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徐志摩两封书信小考

徐志摩两封书信小考

2018-09-27 09:37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金传胜

  一

  2015年,陈建军先生在《关于徐志摩的一则日记》(见《现代文坛掸尘录》)中披露徐志摩致上海小报《罗宾汉》主撰的一封集外佚信。该信题为《徐志摩》,载1929年9月29日《罗宾汉》,2018年被辑入陈建军与徐志东合编、商务印书馆出版的《远山:徐志摩佚作集》。全函如下:

  《罗宾汉》主撰诸先生:

  今天的贵报载有《陕灾义赈会之票串》一则,内有愚夫妇合演《玉堂春》剧目,这或许是传闻之误。但如果“洛侨”先生的消息是得之于陕灾义赈会或该会之宣传人员,则我们不得不借重贵报的地位,郑重申明这是完全无稽之谈。前年我们曾经为了却不过朋友的央求,胡乱串演过几次戏,但已往的经验却并不是过于愉快,我自己于演戏本是完全外行,又无兴趣,内人虽则比较的有兴致,但她年来的身体简直是疲弱到一些小事都不能劳动,不说演剧一类事。所以我们对于演剧一事是决不敢再轻于尝试的。这次陕灾义赈会的消息,说来更觉可笑,事前一无接洽,也不知是那位好事先生随意把我们的名字给放了上去,连累不少的亲友都特来问及,这也算是小小的一种恶作剧了。现在更离奇了,竟然连剧目都给排了出来,真是叫人好气又好笑的,为了及早解除外界的误会以及招摇人等的“胡来”,我们特写这信给贵报,敬请立即刊入下期,不胜感念之至。敬颂撰安。

  编者在所加的题注中有 “此信作于1929年9月下旬”的说明。经查,署名洛侨的《陕灾义赈会之票串》刊于 1929年 9月26日《罗宾汉》第二版。文中确有徐志摩将与陆小曼在陕西赈灾游艺会中等合演《玉堂春》的“预告”。因此可确定徐志摩的信函写于9月 26日。

  《关于徐志摩的一则日记》在梳理了徐志摩三次客串《玉堂春》的史实后,认为徐信中所谓不再登台表演的两个原因——“我自己于演戏本是完全外行,又无兴趣”和陆小曼“虽则比较的有兴致”但身体疲弱,都只是表面说辞,而“已往的经验却并不是过于愉快”才是最根本的原因。这一判断是有道理的,此处不赘述。不过,陕灾义赈会方面与徐志摩夫妇是否“事前一无接洽”,或许也不尽然。

  1929年1月,旅沪陕西籍人士鉴于“陕西自辛亥以还,兵匪扰攘,民不堪命,自春迄今,雨泽毫无,饿殍载道,惨不忍睹”,在上海组织成立陕西赈灾会,“力图募捐救济,涓滴实济灾民”(《陕西赈灾会成立讯》,1929年 1月 5日《申报》)。同年10月2日、3日,旅沪陕西赈灾会假座中央大戏院举行游艺会。同在3日发行的《上海画报》第五一三期为 “陕赈游艺特刊”,由黄梅生主编。梅生(即黄梅生)的《谈陕灾游艺会》提到:“惜陆小曼女士以病未先加入,令人不能一饱耳福为憾耳。”俞俞的《陕赈游艺特刊赘言》中则有“徐志摩陆小曼梁孟翁瑞午黄梅生二先生原拟合演全本玉堂春,小曼夫人忽染小恙,太夫人不欲其力疾登台,大好佳剧,遂尔作罢”和“丹翁旋苏未还,亦尚不知鼎鼎大名之小曼夫人志摩瑞午先生名剧之改演也”的内容。由此看来,《罗宾汉》上的消息虽然不实,却非空穴来风。即使陕灾义赈会主办方未曾邀请徐志摩客串,一些喜欢热闹的朋友很可能曾有约志摩、小曼再次登台的提议,只是未获他们同意。

  小报刊载捕风捉影的小道消息本属平常之事。徐志摩致函《罗宾汉》主笔澄清事实,一方面说明上海小报在当时市民中的影响不可小觑,另一方面也表明 “《福尔摩斯》事件”后,徐志摩不想陆小曼再惹是非,而是能够“从此振拔”。

  二

  金黎明、虞坤林整理的《徐志摩书信新编:增补本》辑有徐志摩致李平的一通书信,题注“此信摘自原件”,归入“作年无考”类。全函照录如次:

  孤帆我兄:

  中社成立,适弟在宁,不获雅与其盛,怅怅何似!社址不知何日落成,亟盼之矣。适之已北去,但不久即归。兄何时有暇,拟趋候一谈。志摩敬候

  星四

  李孤帆,名平,以字行世。浙江宁波人,生卒年不详。据有关文献,1922年李孤帆曾与朋友发起成立香港华商证券物品交易所有限公司,1923年在汉口从事地产办理事务,参与创办《银行杂志》《市声周报》。李氏后曾任招商局监督处秘书,著有《招商局三大案》(1933)。抗战时期出版《后方巡礼》《西行杂记》两本散文集。后居台湾,晚年收集、整理和出版陈独秀诸多遗文。李孤帆交际广泛,与胡适、徐志摩、郁达夫、吴稚晖、马寅初、经亨颐等社会文化名流皆有往来。

  徐志摩此信写作时间可依内容加以推定。信中所提“中社”,系当时上海有名的民间团体,1930年下半年由李孤帆与盛丕华等工商、知识界有志之士筹建。该年12月30日《申报》刊载《中社内容之一斑》,对中社社址(威海卫路 150号)、宗旨等作了介绍。31日《申报》刊出《中社开幕通告》。而在次年1月12日《申报》刊载的《中社元旦开幕补记》,表明蔡元培、褚民谊、杨杏佛、吴稚晖等名人曾出席并发表演说,并提到李孤帆是“对中社奔走最力”的一位。

  徐志摩是中社网罗的社员之一,并被推为该社图书馆委员会委员。显然李孤帆事先曾邀徐志摩出席中社开幕典礼,但诗人当日恰在南京,无法到场,于是复函解释。徐信中有“社址不知何日落成”的表述,可知当时中社尚在筹备中。1930年11月28日,胡适离沪迁京,拟重回北大任教。此即信中所提“适之已北去”。“但不久即归”或指胡适将于1931年1月初到上海参加中基会第五次常会。由此,徐志摩致李平的这封信并非“作年无考”,而是约写于1930年12月的某个星期四,具体日期待考。

  值得一提的是,因徐志摩为中社成员的缘故,其新月社同仁常将中社作为集会场所。如胡适1931年1月12日日记有“‘新月’董事在中社集会,光旦等来了,我也列席。这回决定请陆品琴为经理,克木为营业主任,隆基为编辑主任。李孤帆邀在中社吃饭”的记载。徐志摩在同年8月19日致胡适信中写道:“再有一件要事:昨夜在中社为《新月》扩充股份,开会成绩极佳。现决定另招三万,股不足以透支足之,分十五组径招,每组任二千。李孤航颇热心,自任一份外,另任招二组数目。”此处“李孤航”应为“李孤帆”,不知是原信笔误,还是整理者误识。是年11月19日徐志摩不幸遭难,在沪故交组织治丧处,办事机关正是设在威海卫路150号中社的社址。(金传胜)

[责编:贺梓秋]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罗立桂:西部儿童成长的现实书写

  • 韩浩月:《银河补习班》,唯有骄傲不能放弃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它们是城市诗这一个问题的两个方面。没有想象的城市诗,便会失去感召力。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