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浮世绘《月百姿》里的中国意象

浮世绘《月百姿》里的中国意象

2018-09-28 10:16来源:北京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刘 火

  儒学和由中土东传的佛教,以及两者的衍生物,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巨大巨深。日本的中古后期(相当于中国的唐宋时期),假名的创造,“表明日本民族创造文化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志”(坂本太郎《日本史》),同时加速了儒学与佛教的日本化,并以一种崭新的和氏文化向前快速发展。但是,儒学与佛教及其衍生物如唐式建筑、唐式服饰、唐式礼仪、宋式绘画、明式茶礼等,依然留着许多中国的印记。即便西化时的明治维新(1868-1912),日本脱亚(事实上就是完全地脱离中国)入欧时,日本的文化里依然有着许多中国元素和中国意象。月冈芳年(1839-1892)绘制的浮世绘巨制《月百姿》,不仅出自明治时期,而且里面有许多中国题材建构的。

  《月百姿》,以月亮为主题,共有画作100幅(它的制作出版人是秋山武右卫门)。“月百姿”,顾名思义,100幅画,以100种月亮的姿态为背景(也为主题),题材取自日本和中国的历史、轶事和神话(包括著名的武士、显赫的妇女、鸟兽、精灵和鬼魂等)。笔者感兴趣的,正是《月百姿》里的几乎与日本历史神话轶事平分秋色的中国题材。

  《月百姿》里的中国题材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为中国历史,包括历史人物和事件,如《子路/读书之月》、《伍子胥/淮之月》、《张子房/鸡鸣山月》、《曹操/东山月》、《苏轼/赤壁月》等;另一类为中国文学里的古典诗文以及中国神话,如《九纹龙/史家村月夜》、《王昌龄诗意月》、《牛郎织女/银河月》、《嫦娥奔月》、《吴刚/桂树月》、《玉兔》等。从这一名单看,画家对中国文化和传统非常熟悉。《曹操/东山月》取自曹操著名诗篇《观沧海》。曹操一袭红袍背对观画者,远景是“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和“日月之行,若出其中”,当然突出的是正在升起的月亮。有意思的是,曹操的一袭红袍,源于中国戏曲里的大花脸造型服饰。但是,曹操的碣石,改成了有可能是画家生活的地方“南屏山”。《苏轼/赤壁月》源自苏轼的前后《赤壁赋》,从画面上看,更接近于《后赤壁赋》里的“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和“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里的意境。《银河月》出自牛郎织女的故事,不过,牛郎的服饰显然与牛郎的身份不合。画面上牛郎的服饰,很是华丽。这般的处理,要么是画家为了与织女的服饰相般配,要么就是日本服饰在这画里的另一种表现。《嫦娥奔月》、《吴刚/桂树月》、《玉兔》虽出自不同的神话文本,嫦娥、吴刚、玉兔为一文本,孙悟空为另一文本。本当把玉兔与孙悟空分开来画,不解的是,为什么把玉兔与孙悟空共治一画?中国明代出现的几部小说(顺便说一句,宋、明两季的一些初刻版本,现就只存于日本),对于日本的近世来讲,都有影响。也许在画家看来,嫦娥与天蓬元帅(后来的猪八戒)有关联,孙悟空又是猪八戒的大师兄。由于孙悟空来去自由、威武正义的形象,孙悟空在日本的知晓度,或许不会亚于它的原产地中国。或还在于嫦娥、玉兔与孙悟空都曾在天界生活过。这样,画家的想象和大胆,打通了不同文本的界线,画家在不同文本的重构里,才气得到尽情地施展和亮相。只是不知为什么,一轮圆月的面前,孙悟空画得何其威猛高大,但画名却是一只比孙行者小许多的玉兔。“美人绘”是浮世绘的重要品种。《王昌龄诗意月》就是这样一幅美人绘。画家把唐人王昌龄的《西宫春怨》全诗抄录在画的右上角:“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斜抱云和深见月,朦胧树色隐昭阳。”如果两女(一正一背)的服饰不是和服与诗加框这一日本浮世绘特有的标识外,这幅画放在中国的仕女画里,就是一幅标准的国画仕女画。当然,我们知道,日本女人的和服,原本就是中国唐装的日本化。仅从这一点,我们看到中国文化在宋唐时期多方面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即便是日本脱亚入欧的明治时期(这幅画印行于明治二十年六月二十三日),中国的文化依然顽强且有生命力地浸淫在日本文化之中。或者换个说法,即便是明治时期,像《月百姿》里中国题材画作,或许就是对中国意象和中国想象的致敬。

  不过,《月百姿》并不是中国画,而是日本特有的浮世绘。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鲁迅认为浮世绘模仿了中国的汉代造像)。据一日文介绍,说“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就是为“虚浮世界”所绘的画。并依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来表现佛教里的暮死朝生,以及表现幕府后期和明治时期瞬息万变的城市生活。《月百姿》内容多姿多彩,线条优美,套色华丽,是其同类作品的上乘之作。而这种套色木刻版画,浮世绘称作“锦绘(錦絵/にしきえ)”。锦绘,或许源头与灵感,也来自中国。晚明(十七世纪中前期),中国的插图艺术已经达到一个非常成熟的地步(如崇祯印行的《绣像本金瓶梅》中的200幅插图,便是当时的杰出代表,或许也是后世望其项背的杰作),肇始于天津杨柳青和苏州桃花坞的多色年画,便是这一时期套色木刻的代表。大致同时期出现的《十竹斋书画谱》及《十竹斋笺谱》等,套色木刻正式走进了中国艺术史。反观浮世绘的发展史,直到十八世纪后期和十九世纪初期,套色木刻才进入到浮世绘的制作里。从此,日本艺术史多了这一术语“锦绘”。有些遗憾的是,中国的套色年画和套色版画没有走向世界,反而是浮世绘走向了世界。在艺术传统和现代化(或者西化)彼此碰撞所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浮世绘,让日本艺术走向世界,让日本艺术家得以光耀。前者,它们进入欧洲后,经德加、塞尚、高更、梵高等的仿画、借鉴,改变了欧洲的艺术传统。后者,特别是它的中后期,涌现了足以让日本艺术史骄横的艺术家,如葛饰北斋(1760-1849)、歌川广重(1797-1858)、歌川国芳(1797-1861)等。歌川国芳正是《月百姿》作者月冈芳年的老师。

  现在就说说师生都画过的《水浒传》人物。在《月百姿》里,有一幅叫《史家村月夜》。《史家村月夜》题材选自《水浒传》第一回《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庄》中的一个段子:“话中不说王进去投军,只说史进回到庄上,每日只是打熬力气,亦且壮年,又没老小,半夜三更起来演习武艺。”月冈芳年便依据“半夜三更起来演习武艺”这么一句描述,画了这么一幅《史家村月夜》。但画家却没有去描绘史进演习武艺的场景,而是描绘了一幅极为抒情极为安静的场景。画面中,柳树婆娑舞动,婆娑柳树的身后便是一轮明月。一轮明月的下面,一壮汉,手持蒲扇,身向前倾,一副妖魔鬼怪不在话下的英雄气概。这画,最为精彩的是,主人公史进,一不持弓、二不握棍,三不拿他最惯用的刀(三尖两刃四窍八环刀),而是坐于藤椅(这恐是日本的藤椅),右手持蒲扇,左手刚健地撑在左腿上,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正是这样,画家的情趣得以突出,那就是柳树柳叶稍遮掩的一轮明月。

  月冈芳年的老师歌川国芳,是一个画《水浒传》的高手。国芳画过《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锦绘浮世绘巨制。“九纹龙史进”自然是“百八豪杰”之一。老师的史进形象不同于学生的史进形象,老师的史进就是《水浒传》里那位风风火火出场就打架格斗的英豪九纹龙史进(史进是《水浒传》一百零八好汉第一个出场人物)。如果说歌川国芳的史进是“武绘”的话,那么月冈芳年的史进便是“文绘”(不知浮世绘有没有“文绘”一说)。虽然,月冈芳年绘制的史进敞开健硕胸肌和双手双腿壮实模样,依然是画家心目中的武士。但是,月亮的温润、柳条的袅娜、设色的平衡等元素的综合构成,无不显示出了日本美学的一个重要特征:寂。寂所显现的唯美,或唯美呈现的寂,便是日本文化特别是日本文学艺术的重要构件(大西克礼《幽玄、物哀、寂——日本美学三大关键词研究》)。唯美与寂,即是《月百姿》的母题。如:曹操的东山初升之月,孙行者背后的那一团硕大的明月,王昌龄诗意画里的卷帘半遮的粉月,牛郎织女银河相隔的半轮新月,夜照子路读书的淡淡满月……百种姿态的月亮,以及与之对应的各色鲜活人物,就是画家对寂的呈现、对唯美的追求,以及画家人文情怀的表达。虽是中国故事,却是日本标配的浮世绘佳作。

  与之相对应,日本画及日本画家走向世界时,正是中国画的衰退时期。特别是人物画,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前半期,除任伯年等极少的人物画家外,国画的人物画走向了沉沦。说得极端些,或许直到今天,国画的人物画也乏善可陈。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长宇:经典剧作《三国演义》是怎样炼成的

  • 詹 丹:《红楼梦》中官话与江南方言的掺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铤而走险》就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容易让人想到之前的《无名之辈》,尽管《铤而走险》没有多少故意显示喜剧元素的段落,但也是讲述了“低配劫匪”要干大事的荒诞故事。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随着音乐节的发展,观众想要得到更多好的体验。正如德国某知名演出公司总经理雅佩尔·巴伦德莱特所说:“音乐是音乐节最主要的部分,但不再是唯一。每个音乐节都要做到独树一帜,成为个性化的综合产物。”
2019-08-15 10:13
100年前,梅兰芳将第一次的海外演出地选在了日本,引发“万人空巷,争看梅郎”的轰动。相隔100年,台上,是史依弘与青年演员接续梅兰芳致力在世界各地推广京昆艺术的努力,而在幕后,是几代艺术家为京昆传承不断档、不走样的文脉延续。
2019-08-15 10:34
8月14日,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在B站收官。这部纪录片播出一个月,超过5000万的点击量、8.6分的豆瓣评分、9.7分的B站评分、满屏的“多谢款待”都足以证明,面对层出不穷的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经受住了“烤”验,又火了。
2019-08-15 10:19
新近上映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票房爆冷,成为近日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提到《上海堡垒》,绕不开男主“江洋”的扮演者——艺人鹿晗。有观众表示,《上海堡垒》是“披了一层科幻皮的爱情片”,爱情与科幻融合得很生硬。
2019-08-15 14:5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