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一部话剧,引发观众30年不变的观剧热情

一部话剧,引发观众30年不变的观剧热情

2018-10-11 11:32来源:中国艺术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悦

  国庆黄金周,在众多的舞台演出中,北京人艺也毫无悬念地给出了“黄金”级安排——经典话剧《哗变》再登首都剧场,于10月1日至11日,演出十场。

话剧《哗变》剧照 李春光 摄

  全部靠“话”支撑令观众为之叫绝

  1988年,美国导演查尔顿·赫斯顿执导的《哗变》在首都剧场首演,北京人艺著名演员朱旭、任宝贤、顾威、杨立新等主演。这样一部全部靠“话”支撑的清一色男角的话剧,在当时的话剧舞台上独树一帜,让舞台下的观众为之叫绝。2006年,重排版的《哗变》上演,曾经的副导演任鸣担任重排导演,冯远征、吴刚、王刚、王雷等中青年演员接过这部已经赢得无数赞誉的经典名作,到今天已经过去12年。

  《哗变》的30年已经成为一种话剧现象。任鸣称,“观众喜欢看优秀的话剧,也喜欢看优秀的演员。”他认为,如今的《哗变》是北京人艺对于经典传承的一个优秀示范,“什么是好的传承,就是不止传承人艺的风格,还要传承人艺的精神。我在冯远征、吴刚、王刚等演员身上就看到了这种精神,他们有对于人艺的责任和使命。”

  与《哗变》一同成长的名演员

  没有场景变化,整个舞台就是一个军事法庭的现场,演绎着被告、原告、检察官、辩护律师与证人间,丝丝入扣的质询,充满机锋的唇枪舌剑。整部戏全靠演员的语言来支撑,因此《哗变》也被称为话剧舞台的教科书与试金石。

  能够走进《哗变》剧组的演员无一不认为自己是幸运的,就如饰演魁格的冯远征,他对于12年前的场景还历历在目。“那会儿对于我们几个来说,正是最好的时候,我们的年龄、阅历、演技都趋于成熟。更得天独厚的条件是老艺术家们都在,朱旭老师是我们的艺术指导,他曾对我说,当年赫斯顿导演是如何说这个角色的。他传递的是对于角色的要求,而对于台词的处理,则希望我按照自己的方式进行。这就是让我们得到精髓,但又不去模仿。”冯远征说,“我们在《哗变》中继承的不只是老艺术家们留下的戏,更是他们做人做戏的传统。”

  同时出演过两版《哗变》的吴刚,近些年因《人民的名义》而“大火”。从前一版的玛瑞克到现在的格林渥,他与《哗变》一直在一起经历和成长,“1988年《哗变》排练,我站在门口看,后来因为剧中老演员的身体原因,我曾经准备过格林渥、基弗两个角色,但是后来没有上场,最后我出演了剧中的玛瑞克。到了新版,我接过了格林渥,真的是为此准备了十几年。演出是阅历的叠加,所以我们每一次都会跟原来不一样,但一样的是对于舞台的敬畏。每次站在舞台上,我都对自己说,不能丢人艺的脸,不能丢我们前辈先生们的脸。”

  “想演又怕演”的“正宗”的话剧

  《哗变》台词的密度之大、难度之大,让演了多年的演员仍感压力。演员们说,演别的戏,到了演出前6点半化妆间都还有人,可是到了《哗变》,根本找不到人,原来大家都各自找一个角落去默词儿了。

  饰演查理的王刚透露,每逢演出,自己在家要默三遍词儿,再加上晚上的演出,感觉一天要演四遍。“真是又想演又怕演。”“12年前接到这个角色,我心想这样的戏,词儿能说好就不错了,还需要演得精彩,真的是磨炼演员。”

  成熟的演员感觉到作品带给他们的磨炼,年轻的演员更表示这部作品是培养青年演员的土壤。其中,此版的玛瑞克饰演者王雷就从自己的上一个本命年,演到了又一个本命年,“当年我还是刚入院不久的年轻人,上台还在展示自己的嗓音,听着朱旭老师讲的话还很懵懂。但看着哥哥们的演出,加上自己的磨炼,到了今天逐渐理解了。我在一点一滴地改变,也许观众现在还看不出来,但是我希望这种积累能够由量变引起质变。”王雷坦言。

  “《哗变》让我知道什么是正宗的话剧。”任鸣曾多次这样表示。而这样一部走过30年的话剧,无论是剧本和翻译语言的精妙绝伦、内容主题的撼人心魄,还是导表演二度创作的魅力等,都让人相信,它的舞台影响力还会继续影响今后的一代代演员和观众。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谢士杰:用真诚面对舞蹈

  • 《奇遇人生》:与一切未知相遇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经过日剧持续不断地描摹和挖掘,如今再想及“家庭主妇”,她们不会是家居广告般的纸板人,个个展露完美的笑容,做着美味的便当,和孩子们在暖阳下嬉戏的模样,在“××妈妈”或“××太太”的背后,她们是活生生的、拥有人性幽暗与复杂的女人。
2018-12-06 11:31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云雾笼罩的山峰》同样将镜头对准了生活中最普通的群体,他们各有各的困境,并因各种困境交织在一起。相比《无名之辈》的人物关联,《云雾笼罩的山峰》的交织更具交互性,更像是某种蝴蝶效应,一个人煽动恶念的翅膀,引发另一些人的一系列灾难。
2018-12-06 11:16
动漫作品要实现跨文化传播,获得更大的品牌价值,“好看”还不够,更需高浓度的精神文化含量。《灌篮高手》在全球范围内火了20多年,叩响了全球漫迷心门的,正是剧中人物为实现目标,不认输的热血拼搏精神。
2018-12-07 10:45
粉丝把偶像高高举起,更多是为了找到自己的价值。而将自身价值建立在一个可望而不可即的偶像身上,空虚感的产生是不可避免的,填补这种空虚感的唯一办法,就是彻底失去理性思维与独立判断,成为群体的附庸,把群体的喧嚣当成个人肌肉力量的展现。
2018-12-06 10:13
《大路朝天》是一首散文诗,表达了我们对大时代巨变的感动和骄傲,更是现实生活的写照,影片中有朴素的、极具年代质感的生活叙事,记录了几十年来路桥三代人鲜为人知的生活,为观众带来崭新的观影体验。
2018-12-06 10:05
《无名之辈》的黑色幽默,不是炫技,更不是刻意。它更像是一种自信的平衡。就像给浓烈的黑咖啡加入牛奶和砂糖,它们会中和咖啡的苦涩,却不会冲淡咖啡因给神经带来的刺激。所谓“深深的话,要浅浅地说”,惟其如此,情意才更显真切。
2018-12-05 17:56
歌剧《唐璜》讲述了唐璜在生命最后一天毫无节制地“猎艳”,终因被拖入地狱的故事。剧中令人又爱又恨的唐璜,油腔滑调的莱波雷洛以及抱持不同爱情观念的安娜、艾尔薇拉、泽莉娜等人物始终在歌剧舞台上光彩不减。
2018-12-05 16:33
从《无间道》《窃听风云》到《无双》,麦兆辉、庄文强与金牌监制黄斌这个“铁三角”的组合已创下许多奇迹,如今在《廉政风云》中三人再度合体。尽管近年来,“反腐”主题的电影相对较多,但庄文强表示,这一部不太一样,因为“我们‘腐’得比较深入”。
2018-12-05 16:30
话剧《婿事待发》在进行诸多社会问题的展示和探讨时,基本实现了自我批评的功能。而这些问题巧妙地点到即止,借用一种大团圆结局给了所有难题一个最好的答案,回避了对于疑问进一步深究和挖掘的必要性。
2018-12-05 12:43
我们可以寻求各种表达,甚至包括对“死词”的重用。但在“古风”文化的世界里,既没有对古代的戏剧重演,也没有对现代的深切表达。仿古式的写作,若构成了成规模化的风格形态,就不得不促人反思了。对于创作而言,模仿是一种可能,但不是激励的方向。
2018-12-05 11:13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