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追寻至美的脚步始终不曾停歇

追寻至美的脚步始终不曾停歇

2018-09-29 14:44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朱永安

  人物名片:

  闻立鹏,1931年生于湖北浠水,1947年入晋冀鲁豫解放区北方大学文艺学院美术系学习,1963年毕业于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研究班,现为中央美术学院教授。曾任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主任、中国油画学会副主席、中国美术家协会油画艺术委员会副主任。代表作品包括《红烛颂》《大地的女儿》《国际歌》《静夜》等。出版有《闻立鹏油画选集》《闻立鹏画集》等,与张同霞合著《闻一多传》,合编《闻一多全集美术卷》《闻一多印选》《闻一多书信手迹全编》等,1978年以来共发表美术文论百余篇,出版《闻立鹏文集》四卷。

  1919年9月,清华园里又多了一个社团——美术社,它的发起人是闻一多、杨廷宝、方来……此后,清华美术社活动影响日渐扩大,最后社员扩大到60多名,其中包括后来成为著名建筑师的梁思成。

  “艺术在他的头脑里已不只是一种爱好、一种娱乐的消遣与寄托、一种绘画技能的训练。什么是艺术?什么是美?艺术和生命有什么关系?”80年后,闻一多之子闻立鹏在1999年出版的《闻一多传》中如此追问。他同时发出这样的感慨:“闻一多在苦苦地思考,一代青年在苦苦地求索……闻一多出国深造前在美术方面取得的突出成就,以及美术社成员梁思成、杨廷宝后来成为著名建筑艺术家,反映了中国青年的天才智慧与悟性,也说明清华当时注重美育,强调人的全面素质培养方针的重要意义。”

  追寻至美

  将镜头从清华美术社的成立拉回至99年后的2018年,已经从事美术事业70余年的闻立鹏,与中央美术学院周令钊等几位老教授一起,给中共中央总书记、国家主席、中央军委主席习近平写信,表达了进一步加强美育工作的心声。

  作为闻一多的儿子,闻立鹏对于审美精神的思考由来有自,甚至可以说,这种反思的自觉早已融入他的血液。1920年10月,年仅21岁的闻一多在《清华年刊》发表文章,后来,闻立鹏曾特别引用过父亲的一段话:“世界本是一间天然的美术馆。人类在这个美术馆中间住着,天天摹仿那些天然的美术品,同造物争妍斗巧……人的所以为人,全在这点美术的观念。提倡美术就是尊重人格。”

  美术的价值、审美的意义被闻一多放到了极为重要的位置。闻立鹏回忆起自己的美术道路时说:“除了小时候的养育和熏陶外,隨着我自己年龄和阅历的增长,对父亲的理解逐渐加深……慢慢从审美角度考虑这个问题,我的艺术更加自觉追求体悟一种境界与情感,是从审美角度考虑,不是简单反映什么事情,把它画得像就完了,而是怎么体现美。”

  “创造崇高、壮美的意境,是闻立鹏的艺术理想……诗人闻一多的事迹最震撼人心的,是他充实的生命在他事业上升临近顶峰时悲壮的结束。在生活中,这是最大的悲痛。从美学角度看,这种悲痛具有崇高、壮丽、辉煌的意味……对崇高、壮美的追求的态度,从本质上说,是对高尚、伟大的人类灵魂的追求。”美术理论家水天中如此评析闻立鹏的创作追求。

  闻立鹏将闻一多的特点概括为“追寻至美的审美人生”,而他自己也正是沿着这样的道路一直探索着。

  呼唤真诚

  为什么今天的艺术作品难以打动人心?为什么在经验积累、技术条件、文化传播等诸多方面都远远优越于前人的当下,反而鲜见艺术高峰的出现?

  “一切成功的艺术创作经验都证明一点,‘能动人者,大抵情真’。区别真正的艺术与虚假的艺术的标准,就看艺术中的感情真挚与否。艺术创作,特别反对无动于衷,冷漠无情。没有感情的语言必然是废话、空话、应酬话。”对于艺术的价值和作用,闻立鹏说:“艺术功能多样,总离不开人生的目的。艺术的审美功能是最本质的,无论什么体裁和题材,我追求真善美的统一。”而对于如何实现艺术的成功,闻立鹏更是直言:“艺术真诚,这是艺术创造活动中一种最神奇的力量。”

  如果说在其代表作品《红烛颂》《大地的女儿》等人物主题油画的创作中,闻立鹏的真挚情感和艺术良知是最能打动观者的因素,那么在此后从写真到写意、从人物到风景的转型探索中,闻立鹏的自然世界里同样充盈着真诚而浓烈的个人情感——变与不变之间,展现的正是艺术家坚守真诚的精神内核。

  闻立鹏说:“我深切体会到,艺术从发现与感受开始,却不应以临摹和复制告终,艺术贵在有所创造。而这一切,关键在于真情二字……只有用心灵才能感悟大自然的美、倾听大自然的声音,才能回应大自然的倾诉与呼唤,而自然地流淌出画家的心声。”

  美术理论家邵大箴称:“闻立鹏在当代中国美术界备受人们尊重。” 而水天中则直接将闻立鹏的为艺为人概括为:“真诚地作画,诚挚地做人。”

  寻找自己

  “文革”之后,和许多人一样,闻立鹏也曾面对“找到自己”的命题,他坦言:“不知道该怎么画了,陷入一种盲目状态。”“创作活动随大流,总是极力加大保险系数,走旱涝保收的道路,磨光了任何个性的棱角。”“千人一面,自我失落。”改革开放以后,闻立鹏也成为较早举办个展、作品较早进入收藏市场的艺术家。此后的市场洪流中,同样需要艺术家面对如何“坚守自己”的问题。

  而另一方面,除了人格上的那个自我,一个艺术家还需要找到艺术语言上的那个自我。两个自我相互关联,互为映照。

  对于前一个问题——也是今天被人们不断提及的问题,早在1995年闻立鹏便提出了警示,他说:“在商品社会,艺术品通过流通传播到社会,因此艺术品也具有某些商品的属性和价值,进而可能具有某种市场价格。但画家作画,首先追求的是艺术价值与品位,这样才能保持一种真诚的心态和独立的人格,才不会受制于人,才不会被市场上‘无形的手’所操纵而失去自我。”

  多年来,闻立鹏总是不断地提醒后学晚辈:“现在的商业化对年轻画家冲击很大……我希望年轻画家保持初心,坚定自己的艺术追求,不能为了作品的商业价值而去绘画,一味迎合市场。如果画家有自己的艺术追求,能让市场来迎合你,那是好事。”他甚而更语重心长地给出建议:“多掌握几种技能,以满足温饱。但追求艺术的决心不能忘记。”

  1986年,当不少人沉浸在西方至上的情调中时,闻立鹏即明确表示:“作为一个中国油画家,我的艺术触角将同时向东西方两个方向探索。我不拒绝西方艺术体系的观念与技巧,无论是古典或现代的、具象或抽象的;我也决不放松对中国东方艺术体系的学习与吸收,不管是传统还是民间的。让艺术具有现代的、中国的、个性的素质,这是我心里的目标。”而当30年后的今天,这样的观点成为业界普遍共识时,我们更能感受到闻立鹏对“自己”的清醒意识。

  闻立鹏也不忽视具体的观念、风格、技法等方面的探索,他更希望画家们建立大美术的观念,越出画框的范围,更多地关注社会、关注环境。“如果不能做到亲自切入大美术的其他领域的话,起码也要从狭隘的审美圈子中走出来,让美和力共同升华。”

  他的学生杨飞云说:“闻先生是一位有核心精神追求,有鲜明艺术特色的学者型艺术家,是我甚为敬重的师长……闻先生几十年来一直在语言材料上进行着个人的探索。这些作品构造精炼,具有强烈的表现力。色彩归纳概括,素描简洁到位,侧重表现情绪。画面重视坚实的结构,有着碑刻金石味的力道,雕塑般刀劈斧凿的力度。版画的构成方式,英雄主义式的气质和力量,坚韧的象征意味,构成了闻先生鲜明的个人风格。”

  2016年和2017年,“心迹刻痕——闻立鹏油画艺术展”先后在中国美术馆和湖北美术馆展出,耄耋之年的闻立鹏回顾了自己的创作生涯。“我的艺术远没有达到理想的高度,但毕竟也都是我苦心追求艺术心血的结晶。”他如此谦逊地总结。

  “几乎每次接受采访都会被问到我父亲,确实,父亲对我的影响很大,而且是一辈子的。”闻立鹏很难绕过父亲闻一多的光环。但显然,这光环远非世俗意义上的光环,而是成为一种永恒的精神指引,一座审美王国里的闪亮航标。

[责编:石依诺]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