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荡里的景色

荡里的景色

2018-10-03 11:29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郑宪

  日头慢慢落下,落下前是个很大的圆,通身金色。那金色的光就斜映在一个纤瘦的小女孩脸上。小女孩一身白的衬衫,她站在荡村里水泥路边一家小杂货店门口,先告诉我们她的年龄:10岁,姓木易杨。然后说了几句很大人的话:“有时候我是个很安静,喜欢思索的人,但有时候,我是个很吵闹又勇敢的人。我有两面性。”她说了她的人生理想:成为一个舞蹈家,遂摆出舞蹈动作,是“四小天鹅”的一组曼姿。

  我去的这个荡,在平均海平面3米以下的处所。这地方,原来是几平方公里的汪洋泽国。哪天来了条捕鱼的船,再一天,又来了几条捕鱼的船,并在此歇脚。短时间的歇脚到长时间的休憩。便想,这里是不是可成为享天伦之乐的家园?一开始这家园只有天,没有地,只有船,没有屋,一条木船一个家,撒网收网靠自家。等到家不再是一条裸露的船,便是一家家在浅水湖上筑泥、垒土,建了竹子搭起的一幢幢房——水中的家成了陆上的屋。这些抱成团的屋,辐射点缀在这片泽国上,成几百户的家园,一起被称作了“荡”。

  这小女孩,便是这荡里人后代之后代了。那小杂货店是她亲婆(外婆)开的。亲婆对现在的日子不做好的或坏的注脚,但对外孙女说的理想,她笑,摇头,甩过来一句打击:“痴心妄想。”女孩听了,眼中依旧渴望,憧憬远方,说:“老师说的,有理想才有灿烂。”

  哪里的老师?乡下的老师。乡下的老师有理想。小女孩也在城里读过书,因为爸爸妈妈已在城里。

  小杂货店在两条路的丁字路口交汇处。背靠横走的这条路上,是个小自然村落,二三十户人家,一字排开的青砖灰瓦楼。纵向朝前的沥青路,前一半笔直,后一半弯曲,路两边鱼塘密布,落日进塘里,金光粼粼。路往前,有个小而醒目的黄牌,上书“校车接送点,渔业村站”。乡下读书有校车,十分钟到校,有点距离,又距离不远。小女孩对比城市和乡下的学校,除城市没校车,还说:“城里读书每个学期要买一套新校服,很贵,这里不要买,钱就省下来。”问城里与乡下的学校哪个教学水平高,得到的答非所问:反正很想城里的爸爸妈妈,以后总要回到城里去。湖蓝的眼白是坚定的相信。

  六月初夏,这荡里的景色,外来人视之桃花源般美好。荡里三分之二水面被切割规整成一块块水塘鱼塘,甚至搞了“国际垂钓园”,两侧写对联:垂钓如此多娇,休闲这边独好。独好什么?《桃花源记》里书:“忽逢桃花林,夹岸数百步,中无杂树,芳草鲜美,落英缤纷……土地平旷,屋舍俨然,有良田美池桑竹之属。”荡里我看见:十里香樟道,百亩水杉林,家家修竹丛。乡间大道,时有小车轻驰,驰入幢幢多层楼的院落。这边半亩方塘一鉴开,那边几亩鱼塘云影来。外来垂钓人一个隔几米,整齐排列,一人一小椅,一人一饵罐,一个大甩杆,一处鱼咬饵,鱼起,青、草、鲢、鳙、鳊、鲫、鲤,扑腾入鱼篓。

  眼前情景,令人着迷,引人遐思。却是小女孩的亲婆,一个个头不高、瘦脸红黑、半头华发的妇人对我们的赞叹不苟同,“好地方,也是个苦地方”。此话怎讲?外人新奇探询,亲婆话语率直:上世纪六十年代,荡里人不但穷苦,还有疾病的威胁,生命的担忧。有一民谣:“水荡荡,白茫茫,芦苇丛生钉螺伤,血吸虫病逞凶狂,年纪轻轻见阎王。”死人的事总发生,阴郁的日子苦又长。她的一个哥哥,因此“没了”。

  闻者唏嘘。不仅如此,当年这亲婆,就在她外孙女现今的年龄,和她一个姐姐,还有妈妈,也染了这凶狂的病,都有“死去活来”的险历,终被救治回来,才赶上荡里现在的生活。

  其实,荡里还种过稻麦,种过才知道,水荡地种不出好庄稼,于是,退耕还渔,还我鱼塘。荡里办过一家家工厂,也污浊过一片片清水。一度是:门前水汪汪,想喝心慌慌。治污,走水生态之路,为自己生存,也为下一代人明路。

  这桃花源般的荡里美景,竟用很多生命和教训换来。

  而荡里过往的苦涩,现在有着许多生活憧憬的小女孩知道吗?

  丁字路口的朝东角落,有棵亲婆种的一人多高的枇杷树。是结果的日子。女孩带我们到枇杷树前,一看,果实只剩又小又硬的几撮。女孩说:“大的甜的枇杷,让妈妈带给城里的叔叔阿姨们吃掉了。”那亲婆在不远处说:“你和你弟弟也爬上爬下吃掉小半棵树了。”

  小女孩眨眼,吐舌头,脸上浮出尴尬笑涟。

  落日后面是晚霞。

  没有了落日,水塘里的景致更有韵,因为有晚霞。沉下的落日将最后的余光做了向上的反射,天上高一层的云是粉红,下一层为白炽,接近远处杨柳树丛的为酡红,越接近地面,红彤彤一大片。所有天边多彩的云,再倒映进一面面如镜的鱼塘水塘里,和水边白墙的屋,组成一幅彩色的霞景水粉画作。

  想这荡里的景致,到此应是一日中“绚烂的结尾”吧?

  但小女孩,亲婆,还有荡里其他人,都向我们指点:往前,朝东,左拐一个弯,再右走一个弯,“走到外面去,走到上面去,真正好看唻”。

  往荡里的外面上面走,往最后晚霞闪烁光芒的地方走,顺着曲折的石板路,两边是房舍。房舍有起炊袅袅的烟,堂屋里有人把酒餐聚,屋前有纳凉的老少,一日忙碌后的有闲。

  终于来到一个高处的路坝。我们走上去,已站满人。站上来,不少人呼应我们:“是上海来的吧。”原来是一条高高新辟的柏油路,笔直,新鲜,光滑,通向一南一北极目的远方。这条路坝,是荡里遇旱涝灾害时的安全保障。路坝外是很宽的江湖,遥望的对岸有灯光和楼群。最后的晚霞衬着璀璨的楼群,为另一番景观和气势。

  有人对我们说:“像不像你们黄浦江?”

  有人替我们答:“黄浦江当然比这里好看唻。”

  突然地,人群闪出一个瘦形小青年,穿黑色T恤,他立场坚定地维护家乡,并不惜“得罪黄浦江”——“黄浦江那边都是山一样的楼,有什么好看?还有那么多尾气。哪像我们这里,水好,空气好,人少,吃不完时鲜的鱼。”

  有人在暗里笑,点头,没人反驳。都站在路坝上,看江湖对岸风景,也回看我们来路的荡里——这个在太湖边叫谢埭荡的村庄,铺展在我们脚下,也有闪烁的霓虹,迷人的步道路径,荡里的水塘和粉墙黛瓦的屋舍,无尽地绵延伸展,组合成此时此地满世界的骄傲。(郑宪)

[责编:李贝]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