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今日红星因何闪亮

今日红星因何闪亮

2018-11-05 14:53来源:新民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戴平

  前有同名电影,后有赵明导演、黄豆豆主演的舞剧,都是红色题材艺术的高峰之作;相隔20年后,赵明再以编导的身份,创作一台新版芭蕾舞剧《闪闪的红星》,能不能超越自己?这显然是一次巨大的挑战。但是,走出国际舞蹈中心,我对上芭这一版本的观感是:对红色经典作了非常的传承,大大超出了审美预期。《闪闪的红星》舞出了芭蕾舞的新世界。它是正宗芭蕾,又是中国芭蕾;它是高雅的芭蕾,又是通俗的芭蕾;它是浪漫主义的芭蕾,又是现实主义的芭蕾。它做到了芭蕾艺术民族化、中国故事世界化。

  舞台真美啊!阳刚雄壮与柔情诗意相间的舞姿,悠扬宏大似曾相识的旋律,耳熟能详优美动听的独唱,色彩丰富造型别致的服饰,糅合于一台,它以超浪漫的舞蹈、音乐、服饰、舞台布景语汇,承载了芭蕾舞约定俗成的形式感,展现了中国人民革命的本土故事。它抒发了坚定的革命信念,饱含着创作者的革命激情和家庭母子亲情、乡亲的歌颂,效果爆棚。

  舞剧艺术的成功,关键是编导的结构艺术。赵明独辟蹊径,对原剧的结构进行了打散重组,从已成年的红军战士潘冬子的视角展开,以行军路上的种种与儿时记忆的交织,以诗化浪漫的舞蹈语言,时空交错、纵横自如地再现主人公潘冬子经受血与火的洗礼,从一个偎依在母亲身边的天真的孩子,成长为一名红军战士、共产党员的历程。舞剧分为觅、忆、火、誓、行、战等篇章,大小两个“潘冬子”在剧中频频“对话”,有创意,也有很大的难度。两个“冬子”在舞台上不好相处。但是,导演通过多次回忆式的闪回,构成了舞剧的特殊表达。

  《闪闪的红星》保留了《红星歌》《映山红》《红星照我去战斗》等经典乐段。服饰、舞美、灯光设计则以中国江西的地域元素,与芭蕾舞诗意而浪漫的表达样式相融合,创造出唯美的独特的艺术语汇。吴虎生出演成年潘冬子,在剧中的戏份极重。为了使舞台上这一个红军战士形象更接地气,他放弃了传统芭蕾显现西洋王子高贵身份的身躯和头颅的程式,匍匐、下蹲、立正、跳跃、旋转、托举、劈刺、前行……动作刚毅、利落、帅气而有力度,塑造了一个英姿勃发的红军战士形象。伤愈复出的范晓枫饰演剧中勇敢坚定、不怕牺牲的母亲,强化并细化了芭蕾女性肢体动作和眼神的处理,在拿捏人物神韵和力度表达上下足了功夫。在行走、埋伏、站姿、背枪、齐步走、急行军的过程中,战士们都要跳舞,是这部芭蕾舞剧的特色之一。男舞者们挎上步枪,舞步果敢坚毅、动作整齐划一,群舞有军队舞蹈的风格,也创造了一套新的芭蕾程式。

  担任该剧作曲的杜鸣对音乐也有全新的创作。在尽可能保证芭蕾舞剧高雅、讲究的音乐语言和审美品位的同时,融入民歌的韵味,更接近中国人的欣赏口味,也更贴合该剧的题材和特性。

  更值得一提的是这出舞剧的服饰。担任过北京奥运会开幕式服饰设计师的李锐丁,原是一位舞蹈演员,他将时尚元素、芭蕾舞服饰形制汇入到革命、民族题材的舞剧里,舞台呈现没有违和感,反而更加斑斓绚丽,诗意盎然。

  剧中有一幕讲述当映山红盛开的时候,红军要回来了。“映山红”也成为一个重要的角色。“映山红”的群舞服装是芭蕾舞经典的“tutu裙”,但李锐丁的设计区别于《天鹅湖》等传统芭蕾舞剧。裙子上的纱布,层层叠叠,做出灌木丛的效果,红色的纱布上有一些飞片,舞动时犹如映山红花朵朵盛开。裙子上没有一片纱布是对称的,但30多名舞者的服装细部做到完全一致,使舞台上的整体色彩保持均衡。另一场,当红军撤退,胡汉山的还乡团杀回来时,映山红的纱裙全部变成泼墨的灰色,具有极鲜明的象征意味。

  剧中,一个竹排在江中前行。雄浑的男高音歌声响起:“小小竹排江中游,巍巍青山两岸走。雄鹰展翅飞,哪怕风雨骤……”青山绿水,一群身着淡绿色芭蕾衣裙的姑娘,和着歌声,翩翩起舞,象征着竹林的随风摇曳,青翠欲滴,勃勃生机,犹如一幅无比美妙的图画,看后令人久久不能忘怀。(戴平)

[责编:产娟娟]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电视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
2019-01-12 09:51
浪漫也好,诗意也好,有时都是影像给我们的错觉。生活没有史诗,甚至像陆庆屹豆瓣签名说的那样,“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时间会把能偷的一一偷走,而我们即使带着创伤,也还要继续起床、吃饭,走下去。
2019-01-11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