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昆剧《风雪夜归人》 :豪华落尽见真淳

昆剧《风雪夜归人》 :豪华落尽见真淳

2018-10-12 17:23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仲呈祥

  我怀着十分崇敬又有些忐忑的心情,专程去江苏苏州观看了陈健骊导演、由70多年前老一代“神童”剧作家吴祖光先生话剧名著改编的昆剧《风雪夜归人》。

昆剧《风雪夜归人》 :豪华落尽见真淳

《风雪夜归人》剧照 刘海栋 摄

  为什么说崇敬?

  因为整个上世纪,中国的戏曲和戏剧界,可称得上是大匠云集、群星灿烂,至今举目天象,依然令人顿生膜拜与敬仰。吴祖光先生就在如此璀璨豪华的阵容之中,由于他在话剧、戏曲、电影导演3个领域均有卓越成就,便成为抬眼可见、传奇话题十分独特的那一颗。

  为什么说忐忑?

  因为昆剧绝非等闲剧种,它的特殊性在于这个剧种太古老典雅,有着无法撼动的程式曲牌与行腔规定动作,从新中国戏曲改革运动开始,近70年来几乎所有剧种都演出了现代剧,唯独昆剧依然固守传统,仅有的几次改革实验姑且不说失败,至少不算成功。如今却要用吴祖光先生的名著来进行现代戏探索,此事有些冒险,况且这部戏的导演又是吴祖光先生的儿媳陈健骊。

  我与吴家之交非泛泛,当年文艺界有一对经历仿佛的老朋友——剧作家吴祖光与理论家钟惦棐。我是钟先生的研究生,受教于门墙之内,得窥堂奥,便与吴祖光先生有了忘年之谊。

  陈健骊多年任职于中央电视台,是位很成功的电视导演(曾在国内外多次获奖)。因为身在吴家,陈健骊追随吴祖光、新凤霞两位戏剧泰斗学艺得其真传自不必说,并曾将《风》改排成芭蕾舞剧(由广州芭蕾舞团演出)而荣获文华大奖,后又改排成评剧,依然获奖。如今要碰昆剧,则是个极其冒险的行动,弄不好毁了名著又毁了昆剧,同时断送了陈导自己的声誉,也未可知。

  我甚至认为苏州昆剧院的领导在选材问题上是否有欠考虑,一旦此现代戏不成功,岂不是给剧院带来负面影响?

  这便是我忐忑的由来。

  然而,在我真正看完该剧第一次彩排之后,我的一切顾虑都消失了。可以肯定地说,这是一次非常成功、非常值得的探索,是让昆剧走向大众的一次演进。

  当然,不仅是我一人,几乎所有前往观剧的专家及昆剧界的前辈诸老,都给予了高度一致的正面肯定与评价,这在戏曲界是非常难得的。

  昆剧《风雪夜归人》惊艳戏曲界,已经成为事实,并被指定为今年第七届中国昆剧节的闭幕压轴大戏。

  我认为,这首先应归功于吴祖光先生原著提供了成功的基础,其次是陈健骊的舞台导演呈现以及剧作改编,苏州昆剧院整个演职员工作团队也功不可没。

  我尤其要肯定和赞扬江苏省文化厅、苏州市人民政府和苏州昆剧院领导在选材方面的眼力与魄力。历经近70年的昆剧出新探索终于有了此次的成功,这是一件值得业界关注的事情。

  下面谈一点在艺术方面的看法:

  内行都清楚,一部戏的整体风格,在老戏曲中主要体现在演员的身上。而在新戏曲中,由于音乐、美工、灯光、道具、服装、人物造型等综合艺术部分的完善,必然体现在导演的整体设计与把控之中。

  吴祖光先生的大名众所周知,其为人和作品之风格,业内人士也早有定评,那便是一个“真”字。

  这让我想起了元好问评陶渊明诗的名句“一语天然万古新,豪华落尽见真淳”,意指陶渊明的诗摒弃炫丽浮华、直透人心美质的特点,也是一个“真”字。如此异曲同工,实属妙不可言。

  但具体到如何用昆剧来表现吴祖光先生的名著《风雪夜归人》,则是非常不好做的功课。

  陈健骊因其在吴家的特殊身份,对大师的剧作自然有着更为准确与深刻的认知。她在剧中非常大胆地放弃了古典戏曲金碧辉煌、五彩斑斓的浓烈色系,而采用了干净、清新以“黑、白、灰”为主色调的呈现,使整体舞台在空灵透彻中又隐然显现出一种冷静苍茫的深邃之感。其在音乐部分的留白、戏曲服装的放大(变异)和灯光柔美舒缓的变化,令人观后久久遐想,体现出一种在那样一个年代,人性历尽扭曲撕裂回归后的清醒与无奈……正如陈导所述:“我的舞台一杯清茶,淡而不寡。”

  苏州昆剧院领导介绍,这部戏在排演过程中还有一个最重要的难点——剧院的这批青年演员从主角到配角从未演过现代戏。这是江苏省昆曲发源地院团排演的第一部现代戏,表演的方式与难度是他们完全没有经历过的,连台步应该怎样走都没尝试过,这对他们来说非常艰难。

  陈导和演员们为此付出很大的努力。自称“杂役导演”的陈健骊在排练场连续奋战84天,修改、编写排练本,六易其稿。舞美的大理念和民国时代特点、戏曲元素怎样结合?一句念白、一个动作、一个纽扣、一个道具是否有年代感?……她都必须亲力亲为,反复推敲修正,其中甘苦可想而知。而该剧的成功证明,这一切的努力都是值得的。

  行文最后,我要再说几句吴家与昆剧的历史渊源。

  整个戏曲界在过去的年代是没有导演这一行的,而最早参与戏曲导演工作的,只有欧阳予倩、焦菊隐、齐如山等屈指可数的几位先生。导演工作基本由艺人自己解决,剧目说明书上也基本没有导演这一项,真正挂名的导演是新中国成立以后的事情,具体到昆剧历史则更没有任何导演参与的记录。

  昆剧首位真正意义上的导演正是吴祖光先生。1954年,他在导演电影《梅兰芳舞台艺术》时选择了昆剧《断桥》一折,梅兰芳、梅葆玖父子饰白蛇、青蛇,俞振飞先生饰许仙。

  如今陈导演继承了吴家的传统,又续写了一段昆剧历史的佳话,可喜可贺!(仲呈祥)

[责编:产娟娟]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周才庶:微型小说不应是网络阅读的快餐

  • 【网络中国节•重阳】以网络激活传统节日的文化基因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随着时代变化,具体“文学”形式也许式微,但“文学性”并不会消逝,它作为“文学”的精粹会变形、化身、落脚于其他艺术形式之上——即便是传统的小说形式也依然会寄身于新兴媒体之上,就像老的媒体形式会成为新的媒体形式的内容。
2018-10-19 09:51
美育是一种爱美的教育,它鼓舞人们去爱美、欣赏美、追求美,提高生活情趣,培养崇高生活目标,这是美育的独特功能,是单纯德育所不能达到的。绝不能把美育降低为培养学生某些艺术技艺和手段的方式,从而忽视美育育人心灵的根本宗旨。
2018-10-19 09:49
作为主角的母亲,通篇在被糟蹋、被迫害中无怨无悔,没有自我,生孩子就是为了传宗接代,没有正确的三观。环顾现实,真的不缺少这样的“娘道”,女性的自我意识、独立意识树立,社会歧视的消除,还任重道远。
2018-10-19 10:53
《念念手纪》透过岁月的烟尘,重现了那些珍贵且真正重要的东西,它们正是成人世界里常常被遗忘的,那些和功利相反的“无用”。这种润物细无声的存在感显然不是我们影院受众接受的主流,不意外,但很遗憾。
2018-10-19 10:24
无论怎样将“江湖”解释得清新脱俗,影片中的那个“江湖”,都无法抹去其根本上的恶。更何况,对真正的“普通人”来说,这些江湖人士正是施暴者。然而,我们看到的却是导演的时光滤镜过滤的某种“情怀”。
2018-10-19 10:15
第二季的《我是未来》不再有晦涩小众的理论,不再有只为吸引眼球的推介,不再有冗长突出的奖项,只有那些看似远离人群,却一下子便被人们认知并可供憧憬的创造。节目中的科技从未远离生活,始终在人们的生活里,为生活提供着便捷、创造着希望。
2018-10-18 10:18
《唱响新时代》在平凡而伟大中彰显出了信仰之美、艺术之美、城市之美。正如节目“唱响新时代,勇筑新高峰”的主题所言,只要广大建设者和时代的奉献者们斗志昂扬、扬帆筑梦,继续谱写奋斗篇章,定能早日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中国梦,唱响时代最强音。
2018-10-18 10:15
民间文艺群体是中国文艺队伍的有机组成部分,其主要特征是市场输血,跨界融合,其核心生命力在于回应、满足老百姓的文化生活需求,尤其是细化到特定人群的分众需求。如果我们对它缺乏足够的了解,就会陷于逻辑错位、交流不通畅的窠臼。
2018-10-18 10:13
在改革开放时期成长起来、亲身感受到经济体制的转轨给社会带来各种变动的第六代导演以异于前辈的电影观念和表现内容出现在影坛。他们的作品关注社会现实,叙述琐碎的日常,表现普通人的内心情感和生活状态。
2018-10-18 10:06
近年来,散文写作已然悄悄发生着根本性的变化,无论是向内体认的主观性表达,还是向外延展的客观型叙事,都从简单的“看山是山”,向着“看山不是山”的第二个境界拓展,当然,散文写作欲达到“看山还是山”的境界,依然需要诸多学识的滋养和人生境界的锻造。
2018-10-18 09:53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那么,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