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无细节不文化

无细节不文化

2018-09-27 18:27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闫敏

  热播的《延禧攻略》收官了。剧中服装道具,与以往的“于正剧”甚或绝大多数古装剧相比,行头上都下了更多本钱,效果也可称惊艳。也因此,《延禧攻略》带火了延禧宫这一故宫最早的“烂尾楼”;带火了明清家具、清宫服饰纹样,甚至清宫风格摄影;也带火了以香炉为重器、以印章为主体的文房赏玩,以及以十八子、一耳三钳为代表的中式珠宝——尽管现代人恐怕想破了脑袋也不知道和当下的服饰怎么搭,却依然不妨碍买到家里回味一把。

  相比这许多显性的物质因素,以书画为主的隐性精神元素,也成为该剧赢得好口碑的原因之一。据不完全统计,剧里出现了约六组书画名迹:如赵孟頫的《鹊华秋色图》越发被大众周知,据说不久将在台北故宫博物院展出;再如奏折中的小楷,相对以往的电视剧书法已算相当有水准……种种迹象表明此剧追求的文化档次不低。而这个时候拿电视剧里的书法段子说事,或有蹭热度嫌疑,但在热点中品评一番,也算是对书法文化一次有价值的传播。

  面对书法 演员成了“提线木偶”

  从电视剧创作者的角度,不见得追求就是懂得,靠近就是专业。所以真要是去找剧中纰漏的话,几次出现的书法片段中,“槽点”不少。其中有个明显的例子是第16集高贵妃给乾隆进献王羲之《快雪时晴帖》,可以称之为一个让人捧腹的书法段子,忍不住吐槽一下:话说此帖是从苏州民间刚搜集到就献给乾隆帝,作为书法票友却自信无比专业的乾隆帝自然迫不及待地打开欣赏,结果一翻开,漏洞百出了——根据剧情,《延禧攻略》的故事始于乾隆六年,此时乾隆31岁,但此帖刚翻开,其本人74岁和75岁的题跋却赫然纸上(此页明显有“甲辰”“乙巳”的年号,“甲辰”乃乾隆四十八年题,“乙巳”为乾隆四十九年题),且被乾隆指着的此页中“龙跃天门,虎卧凤阁”八字御笔明显得不能再明显。然后呢,还未翻到正帖那页,乾隆就开始对着一堆包括自己40多年后的题跋夸赞起来:真是“笔法雍容,行云流水”;接着又对帖尾的“山阴张侯”四字产生质疑。可是您看的这一页,压根儿就没有这四个大字啊!而您口中有正文的“山阴张侯”还在下面压着呢……以至于看着口碑还不错的聂远饰演的乾隆人设,在这个段子上却更像个“提线木偶”。

  而主创人员,不出所料,果然处在“一知”但还“半解”的阶段。的确,从艺术作品的创作者说起,中国电视电影行业的书法题字本身也是一言难尽。有不少评论归结为导演基本不读书,对书法的品位更是一直不在“道”上。但抛开其他,单就《延禧攻略》,主创已经在往对传统文化的偏重点上蹭热度了,或者说书法的宣传热点已经在某种程度上影响到了主创“装一把文化逼格”的心理。另外,即使是在上面提到漏洞百出的桥段当中,乾隆鉴赏的重点归结到“山阴张侯”这四个字,也似乎说明编剧曾受到书法潮流的影响,书法的现代传播逐渐从以往的普及阶段进入到学理研究的阶段。即使现在的一般玩儿票,也似乎在往学理上转变着,否则说几句“笔法雍容,行云流水”的行话,确实也肤浅。更何况,乾隆的水平至少也超出一般玩儿票的人一大截。

  可之后的剧情,还有一个细节又是一处“车祸现场”:乾隆打开某帖,竟然有宣统的印!这和前面的段子一个道理——道具并不是选一个流传到当下的高仿品就可以用的。乾隆的“文化人儿”人设算是被坑惨了……

  “伪好物”《快雪时晴帖》

  言归正传,现存于台北故宫的《快雪时晴帖》是王羲之写给“山阴张侯”的一封简信。大意是大雪过后,天气转晴,问候朋友张侯是否安好。据说乾隆得手后不忘常常在初雪时拿出来赏玩,也算是个注重风雅形式的艺术家。此帖仅28字,乾隆爷总共盖了170多枚印章,题了50多处题跋,此举堪称今人“跟帖”的鼻祖,前一阵还被《国家宝藏》节目调侃了一把,戏称为“狗皮膏药”。这确实符合乾隆的人设——爱收藏,爱敲章,爱装专业。而之后的剧情,也有璎珞对“盖章皇帝”的另一幅“印屏”杰作数个数的镜头,连皇上最爱的令妃娘娘也用了这个梗:“高兴了敲一个,不高兴了敲一个……皇上本来就很俗。”并照搬“狗皮膏药”这句评语。

  不过很可惜受宠时间比令妃还长的《快雪时晴帖》,如今已被认定为唐人摹本,并非真迹,可以用“伪好物”概括之。但镜头中乾隆打开的那一页赫然写着“此乃真迹也,尤为奇特……”在中国书法鉴赏史上,睁着眼睛说瞎话的事屡见不鲜,也只好见怪不怪。另外,影响中国书法的政治因素也不仅辐射至整个文化层面,还会从古代的帝王影响到后来的帝王:自李世民尊“大王”为“至善至美”后,到赫赫有名的《快雪时晴帖》成为“三希堂”书房至宝,即使是玩儿票人设的乾隆帝,也自然要有这样一件“大王”来彰显自身的文化品位,更何况此帖还传入过米芾的“宝晋斋”呢,实在足够“流传有序”了。

  中国书法的“大众点评”

  任何一种艺术创作都分为艺术家、艺术作品和艺术传播三个层次。艺术作品创作出来,最后若少了艺术传播,就纯属自娱自乐。不过,从此剧的书法段子来看,国内大多数看客停留在觉得好但分不清对错的阶段——因为书法的表象虽属于大众传播范畴之一,但其创作和研究不够直观(甚至没有绘画直观)。电视剧本身就是艺术作品,戏剧性多于真实性,跟它较劲才是傻子。

  但提到鉴赏,所谓专业的书法人为什么对电视剧里的书法段子也不较真?想想也有意思。或许书法家以看电视剧为“耻”,不屑于关注电视剧中的书法段子。关于书法鉴赏的心理,宋赵宦光在其《寒山帚谈》中已讲得很明白:“昔人言‘善鉴者不书,善书者不鉴’,一未到,一不屑耳。”大意是真正觉得自己写得还不错的人或许真不屑于做鉴赏研究,在他们眼中,即使是所谓古人,不见得就好,而值得做鉴赏研究的也不过寥寥几人。研究书法的人一方面觉得跟电视剧较劲似乎降低了读书人的身份档次;另一方面又取笑同行或自己“无错不成书”,哪有工夫去较那劲。不过赵宦光的这句话后面还有一句“谓不能鉴者是无理也。果不鉴,必不能书”。所以,不屑于鉴赏和真鉴不了赏,是两码事。那些拿古人话给自己撑面子的,可自觉排一下队了。

  如果我们真爱书法,或可一问:为何总在喊细节成就一切,却又常常看不上细节呢?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