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流星”易逝,“恒星”难觅

“流星”易逝,“恒星”难觅

2018-10-12 18:03来源:河北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韩 莉

  近期,多档偶像养成类节目一时间风头无二。制造流量明星,让他们“组团”进入娱乐圈,是这类节目的核心卖点。然而,这些红极一时的偶像团体“出道”之后,没过多久就“哑了火”,除去几位偶尔亮相人前之外,大都销声匿迹了。今夏,许多以流量明星为卖点的影视剧和综艺节目上线,除了口碑不能令人满意之外,其票房、收视率和点击量也直线下滑,甚至连关注度和话题量也大不如前。一面是娱乐行业继续疯狂造星,用炒作、水军、刷数据等手段将一些颜值高、话题性强的艺人捧上云端;一面是艺术素养欠佳、拿不出像样作品的流量明星们,为了挣快钱一再用诚意欠奉之作糊弄观众,最终耗尽了粉丝的信心,浇灭了大众的热情,导致人气余额不足,这种巨大的反差值得引发业界深思。(9月3日《光明日报》)

  “偶像”一词不新鲜,无论是70后、80后,还是90后、00后,都有或曾有过自己心中闪亮的“星星”,可能是所在时代的英雄楷模人物,可能是某个学术或竞技领域的佼佼者,也可能是时下正当红的歌星、影视剧明星,因为其在某些领域优秀而为众人所倾心仰慕,或因其才艺外貌的出众而拥有大批粉丝,这现象不怪也不坏,从某个角度而言,还是件积极正向的好事——有了目标才有追赶的动力,有了对比才能发现自己的不足,向阳奔跑总是好的。

  然而反观当下娱乐圈中的偶像以及“造星”类节目,却让人想不明白、看不透,打粉底修细眉戴美瞳“唇红齿白”的“花样美男”层出不穷;唱歌严重跑调、舞姿莫名其妙,却靠撒娇卖萌或者匪夷所思的论调就能吸引眼球的“新晋小花”比比皆是,只把心思用在如何博出位、抢流量上,记不住台词、搞不清角色、专业素养全然不过关,跟成熟演员搭戏时候完全不在一个频道……最令人不安的还不是这些表象,而是在此表象背后,大众审美的集体倾斜、底限的大幅偏差——曾几何时阳刚之美不再被推崇,精致阴柔成了偶像的“养成标准”?又是从何时起,找替身、抠图、挣快钱,不再慢工细活磨演技成了理所应当?

  更可怕的,是为这些“流量担当”买单的人大多数是“追风而动”的青少年,在最容易模仿的年华里,如果所谓“偶像”如此不堪,那么大量相似类型的粉丝人群的出现则成为必然。从演艺事业本身而言,也很可能会出现“劣币驱逐良币”现象,为市场需求所累,基本功缺失的“小鲜肉”备受追捧,细心磨戏的“老戏骨”无人问津,如此下去,只图眼前利益的人志得意满,能沉得下来、扎得进去的人却要坐起“冷板凳”。

  值得庆幸的是,细观近期的影视作品,真正能口碑、票房(收视率)双赢的还是那些下了真功夫、笨功夫的精品力作;一大批中老年演员都在精心找寻到自己合适的“爆破点”后集体发力,无论是大剧中表情的瞬息转换,还是台词的承转启合;大片中“童子功”的真扎实打,都不是一朝一夕能养成的,更是那些耍小聪明、吃快餐的“流量脸”所望尘莫及的。话说回来,没有优质新偶像的诞生,并不能全怪造星者,只有引导全民正确审美、提高偶像制造的准入门槛,纠偏偶像养成类节目的立意、导向、目标,共同选取、涵养优秀人才,才能真正让这些偶像成为长久闪耀的“恒星”,而非昙花一现的“流星”。(韩 莉)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杜学文:让古籍善本走进百姓生活

  • 《扫毒2》:一毒不扫,何以扫天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余华、莫言这些作家,他们的长篇的成功之处并非文本里的深层语态,而只是故事本身。孙笑冬只谈文学的语言,她认为莫言的语言没有美学价值,重复、老旧、粗劣。与孙郁先生的观点类似,她也说莫言的语言脱离了中国文学过往的几千年历史,不复优雅、复杂与丰富。
2019-07-16 10:25
除了必要的照片之外,《狮子王》几乎全都是在虚拟现实中拍摄,从最初的“荣耀石”到大象墓地,再到非洲大草原或者其他任何动画中大家已经熟悉的场景。导演谈起《狮子王》时说:“《狮子王》广受喜爱,迪士尼出品的原版动画电影和百老汇音乐剧都大获成功。”
2019-07-16 10:10
酷暑将至,如今世人已无须凿冰蓄水,摇扇取凉也不过偶然为之。1935年,《良友》杂志刊出题为“扇子表情”的摄影组照,一共七幅,照上女子执一折扇,旁附文字说明不同扇语所表示的情思。
2019-07-16 09:47
实践提出的新问题需要理论及时回应,理论总结的新智慧需要实践持续检验。这是理论发展的必经之路,也是摆在中国当代艺术理论面前的重要课题。当代中国正经历着广泛而深刻的社会变革和宏大而独特的实践创新,必将给文化创新、文艺创造提供强大动力和广阔空间。
2019-07-16 09:21
今天的乐队虽然不再像过去的乐队那般清贫,但大部分乐队还是没能大富大贵。还好,摇滚人一直在路上,尽力坚守因摇滚而生的热血、青春、光荣与梦想。正如果味VC杨林所说:今年只是一个开始,明年夏天应该才是最好的夏天。
2019-07-15 10:14
《花开时节》的开头引入了截然不同的两种价值观:以大妮为代表的诚实劳动的农民,以二妮为代表用各种方式博取出名的“网红”。正是这些价值观的碰撞,让观众看到农民的质朴之美——诚实的劳动。
2019-07-15 09:23
盛唐是一种痴绝的执念。这儿有着说不尽的太平气象,写不尽的富贵风流。她是“龙衔宝盖承朝日,凤吐流苏带晚霞”,她是“兰陵美酒郁金香,玉碗盛来琥珀光”,她是“满耳笙歌满眼花,满楼珠翠胜吴娃”,她是“九天阊阖开宫殿,万国衣冠拜冕旒”。
2019-07-12 09:53
《千与千寻》能够唤起我们的共鸣,或正因为其在纷繁的世界中坚守了永恒不变的爱的真理。如同《千与千寻》中文译名蕴含的真谛——“千”和“千寻”本是一体,只有记得“本名”,才不会在迷恋虚妄中滑向深渊。
2019-07-12 09:46
文艺的繁荣源自人民,文艺的发展依靠人民,“知之深,爱之切。”只有切实深入一线,深入生活,才能找到让灵魂触动的创作题材,寻到让精神洗礼的创作源泉,悟到让思想升华的创作灵感。同时,也不能缺失对创作技法的锤炼,技法虽可用心习得,却难灵活运用。
2019-07-12 09:59
和以往“漫长”的电视剧相比,《长安十二时辰》时间跨度只有短短24小时。在“后宫频频领盒饭,前朝阴谋理不断”的古装剧乱象中,该剧仿佛一股清流,让浮躁的人们静下心来重新审视:应该怎样讲好中国故事?
2019-07-11 10:28
以青年受众为主体的网剧在向以大众受众为主体的电视剧转化时遭遇的“次元壁”区隔,不仅是媒介跨越的壁垒,更是在大数据精准投射下观看习惯与审美趣味的分歧。这种趋势会给今后的影视剧制作带来什么样的变化,现在还难以下判断,只能拭目以待。
2019-07-12 09:15
杨紫、郑爽、关晓彤、周冬雨普遍被认为是“90后四小花旦”,她们同是北京电影学院毕业,戏路、资源的竞争难以避免。纵观几人这些年的表现,有观点总结:演员的人气终究需要好作品做支撑,否则难以持久。
2019-07-10 10:15
《三体》电影的失败启示我们,文学作品的IP开发并非简单的拿来主义。好的IP需要好的改编者。不论是传统文学作品还是网络文学作品,改编时既需要对市场的精准判断,也需要编剧结合时代进行有所侧重的改编,以唤起当代观众的共鸣。
2019-07-11 10:16
随着电视屏幕、机顶盒、VR设备的发展,视频行业已经进入到“超高清时代”,因此,清晰度和画质是影响老剧观感的老大难问题。当年的老作品现在一看,有的简直是“奔跑的马赛克”。
2019-07-10 09:56
德国早期电影因“表现主义”流派名垂影史。当时的德国电影,一方面和好莱坞无缝对接,追求标准化制作,争取国内票房和海外出口,同时也尝试对好莱坞发起挑战。一群女演员,在大银幕上创造了完全不同于表现主义流派中的表演质感。
2019-07-11 09:30
金融政策层面对于影视、游戏行业的“另眼相看”,从一个侧面反映出行业发展的现状和某些困境。对于影视公司来说,热钱撤离后,融资难或导致现实的资金问题。但经过去泡沫化的短期阵痛后,影视、游戏公司将不得不花更大的精力在打磨优质内容上。
2019-07-10 09:48
诗歌的风度是什么?它是人们精神的筋脉,是渺远的苦难意识的复活,是生命的旗帜和光明的导向。与其说它是一条未知的小径,不如说它是一个可见的门槛,让人不断接近又不断离开,在这个门槛上读者和作者各自以不同的方式体会同时被传唤和释放的经验。
2019-07-10 09:41
该片以喜剧的方式揭示了社会问题。虽然影片的氛围是轻松幽默的,男主角更是浩然正气中多了几分“滑稽”,但主题却是严肃的,正是这种“严肃的幽默”直击社会普通人的心灵,因此影片除了呈现出一种调侃和暗讽,还有着很多理性的思考。
2019-07-10 09:37
秦腔和京剧都是我国古老的戏曲剧种,结对共建为两个悠久辉煌的剧种带来了新的机遇,而戏剧创作的重要方法之一就是移植。国家京剧院充分发挥了国家院团的导向性、代表性作用,用实际行动支持地方院团建设,有效提高了西安秦腔剧院青年演员的整体艺术水准。
2019-07-09 09:09
“良渚文明丛书”共11种,这套书是浙江省文物局“面向良渚古城遗址申遗的保护研究成果应用及转化”项目的最新研究成果,主要由浙江省文物考古研究所致力于良渚考古的中青年学者围绕近年来杭州市余杭区良渚古城遗址的考古发现与研究集体编纂而成。
2019-07-09 10:0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