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旅行图书能带来“诗与远方”吗

旅行图书能带来“诗与远方”吗

2018-10-12 18:01来源:河北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袁跃兴

  日前,有媒体刊登“旅行文学仅有想象中的‘文艺范’是不够的”文化报道,指出旅行图书市场群雄逐鹿已有十年,大批出版机构趁热而入,旅行图书品种别开生面,大量的旅行文学及图书,引领了旅行文化风尚。但是,这类关于行走、旅游乃至介绍各地风物的文学及图书所存在的问题也不容忽视。

  旅行图书的兴起,应该说是随着我国旅游市场崛起、大众休闲旅游的文化意识逐步提升而发展起来的。不过,早期旅行图书大都是实用指南类图书,这类旅行图书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旅行文学,谈不上什么文学性。

  随着互联网兴起,旅游网站以及生活服务类App的使用,让传统指南类、资讯类图书渐行渐远,旅行图书开始从“美景”记录转向“自我”表达,大量基于个人情感的游记类作品登上书店、机场和咖啡馆的货架,进入畅销书榜单。这是旅行文学、旅行审美意识的觉醒,成为旅行文学图书发展的文化驱力和精神渴求。

  前几年,有一本畅销旅行散文集,作者足迹踏遍欧洲、亚洲、非洲的十几个国家,写了近300页,但一半是照片,一半是恋爱记录,末尾还附上了情感指南。这样的旅行图书,不仅内容注水,也有违旅行的探险、发现、追寻和获取思想的文化精神意义,读者收获不大,旅行的“梦想”仍停留在文艺幻想阶段。

  还有一些旅行图书,有着常见的设计套路。首先,封面会选取开阔的风景照片,插图往往是不露全脸的旅行者,或背对镜头伸出手,或背包坐在路上;其次,腰封上会注明“出走×年”“××种放纵人生的旅行”“这辈子一定要去的××”“你和××之间,只隔着一张火车票”等推介字眼。这些旅行书,包装上的文字基本用鸡汤文,比如“诗与远方”“理想”“自由”“漂泊”“逃离北上广”,等等,反映的诉求是,丢下所有的疲倦和理想,带着相机,远离繁华,走向空旷。这样的旅行图书,还算不上是文学图书,书籍的装帧设计和包装仅仅渲染的是一种流行的“文艺腔”,仍未能摆脱思想和情感的浅显、麻醉、平庸的弊端。

  一位深知旅行意义的作家,指出这类旅行书是“伪旅行文学”,看似为一些读者创造了宣泄情绪的出口,但禁不起现实旅行的考验和挑战。因为,一颗说走就走却自我膨胀的心,往往会让旅途最终不尽如人意,“用浪漫元素包装出的远方,刷的只是自我存在感,眼前所见也注定偏狭”。对这样的旅行图书,作为热爱旅行的读者,肯定不会买账。读者希望看到的,是能够表达真实的自我探险和自然情怀的旅行文学。

  的确,正如文化哲人所说:我们处在一个真正的缩减的旋涡中,缩减仿佛是一种宿命,有力地罩住了我们。在这个旋涡中,一切精神价值都缩减成了实用价值……

  这反映的正是我们目前精神生活的状态,物理空间上的距离正在消弭,“诗与远方”正在消失。旅行的便捷化,削减了单纯的风景描写和历史介绍的吸引力。人们甚至足不出户,就可以通过电视、互联网,欣赏全球美景。再没有哪里是神秘的,文学中的“旅行的意义”正在被消解。即使我们出去旅行,更多会感到旅行成为一种负担,是一种累事、苦事、烦心事——所到旅游景区、景点,几乎到处人满为患,原本是清雅、安静的文化或自然景观,却充满了人群聚集地般的喧嚣之声及浓厚的商业气息。这种失去自然、自由、原始意义的旅游,已经成为一种现代文明生活中的弊病。

  所以,那种流行的畅销的“伪旅行文学”或徒有一点“文艺范”的旅行图书,是永远打动不了读者那颗真正热爱“诗与远方”的热切心灵的。他们需要的旅行图书,应是一种自我和灵魂的观照,或从故乡出发,行走于通往世界的道路;或从现实的困境中挣脱出来,寻找心灵的故乡。(袁跃兴)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抄一部经典,献给母亲

  • 浪漫主义与诗人徐志摩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懿传》收官,有关周迅的争议几乎贯穿始终。诚然,这是周迅大光环之下的阴影面效应。但关于周迅的脸、延伸至“女演员是否可以老”这一命题争议的口水声,盖过了表演本身。这或许在提醒我们,去关注这样一个事实:是什么让观众如此看重颜值?
2018-10-17 09:22
在重阳节这天,人们应该回归历史上丰富的节日形态,挖掘更丰富的节日形态,尤其是其中高雅的文化传统与内涵。“人生易老天难老,岁岁重阳。”两千多年来,重阳节从简单的自然时令演变成今天具有丰富内涵的节日,讲述的正是厚重的时间感与生命感。
2018-10-17 09:55
年度大戏《如懿传》收官,曾经青梅竹马的一对小情人在封建帝制局限下的婚姻道路上迷失方向,终是走散。撇开故事先不说,主创团队至少深谙一个道理:一部精良的影视剧作品必须先要在外型上建立审美追求,才有被深度咀嚼、玩味赏析的基础。
2018-10-17 09:24
国际电影工业体系中的青春电影,多是照映着一代青年如何体认自身与社会关系的一面镜子。如今,《悲伤逆流成河》也尝试着将一个疼痛青春的原著扭转为关注现实的电影,尽管步履蹒跚,但改变本身已经值得鼓励。
2018-10-17 10:19
当一个行业笼罩在“拜金主义”氛围中,资本逐利的天性就会消解影视创作的主体,而片面地使明星成为最醒目的价值符号。当前,为以影视圈为典型的文艺界去浮躁、降虚火便是为文运文脉正本清源、固本培元的重要方向。
2018-10-16 10:55
“献礼剧”纷至沓来,谁能最终成为留存多年的精品,谁只是趁着行业大势浑水摸鱼,明年即见分晓。实际上,提到“献礼剧”,观众势必和主旋律画上等号,而把主旋律剧拍得好看始终是国产剧解决不好的一大难题。
2018-10-16 11:13
古人云:“父母在,不远游。”现代人虽已不可能做到这一点,然而节省一些娱乐、应酬的时间,尽量抽空多陪陪老人,多送上一些关怀和问候,却没有那么难。常回家看看,多跟老人聊聊,对老人的关爱和孝敬,体现在日常生活的细节之中。
2018-10-16 09:20
《影》予人最突出的观感,是片中无处不在的中式传统元素。每一组两两相对的意向,都赋予了这组意向背后的人物与环境以特定的意义,以及本身的美感。尤其明显的一点是《影》里的打斗武戏,相当接近于舞蹈。
2018-10-16 10:33
纵观整个相声的诞生与发展,每一段那个时代经典的相声作品都同时具备两点:文化“精英”对现实问题、社会存在的思考、抽象与反馈;大众视角的输出、传达与表达。未来,相声作品也只有兼具此二者,才能不会为同时代的大众所抛弃。
2018-10-16 09:23
观赏《铁冠图》不啻在观赏一个京、昆发展互动的标本。昆曲的一些剧目以另一种方式存在于京剧中,形成“京昆”。而同时,昆曲又在挖掘搬演中借鉴、吸收了京剧的诸多成分。这种互流和互哺最让人感动。
2018-10-16 10:18
钢筋水泥筑成的丛林中的都市人,正在失去着对环境与自然的感知能力和连接。《奇遇人生》其实是带着观众去领略自然里的广阔天地,在此中发现我们和世界有着千万种可能性,将撒落的生活的屑拾起。
2018-10-16 09:51
在狄更生看来,中国文化是世界危机的解决之道。他写道:“我们(指中国)的诗人与饱读诗书之士,早就一代又一代地教导后代不要在财物、权力或者乱七八糟的活动中获益,而应该在对生活的最单纯、最普遍的关系进行训练有素的、精致的、细腻的欣赏中获益。”
2018-10-15 15:43
作为年龄和分类差别很大的两位作家,著名作家阿来和网络作家阿越对小说创作中的虚构与真实的看法却似乎截然不同。阿来认为历史小说创作需要认清“历史本质”,阿越却认为小说中的“历史”可以“合理推演”。这种小说观到底是一种对立,或者殊途同归?
2018-10-15 10:23
今年国庆档的含金量看起来却并不尽如人意,影片数量、票房、评分等为近年新低。这为我们展示的不仅是内容决定票房走势鲜活案例,更是一个观众口碑决定影片命运的有力印证。市场更加成熟,观众更加理性。
2018-10-15 09:46
“接通地气”才能“弘扬正气”。业界认为,小剧种不仅要传承好剧种的本体艺术,与本土观众血肉相连,同样也要与时代同行,把剧种艺术中具有当代价值的加以发展和深化。只有用当代普通百姓喜闻乐见的艺术表达,才能唱进观众心里,弘扬社会正气。
2018-10-15 10:42
在过去二十多年,日韩流行文化一直受到中国粉丝的追捧。这些节目大都是以日韩文化为基础,在中国文化的语境下也很难产生这类节目,所以我们的综艺设计者怎么努力也不能创作出带有日韩特色的原创综艺节目,只能“被迫”走“高仿”之路。
2018-10-12 10:38
《影》讲述了一个小人物不甘心只做替身,重新寻找自由与自我的故事。境州看似是子虞的影子,甘愿成为别人手中的棋子,实际上自始至终都有着自己的欲望能指——成为真身妻子小艾的丈夫,或者说,替代真身本人。
2018-10-15 10:33
许多粗制滥造的“山寨书”是一种低劣创意抄袭,蚕食注意力的流量泡沫,欲从市场利润中分得一杯羹。一旦被 “挣快钱”的心态主宰驱使,书商在惯性惰性的思路下,从常态的借鉴演变为恶性的模仿,便无异于饮鸩止渴,对出版社的发展有害而无利。
2018-10-12 10:51
“找到你”也是“找到她”,如果说女律师李捷多少还能利用法律和人脉来找回理性的话,那保姆就只能在现实的残酷打击下成为又一个女性祭品。这种母性与女性的双重诠释,也就落在了姚晨和马伊琍两位母亲身上。
2018-10-12 17:54
一提到当代作家楷模,我们就情不自禁地想到柳青、路遥、贾大山等,仰视他们执着于现实生活的坚定、面对名利诱惑的超然、用生命锤炼作品的赤诚。有人说,这样的作家只能是特殊时代的产物。事实果真如此吗?今天还会出现柳青、路遥、贾大山吗?
2018-10-12 09:42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