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陈师曾《秋花奇石》

陈师曾《秋花奇石》

2018-09-27 19:22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奇洁

  陈师曾(1876—1923),又名衡恪,号朽道人、槐堂,江西义宁人(今江西省修水县),美术家、艺术教育家。1902年东渡日本留学,主修博物学,回国后先后任江西教育司长、长沙第一师范教师、教育部编审员、北京美术专门学校教授。参与发起成立“中国画学研究会”,任北京大学画法研究会中国画导师。

  陈师曾善诗文书法,尤长于绘画篆刻。留学返乡后师从吴昌硕学习中国画,山水、花鸟、人物等皆能。其著作有《中国绘画史》《中国美术小史》《染仓室印集》《文人画之价值》《中国文人画之研究》等,另有译著《欧西画界最近之状况》等。

  1916年初夏,陈师曾在他的越园斋邀请了几位好友做客,其中一位是与他同在司法部任职且互为画友、交谊甚多的林宰平。陈师曾为林作画一幅,并“复题一诗博笑”,详细记述了他作画过程中的趣事。这就是《秋花奇石》。

  《秋花奇石》为写意花鸟画,画幅中主要的视觉焦点是“奇石”,陈师曾特意提到“林君为予牵纸,骤尔落笔,林君大惊愕,既成乃知为石也”。旁观者与林宰平在陈师曾动笔时或作画过程中,并未发现陈师曾所画为何物,画成后如梦初醒奇石方显。“奇石”成后又“补缀杂卉两种”,形成画面上“急风扫窗牖,幻此山峥嵘。秋花肥且美,一一傍石生”的效果,并且专门在题识中强调“揖让为主宾,微物解人情”,大概陈师曾本人也是为自己匠心独用的“奇石”而沾沾自喜。画面中“奇石”间的大气磅礴自然而生,“秋花”中的恣意潇洒也显于画外,可谓构思奇巧、颇具文心。自鸣得意之时,画者不忘补充一句“吾臂岂有鬼,林子慎勿惊”,何其妙哉。

  陈师曾此幅作品采取大写意手法,画面酣畅淋漓,用色大胆。从画面上明显看出取法吴昌硕,但又与其拉开了一定的距离。如果说吴昌硕的画风为笔力雄浑、设色浓丽的话,那么陈师曾的绘画里面无疑注入了更多的温润与文雅。

  《秋花奇石》的收藏者林宰平,生于1878年,年龄与陈师曾相当,学养深湛,多才多艺,精通法律学,又博于国学、哲学、佛学、诗词、书画,并不是单单囿于书斋里的学者。他与民国名宿熊十力、梁漱溟均为好友。他与清末民初的文化名流王闿运、林琴南、陈三立、梁启超、姚茫父、樊增祥、余绍宋等人相友善,经常诗酒唱酬,曾主持过以谋学术及社会事业之改进为主旨的“尚志学会”。沈从文评价林宰平:生平爱艺术,好朋友,精书法,能诗文。在粗略可考的文献中即可发现民国学者王国维的墓志铭便为陈寅恪撰文,林宰平丹书而成。一画一铭便可见林宰平与陈氏家族过从甚密。而爱艺术、精书法、能诗文的林宰平在陈师曾作画时的“大惊愕”之态,定然就是陈师曾颇为之自矜的根本。

  如此的“大惊愕”,并非林宰平一人之感受。陈师曾在民国时期从事绘画创作既不为走寻常路的传统派,也非单纯崇尚西画,而是有自己的主张见地和探索践行。他画花鸟初学吴昌硕,而画风更为恣意豪放;山水相对体现出传统样貌,但也含蓄吸收了西方对景写生的方式进行创作;而他笔下的风俗人物画最为鲜活,别具一格,人物取材贴近生活,表现方式场景感十足,是为当时画坛一股清流。

  对于传统中国画的渐进之路,陈师曾针对当时一些人盲目崇拜西方艺术,而贬斥中国传统绘画的论调,撰写了《文人画之价值》一文。对于何为“文人画”,陈师曾有精妙的阐述“即画中带有文人之性质,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画中考究艺术上之功夫,必须于画外看出许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谓文人画”。陈师曾在文中最后归结文人画的四要素,一为人品,二为学问,三为才情,四为思想,具此四者乃能完善,想必陈师曾都具备了,而他的画作当为他心目中标准的“文人画”。“盖艺术之为物,以人感人,以精神相应者也。有此感想,有此精神,然后能感人而能自感也。”这句话不仅表达了陈师曾对文人画的理解,同时也体现了陈师曾自身所追求的艺术理想。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抄一部经典,献给母亲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这或许在提醒我们,去关注这样一个事实: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钢筋水泥筑成的丛林中的都市人,正在失去着对环境与自然的感知能力和连接。《奇遇人生》其实是带着观众去领略自然里的广阔天地,在此中发现我们和世界有着千万种可能性,将撒落的生活的屑拾起。
2018-10-16 09:51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