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浮世绘《月百姿》里的中国意象

浮世绘《月百姿》里的中国意象

2018-09-28 10:16来源:北京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刘 火

  儒学和由中土东传的佛教,以及两者的衍生物,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巨大巨深。日本的中古后期(相当于中国的唐宋时期),假名的创造,“表明日本民族创造文化能力的一个重要标志”(坂本太郎《日本史》),同时加速了儒学与佛教的日本化,并以一种崭新的和氏文化向前快速发展。但是,儒学与佛教及其衍生物如唐式建筑、唐式服饰、唐式礼仪、宋式绘画、明式茶礼等,依然留着许多中国的印记。即便西化时的明治维新(1868-1912),日本脱亚(事实上就是完全地脱离中国)入欧时,日本的文化里依然有着许多中国元素和中国意象。月冈芳年(1839-1892)绘制的浮世绘巨制《月百姿》,不仅出自明治时期,而且里面有许多中国题材建构的。

  《月百姿》,以月亮为主题,共有画作100幅(它的制作出版人是秋山武右卫门)。“月百姿”,顾名思义,100幅画,以100种月亮的姿态为背景(也为主题),题材取自日本和中国的历史、轶事和神话(包括著名的武士、显赫的妇女、鸟兽、精灵和鬼魂等)。笔者感兴趣的,正是《月百姿》里的几乎与日本历史神话轶事平分秋色的中国题材。

  《月百姿》里的中国题材大致可分为两类。一类为中国历史,包括历史人物和事件,如《子路/读书之月》、《伍子胥/淮之月》、《张子房/鸡鸣山月》、《曹操/东山月》、《苏轼/赤壁月》等;另一类为中国文学里的古典诗文以及中国神话,如《九纹龙/史家村月夜》、《王昌龄诗意月》、《牛郎织女/银河月》、《嫦娥奔月》、《吴刚/桂树月》、《玉兔》等。从这一名单看,画家对中国文化和传统非常熟悉。《曹操/东山月》取自曹操著名诗篇《观沧海》。曹操一袭红袍背对观画者,远景是“水何澹澹,山岛竦峙”和“日月之行,若出其中”,当然突出的是正在升起的月亮。有意思的是,曹操的一袭红袍,源于中国戏曲里的大花脸造型服饰。但是,曹操的碣石,改成了有可能是画家生活的地方“南屏山”。《苏轼/赤壁月》源自苏轼的前后《赤壁赋》,从画面上看,更接近于《后赤壁赋》里的“江流有声,断岸千尺、山高月小”和“反而登舟,放乎中流,听其所止而休焉”里的意境。《银河月》出自牛郎织女的故事,不过,牛郎的服饰显然与牛郎的身份不合。画面上牛郎的服饰,很是华丽。这般的处理,要么是画家为了与织女的服饰相般配,要么就是日本服饰在这画里的另一种表现。《嫦娥奔月》、《吴刚/桂树月》、《玉兔》虽出自不同的神话文本,嫦娥、吴刚、玉兔为一文本,孙悟空为另一文本。本当把玉兔与孙悟空分开来画,不解的是,为什么把玉兔与孙悟空共治一画?中国明代出现的几部小说(顺便说一句,宋、明两季的一些初刻版本,现就只存于日本),对于日本的近世来讲,都有影响。也许在画家看来,嫦娥与天蓬元帅(后来的猪八戒)有关联,孙悟空又是猪八戒的大师兄。由于孙悟空来去自由、威武正义的形象,孙悟空在日本的知晓度,或许不会亚于它的原产地中国。或还在于嫦娥、玉兔与孙悟空都曾在天界生活过。这样,画家的想象和大胆,打通了不同文本的界线,画家在不同文本的重构里,才气得到尽情地施展和亮相。只是不知为什么,一轮圆月的面前,孙悟空画得何其威猛高大,但画名却是一只比孙行者小许多的玉兔。“美人绘”是浮世绘的重要品种。《王昌龄诗意月》就是这样一幅美人绘。画家把唐人王昌龄的《西宫春怨》全诗抄录在画的右上角:“西宫夜静百花香,欲卷珠帘春恨长。斜抱云和深见月,朦胧树色隐昭阳。”如果两女(一正一背)的服饰不是和服与诗加框这一日本浮世绘特有的标识外,这幅画放在中国的仕女画里,就是一幅标准的国画仕女画。当然,我们知道,日本女人的和服,原本就是中国唐装的日本化。仅从这一点,我们看到中国文化在宋唐时期多方面对日本文化的影响。即便是日本脱亚入欧的明治时期(这幅画印行于明治二十年六月二十三日),中国的文化依然顽强且有生命力地浸淫在日本文化之中。或者换个说法,即便是明治时期,像《月百姿》里中国题材画作,或许就是对中国意象和中国想象的致敬。

  不过,《月百姿》并不是中国画,而是日本特有的浮世绘。浮世绘是日本江户时代(1600-1868)兴起的一种艺术种类(鲁迅认为浮世绘模仿了中国的汉代造像)。据一日文介绍,说“浮世绘”一词的字面意思就是为“虚浮世界”所绘的画。并依据“虚浮世界”这一短语的寓意,来表现佛教里的暮死朝生,以及表现幕府后期和明治时期瞬息万变的城市生活。《月百姿》内容多姿多彩,线条优美,套色华丽,是其同类作品的上乘之作。而这种套色木刻版画,浮世绘称作“锦绘(錦絵/にしきえ)”。锦绘,或许源头与灵感,也来自中国。晚明(十七世纪中前期),中国的插图艺术已经达到一个非常成熟的地步(如崇祯印行的《绣像本金瓶梅》中的200幅插图,便是当时的杰出代表,或许也是后世望其项背的杰作),肇始于天津杨柳青和苏州桃花坞的多色年画,便是这一时期套色木刻的代表。大致同时期出现的《十竹斋书画谱》及《十竹斋笺谱》等,套色木刻正式走进了中国艺术史。反观浮世绘的发展史,直到十八世纪后期和十九世纪初期,套色木刻才进入到浮世绘的制作里。从此,日本艺术史多了这一术语“锦绘”。有些遗憾的是,中国的套色年画和套色版画没有走向世界,反而是浮世绘走向了世界。在艺术传统和现代化(或者西化)彼此碰撞所产生和发展起来的浮世绘,让日本艺术走向世界,让日本艺术家得以光耀。前者,它们进入欧洲后,经德加、塞尚、高更、梵高等的仿画、借鉴,改变了欧洲的艺术传统。后者,特别是它的中后期,涌现了足以让日本艺术史骄横的艺术家,如葛饰北斋(1760-1849)、歌川广重(1797-1858)、歌川国芳(1797-1861)等。歌川国芳正是《月百姿》作者月冈芳年的老师。

  现在就说说师生都画过的《水浒传》人物。在《月百姿》里,有一幅叫《史家村月夜》。《史家村月夜》题材选自《水浒传》第一回《王教头私走延安府/九纹龙大闹史家庄》中的一个段子:“话中不说王进去投军,只说史进回到庄上,每日只是打熬力气,亦且壮年,又没老小,半夜三更起来演习武艺。”月冈芳年便依据“半夜三更起来演习武艺”这么一句描述,画了这么一幅《史家村月夜》。但画家却没有去描绘史进演习武艺的场景,而是描绘了一幅极为抒情极为安静的场景。画面中,柳树婆娑舞动,婆娑柳树的身后便是一轮明月。一轮明月的下面,一壮汉,手持蒲扇,身向前倾,一副妖魔鬼怪不在话下的英雄气概。这画,最为精彩的是,主人公史进,一不持弓、二不握棍,三不拿他最惯用的刀(三尖两刃四窍八环刀),而是坐于藤椅(这恐是日本的藤椅),右手持蒲扇,左手刚健地撑在左腿上,一副优哉游哉的样子。正是这样,画家的情趣得以突出,那就是柳树柳叶稍遮掩的一轮明月。

  月冈芳年的老师歌川国芳,是一个画《水浒传》的高手。国芳画过《通俗水浒传豪杰百八》锦绘浮世绘巨制。“九纹龙史进”自然是“百八豪杰”之一。老师的史进形象不同于学生的史进形象,老师的史进就是《水浒传》里那位风风火火出场就打架格斗的英豪九纹龙史进(史进是《水浒传》一百零八好汉第一个出场人物)。如果说歌川国芳的史进是“武绘”的话,那么月冈芳年的史进便是“文绘”(不知浮世绘有没有“文绘”一说)。虽然,月冈芳年绘制的史进敞开健硕胸肌和双手双腿壮实模样,依然是画家心目中的武士。但是,月亮的温润、柳条的袅娜、设色的平衡等元素的综合构成,无不显示出了日本美学的一个重要特征:寂。寂所显现的唯美,或唯美呈现的寂,便是日本文化特别是日本文学艺术的重要构件(大西克礼《幽玄、物哀、寂——日本美学三大关键词研究》)。唯美与寂,即是《月百姿》的母题。如:曹操的东山初升之月,孙行者背后的那一团硕大的明月,王昌龄诗意画里的卷帘半遮的粉月,牛郎织女银河相隔的半轮新月,夜照子路读书的淡淡满月……百种姿态的月亮,以及与之对应的各色鲜活人物,就是画家对寂的呈现、对唯美的追求,以及画家人文情怀的表达。虽是中国故事,却是日本标配的浮世绘佳作。

  与之相对应,日本画及日本画家走向世界时,正是中国画的衰退时期。特别是人物画,十九世纪到二十世纪前半期,除任伯年等极少的人物画家外,国画的人物画走向了沉沦。说得极端些,或许直到今天,国画的人物画也乏善可陈。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