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梦里孤山”丁天缺

“梦里孤山”丁天缺

2018-09-26 18:44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亦奕

  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中,有人在潮头呐喊,有人默默耕耘,前者寡,后者众。丁天缺,就是这样一位因历史变革而不为大众所熟知的老艺术家。8月18日,在丁天缺逝世五周年之际,“梦里孤山——丁天缺纪念展”在北京798艺栈开幕,30余件肖像、风景及静物代表作,不仅让人们见识了丁天缺独特的绘画语言,其倔强、洒然、纯粹与真善的人格魅力,也成为一抹抹亮色跃然纸上。

  丁天缺,原名丁善庠,1916年出生于江苏宜兴,1935年考入国立杭州艺术专科学校,受教于西画系主任吴大羽,他的同门好友中,赵无极、朱德群、吴冠中都是享誉世界的艺术大家。然而丁天缺的一生却备尝艰辛。抗战爆发时,他随学校辗转江西、湖南、贵州、云南等地。其间,他曾因慷慨仗义参与学潮而离开国立艺专,应邀来到成都西川艺术职业学校任教,并先后在当地多所中学兼职授课。1947年,他回到杭州母校,担任吴大羽先生的助教。

  新中国成立后,在各种运动中,丁天缺先被指为“新派画”头头,遭学校除名,不得已栖身于浙江医学院。不久,更大的风浪接踵而至,他先后两度被戴上“反革命”帽子,被囚禁、管制、劳教、抄家,最后押送原籍监督改造,前后蒙冤将近30年。直到1980年,丁天缺才获初步平反,返回母校,暂任《美术译丛》编辑。至此才重拾画笔,逐步回归正常的创作生活。

  色彩照进囹圄

  作为吴大羽的学生,丁天缺与乃师都倡导以色彩为中心的印象派以后的形式主义绘画。这一理念与由徐悲鸿倡导的以造型为中心的写实主义是并行的另一条重要的艺术路线。但同吴大羽一样,丁天缺不仅在生活和政治上跌入了低谷,他们师徒倡导的以色彩为中心的现代绘画的实践也作为形式主义艺术被边缘化,甚至一度退出艺术领域。近十年来,学界重新梳理民国美术史的脉络,吴大羽体系也逐渐得到世人的认可和重视。

  以色彩为中心的绘画观念及其实践,主要是强调从印象派、野兽派到立体主义的现代绘画的趋向,这一趋向被称为现代绘画的形式主义。丁天缺认为,现代绘画中的事物的一切都是由色彩构成的,色彩是现代绘画的主体,无论是写实的结构、事物的肌理、光的表现、抽象形式还是色彩本身的关系,色彩都是基本的表现手段。“只要在每个事物的要害处,稍微点缀一点儿事物的固有色素,即使一笔、二笔都行,就能达到整个事物固有色的效果。”这种主观色的基底上涂一点固有色,不仅能“唤起我们对事物的真实感”,还能显得“更神秘、更协调”。

  在处理肖像画的色彩关系上,丁天缺就使用了这一方法。比如《溜冰女教练》,肖像人物的衣着是柠檬黄色,人像是黑发罩着的肉色脸庞,在这特定条件下,肖像背后的黄墙就发出粉绿的色感。因此绘画中的黄墙就不必画成黄色,而是“肖像背后黄墙辉映出来的”那种粉绿色感,从而使绘画具有自我的创造性,即求得整个画面色感的背景色和肖像色的和谐一致。

  在二十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初,丁天缺画过一批很出色的表现主义肖像画,比如《婉义小像》《亚萍小像》《韩枫小像》《饮》《谷风小像》《老岳母》《红发髻》。这些作品体现了他在西方现代色彩理论的基础上的个人创造,在表现性的肖像色彩上,其大胆而把控自如的水准当时是首屈一指的。

  丁天缺的研究重点是色彩,但其大部分画作并非抽象绘画,而是一种具象的色彩表现主义,正如他晚年所说,同学赵无极的画“似是而非”,而他自己的作品则常常“似非而是”。尤其表现在山水风景上,他化山林为怪兽,更是“自作主张”。实在说来,丁天缺的人物画不求形似、不尚柔媚,但入木三分、形神兼备、令人难忘。他的静物花卉深得印象主义三昧,更富东方主义美学。他又善于用拟人化的手法描绘山川风景,似乎万物有灵,启人深思。展览中有几幅以玩偶布娃娃为题材的画作,则是画外有画、引人思索。

  手持“两支笔”

  如果说,丁天缺的一支笔是饱含激情挥洒绚烂色彩的画笔,那么他的另一支笔则游走于文字丛中——吟诗作译。此次展览的后厅,诸多文献、手稿与信件往来、译本和出版物,都展现了丁天缺的文字才华。“梦里孤山醉倒”“西湖旧梦不胜续”……今天重读他困顿之际书写的旧体诗词,字里行间满溢着他对西湖,特别是对母校那份魂牵梦绕的情感。“谩道经年不遇,英雄自古坎坷。种竹西园励志节,学画南楼图枕戈”(丁天缺《调寄破阵子》),从其诗词中可以读出,这是一位满腔热忱、有着浓郁家国情怀的知识分子。

  丁天缺还翻译介绍西方画家作品及艺术理论,曾译作《毕加索》《赵无极自画像》等书。同时,他又醉心于法国文学,译有《莫泊桑中短篇小说选》和《魏尔伦诗选》。而他晚年出版的《顾镜遗梦》自传和《绘事琐谈》画论,更有别样的价值。

  用一生的坎坷铸就画布上的跌宕多姿,将满腔情怀注入诗词文字的灵魂吟唱。中国美术学院院长许江撰文感慨道:丁先生天性洒然、诗心向往的最深处是孤山。准确地说,是孤山时期的国立艺专。这孤山是他艺术的起始,也是他一生流离坎坷的中央。但是无论怎样地困顿失意,惆怅无奈,他的心思从未远离孤山。孤山空寂,他是梦里孤山的撞钟人。他总可以在依稀的孤山梦境中,看到一份天然的安宁,一份风潇潇、雨潇潇的苍远意象。正是这洒然的天性与纯粹秉直的灵魂,使得丁天缺的艺术成就在今天越发显现出其真挚可贵的光华来,并成为吴大羽体系中不可或缺的坚强一分子。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