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净化与纯化

净化与纯化

2018-09-27 19:22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尚辉

  新世纪以来,中国的水彩画再度呈现出一种活跃态势,而陈坚也成为这种勃兴态势里的标志性人物。这种标志在于他通过自己的创作与观念,把当代中国水彩画从沉溺于水彩画技的状态提升到一个“形而上”的艺术层面,并在深入研究英美水彩画传统的基础上进行个性化的创造。应当说,中国水彩画从上世纪末开始便酝酿着一种由“水”转“彩”的变革,即由原来过多专注“水性”特征的发挥转向“彩性”表现力的挖掘。这种转型在中国水彩画发展史上是一次重要突变,但矫枉过正、画得干枯而拘谨的现象却成为另一种时弊。

  陈坚的水彩画改变了一般水彩画流于写生的习作性,而呈现出较为浓重的创作性特质,这种创作性显然来自他对于帕米尔高原、塔吉克民族长期的情感浸润,那里的每个乡民几乎都成为他精神的维系者,是纯朴的精神升华了他的那些画作。陈坚不止一次地告诉笔者,你到了那里,什么都会放下;只有到了那里,你才会强烈地发现这个社会所缺乏的真诚与信任。净化,是陈坚在那片高原上获得的最多的精神滋养。从这个角度看,当代包括水彩画在内的艺术创作,最缺失的是灵魂的净化。因而,在当下,“怎么画”到头来还是要被“画什么”来制约。只不过,这个“画什么”不是画面表现的题材与主题,而是隐藏在画面背后的“精神”与“境界”,是被净化了的精神与境界升华了陈坚笔下的人物与风景。

  陈坚的水彩画改变了一般水彩画的小情趣,使之具有大气象、大格局、大历史的精神承载体,但这种“大”并不是简单直白地叙述历史与现实主题,而是在那些看似平凡的民生形象与朝暮风景里糅入他的精神感悟,这种“大”显然来自他内在精神的深沉浩茫。陈坚的水彩画是现场写生与工作室创作的结合体,这使得他的水彩画既具有现场写生的鲜活生动,也具有工作室创作的精心构思与沉淀积累。他描写的塔吉克民族男女老少,并不具有情节或主题的叙述性,却能给人以震撼之力。这种震撼的力量,来自画家对于那些生民内心世界的捕捉,而这种内心世界也体现了艺术主体的精神世界——人性精神的明朗、刚毅、乐观、温良、质朴、虔诚、真实等等,画家显然是以对人性精神的捕捉与塑造深深打动了我们,也是这种本真的人性精神,促使他的作品脱离了小情趣、小家子气的审美窠臼。这种对于人性精神的塑造,实际上也成为他描绘那些风景的灵魂。一袭海浪、一勾弯月、一片浅滩、一丛树林,都因这样一种人性精神的对象化而被升华为品格与境界。

  陈坚的水彩画还改变了中国水彩画所缺乏的光感、空间与色调,他对于形体与光色的驾驭、对于塑造与写意的并举、对于水性与彩性的兼备、对于细微与简约的互用,都让人们感受到他的出众才华。水彩画舶入中国后,因与水墨画的同质关系而获得中国式的嫁接与结果。但这些中国式水彩画对于空间光色表达的迟钝,造成了水彩画光感与色调的缺失。陈坚水彩画的突破,实际上也得益于通过对于英美水彩画传统的研习,来获得空间体量与光感的表达,从而克服中国水彩画缺光乏色的问题。但他的水彩画依然注重水性特质的发挥,水韵与光色都共同成为他艺术创作不可或缺的两翼。他对于人物形象有着很好的理解力与塑造才能,因而在水色的一次性完成中才能形神兼备,将中国画的笔墨有意味地转换为水彩写意。他的水彩画语言的个性特征,鲜明地体现在那些繁简得当的处理上,阳光灿烂的明暗对比往往被他有效转换为淡雅的补色比对;坚实厚重的体量也常常被他有机转换为透明轻俏的形式构成;繁琐复杂的细节则会被他删拔大要、凝写物神,以极简却又巧妙的勾画点石成金。

  陈坚在当代中国美术界越来越成为一个响亮的名字,并越来越多地受到国际艺术界同人的关注与赞赏。他将这些水彩画称为纸上作品,或许表明了他不囿于水彩画概念以及不局限于水彩画本身的创作突围。不论怎样,他的这些作品都能够刷新人们对于当代中国水彩画探索方向与艺术高度的认知。

  (作者系中国美协理事、《美术》杂志主编)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杨少伟:大观园建筑与人物之间的关系

  • 詹 丹:野鹤烟云说岫烟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0多年前,方志敏烈士在狱中写下《可爱的中国》,今天,电视剧《可爱的中国》在央视热播。历史在不断向前,但我们永远不会忘记,以方志敏为代表的革命先烈们,他们坚定的信仰,他们忠诚的信念,他们对那个“到处都是活跃跃的创造”的新中国的向往和追求。
2019-07-23 10:17
《哥斯拉》并非惯常的好莱坞奇幻大片,它不贩卖英雄、正义与情怀,也不刻意强调“邪不压正”,而是戳中了观众心底的那一点说不清道不明的伤感,既是为怪兽霸行世界却逃不开轰然坍塌的宿命,也是为广阔浩瀚宇宙中人类之孤独与渺小。
2019-07-23 10:17
过往的明星制造路径,基本上延续了“演艺产品——大众媒体关注——话题营销”的三部曲,可在“流量时代”,这个过程大大缩短,首先是在某位艺人在微博等社交媒体里实现精准粉丝的聚集,在形成相当的粉丝群体后,再反向在大众媒体上引爆。
2019-07-22 10:38
适当的融合借鉴是戏曲发展的必然,但创作者更要注意戏曲舞台艺术的本体特色,有所吸收有所坚持,才能使作品不失戏曲美学底色神韵。这其中,值得注重的是“三个三”,即戏曲创作应注重“三宜”“三讲”和“三为”。
2019-07-22 11:31
以市场机制为主导,极大地改变了当下的文化形态,重构了新世纪的文化格局。从采茶戏《八子参军》到电影《八子》的转换,意味着采茶戏《八子参军》形成的“革命史诗”意象进入到了市场化的文化生产与传播机制中。
2019-07-19 10:28
戏曲就是中国特有且古老的传统艺术样式之一,它在普通民众的历史认知、道德建构与文化养成中起着不可忽视的作用。然而,无论对当代中国普通观众还是对国际艺术界同行来说,戏曲艺术却处于“有道理,说不清”的阶段,这与戏曲理论建设薄弱不无关系。
2019-07-19 10:17
图兰朵是个满怀希望和热血的女子,她期待能有一个人出现,帮助她挣脱枷锁。或许,对于“中国公主”和中国题材,中式解读更能切中东方文化精髓,这往往是金发碧眼的外国艺术家所难以抵达的灵魂彼岸。
2019-07-18 14:23
电视剧《可爱的中国》时间跨度为1926至1935年的十年间,集中展示的是方志敏一生中最有光彩、最具代表性的革命历程。该剧的叙事脉络清晰,情节曲折,反映了当时革命斗争的错综复杂和残酷激烈,从而使剧作具有非常强的观赏性和吸引力。。
2019-07-18 14:20
城市诗归结到底是要从城市书写上升到抒发城市,从形与态的描绘拓展到气与神的抒发。城市书写这个概念具有客观性,具有自然属性,而抒发城市则更具主观性,蕴含创意和梦想的能动特征。
2019-07-18 11:56
在《上海的女儿》中,周信芳《投军别窑》《打渔杀家》的京剧片段以写意的艺术形式贯穿整部影片的过程中,过去的黑白照片、珍贵的影像资料、现实的采访片段和为数不多的情景再现,拼接成了周采芹的整个人生。
2019-07-18 11:50
京剧《北平无战事》的亮相在于创作者对观众、原著、人性和历史的尊重。编剧花了近两年半的时间,才将80万字的长篇巨著转化成仅一万五千余字的戏曲剧本,其间四易其稿、六变提纲,经过许多次打磨,才产生了情节丰富、冲突激烈、结构严谨的新作。
2019-07-18 11:25
25年前的《狮子王》已然是一部让人难忘的经典,25年后的今天,在一部更为真实的电影《狮子王》中,对经典的传承,以及对辛巴成长过程中勇敢、责任与爱的刻画,都使这部电影仍旧带来了熟悉的感动。
2019-07-18 10:34
在影视行业,编剧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显然,编剧之编是影视艺术的起点和基点,然而,去编剧化问题却成了当下影视界的可怕顽疾。行业协会还要对那些有抄袭、剽窃等不良倾向的编剧作出应有的惩罚,从而优化编剧队伍,提升编剧的整体形象。
2019-07-18 10:21
新诗批评要警惕自媒体时代批量生产带来的肤浅、单一、粗鄙倾向,也要提防来自学院学术机制中的固化呆板与生搬硬套,达成有关诗歌创作、评价标准、诗歌史生成与诗学理论探讨作为学术共同体建构的共识。
2019-07-17 09:28
城市学家芒福德曾说,城市是文化的容器。在城市发展史上,不同时代累积下来的胡同、牌坊、院落、民居、街道等构成了城市文明的基本形态。这些宝贵的文化遗产,不仅是活着的传统,更是代表城市独特性的历史文脉。
2019-07-17 09:25
社会日新月异,许多超凡之处、创新亮点,需要创作者看见、挖掘并展现出来。作为一剧之源,编剧应延展学习领域。只有先当生活的学生,才能当剧作的主人;要想写出鲜为外人知的行业堂奥,编剧能做且必须做的一件事便是沉入生活、保持知识更新。
2019-07-17 10:19
跨媒体时代确实可以实施明星形象的交叉促销,为明星们带来更大的收益。但如果对跨媒体的复杂性缺乏认知,错误地使用自己的明星形象,不仅可能消解自己的明星品牌,甚至可能造成明星形象的全面坍塌。
2019-07-17 10:02
短视频正在逐步成为人们利用碎片化时间学习的一种方式。短视频容易让人上瘾,但也并非洪水猛兽。家长、学校如何正确引导青少年,让他们在合适的时间、用合适的方式、看优质的短视频,这是更需要我们去关注的。
2019-07-17 09:33
“好看”之外给予观众更多的感动与收获,理应是大众文艺作品必须承担的社会责任。网络改编剧到底能成为一个可传代的独立大作品,还是流于流行IP矩阵中的一个小环节,考验的正是其承载的精神文化含量。
2019-07-17 09:53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