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陈师曾《秋花奇石》

陈师曾《秋花奇石》

2018-09-27 19:22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奇洁

  陈师曾(1876—1923),又名衡恪,号朽道人、槐堂,江西义宁人(今江西省修水县),美术家、艺术教育家。1902年东渡日本留学,主修博物学,回国后先后任江西教育司长、长沙第一师范教师、教育部编审员、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教授。参与发起成立“中国画学研究会”,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中国画导师。

  陈师曾善诗文书法,尤长于绘画篆刻。留学返乡后师从吴昌硕学习中国画,山水、花鸟、人物等皆能。其著作有《中国绘画史》《中国美术小史》《染仓室印集》《文人画之价值》《中国文人画之研究》等,另有译著《欧西画界最近之状况》等。

  1916年初夏,陈师曾在他的越园斋邀请了几位好友做客,其中一位是与他同在司法部任职且互为画友、交谊甚多的林宰平。陈师曾为林作画一幅,并“复题一诗博笑”,详细记述了他作画过程中的趣事。这就是《秋花奇石》。

  《秋花奇石》为写意花鸟画,画幅中主要的视觉焦点是“奇石”,陈师曾特意提到“林君为予牵纸,骤尔落笔,林君大惊愕,既成乃知为石也”。旁观者与林宰平在陈师曾动笔时或作画过程中,并未发现陈师曾所画为何物,画成后如梦初醒奇石方显。“奇石”成后又“补缀杂卉两种”,形成画面上“急风扫窗牖,幻此山峥嵘。秋花肥且美,一一傍石生”的效果,并且专门在题识中强调“揖让为主宾,微物解人情”,大概陈师曾本人也是为自己匠心独用的“奇石”而沾沾自喜。画面中“奇石”间的大气磅礴自然而生,“秋花”中的恣意潇洒也显于画外,可谓构思奇巧、颇具文心。自鸣得意之时,画者不忘补充一句“吾臂岂有鬼,林子慎勿惊”,何其妙哉。

  陈师曾此幅作品采取大写意手法,画面酣畅淋漓,用色大胆。从画面上明显看出取法吴昌硕,但又与其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如果说吴昌硕的画风为笔力雄浑、设色浓丽的话,那么陈师曾的绘画里面无疑注入了更多的温润与文雅。

  《秋花奇石》的收藏者林宰平,生于1878年,年龄与陈师曾相当,学养深湛,多才多艺,精通法律学,又博于国学、哲学、佛学、诗词、书画,并不是单单囿于书斋里的学者。他与民国名宿熊十力、梁漱溟均为好友。他与清末民初的文化名流王闿运、林琴南、陈三立、梁启超、姚茫父、樊增祥、余绍宋等人相友善,经常诗酒唱酬,曾主持过以谋学术及社会事业之改进为主旨的“尚志学会”。沈从文评价林宰平:生平爱艺术,好朋友,精书法,能诗文。在粗略可考的文献中即可发现民国学者王国维的墓志铭便为陈寅恪撰文,林宰平丹书而成。一画一铭便可见林宰平与陈氏家族过从甚密。而爱艺术、精书法、能诗文的林宰平在陈师曾作画时的“大惊愕”之态,定然就是陈师曾颇为之自矜的根本。

  如此的“大惊愕”,并非林宰平一人之感受。陈师曾在民国时期从事绘画创作既不为走寻常路的传统派,也非单纯崇尚西画,而是有自己的主张见地和探索践行。他画花鸟初学吴昌硕,而画风更为恣意豪放;山水相对体现出传统样貌,但也含蓄吸收了西方对景写生的方式进行创作;而他笔下的风俗人物画最为鲜活,别具一格,人物取材贴近生活,表现方式场景感十足,是为当时画坛一股清流。

  对于传统中国画的渐进之路,陈师曾针对当时一些人盲目崇拜西方艺术,而贬斥中国传统绘画的论调,撰写了《文人画之价值》一文。对于何为“文人画”,陈师曾有精妙的阐述“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陈师曾在文中最后归结文人画的四要素,一为人品,二为学问,三为才情,四为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想必陈师曾都具备了,而他的画作当为他心目中标准的“文人画”。“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这句话不仅表达了陈师曾对文人画的理解,同时也体现了陈师曾自身所追求的艺术理想。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 谢士杰:用真诚面对舞蹈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经过日剧持续不断地描摹和挖掘,如今再想及“家庭主妇”,她们不会是家居广告般的纸板人,个个展露完美的笑容,做着美味的便当,和孩子们在暖阳下嬉戏的模样,在“××妈妈”或“××太太”的背后,她们是活生生的、拥有人性幽暗与复杂的女人。
2018-12-06 11:31
《云雾笼罩的山峰》同样将镜头对准了生活中最普通的群体,他们各有各的困境,并因各种困境交织在一起。相比《无名之辈》的人物关联,《云雾笼罩的山峰》的交织更具交互性,更像是某种蝴蝶效应,一个人煽动恶念的翅膀,引发另一些人的一系列灾难。
2018-12-06 11:16
动漫作品要实现跨文化传播,获得更大的品牌价值,“好看”还不够,更需高浓度的精神文化含量。《灌篮高手》在全球范围内火了20多年,叩响了全球漫迷心门的,正是剧中人物为实现目标,不认输的热血拼搏精神。
2018-12-07 10:45
粉丝把偶像高高举起,更多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价值。而将自身价值建立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偶像身上,空虚感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填补这种空虚感的唯一办法,就是彻底失去理性思维与独立判断,成为群体的附庸,把群体的喧嚣当成个人肌肉力量的展现。
2018-12-06 10:13
《大路朝天》是一首散文诗,表达了我们对大时代巨变的感动和骄傲,更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影片中有朴素的、极具年代质感的生活叙事,记录了几十年来路桥三代人鲜为人知的生活,为观众带来崭新的观影体验。
2018-12-06 10:05
《无名之辈》的黑色幽默,不是炫技,更不是刻意。它更像是一种自信的平衡。就像给浓烈的黑咖啡加入牛奶和砂糖,它们会中和咖啡的苦涩,却不会冲淡咖啡因给神经带来的刺激。所谓“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惟其如此,情意才更显真切。
2018-12-05 17:56
歌剧《唐璜》讲述了唐璜在生命最后一天毫无节制地“猎艳”,终因被拖入地狱的故事。剧中令人又爱又恨的唐璜,油腔滑调的莱波雷洛以及抱持不同爱情观念的安娜、艾尔薇拉、泽莉娜等人物始终在歌剧舞台上光彩不减。
2018-12-05 16:33
从《无间道》《窃听风云》到《无双》,麦兆辉、庄文强与金牌监制黄斌这个“铁三角”的组合已创下许多奇迹,如今在《廉政风云》中三人再度合体。尽管近年来,“反腐”主题的电影相对较多,但庄文强表示,这一部不太一样,因为“我们‘腐’得比较深入”。
2018-12-05 16:30
话剧《婿事待发》在进行诸多社会问题的展示和探讨时,基本实现了自我批评的功能。而这些问题巧妙地点到即止,借用一种大团圆结局给了所有难题一个最好的答案,回避了对于疑问进一步深究和挖掘的必要性。
2018-12-05 12:43
我们可以寻求各种表达,甚至包括对“死词”的重用。但在“古风”文化的世界里,既没有对古代的戏剧重演,也没有对现代的深切表达。仿古式的写作,若构成了成规模化的风格形态,就不得不促人反思了。对于创作而言,模仿是一种可能,但不是激励的方向。
2018-12-05 11: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