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听曲总有三月味 人间再无单田芳

听曲总有三月味 人间再无单田芳

2018-10-11 10:10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刘 淼

  “日月穿梭年年年,富贵之家有有有,贫困之人寒寒寒……”听单田芳用极富个性、略带沙哑的声音讲出一个个栩栩如生的故事,对于很多人来说,是熟悉又美好的事情。一桌、一椅、一扇、一抚尺,半个多世纪的时光里,单田芳用《三侠五义》《白眉大侠》《隋唐演义》《水浒外传》等代表作,影响着一代又一代人。尤其是他那句极具特点的“欲知后事如何,且听下回分解”,曾经让无数人每天为之牵肠挂肚。

  9月11日,单田芳因病去世,享年84岁。惊闻单田芳辞世,曲艺界内外都在悲叹:“世上再无单田芳,下回何人来分解?!”

  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单田芳1934年12月17日出生于天津,母亲是西河大鼓的知名艺人,父亲是弦师。时代的变化、家庭的离合,年少的单田芳早早扛起家庭重担,拜在评书演员李庆海门下,走上了说书的道路。1954年,他正式登上评书舞台。1955年,加入鞍山市曲艺团,他的技艺突飞猛进,事业蒸蒸日上。“依靠说书有了经济收入,也有了社会地位。”单田芳形容这是他的第一次新生。

  “文革”时期,单田芳的说书曾一度中断,直到改革开放后,他的艺术迎来了新的春天。1995年,单田芳成立了北京单田芳艺术传播有限责任公司,开评书艺术走向市场的先河。单田芳说,这是他的第二次新生。

  从艺六十余载,单田芳共录制了广播和电视评书百余部,共计1.2万余集,节目时长6000余小时,演播内容包罗万象,纵横古今,既有脍炙人口的传统评书《隋唐演义》《大明英烈》《三侠五义》《白眉大侠》等,又有根据研究创作的历史演义评书《百年风云》《乱世枭雄》等脍炙人口的作品。单田芳的艺术水平高超,作品题材广泛、数量众多,被评书迷形容为“凡有井水处,皆听单田芳”。

  在弟子赵亮心目中,单田芳的评书艺术语言平实,这使得他拥有数量巨大的听众。“他的评书没有门槛,没上过大学、没多少文化的听众,也可以迅速入戏。先生对评书语言的把控臻于化境,语言平实、娓娓道来,人物鲜活如在面前。不知不觉中,二十几分钟的一段书自然听完,回味一下能够迅速明白这一讲的大略要义,再一咂摸又深感内涵丰富、其乐无穷。这种效果其实并不容易达到。”赵亮说。

  在青年评书演员关勇超看来,单田芳“于苦痛中钻研历史,开拓题材,宣讲正念,快意恩仇,音韵古朴,情感苍凉,悲壮中不失风趣,细说里充满至诚”,是评书后辈学习的楷模。

  人生在世难难难,苦辣酸甜麻涩咸

  单田芳曾说:“人的一生是非常难的。所以,我就总结了一句话:‘人生在世难难难,苦辣酸甜麻涩咸,起早贪黑为张嘴,争名夺利不停闲。’”而他也将这人生的风雨融入了评书之中。

  赵亮至今仍记得他14岁时与单田芳初识的情景。“那是1996年,我第一次见到先生。当时我初生牛犊不怕虎,现场表演了一段《哪吒闹海》。先生几句点评让我受益匪浅。他说:‘你这段都是口技,可见你想夺人耳目。但是咱们说书,说这人物,一定得像真看见这人似的。’说着,他就示范起来:‘眼前,来了个小孩,一看,七八岁,白白净净长得挺好看……’别看就是这么几句特别朴实的话,我真的就跟着先生的眼神和手势感觉到眼前好像站着一个小哪吒。”赵亮回忆,30岁拜入师门时,单田芳对他说:“现在不流行过去那种师徒关系了,新社会了,咱们就是朋友关系,你这小胖子我还真挺喜欢,你想叫师父我也不反对。”

  在赵亮眼里,单田芳是个可爱的老头儿,“如果对他不熟悉,一开始会有点敬而远之的感觉,然而行动坐卧之中,我还感受到了先生特别可爱的一面,甚至有孩子气的时候。他老人家喜欢听流行歌曲,上世纪90年代在家里天天播放《心太软》《我的未来不是梦》,偶尔他还会哼唱两句。他也爱看电视剧,在他的操持下,《白眉大侠》《隋唐演义》等电视剧先后上演,而他往往能够超越‘说书人’的身份桎梏,给很多导演、编剧高屋建瓴的意见。”

  “单先生的一生可以用福祸相依来形容,他享了很大的福,也受了很大的罪,有很多事情被人误解,缺少一种踏实感、幸福感,很多事情打掉牙往肚子里咽。他的内心是有很多悲情的。”赵亮说。

  书缘未尽,醒木犹在

  单田芳的子女没有继承他的评书事业,他的徒弟中有文艺兵,有公安系统的,但都不是专门说评书的,更没有以此为终身职业的。他说:“因为全靠说评书,不容易找饭门。相声至少还是两人在台上说,而评书这门艺术,一个人一台戏,没有舞美道具,相当不易,费力不讨好。而且今天的环境,人们的审美要求和观念都不一样了,比以前更不容易混。所以现在专门说评书的人非常少。”

  在相当长的时间里,评书艺术的式微曾令单田芳心急如焚,他曾感叹“同行一盘散沙,很少交流”“评书后继无人,实在愁人”。于是,他给自己定下挽救评书艺术的任务,践行着一个艺术家的职责,表达着对传统艺术的尊重与敬畏,也让更多后来人有机会领略到评书艺术的魅力。

  单田芳的女儿单慧丽说:“父亲把一生都献给了评书事业,为听众朋友们留下了近120部长篇佳作。书缘未尽,醒木犹在,人虽已逝,但他的声音会常伴大家,他的作品会永世流芳。父亲走时唯一的遗憾,是自己还有几部长书没有录完。佳作永存,但长书未完;言归正传,却无下回分解。这个遗憾也承载着父亲多年以来对评书艺术传承、发展的忧虑。作为子女和单派评书的传承人,我们有责任完成父亲的遗愿。在他走后,我们更应该不遗余力地把单派评书传承下去,把忠义节烈的故事讲述下去。”(刘 淼)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周才庶:微型小说不应是网络阅读的快餐

  • 【网络中国节•重阳】以网络激活传统节日的文化基因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随着时代变化,具体“文学”形式也许式微,但“文学性”并不会消逝,它作为“文学”的精粹会变形、化身、落脚于其他艺术形式之上——即便是传统的小说形式也依然会寄身于新兴媒体之上,就像老的媒体形式会成为新的媒体形式的内容。
2018-10-19 09:51
美育是一种爱美的教育,它鼓舞人们去爱美、欣赏美、追求美,提高生活情趣,培养崇高生活目标,这是美育的独特功能,是单纯德育所不能达到的。绝不能把美育降低为培养学生某些艺术技艺和手段的方式,从而忽视美育育人心灵的根本宗旨。
2018-10-19 09:49
作为主角的母亲,通篇在被糟蹋、被迫害中无怨无悔,没有自我,生孩子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没有正确的三观。环顾现实,真的不缺少这样的“娘道”,女性的自我意识、独立意识树立,社会歧视的消除,还任重道远。
2018-10-19 10:53
《念念手纪》透过岁月的烟尘,重现了那些珍贵且真正重要的东西,它们正是成人世界里常常被遗忘的,那些和功利相反的“无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存在感显然不是我们影院受众接受的主流,不意外,但很遗憾。
2018-10-19 10:24
无论怎样将“江湖”解释得清新脱俗,影片中的那个“江湖”,都无法抹去其根本上的恶。更何况,对真正的“普通人”来说,这些江湖人士正是施暴者。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导演的时光滤镜过滤的某种“情怀”。
2018-10-19 10:15
第二季的《我是未来》不再有晦涩小众的理论,不再有只为吸引眼球的推介,不再有冗长突出的奖项,只有那些看似远离人群,却一下子便被人们认知并可供憧憬的创造。节目中的科技从未远离生活,始终在人们的生活里,为生活提供着便捷、创造着希望。
2018-10-18 10:18
《唱响新时代》在平凡而伟大中彰显出了信仰之美、艺术之美、城市之美。正如节目“唱响新时代,勇筑新高峰”的主题所言,只要广大建设者和时代的奉献者们斗志昂扬、扬帆筑梦,继续谱写奋斗篇章,定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唱响时代最强音。
2018-10-18 10:15
民间文艺群体是中国文艺队伍的有机组成部分,其主要特征是市场输血,跨界融合,其核心生命力在于回应、满足老百姓的文化生活需求,尤其是细化到特定人群的分众需求。如果我们对它缺乏足够的了解,就会陷于逻辑错位、交流不通畅的窠臼。
2018-10-18 10:13
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起来、亲身感受到经济体制的转轨给社会带来各种变动的第六代导演以异于前辈的电影观念和表现内容出现在影坛。他们的作品关注社会现实,叙述琐碎的日常,表现普通人的内心情感和生活状态。
2018-10-18 10:06
近年来,散文写作已然悄悄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无论是向内体认的主观性表达,还是向外延展的客观型叙事,都从简单的“看山是山”,向着“看山不是山”的第二个境界拓展,当然,散文写作欲达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依然需要诸多学识的滋养和人生境界的锻造。
2018-10-18 09:53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那么,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