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梦里孤山”丁天缺

“梦里孤山”丁天缺

2018-09-26 18:44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亦奕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中,有人在潮头呐喊,有人默默耕耘,前者寡,后者众。丁天缺,就是这样一位因历史变革而不为大众所熟知的老艺术家。8月18日,在丁天缺逝世五周年之际,“梦里孤山——丁天缺纪念展”在北京798艺栈开幕,30余件肖像、风景及静物代表作,不仅让人们见识了丁天缺独特的绘画语言,其倔强、洒然、纯粹与真善的人格魅力,也成为一抹抹亮色跃然纸上。

  丁天缺,原名丁善庠,1916年出生于江苏宜兴,1935年考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受教于西画系主任吴大羽,他的同门好友中,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都是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家。然而丁天缺的一生却备尝艰辛。抗战爆发时,他随学校辗转江西、湖南、贵州、云南等地。其间,他曾因慷慨仗义参与学潮而离开国立艺专,应邀来到成都西川艺术职业学校任教,并先后在当地多所中学兼职授课。1947年,他回到杭州母校,担任吴大羽先生的助教。

  新中国成立后,在各种运动中,丁天缺先被指为“新派画”头头,遭学校除名,不得已栖身于浙江医学院。不久,更大的风浪接踵而至,他先后两度被戴上“反革命”帽子,被囚禁、管制、劳教、抄家,最后押送原籍监督改造,前后蒙冤将近30年。直到1980年,丁天缺才获初步平反,返回母校,暂任《美术译丛》编辑。至此才重拾画笔,逐步回归正常的创作生活。

  色彩照进囹圄

  作为吴大羽的学生,丁天缺与乃师都倡导以色彩为中心的印象派以后的形式主义绘画。这一理念与由徐悲鸿倡导的以造型为中心的写实主义是并行的另一条重要的艺术路线。但同吴大羽一样,丁天缺不仅在生活和政治上跌入了低谷,他们师徒倡导的以色彩为中心的现代绘画的实践也作为形式主义艺术被边缘化,甚至一度退出艺术领域。近十年来,学界重新梳理民国美术史的脉络,吴大羽体系也逐渐得到世人的认可和重视。

  以色彩为中心的绘画观念及其实践,主要是强调从印象派、野兽派到立体主义的现代绘画的趋向,这一趋向被称为现代绘画的形式主义。丁天缺认为,现代绘画中的事物的一切都是由色彩构成的,色彩是现代绘画的主体,无论是写实的结构、事物的肌理、光的表现、抽象形式还是色彩本身的关系,色彩都是基本的表现手段。“只要在每个事物的要害处,稍微点缀一点儿事物的固有色素,即使一笔、二笔都行,就能达到整个事物固有色的效果。”这种主观色的基底上涂一点固有色,不仅能“唤起我们对事物的真实感”,还能显得“更神秘、更协调”。

  在处理肖像画的色彩关系上,丁天缺就使用了这一方法。比如《溜冰女教练》,肖像人物的衣着是柠檬黄色,人像是黑发罩着的肉色脸庞,在这特定条件下,肖像背后的黄墙就发出粉绿的色感。因此绘画中的黄墙就不必画成黄色,而是“肖像背后黄墙辉映出来的”那种粉绿色感,从而使绘画具有自我的创造性,即求得整个画面色感的背景色和肖像色的和谐一致。

  在二十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丁天缺画过一批很出色的表现主义肖像画,比如《婉义小像》《亚萍小像》《韩枫小像》《饮》《谷风小像》《老岳母》《红发髻》。这些作品体现了他在西方现代色彩理论的基础上的个人创造,在表现性的肖像色彩上,其大胆而把控自如的水准当时是首屈一指的。

  丁天缺的研究重点是色彩,但其大部分画作并非抽象绘画,而是一种具象的色彩表现主义,正如他晚年所说,同学赵无极的画“似是而非”,而他自己的作品则常常“似非而是”。尤其表现在山水风景上,他化山林为怪兽,更是“自作主张”。实在说来,丁天缺的人物画不求形似、不尚柔媚,但入木三分、形神兼备、令人难忘。他的静物花卉深得印象主义三昧,更富东方主义美学。他又善于用拟人化的手法描绘山川风景,似乎万物有灵,启人深思。展览中有几幅以玩偶布娃娃为题材的画作,则是画外有画、引人思索。

  手持“两支笔”

  如果说,丁天缺的一支笔是饱含激情挥洒绚烂色彩的画笔,那么他的另一支笔则游走于文字丛中——吟诗作译。此次展览的后厅,诸多文献、手稿与信件往来、译本和出版物,都展现了丁天缺的文字才华。“梦里孤山醉倒”“西湖旧梦不胜续”……今天重读他困顿之际书写的旧体诗词,字里行间满溢着他对西湖,特别是对母校那份魂牵梦绕的情感。“谩道经年不遇,英雄自古坎坷。种竹西园励志节,学画南楼图枕戈”(丁天缺《调寄破阵子》),从其诗词中可以读出,这是一位满腔热忱、有着浓郁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

  丁天缺还翻译介绍西方画家作品及艺术理论,曾译作《毕加索》《赵无极自画像》等书。同时,他又醉心于法国文学,译有《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和《魏尔伦诗选》。而他晚年出版的《顾镜遗梦》自传和《绘事琐谈》画论,更有别样的价值。

  用一生的坎坷铸就画布上的跌宕多姿,将满腔情怀注入诗词文字的灵魂吟唱。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撰文感慨道:丁先生天性洒然、诗心向往的最深处是孤山。准确地说,是孤山时期的国立艺专。这孤山是他艺术的起始,也是他一生流离坎坷的中央。但是无论怎样地困顿失意,惆怅无奈,他的心思从未远离孤山。孤山空寂,他是梦里孤山的撞钟人。他总可以在依稀的孤山梦境中,看到一份天然的安宁,一份风潇潇、雨潇潇的苍远意象。正是这洒然的天性与纯粹秉直的灵魂,使得丁天缺的艺术成就在今天越发显现出其真挚可贵的光华来,并成为吴大羽体系中不可或缺的坚强一分子。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 宗 城:《找到你》止步于中产阶级式的反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准确把握信中提到的重要美育思想,对加强和改进我国美育工作、推进新时代教育改革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系统深入地研究和阐释信中提到的重要美育思想的丰富内涵与学理逻辑,是完善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美育体系的时代课题。
2018-10-11 10:24
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为粉丝与偶像间的高频互动提供了便利,也令双方关系中的“伴生”属性加强,如今一些粉丝不只是崇拜偶像,也更期待与其“共同成长”,这是粉丝文化、追星文化在网络时代的新表现。
2018-10-11 10:21
中国有源远流长的“以歌舞演故事”的历史,它是音乐剧创作不容忽视的丰富资源。新世纪以来,中国音乐剧市场呈现“名作引进”和“本土原创”双管齐下、多头并进的局面,越来越活跃的中国原创音乐剧层出不穷,涌现出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优秀作品。
2018-10-11 09:28
《无双》是部优秀的电影不假,但它还没有优秀到港片金字塔尖的程度,它可以说是庄文强电影的新高峰,意味着庄文强独立于麦兆辉的一次自我蜕变与成长,并让市场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庄文强。
2018-10-11 09:39
最近以来,国产影片出现了不少让人有点意外的票房“黑马”。它们有几个共性,那就是能击中时代的情绪点,关注当下生活,还有颠覆的故事讲述方法。对创作者而言,关心生活中的人,做到另辟蹊径,不为套路局囿,或许在不经意间,一匹黑马就诞生了。
2018-10-10 15:11
《正阳门下小女人》以小酒馆为切入点,讲述了女主人公久经磨难,最终成为女强人的故事。整体故事架构充满现实意味,通过小酒馆里形形色色的人物及故事情节以小窥大,在方寸之间刻画出女主人公的经商和生存之道。
2018-10-10 10:30
大型原创文博推理秀《诗意中国》播出以来,在豆瓣获得了8.3的高分。为了将“诗意”这一抽象概念落地,节目创新性地融入了“推理”元素,明显提升了叙事动力和悬念感。阵容方面,专家搭配明星,兼顾专业看点;配置方面,用故事出考题,道具货真价实。
2018-10-10 15:55
《你永远在我身边》截取真实故事和案例,讲述了眼科医生、眼角膜移植专家姚可凡历经万难,推动组建“南海省”第一家眼库的故事。该剧不仅在题材上有所引领,也对眼库的布景设计十分用心,加入了人性化的考量。
2018-10-10 10:15
张艺谋在形式上寻求突破,借用和翻新传统资源的努力,值得鼓励。遗憾的是,他在取传统美学之形的同时,遗忘了中国古典审美之神。《影》不是传统审美趣味的现代表达,其内容与形式的两张皮,反映的是一代人对我们的传统精神的隔膜有多么深。
2018-10-10 11:41
2018年国庆档7天,票房仅收19亿元,与2017年国庆档9天狂揽29亿元相去甚远。在清华大学教授尹鸿看来,如今的观众不再介意类型,更看重口碑和完成度。低俗的喜剧,很难再轻松坐拥高票房了。
2018-10-10 09:45
文艺评论最基本的关系,就是把作品与读者联系起来,把作家与社会联系起来。读者是服务重心,社会需要是服务优先。忘记这个关系,或者想颠倒调换这个关系,文艺评论就会忙乱出错。社会最大的不满意,就是文艺评论放着作家、读者不管,而跑去为市场服务。
2018-10-10 09: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