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景阳钟》: 发挥戏曲长于抒情的特质

《景阳钟》: 发挥戏曲长于抒情的特质

2018-09-27 10:40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李沫

  《景阳钟》,可以说是上海昆剧团进入新世纪以来成就最高的作品。不到六年的时间里,《景阳钟》拿下2012年度上海新剧目展演榜首、2013年度上海文艺创作精品、第十四届文华奖“优秀剧目奖”、第五届中国昆剧艺术节优秀剧目奖等。2017年,该剧又被拍摄成3D电影,拿下第二届加拿大金枫叶国际电影节最佳戏曲影片奖、最佳戏曲导演奖。我们虽然无意以奖项论优劣,但是在这么短的时间内从舞台到影像成为经典,在国内也是首屈一指。以往评论多探讨《景阳钟》在整理改编过程中着力呈现昆曲艺术之美、移步不换形之创作守则等,除此之外,《景阳钟》改编的成功还得益于发挥戏曲长于抒情的特质。

  全剧共“廷议”“夜披”“乱箭”“撞钟”“分宫”“杀监”“景山”七场,五场戏都重在“情”字。

  根据《铁冠图》改编的《景阳钟》讲述李自成攻陷山西逼近居庸关,崇祯皇帝外忧内患,难筹军饷,最终景阳钟为清而鸣,崇祯写下“罪己诏”自缢煤山。《铁冠图》是昆曲界的大IP,清末民初、抗战期间一时盛演,尽管全剧后来因为诸多原因数十年未见于舞台,但是其中“别母乱箭”“刺虎”“撞钟”“分宫”等一直是颇受欢迎的折子戏。“撞钟”“分宫”这两折,蔡正仁1980年代便于传字辈沈传芷先生那里习得,但是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极少演出,直到2008年“雅部正音”蔡正仁先生昆剧艺术传承的专场演出中才得以首度恢复。其最动人之处,在于崇祯皇帝面对国情亲情,身为皇帝不能保江山,身为父亲不能保妻孩的无奈与痛楚。

  这一点在整理改编成为大戏的《景阳钟》里更为突出。1926年传字辈在上海徐园演出的全本《铁冠图》共14本,包括“探山”“营哄”“捉闯”“借饷”“对刀”“步战”“拜恳”“别母”“乱箭”“撞钟”“分宫”“守门”“杀监”“刺虎”。从改编后的《景阳钟》来看,其中涉及历史变迁的场次删减颇重。该剧巧妙弱化家国情怀历史感叹,突出个人在历史面前的无奈与无力。

  《景阳钟》编剧,被称为福建才子的周长斌先生五易其稿,完成前文所提七场戏,使得“明朝危亡”的既成历史成为戏的背景。有话则多无话则少,戏一开始,周长斌就用几句台词完整清晰地交代了故事背景:“朕嗣位一十七年,励精图治偃武修文,减膳撤乐,以图全盛,怎奈上天不悯,外患清兵犯境,内忧流贼猖炽,为除民变,历年来屡增赋税以充军需,谁料扬汤止沸民变愈演愈烈,今李自成拥兵攻陷山西”,简单的背景交代为后续的抒情节省了舞台时间,也推进剧情迅速发展。

  该剧虽然对崇祯、王承恩、李国贞等几位主要人物进行了更加深入细致的塑造,尤其增加了崇祯的刚愎自用、用人而疑人的刻画,但是并不该以此引导判断明朝的灭亡与崇祯的性格有着必然的联系。崇祯登基之时明朝已经隐患重重,而以他个人的能力,根本不可能力挽狂澜扭转历史。这个时候的崇祯不自信,做事会更加谨慎,而愈是谨慎愈是容易对人生疑心,所以崇祯的疑心更是来自“不可有半分差池”的心理压力。如此看,崇祯表面疑人实则自疑,这个人物更具有悲剧意义。

  久负盛名的“撞钟”“分宫”,经过前几场的铺垫便更具感染力。国将不国,崇祯在此命太子扮作庶民逃跑,将女儿赐死,随后周皇后主动赴死。此处,不禁要感叹,末世贵胄尚不如一介草民。草民尚可与家人死生同命,而皇帝则只能眼睁睁看着至亲死去,此般痛楚超过了死别生离。之后,太子被逆贼出卖,这成了导致崇祯自缢的“最后一根稻草”。此时他心已死,而随后传来的景阳钟声不是明朝的哀鸣,而是历史变迁的一个证明。历史无情,它滚滚向前不可逆转,历史之所以动人也是因为历史上的那些人。

  《景阳钟》里,崇祯的饰演者黎安是“昆三班”的学生,这出戏是蔡正仁先生教授他的。这出戏中黎安的表演被专家、前辈表扬认可,他将一个愧对亲人和黎民苍生的“罪己”皇帝细腻复杂的内心表现得很好,吹髯甩发、跌步圆场,当这些技巧建立在情感基础之上的时候,便更加动人。“情动于中而形于言,言之不足故嗟叹之;嗟叹之不足故咏歌之;咏歌之不足,不知手之舞之足之蹈之也。”《毛诗序》在千年后的舞台上得到了最好的印证。

  因此,《景阳钟》的启示是:整理改编历史剧,在结构紧凑布局严密的同时,需做到有情则长无情则减,用情准确到位才足以动人。(李沫)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