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绍剧的“戏”与“江南”

绍剧的“戏”与“江南”

2018-11-30 15:01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胡晓军

  在第20届中国上海国际艺术节上有两台绍剧上演,分别为《咫尺灵山》和《绍兴师爷》。这已是绍剧连续第八年来沪演出了。长三角地区戏曲对上海这个“大码头”的向心力和参与度,由绍剧可见一斑。

  《咫尺灵山》是绍剧又一台“西游戏”。自上世纪60年代凭《三打白骨精》轰动全国后,绍剧便将“西游戏”作为一个品牌,根据时代社会发展和观众审美要求原创新品,通过用足用活“西游”资源,做好做强当代绍剧。《咫尺灵山》话说唐僧师徒历尽艰险,将近灵山,却因悟空一路降妖除魔,变得极度自满,惨遭妖精韬晦之计以至神通尽失,害得取经大业差点功亏一篑。悟空痛悔之际,幸得观音救助,将功补过,剪除妖孽,终成正果。《咫尺灵山》的主题反《三打白骨精》而行,这回轮到孙悟空来犯错、唐三藏去规劝了。简言之,即从“僧是愚氓犹可训”变成“猴是狂徒犹可训”;至于“金猴奋起千钧棒,玉宇澄清万里埃”,则是在悟空痛定思痛、接受教训以后的事了。在舞台表现上,《咫尺灵山》一如其他“西游戏”,展示出绍剧火爆无比的特色——唐三藏唱得高、孙悟空打得劲、猪八戒说得噱、花蛇精演得灵,就在台上打闹戏谑、台下的嬉笑欢呼中,戏的警示价值和教育意义自然显现了出来。娱乐和教化是戏曲的两大功能,娱乐先于教化出现,是戏曲从“诞生时娱神”嬗变到“千年来娱人”的主艺脉、老传统。所谓“寓教于乐”,“教”看似主语,实为客体;“乐”看似宾语,实为主体。简言之,戏曲之“戏”,以“游戏之戏”为先,“戏剧之戏”后之,“教化之戏”再后之。在当代绍剧创演中,这一精神得到了有效的继承与鲜明的体现。

  《绍兴师爷》是绍剧又一台“招牌戏”。天下师爷大多出自绍兴地界,这一独特的群体体现了相同的地域文化和职业行为、相似的文人遭际和道德操守、相近的政治作用和社会贡献。由于具备了内涵的恒定性与角色的象征性,“绍兴师爷”成了一种文化符码,从封建社会一直沿用至今。《绍兴师爷》话说清代落第秀才骆涛为生计所迫,受聘当了知县幕宾,不仅在佐官治世中展现了卓越才智,而且在帝王逼诱前保持了士子尊严。该剧集中了史上多位绍兴师爷的传说,加于人物一身,以多入少、以虚代实地表现出绍兴师爷在贫困与繁华、追求与欲望、入世与出世、出于生计的依附与文人天生的去依附之间的矛盾,用卑微地位与高尚操守、平凡人生与非凡智慧的反差,揭示出超越时空的中下层知识分子的生存状态与普遍心态。

  值得一提的是,与当代戏曲的常见创演方法不同,《绍兴师爷》采取了“串糖葫芦”式的故事框架结构,缺省了主要人物的心理逻辑交代,尤其让主角、配角都能随时随地插科打诨,在角色与演员间自由进出。如此三管齐下,使全剧风格既非喜剧、又非悲剧,更非正剧,漫射出“有意味的戏说”的气氛。骆涛亦庄亦谐、亦古亦今的形象,很容易使人想起话剧《秀才与刽子手》中的徐圣喻,但在实质上区别巨大。“秀才”采纳的是西方现代主义理念和手段,“师爷”运用的是中国传统戏曲观念和手法,是戏曲尤其是地方戏曲(乱弹)常用的角色构造方法。

  在京昆中,只有丑角拥有插科打诨的“特权”;而在其他“乱弹”中,则往往是包括主角在内所有演员的“福利”——既能在人物设定和剧情要求中,又能在脱离人物和剧情的情况下作纯粹才艺表演(这种现象,在本届上海国际艺术节上的秦腔《再续红梅缘》中也出现了)。究其源头,是戏曲的欢乐主义精神;揭其动力,更包含观众对“戏曲”之“游戏之戏”的期待和要求。然而进入现代以后,随着戏曲宣教功能的上升、文学属性的增强,这种既属于演员又属于观众的“福利”遭到贬斥,逐渐消减、淡出戏曲舞台,成了一种被故意遗忘和抛弃的传统。

  绍剧表演艺术向以激越劲爆为胜,在江南文化的众多形态中显得独树一帜。通常认为,江南文化既以水文化为核心,故而以阴柔、纯美为主要形式。此话有理,但不全面,江南文化也有其阳刚粗犷的一面。从历史看,南北先民与自然界的互相依靠和互相斗争同样激烈而且没有间断,江南先民在与江河湖海的抗争中,逐渐形成了性格中刚猛好强的一面。另外,从晋室东迁到南北朝,再到唐宋元明清各时期里,北方的汉族和少数民族大量进入江南,为江南文化注入了阳刚之气。从地域看,绍兴地界先出现了“大叫、大唱、大跳”的绍剧,后出现了阴柔、婉约、唯美的越剧,两者共同体现出江南水文化刚柔并济的特质与形态。

  众所周知,无论从地理划分、移民构成还是从文化传统看,江南文化都是海派文化最深的底蕴和底色。近代以来,上海正是以江南文化的丰富、多样与包容,与各地文化、外来文化开展竞争合作、碰撞融汇的,海派文化由此诞生。时值当代,随着上海的都市文化向高雅和沉静演化,上海的江南文化美学正向细腻和精美偏斜,却离粗犷和壮美渐远。这并不是一个十分理想的趋势。连续八年,这个堪与北方的秦腔媲美、在江南文化阵营中绝对属于“少数派代表”的绍剧,源源不断地向上海输送这个城市文化中最容易被忽略的东西,对正在研究如何用好用足江南文化资源,且正在酝酿包括文化在内的长三角战略一体化格局的上海来说,其稀缺和珍贵的程度,是不言而喻的。(胡晓军)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贝托鲁奇:时代洪流中的困顿欲望

  • 书院“复活”:古老学府如何“活”在当下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虽然见识了太多艰辛困顿,但他们却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诗意想象之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现在最缺的是懂艺术、会经营的音乐剧制作人。目前不少国产原创音乐剧秉持了“线型操作”,一个剧组找来在各自领域里都比较优秀的作曲家、编剧、导演、演员等,可是作品却不尽如人意。这时候,具有良好文化品位、组织能力的制作人的重要性得以显现。
2018-12-07 10:51
无论科班出身与否,最重要的是找回初心,并将自身专长发挥出来。“表达的独特性是胜过编剧技巧的,要坚守内心想要表达的东西,尽力摒弃利益驱使的创作。”青年编剧要不断重温经典作品,吸收各种养分,在实践中积累创作技巧,提升自身的整体艺术修养。
2018-12-07 10:05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