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愿借“主角光环”,书一笔当代青年的侠之大者

愿借“主角光环”,书一笔当代青年的侠之大者

2018-09-27 10:33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彦

  他在暗室里锤炼四年,如令狐冲在思过崖的际遇那般,修得一身绝技,武力值能以一当十,这可靠吗?他被警方卧底暗中观察,日子不算很久,但几桩善举即为他赢得卧底信任,成了一名“线人”,这随意吗?他被与己有着兄弟之义的毒枭派出公海,意外落水后撞击礁石失忆,且还是部分失忆,独独遗忘了他在毒窟里的八年时间,这老套吗?

  《橙红年代》里,刻意粗糙装扮的陈伟霆“邋遢”得如同路人甲,飒爽又亲切的马思纯则与街头出没的邻家女无异。图均为该剧海报

  单独看,这些或在现实生活里不可思议的漏洞,或在过往影视作品中被用滥的套路,都是品质剧绕道行走的陷阱。但正在东方卫视、浙江卫视播出的《橙红年代》,一些不可思议或流俗之处,竟然有了可商榷的余地。

  剖开这部从网络小说脱胎而来的公安剧会发现,表面的“硬伤”之下,或许藏着一种期许——愿借“主角光环”,书一笔当代青年的侠之大者。他们难免带着稚气、带着想象,但内里何尝不是理想化又浪漫化的青春。就像该剧主角陈伟霆对剧名的理解:“橙红精神,就是一个太阳升起来,橙红的光照射在我们身上,代表着希望与热血。刘子光便是那个心中有光、有热血和担当的平凡英雄。”

  草根+传奇,网生代的天马行空,嵌套着纯真的理想主义

  《橙红年代》的开头既是惊艳的,也是跳脱的。原因趋同,强节奏。两集内,编剧一边撒开悬念之网,一边也言简意赅地迅速收网。

  独自飘零在M国的刘子光深陷魔窟,他在赌场打工,却有着自己的道义底线。有着过命交情的结拜兄长聂万峰投入贩毒集团时,他宁肯以自由换底线。悬疑刚布下,谜底旋即在角色的回忆里揭开,原来当年见义勇为的父亲倒在了毒贩刀口,辞世在自己眼前,毒品是刘子光一生的敌人。与此同时,在男主角家乡、中国江北,巫刚饰演的公安局长胡跃进与马思纯饰演的胡蓉是对父女,但父亲追随女儿的眼神似有隐情。蒙太奇的画面链接了胡蓉的童年到青年时代,每当胡家父女在篮球场里亲密互动时,胡跃进都会让女儿去捡那颗滚远的篮球。每一次,小姑娘拾球起身,总会隔网遇上另一双关切的眼睛。观众刚生出的谜团,转身就得到解答,篮球场铁丝网外的那双眼睛属于黄振武,胡跃进的战友、警方深入M国的卧底、胡蓉的生父。

  开篇即把男女主人公的前尘往事和盘托出,制片人张谦坦言,为呈现一个更为纯粹的热血青春故事。当同在M国的胡蓉之父黄振武,选中出淤泥而不染的刘子光做“线人”,故事的正章、真正的悬念方才铺开。

  “线人”刘子光如何面对他那毒枭义兄?落海失忆的他重回江北,“格式化”为一张白纸后,他怎样从一介草根逐步参与警方行动,又会在哪个关键时刻恢复记忆?至于他和发小组成的“高土坡三剑客”,又会在不起眼的烧烤摊上为民、为社会、为国家干出何等惊天动地的事,成为凡人英雄?而胡蓉代表的青年刑警这边,与黑暗世界斗争,早在入读警校时就写进了入警誓言里。他们的激情、勇气、坚毅、果敢都毫无保留。仅剩的悬念在于,热血的青年干警与同样热血的普通青年之间,那是一条怎样的为正义信仰而战的信任之桥;草根英雄的传奇与警界英雄的成长,如何相生相伴。

  曾为《士兵突击》掌舵的张谦认为,是这股纯正、赤诚的理想主义,代表着许多网生代青年对正气、有担当、胸怀大爱的内心表达。“我们定位都市英雄传奇,说到底,剧集核心不是既成英雄的壮举,而是小人物想要成为一名真英雄的精神进化。”

  黑白分明、正义无敌,如斯理想化乃至传奇化的笔触,可能从原著诞生时就是注定了的。2011年,网络作家骁骑校把自己的第三部作品报名参与茅盾文学奖角逐,那便是《橙红年代》。那一刻,它成为了中国重要文学奖项第一部参评的网络小说。如今影视转码后,与其说剧本“低空飞行”,毋宁看成,它继承了网络文本的一部分天马行空,以及网生代青年纯真的理想主义。

  缉毒+情感,这是剧本最大的难处,也是迷人之处

  剧集播出近20集,男女主角的爱情戏份凸显无疑。内心藏着侠义之气的刘子光与传承父志的胡蓉,相似的正义信仰担任着爱情里的荷尔蒙。但刘子光过往八年在魔窟的前史,以及陷入死证的黄振武牺牲之谜,都将是漫漫爱情路上即将引爆的雷区。嫉恶如仇的他们,固然可突破身份的阻隔相恋,却无法在 “疑似父仇”面前和解,更难跨越八年记忆空隙里 “正邪对峙”的楚河汉界。

  一旦真挚的情感遭逢爱而不得、恋而无终、甚至生死两隔,难以实现的爱情往往使得观众群爱憎两极。爱者常为生死恋戏码掬一捧热泪,厌恶者谓之“穿着制服谈恋爱”,缉毒+爱情的组合,已成为剧本最大的难处,也是迷人之处。

  事实上,早在十多年前“海岩剧”流行的年代,《玉观音》《永不瞑目》等已然将缉毒与爱情的双线剧情交织到无以复加。而今年以来,《破冰者之真爱的谎言》《猎毒人》等剧,也试图在被戏剧家穷尽的情感模式里走通缉毒的特殊道路。

  在编剧之一戈让看来,过往的得失经验其实可归为一条:不为恋爱而恋爱,不脱离生活而存在。就像肖童和欧庆春的感情,是美丽与罪恶交缠的憾果;而安心这样的女性悲剧,则是编剧借戏剧向边境线上毒贩的真实控诉;及至今年出现在荧屏上的靳远、吕云鹏,他们关乎爱情与亲情的探讨,都是当代都市与缉毒类型的边界拓新。

  目前来看,《橙红年代》里的人物凭宿命感添上几许悲情,又因为生活流赢得观众亲近。刻意粗糙装扮的陈伟霆“邋遢”得如同路人甲,飒爽又亲切的马思纯则与街头出没的邻家女无异。演对戏路的他们,就像一对可能出没在街头的普通情侣,击中拥有切近生活体验的人。生活流的情感与公安剧的正剧范儿并行,同样怀揣理想情怀的观众愿意相信,他们的纯真,能改变世间某些苍凉和凝重。(王彦)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抄一部经典,献给母亲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这或许在提醒我们,去关注这样一个事实: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钢筋水泥筑成的丛林中的都市人,正在失去着对环境与自然的感知能力和连接。《奇遇人生》其实是带着观众去领略自然里的广阔天地,在此中发现我们和世界有着千万种可能性,将撒落的生活的屑拾起。
2018-10-16 09:51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