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江湖儿女》:现实主义的悲悯与坚守

《江湖儿女》:现实主义的悲悯与坚守

2018-09-27 10:38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曾念群

  片名叫《江湖儿女》,其实是“江湖女儿”。影片通过一个女人的好时光与坏时光,通过她对一个男人的无以寄托,诉说着这个时代的虚妄与伤痕。

  贾樟柯以往的电影里,人物和演员都是符号,为他的叙事和表达服务,而赵涛则是他的御用符号,素来表演的难度不高,空间也不大。这一次不同以往,贾樟柯首度把自己的电影交给了一个演员,或者说一个角色,一个叫赵涛的演员,或说一个叫巧巧的角色。

  赵涛饰演的巧巧,顺境里不忘形,逆境中不怯懦,舞池里可以释放,劳役中可以隐忍,寻情时不卑不亢,无情后不离不弃,将一个女人的好时光与坏时光,喜怒哀乐与悲欢离合演绎得妥妥帖帖。片中徐峥说人类是宇宙的囚徒,那赵涛就是贾樟柯电影的囚徒,这一次终于得以淋漓尽致地释放,将一个“江湖女儿”演绎得鲜活而苍凉,让我们看到了赵涛作为一个演员的全新维度。

  这样说并不是否认男主角廖凡的存在。恰恰相反,廖凡已经成精,每一个眼神都是影帝杀,每一帧表演都是戏。然而这一次的廖凡,贾樟柯不是用来塑造,而是用来摧毁的。故事假以江湖之名,却没有什么秩序之外的世界,也没有规则之外的情义,有的只是对“兄弟齐心”的讥讽,有的只是利益驱使和忘情负义。这就是贾樟柯心中的江湖,也许在他眼里,无情无义最江湖。

  影片毫不避讳我们对港片英雄情义的意淫,斌哥和他的兄弟们追港片,看《喋血双雄》,背景墙上贴着大字“其利断金”。但他们只学会香港黑帮片里的皮毛,学会了摆架子要面子臭显摆,学会了吆三喝四人五人六,兄弟间借钱也要赖皮,故当斌哥入狱,树倒猢狲散,各自趋利而去,徒留下斌哥出狱后的失意。斌哥远走图谋东山再起,但他注定不可能成功,因为属于他的江湖早已垮塌,或说根本就不存在。

  “贾科长”并没有复制港片江湖情义的意思,他只是将港片里的义薄云天照进了我们的现实。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山里煤矿风云一时,各种正邪势力趋利于此,一时间鱼龙混杂。地头蛇属性的斌哥之流,也许算不上是黑帮组织,但至少是清道夫的角色,他拜关公,称兄弟,讲义气,试图在规则之外建立秩序。然而九十年代末新世纪初时过境迁,矿业凋敝,地产开始野蛮生长,规则之外的秩序也面临洗牌。斌哥看似遭遇后辈的野蛮生长,其实是他的虚妄被时代拍在了沙滩上。

  《江湖儿女》首先是男性英雄主义的幻灭。一代人希冀的情义江湖,以及理想主义的荣光不复存在。他们要面对的是产业的迭代、时代的碾压和现实的困境。所以我们在贾樟柯的故事里,除了看到斌哥调停兄弟间的赖账,一件江湖事都没能解决。斌哥答应为二哥摆平的事,没等他出手,二哥就被做掉了,紧接着英雄的斌哥也被后生们当街揍成狗熊,最后只能由不问江湖的女人拔枪相救。

  《江湖儿女》更是儿女情长的幻灭。以巧巧五年的牢狱之灾为黄金切割线,巧巧的人生沧海桑田。前半程,她和斌哥给二嫂送去大捆慰问金,而她自己为父亲买房的小心愿都未能遂愿,换句话说,斌哥风光时她什么都没捞到。一来斌哥千金散尽,二来她也不为这个,她对斌哥,是情之所至。后半程,出狱后的她千里寻情不得,但斌哥腿废后有难,她二话不说容留,这里有情的一面,也有义的一面。对于巧巧的人生,连贾樟柯导演都是无情的,已沦为废人的斌哥在站起来之后,依旧决绝地离巧巧而去。人世间最悲哀的事,莫过于一个有情有义的女子,爱上了一个无情无义的男人。

  看得出贾樟柯这次有向市场妥协的一面——影像更趋近工业风格,甚至还破天荒拍了一场动作戏,然而《江湖儿女》里更多的还是现实主义的悲悯与坚守。片中徐峥问赵涛是否看到过飞碟,赵涛说看见过。是的,那是在《三峡好人》中。《江湖儿女》不仅和《三峡好人》呼应,还有《世界》《站台》和《山河故人》的倒影。和贾樟柯一贯作品类似,我们在《江湖儿女》中看到了现实主义的调色板上,飞溅着这个时代斑驳的印记。(曾念群)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 宗 城:《找到你》止步于中产阶级式的反省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准确把握信中提到的重要美育思想,对加强和改进我国美育工作、推进新时代教育改革具有重要的指导意义;系统深入地研究和阐释信中提到的重要美育思想的丰富内涵与学理逻辑,是完善中国特色马克思主义美育体系的时代课题。
2018-10-11 10:24
移动互联网的蓬勃发展,为粉丝与偶像间的高频互动提供了便利,也令双方关系中的“伴生”属性加强,如今一些粉丝不只是崇拜偶像,也更期待与其“共同成长”,这是粉丝文化、追星文化在网络时代的新表现。
2018-10-11 10:21
中国有源远流长的“以歌舞演故事”的历史,它是音乐剧创作不容忽视的丰富资源。新世纪以来,中国音乐剧市场呈现“名作引进”和“本土原创”双管齐下、多头并进的局面,越来越活跃的中国原创音乐剧层出不穷,涌现出一些让人印象深刻的优秀作品。
2018-10-11 09:28
《无双》是部优秀的电影不假,但它还没有优秀到港片金字塔尖的程度,它可以说是庄文强电影的新高峰,意味着庄文强独立于麦兆辉的一次自我蜕变与成长,并让市场发现了一个全新的庄文强。
2018-10-11 09:39
最近以来,国产影片出现了不少让人有点意外的票房“黑马”。它们有几个共性,那就是能击中时代的情绪点,关注当下生活,还有颠覆的故事讲述方法。对创作者而言,关心生活中的人,做到另辟蹊径,不为套路局囿,或许在不经意间,一匹黑马就诞生了。
2018-10-10 15:11
《正阳门下小女人》以小酒馆为切入点,讲述了女主人公久经磨难,最终成为女强人的故事。整体故事架构充满现实意味,通过小酒馆里形形色色的人物及故事情节以小窥大,在方寸之间刻画出女主人公的经商和生存之道。
2018-10-10 10:30
大型原创文博推理秀《诗意中国》播出以来,在豆瓣获得了8.3的高分。为了将“诗意”这一抽象概念落地,节目创新性地融入了“推理”元素,明显提升了叙事动力和悬念感。阵容方面,专家搭配明星,兼顾专业看点;配置方面,用故事出考题,道具货真价实。
2018-10-10 15:55
《你永远在我身边》截取真实故事和案例,讲述了眼科医生、眼角膜移植专家姚可凡历经万难,推动组建“南海省”第一家眼库的故事。该剧不仅在题材上有所引领,也对眼库的布景设计十分用心,加入了人性化的考量。
2018-10-10 10:15
张艺谋在形式上寻求突破,借用和翻新传统资源的努力,值得鼓励。遗憾的是,他在取传统美学之形的同时,遗忘了中国古典审美之神。《影》不是传统审美趣味的现代表达,其内容与形式的两张皮,反映的是一代人对我们的传统精神的隔膜有多么深。
2018-10-10 11:41
2018年国庆档7天,票房仅收19亿元,与2017年国庆档9天狂揽29亿元相去甚远。在清华大学教授尹鸿看来,如今的观众不再介意类型,更看重口碑和完成度。低俗的喜剧,很难再轻松坐拥高票房了。
2018-10-10 09:45
文艺评论最基本的关系,就是把作品与读者联系起来,把作家与社会联系起来。读者是服务重心,社会需要是服务优先。忘记这个关系,或者想颠倒调换这个关系,文艺评论就会忙乱出错。社会最大的不满意,就是文艺评论放着作家、读者不管,而跑去为市场服务。
2018-10-10 09: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