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吴作人与家乡苏州

吴作人与家乡苏州

2018-09-27 19:27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施晓琴

  一生行路便多愁,落得星星雨鬓秋。

  数尽归程到家了,此身犹未出苏州。

  南宋诗人杨万里所作的这首《夜泊平望终夕不寐三首》之一是吴作人晚年时常吟诵、重病之前仍屡屡书写的诗作,从中可见其对家乡苏州的殷切念怀。今年恰逢吴作人诞辰110周年,由苏州吴作人艺术馆特别策划的“此身犹未出苏州——吴作人与苏州研究展(第一回)”于9月8日江苏省苏州市吴作人艺术馆开幕,展览通过80余件书画作品、信札及文献资料、实物等,细细梳理了吴作人与故土苏州的不解之缘。

  吴作人是我国杰出的艺术家、美术教育家,曾任中国文联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和中央美术学院院长。本次展览分为三个板块,其中“吴氏家风育高才”集中反映了家风对吴作人艺术和人生的影响;“德标高风慰乡情”主要通过信札和吴作人书画展现其与苏州文化界历年来的交往情况,体现他对苏州文化界的关心和帮助;“家乡风物入画图”则展出了吴作人三次回到苏州时创作的与苏州有关的绘画作品。

  家庭对一个人的成长有着重要影响,以“德行风气,道德准则”为核心内容的“家风”营建在我国传统家族文化传承中备受重视。吴作人就出生在苏州这样一个推崇“穷则独善其身,达则兼济天下”的传统家庭中,并一直沐熏家风庭训和书香文人之气。他的祖父吴长吉是当时苏州知名的花鸟画家,父亲吴调元擅长诗词、书法。吴作人幼年时,他的哥哥、姐姐曾组成一个家庭民乐小乐队,常在年节之时一起演奏自娱。所以,吴作人也能熟稔演奏小提琴、笛子等乐器,直到晚年他在画室作画时仍然喜欢一边听音乐,一边泼墨。在这样的家风下,尽管父亲早逝,生活困厄,吴作人兄弟几人还是卓尔不群,各有建树。二哥吴之屏是上世纪闻名沪上的大律师,曾担任陈独秀的辩护律师;五哥吴之翰早年留学德国,1956年至1966年出任同济大学副校长,六哥吴之藩早年攻读化工专业,曾任香港天厨味精厂总经理;即便是不曾跨进学校大门一天的三姐吴之琦,也能写得一手漂亮的书法,不输专业书家。

  除了家风的传承鞭策外,苏州的文化底蕴也给予吴作人很多滋养。吴作人的外孙女吴宁认为,吴作人的文化底蕴既受到江南文风和中国古典传统文化的影响,也有来自于苏州独特的人文、山水、气候等对其艺术感觉上的培养。她说:“虽然他后来去学习了西方的艺术,但回到中国后就始终致力于油画民族化。在这一过程中,他儿时在骨子里养成的东西就会产生影响,比如他会要求当时美院油画系的学生都要学习书法、诗词等。”吴作人的书法功底也是在中学时奠定的,那时,他每天都与宿舍同学比赛谁更能早起练习书法,常常是练习一个小时后再准时去上早课。

  吴作人自高中毕业离开苏州后,一生仅回过苏州三次,分别是在1957年、1962年和1973年。尽管每次停留时间都很短暂,但他还是对家乡风物做了大量写生,这些作品既有国画、油画,也有速写、书法,花草、鲜果、树石以及苏州园林和太湖风光都尽收于画中。从这些笔触轻松、格调清新的写生作品里,人们看到了吴作人宽阔豁达的胸怀和对家乡的情怀。

  从展览中的文献与信札中可以了解到,尽管吴作人回乡的时间不多,但他一直关心并支持苏州的文艺事业。不仅与苏州文艺单位的干部及老中青艺术家有着密切联系,为家乡重要活动题词、写字或作画,还时常写信或转托朋友了解、问候吴木、张辛稼等苏州当地老艺术家的工作、生活状况。吴作人对家乡后学饱含爱心,不仅给予专业上的指点,还对他们的学业、生活给予尽可能多的帮助。晚年的吴作人更是捐画建馆,将本可以建在北京的吴作人艺术馆毅然定址苏州,这无疑为苏州的文艺事业再添力量。

  1962年初夏,吴作人在夫人萧淑芳的国画作品《枇杷》上题句:“修到苏州人,有福啖此果。”满纸洋溢着作为一个苏州人的自豪感和幸福感。吴作人对家乡的深厚感情还表现在乡音上。他在外地见到苏州人都会倍感亲切,并爱用苏州话与他们交谈。据吴作人女儿萧慧回忆,在吴作人得到第一台录音机后,家里就常常循环播放几首苏州评弹,他自己也时常会哼上几句。“吴作人先生与我聊得最多的是苏州的评弹,他最喜欢徐丽仙的《新木兰辞》,每每谈到总要哼上两曲。”吴作人的侄子吴报中说,虽然自己学的是理工科,但吴作人常常教导他“美术是应该一生坚持的理想,不必是工作,偶尔为之身心就会感受愉悦,不可间断,到老了自然会倍加受用”。

  据吴作人艺术馆副馆长丁建中介绍,此次展览是第一回,未来该馆还将挖掘收集更多相关资料,多角度展现吴作人的艺术人生以及他与苏州的渊源。他表示,吴作人这样的艺坛巨匠对家乡文艺事业的关心和支持,持续激励着文脉昌盛的苏州书画艺术群体不断攀登新的艺术高峰。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街巷志》:感受城市文化流动的心灵与气质

  • 赵 琳:莫让表演“没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故宫的这场“宫斗戏”不仅仅是一场热闹,对于许多还裹足不前的博物馆还是一堂课。故宫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博物馆文创衍生品这个蓝海的体量,可能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力,该如何更好地激发创意、调动创作活力,可以从故宫这个国内博物馆老大身上学习。
2018-12-14 09:30
面对新时代,中华民族正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开启下一个四十年。只要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像,贵在自觉,重在引领,胜在自信”,我们就一定能在文化、文艺建设上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2018-12-13 09:37
我们应该多从普通人的角度去寻找创意,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发现素材,对人物细腻刻画,对场景实地调研,对故事反复推敲,以创作更多专业而有诚意的公益广告作品,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
2018-12-13 09:40
话剧改编的电影,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能被挑出来改编电影的话剧,剧本质量一定是过关的,好故事是话剧改编电影的优势。但话剧改编成电影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舞台呈现和电影画面在表现手法和尺度上都有区别。
2018-12-14 09:40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想象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