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顶级宋纸现身日本

顶级宋纸现身日本

2018-11-05 15:28来源:北京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谢 田

  近日,日本九州国立博物馆举办了“大仓家族藏品展”(展期为10月2日到12月9日),展出了大仓集古馆百年藏品的精华。

  大仓集古馆是日本东京一家专门收集日本及东亚、东南亚等地美术品的博物馆,开馆于1918年。创建者叫大仓喜八郎(1837-1928),他是日本明治时期的极为成功的实业家。

  大仓集古馆是日本最早的私立博物馆,开业数年后遇上1923年的关东大地震,馆舍震塌,文物损失一半以上。1928年,著名建筑师伊东忠太修建了中国风的新馆舍,抗震耐火。到了今天,新馆舍也成了老文物了,从2014年开始闭馆维修,其文物收藏也几乎不再展示。

  此次九州国立博物馆的“大仓家族藏品展”,正是以大仓集古馆开创百年为契机,展示其藏品的精华。其中在一件名为《古今和歌集序》的珍贵文物中,出现了北宋顶级纸张的身影。

  纸张为北宋“十色笺”的一种

  大仓集古馆收藏有绘画、书法、古籍、雕刻、陶瓷、漆器、刀剑乃至于考古文物等两千五百多件。数量并不算多,但品位不低。尤其是一些珍贵文物,极有艺术研究和品鉴的价值,甚至能增进人们对古代中国艺术的了解。

  笔者在九州国立博物馆,见到了大仓集古馆收藏的日本国宝级文物《古今和歌集序》(原名《古今倭歌集序》,展示期间为10月2日至11月4日,11月6日之后更换为另一件日本国宝文物《随身庭骑绘卷》),这件作品纵23厘米,横670.3厘米,是一件书法作品,内容是日本古代诗歌集的序言,文字用的是平假名草书。所谓“假名”,是一种相对于“真名”(也就是汉字)而言的表音文字,9世纪初期由空海和尚根据汉字章草所创,书写起来也可以成为类似草书的书法作品。根据日本学者研究,这件作品的书写者叫藤原定实(1077?-1120?),是书法家藤原行成的曾孙,他的书风如行云流水,还会根据纸张颜色的深浅而改变文字的粗细程度,很有书法功底。

  《古今和歌集序》所使用的是印有多种颜色和花纹的北宋顶级纸张

  《古今和歌集序》上的文字,在日本也只有专门的研究者才能看懂。这件作品最让人惊叹的,是它的纸张。笔者判断其为北宋最顶级的“十色砑花罗纹笺”,国内没有留下如此华丽的宋纸,宋代流传的墨宝也无一件写在这种纸上。换言之,这张纸本身就已经是价值连城的宝物了。

  艺术和艺术的载体,一直是息息相关的。中国人最早是“书于竹帛”,也就是在绢帛和竹简上写字。由于书写材质的成本高昂,早期知识普及都是问题,遑论书法了。纸张的出现极大降低了书写成本,也推动了书法艺术的成长。但是随着造纸技术的进步,有财力有文化的士大夫阶层又开始推动纸张本身的奢侈品化,追求纸张的华丽。

  刚刚制作出来的纸是生纸,可以进一步加工成熟纸。早在唐代,就已经有各种技术,如砑光、胶浆、捶捣等,用于增加纸张的密度和平滑性,更加利于书写。方便书写之后是提高装饰性,首先是染色,即让纸张变成各种颜色,辽宁省博物馆收藏的传为唐代张旭的《古诗四帖》就是写在染色纸上的。北宋谢景初创制了“谢公十色笺”,有深红、粉红、杏红、明黄、深青、浅青、深绿、浅绿、铜绿、浅云等颜色,为一时之最。而大仓集古馆收藏的日本《古今和歌集序》用了十种颜色的纸张三十三枚,颜色间有重复,应该是十色笺的一种。

  工艺复杂 纸张做出绢帛的效果

  比染色更加复杂的装饰法叫砑花。砑花就是用雕有花纹的硬模在纸上印出花纹,效果和今天的钢印类似。五代年间陶谷(903-970)的《清异录》里对当时的砑花技术有详细的描述:“姚顗(yǐ)子侄善造五色笺,光紧精华,砑纸板乃沉香,刻山水、林火、折枝花果、狮凤、虫鱼、八仙、钟鼎文,幅幅不同,文绣奇细,号砑光小本”。显然,“砑光小本”就是五色砑花笺,先染色,再用沉香木雕的砑花板压印,图案种类繁多,每一幅都不一样。

  砑花笺的花纹有的是正面印上去的,有的是背面印上去的,印上去后会用喷湿、刷平或敲实等工序将纸张恢复平整。那如何让人看出砑花的效果呢?自然是要用一些涂刷的材料,让花纹变得可以观察。宋人用的涂料是什么,其实并不很清楚,因为缺乏相关资料。明代晚期的高濂(1573-1620)记录了当时的砑花涂料做法,是用云母粉和苍术、生姜、灯草煮一天,然后用布和绢反复揉洗,直到其颗粒变得极为细腻。再用白芨水调和粉末,刷在印版上,最后把五色笺押上印版,就可以做出闪亮的银色花纹,要是想做出金色花纹,就要用姜黄去煮云母粉。

  用云母做的花纹比较闪亮,也比较常见,但多数会出现拒墨(墨渗不进去)的现象,比较典型的有台北故宫收藏的黄庭坚《松风阁帖》和东京国立博物馆收藏的元永本《古今和歌集》,都可以看到花纹不吸墨的现象。笔者在大仓集古馆的《古今和歌集序》的第一纸上看到一些拒墨现象,应该是刷了云母所致,但也有的纸上完全看不到拒墨现象,而且有点油乎乎的,笔者推测可能是用蜡在雕花砑版上摩打出来的,那样既可以做出花纹,又不会拒墨。

  复杂的染色和砑花,就已经让这件作品十分华丽了,但这还不算完。古人的书写,最奢华的材质一直是绢帛,所以纸张的奢华也要向绢帛靠拢。绢帛是丝织物,丝线经纬纵横,之间会有无数细密的小孔,而纸是纤维制品,上面不会有小孔。古人想让纸有绢的效果,于是发明了特殊的处理办法。北宋初年的苏易简(958-996)记载了四川十色笺的制造:在染色和砑花之后,还有一道复杂工序,“又以细布,先以面浆胶,令劲挺,隐出其文者,谓之鱼子笺,又谓罗笺”。这个意思就是说,纸张在做完砑花之后,还要做出绢帛的效果。绢帛上无数小孔,做在纸上仿佛鱼子一样,所以叫鱼子笺,又似罗网,所以也叫罗笺或者罗纹笺。

  宋代的罗纹笺流传很少,而且只有在精美的砑花纸上才能看到,最出名的作品就是台北故宫收藏的黄庭坚《松风阁帖》。笔者仔细观察了《古今和歌集序》的用纸,确认就是珍贵的罗纹笺。

  宋纸存世不多

  中国的书画历史很长,但是书画研究的历史很短。而且,对于创作的物质材料本身,如笔、墨、纸、砚等涉足相对较少。以书法而言,很多研究都有一个隐含的基础假设,就是古今书家用的工具都是相同的,所有的书写特点都来自于书家的创作。然而这是不可能的,古人云: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很难想象古代那些大书法家不在笔墨纸砚上钻研琢磨。实际上,现在越来越多的发现表明,古人很喜欢在纸上玩花样,宋代很多信札上都有隐晦的砑花,其中大部分甚至就是书写者自己制作的。

  不过,中国流传的宋代作品,纵有砑花,也大多难以辨认。最精美的是宋徽宗的两幅作品,辽宁省博物馆的《草书千字文》和台北故宫的《池塘晚秋图》,上面有华丽的描金云龙纹或云母绘的花纹,但并没有染色。日本大仓集古馆的《古今和歌集序》和东京国立博物馆的元永本《古今和歌集》等,都是写在前所未见的华丽纸张之上,其用色之多,砑花之精美,都远远超过了人们以前对宋代纸张的认知。所以以前中日两国学术界完全没有想到那会是宋纸,都觉得那是日本平安时代王朝文化的展现,和中国毫无关系。幸好,中国留下了足够多的历史资料,通过对技术史的分析可以看出,那些其实是来自中国四川的珍贵产品“十色砑花罗纹笺”,应该是价格高昂的出口货物。宋代文人不用这种纸,很可能是出于成本考虑,他们大多熟悉纸张的加工技术,喜欢自己对纸张捶捣砑花,如米芾和黄庭坚等人都做过这些事。至于皇帝是否会用这种纸,笔者估计很有可能用过,但是相关资料千不存一,今天看不到了。宋徽宗一辈子舞文弄墨,只留下几件纸本作品,材质华丽,还各不相同,这说明当年应该有更多华丽的优质纸张。

  还有一个证据来自于砑花的图案本身。《古今和歌集序》上面几乎每张花纹都不一样,从几何图案、花鸟、人物等等不一而足,但都是宋代的风格。很多图案在宋代其他作品上经常能看到,如缠枝牡丹之类。最典型的是人物画,宋代风格极为明显,甚至连栏杆的画法也让人想起台北故宫的名作《八达游春图》,可见其砑花的制作是在中国完成的。

  实际上《古今和歌集序》这样的珍贵作品,在日本能流传下来也是很难得的。当年制作的《古今倭歌集》一共20卷,加上假名序有21卷,现在只有序是完整保留。其他卷或是被毁,或者是残破后被切成断简,零散地留了下来。

  除了《古今和歌集序》,大仓集古馆还展出了不少其他珍贵文物。比如,南宋的龙泉窑吊脚香炉,这个绿色的香炉有三条腿,但是不一样长,因为都是装饰用的假腿。这件香炉据说是古代禅宗寺庙的宝物,历代珍藏,不常使用,所以品相极新。

  另一件值得注意的作品是南宋的《大唐三藏取经诗话》,这是西游记目前已知最古老的前身,处于从玄奘真实故事到神异小说的转型阶段,里面出现了猴行者和深沙神,是孙悟空和沙和尚的早期形态,对于研究中国古代文学而言价值极高。这个作品是三册宋版书,开本极小,在当时属于掌中娱乐读物,一般情况下读完就扔了,不会流传下来。而这件被日本入宋的留学僧人得到,当作“唐物”拿回了日本京都高山寺,现在是日本指定的“重要文化财”。(谢田)

[责编:产娟娟]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马粉英:让西部文学走出西部想象

  • 朝圣之旅:从物理空间到心理空间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尽管该剧后半部分在营造时代氛围和人物细节刻画上出现了瑕疵,然而在笔者看来,其最大的亮点正在于,徐慧真的成功,不仅是一部自强不息的女性创业史,更是一番身体力行的女性宣言,它告诉我们,女人是可以和男人创造同样社会价值的、知行合一的践行者。
2018-11-14 09:59
查良镛94年的传奇一生,帷幕落下。“金庸”这个笔名是他从名字里顺手拆分,署到报纸专栏上的。年轻的他未必能想到,这“填天窗”的故事连载一写就写了15部长篇小说。大侠与英雄,都逝去了,讲述大侠与英雄的故事的人,也逝去了。但故事会永远留下去。
2018-11-13 09:48
城市和戏剧有相似的一面。现代大城市很像一部不落幕的大戏,其中戏剧冲突的激烈程度、精彩程度,有时候可能超过舞台上的戏剧演出,每个人都是演员。戏剧是城市的表情,剧场里演什么,就是这个时代的人文精神面貌,人们在干什么、想什么、提倡什么。
2018-11-13 10:10
从某种意义上说,《诗经》作为中国诗歌传统的起点,其申发出来的很多东西,仍然是我们今天需要去实践、去充实,甚至去反驳的。不管怎么说,它是一个中国文学的原点,它所反映的、它所谈论的、它所涵盖的,就是整个民族文化精神的方方面面。
2018-11-13 10:14
从爆款纪录片《我在故宫修文物》到动辄卖几个亿的故宫文创,故宫的每一次热点并非直接缘于建筑、文物这些压箱底的东西,而是年轻人从故宫及其相关元素中感受到了鲜活的、跃于史料之上的温度、情感和个性。
2018-11-13 09:55
一个高度抽象的创业精神的概念靠疯魔的表演和狗血的人物关系并不能完成表达,与其说是“架空剧”,不如说是“悬浮剧”。国产剧中打出行业剧、职业剧旗号的作品不在少数,基本呈现的都是花式包装的恋爱剧,既没有真实的行业职场,也没有合格的爱情故事。
2018-11-13 09:58
强烈的戏剧冲突与复杂的游戏规则,曾被视为综艺节目的收视法宝。如今,这样的创作“铁律”正在被娓娓道来的“生活诗意”瓦解——从琐碎的日常与微妙的人际交往中寻找看点的节目,正在获得越来越多的关注。
2018-11-13 09:43
正如人类来自黄土,终将还要回归黄土一样,乡村,以一种完美的姿态,又终于在岁月流变中翻转成一道耀眼风景。更重要的是,曾经伴随着庄稼野草朴素生长,传承千年的文化根脉和基因,依然鲜活流淌,在果木葳蕤中升华成新的吟唱。
2018-11-13 10:24
适者生存,胜者为王。纪录片《王朝》第一集,便以撒哈拉边境中黑猩猩家族的王权争夺展开。此外,该片还记录了南极帝企鹅、肯尼亚狮子、赞比西杂色狼等充满权力斗争、家族背叛的世界,堪称动物版“权力的游戏”。
2018-11-13 10:20
充分发挥人工智能带来的审美和艺术的感悟力、想象力、塑造力及穿透力,是当代艺术家必须面对和承担的重要课题。当未来人工智能和通用人工智能到来之际,情况会变得非常复杂,始料未及的文化景观会目不暇接地涌现到我们面前。
2018-11-13 09:06
文艺创作与生活、时代的关系,永远是艺术家要正视的第一要务。文学艺术要与时代同频共振,作家、艺术家要做时代的发现者和感知者,用宏阔的视野、深邃的思想统摄时代的变迁、心灵的悸动,感应时代的召唤,完成为时代而歌、为人民抒怀的文学使命。
2018-11-13 09:02
贾平凹散文集《自在独行》上市两年来,累计发行量超过100万册,对此贾平凹本人同样意外。“可能是青年读者又起来了,虽然我们的年轻时代有巨大差异,但生命的东西没有变,爱不变,探求不变,梦都是一样的,因为渺小而费劲地努力着,永远是青春的现象”。
2018-11-12 10:01
改革开放40年来,中国电影取得了辉煌成就,2017年创造高达559亿元票房,一举跃升为仅次于北美地区的全球第二大电影市场。但中国电影的多样化以及创作的高峰并没有随着市场的繁荣而出现,电影产业也面临前所未有的挑战,急需转变发展路径。
2018-11-12 10:17
饮食反映一个族群的民风民俗,被赋予意味隽永的时代印记和文化情怀。以“舌尖”为代表的美食纪录片,以食物为视角瞭望自然风物、世事人情,看似是个小切口,实则包含大学问,这才是“舌尖叙事”久盛不衰的秘诀。
2018-11-12 10:09
没有如画的景致,但《阿拉姜色》仍然是有诗意的电影。片中夫妻、父子、无私的路人和村民,呈现出来的都是人性的美好。这种经过美化和过滤的人文景观,某种意义上或许也是藏语电影的另一种文化标签,正如伊朗儿童电影所面临的那样。
2018-11-09 16:14
电视剧《右玉和她的县委书记们》的精彩绝伦之处,首先在于它拎出了一个“们”字,其次在于他把这个“们”写得有根有据、有胆有识、有血有肉、有张有弛。看这部电视剧,把握住这个“们”字很关键。
2018-11-12 09:49
网络文学平台应继续坚持以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为引领,努力实现社会效益和经济效益相统一,突出思想内涵和价值导向,把内容建设放在首位。在坚持精品工程和渠道优势的同时,不断探索新的商业模式,为推动全民阅读、建设书香社会发挥积极作用。
2018-11-09 10:33
客观地说,体育明星“上综艺”有其可取性。但如果综艺节目仅仅抓取体育明星的话题效应,明星价值会被迅速透支,相关节目模式也会很快山穷水尽。这种情况下,如何更加合理地发挥体育明星的价值,值得进一步思考。
2018-11-12 10:25
林奕华的作品,常常以名著为起点,大开脑洞,加入很多与当代人、与当下生活相关的内容,以及他对当下生活和人类未来的思考。对他而言,戏剧不仅是用来“观看”的,更是需要思考的。他的作品的英文名字,也常常都会提出一个问题。
2018-11-09 11:16
独树一帜的气质,让乌镇戏剧节迅速成为难以复制的样本。这份样本虽然独立却并不孤立,它不仅紧密接驳国际戏剧的发展浪潮,亦在保护人类戏剧遗产与财富、孵化中国青年戏剧人才并输出世界等方面,颇有文化担当。
2018-11-08 10:19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