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戏曲要靠电影来救?

戏曲要靠电影来救?

2018-10-14 09:32来源:新民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朱 光

  近来颇有一批戏曲精品被拍摄成电影,沪剧《挑山女人》问世6年后,其电影版昨天首映。该片导演汪灏谈及一个非常值得探讨的问题,“常有人来问我,你觉得戏曲可以被电影拯救吗?我非常反对这种提问的假设:为什么戏曲与电影就是对立的呢?”顺着这样的前提,“电影诞生之初还是要靠戏曲支撑呢——中国的第一部电影是戏曲电影《定军山》。”

  近二十年来,戏曲与影像结缘的出发点,大多是为了保留名家演唱视频的“抢救工程”,此举为戏曲传承做出巨大贡献,善莫大焉。但是,如果考虑到戏曲在大众传播上,如何“跃”上大银幕,那么如何用电影语汇来呈现舞台艺术的美,就是一个值得探索、思索的课题。简言之,戏曲重写意、听唱腔、看表演,只有一个舞台空间——观众早就对故事了然于胸,纯粹是欣赏艺术呈现;而电影纯写实、重叙事,肯定需要多重时空——缺乏现场艺术的魅力,就必须靠叙事、节奏等抓住观众。汪灏以电影语言重新解构了《挑山女人》的故事,是对当下戏曲电影拍摄手法的最大突破。

  角色与原型同时出现

  汪美红是沪剧《挑山女人》的原型;华雯是宝山沪剧团团长,在沪剧《挑山女人》中扮演女主人公“王美英”。按舞台手法,她俩永远不可能出现在同一舞台上。但是在电影里,汪美红与王美英(华雯饰)同时出现了。该片以华雯为了扮演好王美英这个角色而做准备、下生活为贯穿主线,串联起了她在沪剧舞台上的表演、在日常生活中对该剧的思索。乃至最后,她俩在山路上对望后,一起坐进了一个小亭子……最终,汪美红成为沪剧《挑山女人》观众群里的亮点,在观众的掌声中收尾。

  沪剧,被装在当下生活的叙事框架中,有了多重功能。首先,符合了影像叙事的规律,把观众带入华雯的创作视角,看到了故事的推进。其次,回答了舞台艺术无法解决的观众后续的好奇——为何挑山女人这么苦呢?是当地生活环境太差了吗?原来,现实生活中的汪美红,已经不再挑山,坐在山上的小亭子里经营一个小卖部了。那她当初一定要挑山吗?新加的叙事框架也提供了让观众对社会、对人性的思索空间,比舞台上沪剧、越剧等传统戏曲中常见的“苦情戏”多了反思的层次,升华了原作的意义和价值。

  长镜头凸显赋子板

  长镜头是电影术语,指的是以一个镜头拍摄数分钟以上,一般电影镜头的切换是以秒计算。赋子板是沪剧术语,指的是起码连缀四五十句以上的“不调而歌”——调子起伏不大甚至无伴奏,但是节奏紧凑,或酣畅淋漓倾吐人物情感,或情感充沛表达观点,层层推进。这是沪剧表演艺术上的华彩,如何融入以秒计算镜头的电影中又不违和呢?

  临近剧终,华雯扮演的王美英在舞台前演唱赋子板,她身后有工人在装台。在六七分钟的赋子板演唱过程中,先浓缩了需要几个小时的装台过程。随后,镜头逐渐往后拉,看到陆续进场的观众。待她把连绵心事、跌宕人生整段唱完,赢得满堂彩,观众席里站起一位女性——她就是汪美红。就此,华雯视角、王美英的故事以及现实生活中的汪美红,三个人物三线融合,观众情感也会堆积至此迸发。最终,在悠扬、绵长的安徽当地山歌中,全片收尾,带着淡淡的忧思……

  在中国戏曲电影史上,京剧、越剧电影相对多一些,沪剧电影此前唯有一部《罗汉钱》,几乎都是以舞台为唯一表现空间,各个角度展现戏曲艺术的唯美。现实题材,让《挑山女人》更有机会嵌入现代视角、电影语言。电影《挑山女人》的突破性探索,也向大家提出了一个个严肃的问题——我们应该如何拍好戏曲电影?如何让传统文化活起来?拍电影不失为弘扬戏曲的一种方式,但戏曲要靠电影来拯救之观点,难免有失偏颇了。(朱 光)

[责编:王营]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狗十三》:孩子与成人间缺乏双向对话

  • 《街巷志》:感受城市文化流动的心灵与气质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演艺界日益繁荣的今天,展读于是之半个世纪前写下的这页日记,能在我们心中兴起别样的感慨。而且也让我们认识到,演员道德的一个重要内涵,是心里要有人民大众,要有家国情怀。若想演得戏真,做人先要真。要真挚地热爱生活,对待生活有真正的爱与憎。
2018-12-18 09:50
改革开放40年,是中国电影锐意进取、砥砺前行、繁荣发展、成绩卓著的40年。特别是党的十八大以来,中国电影也迎来了“黄金机遇期”,创作活力持续迸发,市场规模迅速扩大,电影生产力空前提高,呈现健康发展、欣欣向荣的良好局面。
2018-12-18 09:47
没有歇斯底里的关于爱情的“疼痛”,也没有浮夸的梦想和大话,“成长”这个看似充满了希望的题材到了导演曹保平的手里,被诠释出了他一贯黑暗冰冷的风格。只因李玩的遭遇中有着太多似曾相识的影子。
2018-12-18 09:59
无论传播媒介怎样变换,文学是不会终结的,文艺活动和文艺批评存在于人类的情感表现需求,而不是存在于传播媒介的变换。新兴的网络文艺形态在这其中正悄然发生变化,并以全新的方式不断地影响着传统文艺的地盘,同时也预示着一种全新审美方式的出现。
2018-12-18 10:08
《龙猫》几乎是一部“反商业片”:当复杂的故事成为商业电影核心时,《龙猫》的故事简单而清晰;当特效成为商业大片的外在包装时,《龙猫》画风纯粹而简单;主旨也不复杂,只有心怀纯真的人才可以发现龙猫。
2018-12-17 10:13
“艺生活”四十年的流变,刻满了时代的印痕。可以说,改革开放四十年来的文艺史,其实就是国人筚路蓝缕伟大光荣的心灵史。美术、音乐、影视、艺术、文创……步履不停,下一个四十年,我们的“艺生活”又会是怎样一幅图景?
2018-12-18 10:03
作为一部“桌面电影”,《网络谜踪》不仅通过互联网深入一场谋杀案,还淋漓尽致地展现了互联网世界的乱象。归结到情感上,《网络谜踪》讲述的也是互联网时代的爱与孤独。
2018-12-17 09:46
二月河恢复了历史题材小说话本的传统写法,构成了难得的传统叙事形式,这让他的作品雅俗共赏。他将传统文学、民间文学和正史奇妙地结合在一起,把帝王当英雄写,当人来写,写他们的豪气,也写弱点。他的写作对网络小说、通俗小说写作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
2018-12-17 09:30
虽然无法呈现文字的幽深与奇妙,但有这么个追求阳春白雪的娱乐综艺在,总归是好的。在“知识焦虑”越来越严重的当下,《一本好书》这样的综艺正好契合了不少年轻人普遍的精神追求和渴望改变自身的状态。它抛出了一块“砖”,引观众用心读好书这块“玉”。
2018-12-17 09:51
“二月河开凌解放,一剪梅落玉簟秋。”40岁起步的二月河以恢弘气势,坚持近20年写就的500万字“清宫帝王系列”,成为历史小说中难以逾越的丰碑。创作的辛苦,透支着身体,他几乎以一年一卷30万字的速度,将康、雍、乾三朝的兴盛与凋零呈现给读者。
2018-12-16 09:49
山田洋次说过,一辈子不想拍鲜血淋漓的暴力场景。《家族之苦》塑造的这个家族,充满顽固的大男子主义,从周造到幸之助,父子俩的傲慢与自私如基因般顽固地刻在血缘里。所以,只有周造的妻子富子最能体会史枝的苦楚,史枝的命运几乎就是对富子的一次轮回。
2018-12-14 15:17
故宫的这场“宫斗戏”不仅仅是一场热闹,对于许多还裹足不前的博物馆还是一堂课。故宫的成功经验告诉我们,博物馆文创衍生品这个蓝海的体量,可能远远超出你的想象力,该如何更好地激发创意、调动创作活力,可以从故宫这个国内博物馆老大身上学习。
2018-12-14 09:30
面对新时代,中华民族正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开启下一个四十年。只要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像,贵在自觉,重在引领,胜在自信”,我们就一定能在文化、文艺建设上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2018-12-13 09:37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国家宝藏》第二季开播,有专家指出,“文博热”常态化,让老百姓真正爱上博物馆,需要的绝不仅仅是一档综艺节目的助力,更需要博物馆人持之以恒的努力,活化展览,做好教育推广,“让木乃伊跳舞”。
2018-12-14 16:04
人生不过百年,不同的理解、不同的活法中,有个体丰富的个性,也有共通的闪光点。影片将两个家庭的故事进行交叉剪辑,不同的人物、地点、故事,相似的是那些夹缝里的窒息和纵然没有退路也挣扎着向死而生的力量。
2018-12-14 15:01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话剧改编的电影,其实是一把双刃剑。能被挑出来改编电影的话剧,剧本质量一定是过关的,好故事是话剧改编电影的优势。但话剧改编成电影是一个“再创作”的过程,舞台呈现和电影画面在表现手法和尺度上都有区别。
2018-12-14 09:40
我们应该多从普通人的角度去寻找创意,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发现素材,对人物细腻刻画,对场景实地调研,对故事反复推敲,以创作更多专业而有诚意的公益广告作品,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
2018-12-13 09:40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想象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