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线在手,写在心

线在手,写在心

2018-09-27 18:25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周京新

  我画画最注重的还是造型表现本身。具体说来,就是要创建出完全属于自己的画中型格,“型”是样式,“格”是品位。样式不是自己独有的“型”,再好也没有用;品位够不上传统经典的“格”,有什么样式也白搭。

  素描、速写是中国画造型语言研究非常得力的帮手,多种多样的素描、速写能够多样化地帮助多种多样的造型观察、构思、创建和定位。造型是绘画语言的主心骨,有了这个主心骨,绘画语言就能天马行空;没有这个主心骨,绘画语言则是行尸走肉。其实早在魏晋之前,中国民间绘画就已经很有造型了,天马行空者大有人在。宋元以后,传统中国画因书法之写性在画里的势力越来越大,工笔重彩向水墨写意自然转换,其间就有书写性造型觉醒的重要作用,中国画语言写性笔墨造型表现的时代就此开启。

  无论想要怎么去画,关键在于如何找到属于自己的造型语言,并将其有声有色、自然而然地表现在画里。造型是一支真正的“兵符令箭”,只要能把它弄到手,就可以调动你想要调动的任何一支军队。那些手里没有这支“兵符令箭”,却莫名其妙地大唱“空城计”的门外汉们,其实是误会了自己手里的那根“鸡毛”,且永远都领略不到“我正在城楼观山景”的超然境界。

  我的“水墨雕塑”有两个出发点:一是语言尚写性,笔墨当道;二是造型做加法,深入塑造。把水墨和雕塑这两个看似不相干的东西弄在一起,就是要搞一出风马牛的“拉郎配”,使笔墨写意造型表现出塑造丰富空间关系的潜质,让塑造呈现写意性,让笔墨具有雕塑感。

  中国画造型从来不排斥写实,从来都主张要追求“似”。1000多年前的中国第一部绘画通史著作《历代名画记》里面就已经讲得非常明确:“夫象物必在于形似。”画画首先就要做到形似。不过,传统中国画的形似是一种特别讲究骨气、立意的写实,是一种超越简单模拟逼真的写意之似,是一种追求“以形写神”绘画表现的、超级版本的像。那些将一般的像强加于中国画,或者将一般的不像栽赃给中国画的做法,都是不入门的东西。造型准不准,只是绘画一个方面的标准;造型有没有艺术表现性,则是绘画本质方面的标准。而画面中造型之外的各种空白,所谓“负形”,其实都与造型有着密不可分的关联,都应该成为造型表现的一个部分。“虚实相生”讲究的就是要让实里生出虚,虚里长出实;实可以变为虚,虚可以转成实。一旦虚与实形成了灵活自由的互为依托、互为转换、互为生发的格局,造型表现的空间和效果就能够更加灵便、通透和出彩。

  造型在被笔墨感化的时候,还必须保持住自己的定力;笔墨在被造型牵引的同时,也必须展现出自己的品行。笔墨与造型只有相得益彰且融为一体,才能完美组合并体现其和而不同的价值,也才能就此体现出中国画写意语言的高度。造型笔墨化,笔墨造型化,是中国画必须面对的头号难题,不明白这个难题,中国画就是个门外汉;曲解了这个难题,中国画就是个山寨货;不屑于这个难题,中国画就会去中国画。

  在我看来,画中之法,“造型”二字可以全概。造型之道首先是造,凡图、形、笔、墨、色等诸项,都应该造就成型。从一笔一墨之小,到画里画外之大,或先有各小后成大一,或先立大一后治各小,但求小形入得大形,大形造成大型;小与大形通神透,大与小格法合一。至于造得的型,则无论先后大小,皆须品行兼备。品者,好骨,好韵,好相,好格;行者,可伏,可起,可入,可出。变,则换形不易其象,守,则化一不损其格。如是者,型致矣。

  似与不似之间是一种非常高明的造型观,是一种既确定又灵活的造型感觉和艺术状态。然而一旦试图建构一个与它相关的、新的造型表现空间时,难度是很大的,因为,似与不似之间绝不是大差不离、可有可无、模棱两可,而是要求你在似与不似之间这么一个很宽很阔的造型领域里找到自己的落脚点,并有无愧于似与不似之间经典造型观的造型作为。

  造型被规定为线型框架结构,被轮廓化,是对绘画语言的一大制约。在这一极度程式化的轮廓化框架之内,造型的骨、肉、皮、毛等被一一精工细作,打造成同样极度程式化的填充物,终究是套件组装、骨肉分离的格局。如以细线练习人物造型,心思要在造型上,不能困在细线里面,因为中国画造型虽然讲究线,但不等于线,尤其不等于细线。

  造型写意化,是绘画语言至高级别的表现,造型像与不像、精准与否,则是绘画技术低级别的门槛。用高品位的意引领造型,以高格调的写主导表现,造型才能成为可以登堂入室的语言。“水墨雕塑”是我在水墨写意造型语言方面的一种探索,其最初动机就是要将传统中国画语言的框架结构变成整体浇铸结构。“水墨雕塑”遵从传统经典品格,借鉴中西雕塑艺术空间理念和表现原理,将写、雕、塑三者交融组合起来,构建起一个写骨塑韵、型雕质写,使造型呈现笔墨化,使笔墨具有雕塑感的崭新的写意表现语言。

  写意里有意趣,有笔墨,有色彩,更有造型。写意造型可粗可细,可屈可伸,可大可小,可疏可密,可疾可缓,可放可收。中国画造型历来是有空间意识的,以平面的写来模拟立体的实,所求之似,乃是中国画造型语言特有的结构程度定位,是艺术表现的一种高明策略。因为,似能够回避实可能给写带来的种种制约和拖累,中国画的写意精神由此确立。

  认为写意造型必须求简,简才是空灵的,才是最高境界,那是一个误区。倪云林很好,很简,很空灵。王叔明也很好,虽然很繁,也很空灵。其实画里的境界必须先在心里确立,心境高,画境就高;心里干净,画境就空灵。画面上的造型简也好,繁也罢,都必须是心境的真切表露,而不能是一副遮丑的面具。

  (作者系江苏省国画院院长,本文选自《周京新创作手稿》一书,有删节。)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