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艺术家对时代对社会要有责任感

艺术家对时代对社会要有责任感

2018-09-27 19:28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高素娜

  中国当代美术史中的伍必端,是一位执着表现并追求生活现实之美的艺术家,是一位具有强烈现实关怀和理想诉求的艺术教育家。从15岁在《新华日报》发表第一件版画作品至今,在长达70多年的时间里,他的艺术创作涉及版画、彩墨、油画、水粉、水彩、漫画、连环画、文学插图、素描、速写等多种类型,这些富丽多彩的创作,构成了其宏大而壮观的艺术世界。而留学苏联的经历,也使得他成为国内少有的全面掌握版画各个版种制作技术和创作能力的专家,为推动中国版画事业的学科化发展作出了贡献。

  艺术道路与革命生涯紧密相连

  伍必端1926年出生于一个普通的回民家庭,由于家境贫寒,自小就被寄养在姑母家。抗日战争爆发后,伍必端随姑母辗转逃难至武汉,由于姑母无力抚养,被送至战时儿童保育院。1938年10月武汉沦陷前夕,伍必端随保育院一起迁到重庆。由于绘画天赋突出,伍必端成为教育家陶行知创办的育才学校第一批学生,开始了为期7年的学习生涯,接受了素描、色彩、木刻等课程的专业训练。

  毕业后,一心向往延安的伍必端被选调到重庆上清寺中共代表团办事处,与周恩来、邓颖超朝夕相处,为即将召开的国共两党政治协商会议做准备。1946年,20岁考取了华北联合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一面继续学习绘画,一面在大同、太原、张家口、石家庄等地的街头巷尾绘制宣传画、运送伤员甚至对敌喊话。1949年春,伍必端随军进驻刚刚解放的天津市,参与创办《天津画报》。

  1950年抗美援朝战争爆发,此时的伍必端是中央美术学院一名年轻的助教,但他迫切希望能够奔赴朝鲜战场。“当时我跟学院的党委书记胡一川同志说了参加志愿军的想法,但胡书记不同意,说学校正缺老师。但他悄悄地对我说:‘这样吧,我派你到朝鲜去做一次采访,你也给我打个前站,让我了解一下,我们美术到底能在前方做些什么事儿。’”伍必端说,他由此成为国内第一个深入前线的美术工作者。从1950年12月至1951年3月,伍必端在朝鲜画了大量写生,内容几乎涵盖了朝鲜战场的所有场面,既有反映前方指挥作战、英勇杀敌、捕获俘虏的,也有反映后方运输艰险、战友情谊、战备物资特写、志愿军官兵肖像的,记录了大量珍贵的史料。其中,最广为流传的是他反映美国战俘的《枪在这儿》。“这件作品是我根据战士们讲的一个故事创作的。当时一名美国士兵投降后,两只手一直不敢放下来,因为他的口袋里有枪,他怕手放下来后志愿军会误以为他要拿枪,所以举起的一只手一直指着下面的衣服口袋,嘴里嚷着‘枪在这儿’。”伍必端说。

  推进版画系学科化发展

  作为著名的美术教育家,伍必端在中央美术学院的教师生涯是从担任研究部主任王式廓的助教开始的,他主要负责创作实习课,具体工作是带领学生下厂下乡深入生活,进行写生,搜集创作素材。这一教学特色是从延安鲁艺、华北联大带入中央美术学院的,在当时的教学实践中发挥了独特而重要的作用,成为中央美术学院的一大教学特色和教学传统,并影响到全国各地的艺术院校。

  20世纪50年代,我国曾多次派遣留学生赴苏联学习美术,但大多学习油画,学习版画的只有两位,一位是鲁迅美术学院的陈尊三,另外一位就是30岁的伍必端。当时,中央美术学院的院系设置未臻完善,国油版雕四大基础院系独缺版画。1956年8月,伍必端带着版画系主任李桦“丰富版画系版种”的嘱托,以进修教师的身份前往列宾美术学院学习。

  3年的留学生涯,伍必端重点学习了铜版、石版、纸版、麻胶版等各个版种的制作技法,还系统学习了素描、速写、水彩等。留苏归来,伍必端不仅带回了各个版种的制作技术,还带回了列宾美术学院版画系全部教学大纲、教学计划及课程设置、版画系基本设施清单等资料,悉数交给版画系作为参考,并协助李桦推进中央美术学院版画系各个版种的设立、教学及人才培养。之后,在他担任版画系主任期间,继续推进版画系向学科化方向发展,实行木版、铜版和石版工作室制,使版画专业教学多元并进。“伍必端先生是中央美术学院版画教学的开拓者之一,在他的倡议下,中央美术学院1981年率先引进和成立了丝网版画工作室,成为丝网版画进入大学教学体系的中国首例。由此,木版、石版、铜版、丝网版以及其他版种,首先在中央美术学院得以拓展和完善,成为全国各艺术院校版画教学建设的重要参考,从而推动和影响了全国版画学科化发展。”中央美术学院院长范迪安说。

  艺术“来自人民,还于人民”

  作为艺术家,伍必端的许多作品人们耳熟能详。他的《戴军帽的毛主席像》在“文革”时期被广泛制作成像章;他的素描《周总理画像》、版画《朋友、亲人、领袖》在当时“怀念总理”的社会情境中,引起巨大的心理共鸣;他的纸版画《葵花地》成为反映改革开放的时代象征;他为小说《铁流》《恰巴耶夫》所作的插图,也堪称文学插图的经典。

  在谈及《周总理画像》创作时,伍必端说,周总理逝世后,全国人民陷入悲痛之中,人们自发聚集到天安门广场悼念,他也在人群之中。他发现,周总理的画像虽然很多,但是形神兼备的寥寥无几。出于本能和责任感,他下决心一定要为周总理画一幅肖像。“我的这张肖像主要参考了意大利摄影家拍摄的那张《沉思中的周恩来》,还参考了八路军办事处周总理的秘书童小鹏同志的摄影。我就是想把周总理画成又亲切,又是一个美男子,又智慧,又特别能斗争的这样一个人。”伍必端说。《周总理画像》在媒体发表后,迅速在全国引发巨大反响,很快印刷了单行的宣传画,并且被选用为《周恩来选集》的封面图,邓颖超也对这幅画作给予高度评价,认为它不仅形似,而且抓住了周总理的精气神。

  作为艺术上的多面手,伍必端的创作刻印着每个历史时期的鲜明痕迹。“上世纪50年代,我的作品比较轻松,欣欣向上。60年代,运动多了,画便很少了。70年代,印象最深的是在三峡实实在在地画了几个月。80年代,跑得地方多,画得很杂。90年代,去了丝绸之路。最不好说的是改革开放后,我真的不知该画什么了,于是画了不少自己不熟悉的东西。我的画没有什么大作品,且杂七杂八,可谓百花齐放。但经过几十年翻天覆地的变化,我清清楚楚地看出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艺术作品,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特色。正如现在我看到的许多艺术现象,都有着这个时代明显的特点。但无论怎么说,每个真正的艺术家都应该对这个时代做出应有的贡献,对社会要有责任感,尤其对青年学子更要有一种责任感。”伍必端说。

  艺术“来自人民,还于人民”,这是伍必端坚定不移的信念。2016年9月,已经90岁高龄的伍必端,拿出自己的200余件作品,捐赠给中央美术学院美术馆永久收藏,这也是他继向中国美术馆捐赠作品后的又一次大型捐赠。“国家培养了我,我的创作应该回报国家。”伍必端说。但问耕耘、莫问收获,伍必端始终坚持着自己的信仰和艺术探索,并时刻关注时代,与党和国家的命运联系在一起,而人们也可在他的作品中感受艺术之美、时代之变革。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长宇:经典剧作《三国演义》是怎样炼成的

  • 詹 丹:《红楼梦》中官话与江南方言的掺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铤而走险》就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容易让人想到之前的《无名之辈》,尽管《铤而走险》没有多少故意显示喜剧元素的段落,但也是讲述了“低配劫匪”要干大事的荒诞故事。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随着音乐节的发展,观众想要得到更多好的体验。正如德国某知名演出公司总经理雅佩尔·巴伦德莱特所说:“音乐是音乐节最主要的部分,但不再是唯一。每个音乐节都要做到独树一帜,成为个性化的综合产物。”
2019-08-15 10:13
100年前,梅兰芳将第一次的海外演出地选在了日本,引发“万人空巷,争看梅郎”的轰动。相隔100年,台上,是史依弘与青年演员接续梅兰芳致力在世界各地推广京昆艺术的努力,而在幕后,是几代艺术家为京昆传承不断档、不走样的文脉延续。
2019-08-15 10:34
8月14日,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在B站收官。这部纪录片播出一个月,超过5000万的点击量、8.6分的豆瓣评分、9.7分的B站评分、满屏的“多谢款待”都足以证明,面对层出不穷的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经受住了“烤”验,又火了。
2019-08-15 10:19
新近上映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票房爆冷,成为近日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提到《上海堡垒》,绕不开男主“江洋”的扮演者——艺人鹿晗。有观众表示,《上海堡垒》是“披了一层科幻皮的爱情片”,爱情与科幻融合得很生硬。
2019-08-15 14:5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