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我一百岁时,你还会弹这部作品吗?”

“我一百岁时,你还会弹这部作品吗?”

2018-10-11 09:44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徐尧

  伦纳德·伯恩斯坦生于1918年,逝世于1990年,今年,全球都在声势浩大地举办纪念伯恩斯坦百年诞辰的活动。老一辈音乐爱好者可能仍记得伯恩斯坦去世时,整个音乐界受到的巨大震动。这是一位音乐生涯贯穿了大半个世纪、用一生时间传播古典音乐的伟大人物,当送葬队伍走过纽约曼哈顿的街道时,建筑工人们都停下来脱帽致敬,“别了,伦尼。”

伯恩斯坦

齐默尔曼

  大多数乐迷熟知伯恩斯坦都是因为他留下的数以百计的唱片,作为20世纪最著名的指挥家、马勒音乐的代言人,伯恩斯坦生前在指挥领域的地位只有卡拉扬等少数几人能与之匹敌;即使常对美国音乐家持有偏见的欧洲音乐节,对伯恩斯坦也不吝溢美之词。

  同为指挥大师,比伯恩斯坦年长6岁的切利比达凯、年长10岁的卡拉扬,在百年诞辰时都没受到这样的待遇,根本原因还在于伯恩斯坦同时有作曲家的身份。再过百年,也许只有他的少数指挥录音会被经常播放,而他那些象征着20世纪精神的音乐作品,将永远不会被人遗忘。

  其实,许多中国音乐爱好者是今年才第一次了解伯恩斯坦的音乐作品:短小却精彩纷呈的《坎迪德》序曲、三首代表了时代精神的交响曲、《西区故事》与《在小镇上》等好听的音乐剧……都是此前国内乐团纪念伯恩斯坦百年诞辰演出中最常选择的曲目。在即将到来的第21届北京国际音乐节上,听众又将听到两场包含伯恩斯坦作品的音乐会:10月16日英国爱乐乐团音乐会,与10月19日电影《西区故事》的交响现场版。

  10月16日的音乐会上,我们将听到波兰钢琴家克里斯蒂安·齐默尔曼担任独奏的伯恩斯坦第二交响曲“焦虑的年代”——这部作品名为交响曲,本质上是一部钢琴协奏曲。齐默尔曼今年刚与指挥家西蒙·拉特率领的柏林爱乐乐团一同录制了这部作品,此后又与拉特指挥的伦敦交响乐团在萨尔茨堡与琉森音乐节上再次演出此曲,而这更像是宿命的轮回——30年前,伯恩斯坦70岁时,曾指挥伦敦交响乐团与齐默尔曼合作演出“焦虑的年代”。他在后台询问年轻的钢琴家,“当我一百岁时,你还会弹这部作品吗?”后者给出了肯定的答复。

  30年后,齐默尔曼已经是当代最优秀的钢琴家之一(甚至很多人认为没有之一),他在这一年里简直成为了“焦虑的年代”代言人,带着这部作品走遍了世界,10月16日的这场音乐会也将是齐默尔曼第一次造访北京。音乐会的指挥埃萨-佩卡·萨洛宁是第二次来到北京国际音乐节,他与伯恩斯坦一样都是身兼作曲家与指挥家两重身份,由他来执棒这场特殊的音乐会再合适不过。

  百老汇音乐剧背后往往都会有大牌作曲家亲自操刀,而在这些音乐剧作曲家里,恐怕伯恩斯坦的名气无人能及,而他留给世人的《西区故事》《在小镇上》《美妙城市》等音乐剧,都是乐迷们挚爱的佳作。《西区故事》无疑是其中最璀璨的明珠,作品自从1957年首演后就广受欢迎,1961年被改编为同名电影,一举囊括包括最佳影片在内的奥斯卡十项大奖。在10月19日的电影《西区故事》交响现场版音乐会上,观众将在大屏幕上看到1961年的电影,而由青年指挥家黄屹率领的中国爱乐乐团则会现场完整演奏剧中音乐。

  除这两场音乐会外,伯恩斯坦的女儿杰米·伯恩斯坦也将在音乐节期间举办讲座。许多乐迷也许仍然记得,10年之前,北京国际音乐节也曾在伯恩斯坦90周年诞辰之际邀请杰米举办讲座,如今,这段延续了10年之久的缘分仍在继续。(徐尧)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谢士杰:用真诚面对舞蹈

  • 《奇遇人生》:与一切未知相遇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经过日剧持续不断地描摹和挖掘,如今再想及“家庭主妇”,她们不会是家居广告般的纸板人,个个展露完美的笑容,做着美味的便当,和孩子们在暖阳下嬉戏的模样,在“××妈妈”或“××太太”的背后,她们是活生生的、拥有人性幽暗与复杂的女人。
2018-12-06 11:31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云雾笼罩的山峰》同样将镜头对准了生活中最普通的群体,他们各有各的困境,并因各种困境交织在一起。相比《无名之辈》的人物关联,《云雾笼罩的山峰》的交织更具交互性,更像是某种蝴蝶效应,一个人煽动恶念的翅膀,引发另一些人的一系列灾难。
2018-12-06 11:16
动漫作品要实现跨文化传播,获得更大的品牌价值,“好看”还不够,更需高浓度的精神文化含量。《灌篮高手》在全球范围内火了20多年,叩响了全球漫迷心门的,正是剧中人物为实现目标,不认输的热血拼搏精神。
2018-12-07 10:45
粉丝把偶像高高举起,更多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价值。而将自身价值建立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偶像身上,空虚感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填补这种空虚感的唯一办法,就是彻底失去理性思维与独立判断,成为群体的附庸,把群体的喧嚣当成个人肌肉力量的展现。
2018-12-06 10:13
《大路朝天》是一首散文诗,表达了我们对大时代巨变的感动和骄傲,更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影片中有朴素的、极具年代质感的生活叙事,记录了几十年来路桥三代人鲜为人知的生活,为观众带来崭新的观影体验。
2018-12-06 10:05
《无名之辈》的黑色幽默,不是炫技,更不是刻意。它更像是一种自信的平衡。就像给浓烈的黑咖啡加入牛奶和砂糖,它们会中和咖啡的苦涩,却不会冲淡咖啡因给神经带来的刺激。所谓“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惟其如此,情意才更显真切。
2018-12-05 17:56
歌剧《唐璜》讲述了唐璜在生命最后一天毫无节制地“猎艳”,终因被拖入地狱的故事。剧中令人又爱又恨的唐璜,油腔滑调的莱波雷洛以及抱持不同爱情观念的安娜、艾尔薇拉、泽莉娜等人物始终在歌剧舞台上光彩不减。
2018-12-05 16:33
从《无间道》《窃听风云》到《无双》,麦兆辉、庄文强与金牌监制黄斌这个“铁三角”的组合已创下许多奇迹,如今在《廉政风云》中三人再度合体。尽管近年来,“反腐”主题的电影相对较多,但庄文强表示,这一部不太一样,因为“我们‘腐’得比较深入”。
2018-12-05 16:30
话剧《婿事待发》在进行诸多社会问题的展示和探讨时,基本实现了自我批评的功能。而这些问题巧妙地点到即止,借用一种大团圆结局给了所有难题一个最好的答案,回避了对于疑问进一步深究和挖掘的必要性。
2018-12-05 12:43
我们可以寻求各种表达,甚至包括对“死词”的重用。但在“古风”文化的世界里,既没有对古代的戏剧重演,也没有对现代的深切表达。仿古式的写作,若构成了成规模化的风格形态,就不得不促人反思了。对于创作而言,模仿是一种可能,但不是激励的方向。
2018-12-05 11: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