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顶级宋纸现身日本

顶级宋纸现身日本

2018-11-05 15:28来源:北京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谢 田

  近日,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举办了“大仓家族藏品展”(展期为10月2日到12月9日),展出了大仓集古馆百年藏品的精华。

  大仓集古馆是日本东京一家专门收集日本及东亚、东南亚等地美术品的博物馆,开馆于1918年。创建者叫大仓喜八郎(1837-1928),他是日本明治时期的极为成功的实业家。

  大仓集古馆是日本最早的私立博物馆,开业数年后遇上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馆舍震塌,文物损失一半以上。1928年,著名建筑师伊东忠太修建了中国风的新馆舍,抗震耐火。到了今天,新馆舍也成了老文物了,从2014年开始闭馆维修,其文物收藏也几乎不再展示。

  此次九州国立博物馆的“大仓家族藏品展”,正是以大仓集古馆开创百年为契机,展示其藏品的精华。其中在一件名为《古今和歌集序》的珍贵文物中,出现了北宋顶级纸张的身影。

  纸张为北宋“十色笺”的一种

  大仓集古馆收藏有绘画、书法、古籍、雕刻、陶瓷、漆器、刀剑乃至于考古文物等两千五百多件。数量并不算多,但品位不低。尤其是一些珍贵文物,极有艺术研究和品鉴的价值,甚至能增进人们对古代中国艺术的了解。

  笔者在九州国立博物馆,见到了大仓集古馆收藏的日本国宝级文物《古今和歌集序》(原名《古今倭歌集序》,展示期间为10月2日至11月4日,11月6日之后更换为另一件日本国宝文物《随身庭骑绘卷》),这件作品纵23厘米,横670.3厘米,是一件书法作品,内容是日本古代诗歌集的序言,文字用的是平假名草书。所谓“假名”,是一种相对于“真名”(也就是汉字)而言的表音文字,9世纪初期由空海和尚根据汉字章草所创,书写起来也可以成为类似草书的书法作品。根据日本学者研究,这件作品的书写者叫藤原定实(1077?-1120?),是书法家藤原行成的曾孙,他的书风如行云流水,还会根据纸张颜色的深浅而改变文字的粗细程度,很有书法功底。

  《古今和歌集序》所使用的是印有多种颜色和花纹的北宋顶级纸张

  《古今和歌集序》上的文字,在日本也只有专门的研究者才能看懂。这件作品最让人惊叹的,是它的纸张。笔者判断其为北宋最顶级的“十色砑花罗纹笺”,国内没有留下如此华丽的宋纸,宋代流传的墨宝也无一件写在这种纸上。换言之,这张纸本身就已经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艺术和艺术的载体,一直是息息相关的。中国人最早是“书于竹帛”,也就是在绢帛和竹简上写字。由于书写材质的成本高昂,早期知识普及都是问题,遑论书法了。纸张的出现极大降低了书写成本,也推动了书法艺术的成长。但是随着造纸技术的进步,有财力有文化的士大夫阶层又开始推动纸张本身的奢侈品化,追求纸张的华丽。

  刚刚制作出来的纸是生纸,可以进一步加工成熟纸。早在唐代,就已经有各种技术,如砑光、胶浆、捶捣等,用于增加纸张的密度和平滑性,更加利于书写。方便书写之后是提高装饰性,首先是染色,即让纸张变成各种颜色,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传为唐代张旭的《古诗四帖》就是写在染色纸上的。北宋谢景初创制了“谢公十色笺”,有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等颜色,为一时之最。而大仓集古馆收藏的日本《古今和歌集序》用了十种颜色的纸张三十三枚,颜色间有重复,应该是十色笺的一种。

  工艺复杂 纸张做出绢帛的效果

  比染色更加复杂的装饰法叫砑花。砑花就是用雕有花纹的硬模在纸上印出花纹,效果和今天的钢印类似。五代年间陶谷(903-970)的《清异录》里对当时的砑花技术有详细的描述:“姚顗(yǐ)子侄善造五色笺,光紧精华,砑纸板乃沉香,刻山水、林火、折枝花果、狮凤、虫鱼、八仙、钟鼎文,幅幅不同,文绣奇细,号砑光小本”。显然,“砑光小本”就是五色砑花笺,先染色,再用沉香木雕的砑花板压印,图案种类繁多,每一幅都不一样。

  砑花笺的花纹有的是正面印上去的,有的是背面印上去的,印上去后会用喷湿、刷平或敲实等工序将纸张恢复平整。那如何让人看出砑花的效果呢?自然是要用一些涂刷的材料,让花纹变得可以观察。宋人用的涂料是什么,其实并不很清楚,因为缺乏相关资料。明代晚期的高濂(1573-1620)记录了当时的砑花涂料做法,是用云母粉和苍术、生姜、灯草煮一天,然后用布和绢反复揉洗,直到其颗粒变得极为细腻。再用白芨水调和粉末,刷在印版上,最后把五色笺押上印版,就可以做出闪亮的银色花纹,要是想做出金色花纹,就要用姜黄去煮云母粉。

  用云母做的花纹比较闪亮,也比较常见,但多数会出现拒墨(墨渗不进去)的现象,比较典型的有台北故宫收藏的黄庭坚《松风阁帖》和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元永本《古今和歌集》,都可以看到花纹不吸墨的现象。笔者在大仓集古馆的《古今和歌集序》的第一纸上看到一些拒墨现象,应该是刷了云母所致,但也有的纸上完全看不到拒墨现象,而且有点油乎乎的,笔者推测可能是用蜡在雕花砑版上摩打出来的,那样既可以做出花纹,又不会拒墨。

  复杂的染色和砑花,就已经让这件作品十分华丽了,但这还不算完。古人的书写,最奢华的材质一直是绢帛,所以纸张的奢华也要向绢帛靠拢。绢帛是丝织物,丝线经纬纵横,之间会有无数细密的小孔,而纸是纤维制品,上面不会有小孔。古人想让纸有绢的效果,于是发明了特殊的处理办法。北宋初年的苏易简(958-996)记载了四川十色笺的制造:在染色和砑花之后,还有一道复杂工序,“又以细布,先以面浆胶,令劲挺,隐出其文者,谓之鱼子笺,又谓罗笺”。这个意思就是说,纸张在做完砑花之后,还要做出绢帛的效果。绢帛上无数小孔,做在纸上仿佛鱼子一样,所以叫鱼子笺,又似罗网,所以也叫罗笺或者罗纹笺。

  宋代的罗纹笺流传很少,而且只有在精美的砑花纸上才能看到,最出名的作品就是台北故宫收藏的黄庭坚《松风阁帖》。笔者仔细观察了《古今和歌集序》的用纸,确认就是珍贵的罗纹笺。

  宋纸存世不多

  中国的书画历史很长,但是书画研究的历史很短。而且,对于创作的物质材料本身,如笔、墨、纸、砚等涉足相对较少。以书法而言,很多研究都有一个隐含的基础假设,就是古今书家用的工具都是相同的,所有的书写特点都来自于书家的创作。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很难想象古代那些大书法家不在笔墨纸砚上钻研琢磨。实际上,现在越来越多的发现表明,古人很喜欢在纸上玩花样,宋代很多信札上都有隐晦的砑花,其中大部分甚至就是书写者自己制作的。

  不过,中国流传的宋代作品,纵有砑花,也大多难以辨认。最精美的是宋徽宗的两幅作品,辽宁省博物馆的《草书千字文》和台北故宫的《池塘晚秋图》,上面有华丽的描金云龙纹或云母绘的花纹,但并没有染色。日本大仓集古馆的《古今和歌集序》和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元永本《古今和歌集》等,都是写在前所未见的华丽纸张之上,其用色之多,砑花之精美,都远远超过了人们以前对宋代纸张的认知。所以以前中日两国学术界完全没有想到那会是宋纸,都觉得那是日本平安时代王朝文化的展现,和中国毫无关系。幸好,中国留下了足够多的历史资料,通过对技术史的分析可以看出,那些其实是来自中国四川的珍贵产品“十色砑花罗纹笺”,应该是价格高昂的出口货物。宋代文人不用这种纸,很可能是出于成本考虑,他们大多熟悉纸张的加工技术,喜欢自己对纸张捶捣砑花,如米芾和黄庭坚等人都做过这些事。至于皇帝是否会用这种纸,笔者估计很有可能用过,但是相关资料千不存一,今天看不到了。宋徽宗一辈子舞文弄墨,只留下几件纸本作品,材质华丽,还各不相同,这说明当年应该有更多华丽的优质纸张。

  还有一个证据来自于砑花的图案本身。《古今和歌集序》上面几乎每张花纹都不一样,从几何图案、花鸟、人物等等不一而足,但都是宋代的风格。很多图案在宋代其他作品上经常能看到,如缠枝牡丹之类。最典型的是人物画,宋代风格极为明显,甚至连栏杆的画法也让人想起台北故宫的名作《八达游春图》,可见其砑花的制作是在中国完成的。

  实际上《古今和歌集序》这样的珍贵作品,在日本能流传下来也是很难得的。当年制作的《古今倭歌集》一共20卷,加上假名序有21卷,现在只有序是完整保留。其他卷或是被毁,或者是残破后被切成断简,零散地留了下来。

  除了《古今和歌集序》,大仓集古馆还展出了不少其他珍贵文物。比如,南宋的龙泉窑吊脚香炉,这个绿色的香炉有三条腿,但是不一样长,因为都是装饰用的假腿。这件香炉据说是古代禅宗寺庙的宝物,历代珍藏,不常使用,所以品相极新。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作品是南宋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这是西游记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前身,处于从玄奘真实故事到神异小说的转型阶段,里面出现了猴行者和深沙神,是孙悟空和沙和尚的早期形态,对于研究中国古代文学而言价值极高。这个作品是三册宋版书,开本极小,在当时属于掌中娱乐读物,一般情况下读完就扔了,不会流传下来。而这件被日本入宋的留学僧人得到,当作“唐物”拿回了日本京都高山寺,现在是日本指定的“重要文化财”。(谢田)

[责编:产娟娟]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电视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
2019-01-12 09:51
浪漫也好,诗意也好,有时都是影像给我们的错觉。生活没有史诗,甚至像陆庆屹豆瓣签名说的那样,“人生没有苦难,只有经历”。时间会把能偷的一一偷走,而我们即使带着创伤,也还要继续起床、吃饭,走下去。
2019-01-11 09:58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