绕梁不绝,但“周家班”不是这样的。唢呐,或者更直接的名字,喇叭,一根就足以在近在咫尺的观众面前立起一道音墙。绕梁?不存在的,他们的声音直逼入耳,提醒台下正襟危坐的观众,他们曾经生生不息的地方,是辽阔的江湖草野。

  9月12日,“中国元气周家班”吹打乐专场音乐会在北京举行。年近六旬的当代大班主周本明,带着大哥、二哥、老弟、堂弟、侄子……总之都是一家人,奉上了一场从家族传承中提炼并结构出的,以唢呐为主奏,笙管笛箫、铜锣鼓镲为伴奏的专场音乐会。

  主持人杨浪不断提醒观众:“你们不要像在国家大剧院那样坐着,就当是在村子里,一块儿爽,可以拍照,可以叫好!”杨浪笑言,自己请朋友来听周家班的演出,很多人都不愿意,“1根唢呐吹就够烦了,这还8根唢呐吹一晚上”,但只要来了,前20分钟你捂上耳朵,然后你就熟悉了,再然后,你就会跟着鼓掌叫好。

  周家班,一个来自安徽灵璧菠林村的民间吹打乐班,家族传承百年,自明代以降明确记载的就有8代人,目前从业者仍逾百人。上个世纪,在灵璧县周边,有着“请不到周家班,男不娶,女不嫁”的说法,其后又扩散到山东、河南、浙江、江苏、辽宁等地。2014年,周家班所传承的“灵璧菠林喇叭”,入选第四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

  周本明从6岁开始跟班学习,10岁就能单独领衔带班演出,长大后做过媒体、开过公司,当日子和小时候形影不离的唢呐渐行渐远时,他突然决定,停下手里的其他事儿,用大半生的积蓄,重整周家班。

  中国观众对唢呐的最近印象,可能还是2016年吴天明的遗作《百鸟朝凤》上映,当时制片人采用磕头下跪的极端方式,恳求院线为电影增加排片。这是电影的困境,更是中国传统吹打乐的困境。

  “我小时候跟着班子去演出,连演3天3夜都不重样。现在不一样了,你吹一个小时,人家就说,别吹了,我们要看唱歌跳舞。”周本明说,吹打乐在民间是婚丧嫁娶仪式的重要组成部分,但当新娘穿起了白纱,酒席摆到了酒店里,唢呐锣鼓就显得有些不太协调了。

  2017年,周家班在遥远的欧洲却意外受到欢迎。“中国元气周家班”先后在德国鲁多尔施塔特音乐节、瑞典马尔默夏日舞台、爱尔兰第44届国际传统音乐学会世界大会、德国莱比锡民族志博物馆、英国WOMAD音乐节和比利时SFINKS音乐节,举办了7场音乐会和一场工作坊。这场音乐会最后被大英图书馆收藏,周家班也被欧洲媒体评价为“来自中国的先锋团队”。

  “这是一种没有被规矩的、天生天养的音乐。”周本明告诉中国青年报·中青在线记者,“今天在台上,8个老爷们儿、8个纯正的民间艺人,没有受过音乐学校的训练,但一辈子只干了这一件事。中国文化真正庞大的力量是在民间,横贯每一个村庄,纵贯每一个人的出生和死亡。”

  周家班年龄最大的周本祥,用一个生锈的搪瓷碗在喇叭口控制音色和音量,好几次碗没放稳,从台上一路“哐啷啷”地滚到了台下。这不是演出事故,这就是与生活紧密关联的民间音乐本来的模样。

  周家班的唢呐,绝对不只是声音——一曲《百鸟朝凤》,观众眼前出现的不是乐手,而是极度华丽的百鸟翩跹。《庆贺令》是对生活的热爱,对喜事发自内心的喜悦;《大悲调》是对逝者的缅怀,以及对生的肯定和热烈。

  周本明说:“从生者的角度告诉逝者‘我们会好好生活’,这就是独属于中国民间的艺术表现形式,和这种文化符号之下的生活态度。”从某种意义上,民间乐手传递的是一种中国哲学。

  “盛世悦民,乱世保身,拥一技之长,不惧荣辱浮沉。”这19个字是周家班代代先祖的嘱托。这让这个乐班不满足仅仅成为非物质文化的“遗产”,而是寻找更加生机勃勃的艺术之路。本场音乐会后,周家班将赴美国进行为期一个月的巡演——17场演出横跨7个州,将登陆美国最大的芝加哥世界音乐节和肯尼迪艺术中心。(蒋肖斌)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