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影》:水墨之韵本应在水墨之外

《影》:水墨之韵本应在水墨之外

2018-10-09 09:46来源:北京晨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郁晓东

  张艺谋的《影》应该是这个国庆档最受关注的影片之一,毕竟大导演的名头还在,对于张艺谋的创造力大家还是普遍认可的。而《影》的最终呈现效果,也一如很多对张艺谋电影比较熟悉的影迷的印象,影片的形式依然是印象深刻的好,影片的故事依然是令人不解的差。

  朴素剧情片导演or商业“大片”摄影

  纵观张艺谋导演的创作历程,你会发现一个很奇怪的现象,就是他的影片截然不同地分成了两个不同的类型,一种是朴素的剧情片,一种是张艺谋式的商业“大片”,而所谓的奇怪就在于,在这两种片子里,张艺谋的表现是分成导演张艺谋和摄影张艺谋(或者叫视觉张艺谋更准确些)两种身份,基本无一例外。凡是那些取材于普通劳动人民的剧情片,他都拍得很好,很感人、很真实,比如《秋菊打官司》《一个都不能少》《我的父亲母亲》等,在这些片子中,张艺谋是名副其实的“大导演”,而凡是张导花了大心思,费了大力气的商业大片,基本都呈现出一种,形式上屡有创新,内容上却乏善可陈的状态。这种形式和内容上的反差,在汇合了中外的“大制作”《长城》上,达到了顶点,这次的《影》在故事上没有《长城》那么雷,不过仍然是个层次浅、套路俗而且毫无感染力的“嚼蜡”故事,而张艺谋也一如既往地回到了“摄影张艺谋”的层次上。

  窃以为,张艺谋之所以剧情片拍得好,是因为导演本人有着丰富的生活经历和真实的艺术认知,他显然与秋菊、魏敏芝们的生活完全同步,而且能够通过自己深刻的观察力和高超的艺术表现力做到“源于生活而高于生活”,他那些反映北方农村题材的影片,可以说各个都是经典,但是不知道是因为他的观念问题还是认知问题,张艺谋对于古装大片的思想深度把握,总是出现偏差,比如当初的大片“处女作”《英雄》,简单地用“天下观”来代替侠义和人性,被不少专业人士诟病,在这种中心思想没准备完全的情况下创作出来的故事,就有其先天的不足,往往是想做到常规水准而不得。

  视觉创新无人能及or传统文化理解留在表象

  以最新的《影》来说,虽然张导在视觉方面的创新仍然无人能及,但是从对水墨的解读上还是可以看出,他对于中国传统文化精髓的理解,往往停留在比较表象的地方,这也就说明了他为什么做不出古装片里的好故事。

  先吹毛求疵几个细节。

  《影》的整体调性是淡青色的水墨,整个影片都在那种似有似无的色调中进行,淡色,却不是无色,这个创意绝对十分。但是如果对中国画稍有常识的人都会知道,中国画最重要的艺术特点之一就是——留白。整部电影在纵横两条线上都塞得很满:纵线上,基本所有的室外戏都在雨水之中,无一处停顿,从头下到尾,水汽太大了点。水墨的水可不是真的水。从横截面上看,影片的大多数画面都比较满,虽然有淡墨虚化了色彩,但是仍然比较饱胀,主要还是走的冲击力的路子,气口不是一点没留,而是比较少,所以气韵就不太够,造成的后果就是,好看,但是不够深厚。还有一点,不知道有没有观众记得《辛德勒的名单》一开头那个小女孩的红衣服,在整个黑白的色彩中,那个小女孩的红色是点睛之笔。中国古典绘画中的印章的用法,就是这种功效,黑白灰的一张大画,指甲盖大的一点朱砂,就让整个画面都亮了起来。但是在《影》里面,我没看到这一点红,时间线和空间线上都没有。

  《影》是一个讲替身的故事。奴仆身份的境州和女主人掩人耳目的同室而眠,一本正经地坐在榻边等着女仆铺床走后好各自分开。但是呢,饰演男女主角的邓超和孙俪,居然是一本正经地“盘坐”,如果在卧房里面放松一下还说得过去,那关晓彤饰演的长公主在摆好姿势认真等待大都督夫妇抚琴的时候,也用盘坐就显得太不走心了。要知道,在中国古代,正规的坐姿必须是跪坐,孔子还曾因为友人坐姿不雅而发火。坐姿在古代完全不是现代人认为的小事,而是“礼”的一部分,是社会秩序和人的精神品德要求的重要组成。在这样的细节上漫不经心,说明了导演对于中国古代文化的解读并不透彻和深入。如果只从这一个片段来解读剧情,完全可以说成是,因为主公和公主的无礼(盘坐代表的态度),都督拒绝抚琴。

  《影》里面有一个重要的道具是沛国大殿里的书法屏风。这组带有现代装饰色彩的白纱屏风十分漂亮,上面的狂草书法也非常出色,是一副好道具,可惜在这里用的还是不对。虽然《影》是一部架空作品,可是人物的行为举止和服饰礼仪等等,都是按着三国来的,是虚化的三国历史。狂草是什么时候出现的呐?隋唐。书法是社会文化的衍生物,厚重规矩的秦汉文化只能生产出四平八稳的隶书,即使是为了快写的章草,也基本是一个字一个字分开的,产生不了肆意张扬的狂草。如果死扣产生年代有点矫情的话,那么对于书法美学特点把握的不够精准则是硬伤。草书的特点是飞扬跳脱,换句话说就是十分招眼。所以在中国传统室内布置中,大幅草书作品基本是作为视觉中心来用的,而在沛国王宫里,大幅草书做成十数道屏风,用来分割空旷的大殿,虽然很美,但是十分抢戏,不但弄得画面很满而且造成观众对于屏风周围配角的忽视。还记得《英雄》里面李连杰写字的一幕,他手持宝剑在沙丘上左挥右舞耍了半天,人人都以为写的是狂草,结果镜头出来,是规规矩矩的“天下”两个篆书字。秦朝当然是没狂草的,可是总共七划的天下俩字,怎么也配不上李连杰的剑法,给人的感觉就是“假”。

  笔者絮叨这些细节,不是在斤斤计较,而是想说明只把中国古典文化的符号拿来当做形式点缀而不是细细琢磨其中可以阐释出的思想内涵,恐怕是张导一直没开发出令人信服的古装大片故事的重要因素。

  没味道关系体or感动我们的“秋菊”

  细节之外回到核心故事,这个已经有很多影评提到了,影片把故事的核心矛盾设立在作为影子的境州对于男主人的怀恨和对女主人的倾慕上,实在是太浅薄了。主仆关系并不只是简单地用层级压迫来解释那么简单,作为生产关系的一部分,它同样是生产力发展阶段下的自然产物,在这种存在了几千年的关系体中,主仆之间在人格、财产、社会地位等方面的复杂关系和彼此之间的心理模式变化,催生出很多好的文艺作品,《影》的解读是最简单的一种,也是最没味道的一种。

  如果把张艺谋在剧情片和商业片之间的不同呈现做个比较,也许是做惯了肉夹馍的厨师驾驭不了满汉全席?这个比喻方式并没有高低之分,肉夹馍虽然价值不如大菜,但是从对人类生存的意义上来说,肉夹馍炸酱面之类,显然更高于奢靡的高级宴会。做肉夹馍的厨子手艺也未必就差了,只是和大菜厨师受的训练不同,彼此工作的环境不同,对待烹饪的态度和思考方式也完全不同。非要用肉夹馍的方式做满汉全席,肯定味道就不一样了。内地影市发展到现在,已经有了不少商业片的好导演,张导就不必强撑着做商业大片了,多生产一些感动我们的“秋菊”“魏淑芬”不好吗?(郁晓东)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周才庶:微型小说不应是网络阅读的快餐

  • 【网络中国节•重阳】以网络激活传统节日的文化基因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真正的艺术家,在于让生活与艺术“不离不即”。语言、情绪、动作要准确真实,是为“不离”;但不在模仿还原上亦步亦趋,不让艺术被拉拉杂杂的现实同化,并且在生活中保留一方自我的天地,是为“不即”。
2018-10-22 09:23
《国家宝藏》提供了一种独特的讲述文物故事的可行模式,提供了一个可供海外制作方用来本土化改造的样板。正所谓“民族的才是世界的”,因为民族的文化更其独特性;同理,对于综艺节目来说,具有中国智慧的独特性的原创节目才更会有“国际范儿” 。
2018-10-22 10:39
从“旷世宏编文献大成——国家图书馆藏《永乐大典》文献展”中,今人看到了近年来我国古籍保护工作取得的丰硕成果。但放眼业内,从前人手中传递下来的每一叶古籍是否都得到了善待,值得深思。
2018-10-22 10:25
整个故事是普通人对间谍人生的狂想。无聊时光,总归需要间谍下酒,那些我们无法冒的险,不敢恋的爱,都在这杯酒里。“狂想”这种心态的卖点还在于:我本人最好舒适安逸,惊险和刺激最好住在隔壁。
2018-10-22 10:19
明星尤其是女星扮丑颠覆形象,被认为是提升演技的一种努力。确实有许多女星因为扮丑获得了演技大奖,但颠覆形象不一定代表演技进步,我们为杨幂的努力点赞,但无法回避偶像剧演员在文艺片中演技堪忧的现实。
2018-10-22 09:37
随着时代变化,具体“文学”形式也许式微,但“文学性”并不会消逝,它作为“文学”的精粹会变形、化身、落脚于其他艺术形式之上——即便是传统的小说形式也依然会寄身于新兴媒体之上,就像老的媒体形式会成为新的媒体形式的内容。
2018-10-19 09:51
美育是一种爱美的教育,它鼓舞人们去爱美、欣赏美、追求美,提高生活情趣,培养崇高生活目标,这是美育的独特功能,是单纯德育所不能达到的。绝不能把美育降低为培养学生某些艺术技艺和手段的方式,从而忽视美育育人心灵的根本宗旨。
2018-10-19 09:49
作为主角的母亲,通篇在被糟蹋、被迫害中无怨无悔,没有自我,生孩子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没有正确的三观。环顾现实,真的不缺少这样的“娘道”,女性的自我意识、独立意识树立,社会歧视的消除,还任重道远。
2018-10-19 10:53
民间文艺群体是中国文艺队伍的有机组成部分,其主要特征是市场输血,跨界融合,其核心生命力在于回应、满足老百姓的文化生活需求,尤其是细化到特定人群的分众需求。如果我们对它缺乏足够的了解,就会陷于逻辑错位、交流不通畅的窠臼。
2018-10-18 10:13
《念念手纪》透过岁月的烟尘,重现了那些珍贵且真正重要的东西,它们正是成人世界里常常被遗忘的,那些和功利相反的“无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存在感显然不是我们影院受众接受的主流,不意外,但很遗憾。
2018-10-19 10:24
无论怎样将“江湖”解释得清新脱俗,影片中的那个“江湖”,都无法抹去其根本上的恶。更何况,对真正的“普通人”来说,这些江湖人士正是施暴者。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导演的时光滤镜过滤的某种“情怀”。
2018-10-19 10:15
第二季的《我是未来》不再有晦涩小众的理论,不再有只为吸引眼球的推介,不再有冗长突出的奖项,只有那些看似远离人群,却一下子便被人们认知并可供憧憬的创造。节目中的科技从未远离生活,始终在人们的生活里,为生活提供着便捷、创造着希望。
2018-10-18 10:18
《唱响新时代》在平凡而伟大中彰显出了信仰之美、艺术之美、城市之美。正如节目“唱响新时代,勇筑新高峰”的主题所言,只要广大建设者和时代的奉献者们斗志昂扬、扬帆筑梦,继续谱写奋斗篇章,定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唱响时代最强音。
2018-10-18 10:15
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起来、亲身感受到经济体制的转轨给社会带来各种变动的第六代导演以异于前辈的电影观念和表现内容出现在影坛。他们的作品关注社会现实,叙述琐碎的日常,表现普通人的内心情感和生活状态。
2018-10-18 10:06
近年来,散文写作已然悄悄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无论是向内体认的主观性表达,还是向外延展的客观型叙事,都从简单的“看山是山”,向着“看山不是山”的第二个境界拓展,当然,散文写作欲达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依然需要诸多学识的滋养和人生境界的锻造。
2018-10-18 09:53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那么,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