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三疑《送孟浩然之广陵》

三疑《送孟浩然之广陵》

2018-12-05 13:16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王志清

  李白的《送孟浩然之广陵》,古来从未见有说其不是的,连明摆着的“硬伤”亦不曾遭人指摘,更不要说怀疑真伪了。

  《送孟浩然之广陵》诗云:“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孤帆远影碧空尽,唯见长江天际流。”李白送客诗多矣,极少见其情深如此。然细读一番,不禁有这么几点怀疑:

  怀疑之一:此诗有 “平仄错误”?

  第二字为“人”,决定了此诗为“平起”式。而“平起平收”式的平仄正格应为:平平仄仄仄平平。可此诗首句之平仄错乱不堪:仄平平平平仄平。如果将“故人”改为“故友”,即将“平起”改为“仄起”,则通篇中规中矩。现在广为流传的这个版本,会不会是传抄上出现了失误?

  怀疑之二:此诗并非“原创”?

  李白还有一首诗叫《江夏行》,作于开元十五年;《送孟浩然之广陵》通常认为作于开元十六年。《江夏行》以商人妇口吻,诉说委身商贾的不幸遭遇和懊悔之意,中间有四句:“去年下扬州,相送黄鹤楼。眼看帆去远,心逐江水流。”

  这真让人大跌眼镜,送孟诗与《江夏行》何其相似!一是主题相同,都是送别;二是地点相同,都在江夏;三是去向相同,皆下扬州;四是诗之构成的景观意象相同,包括黄鹤楼、帆、江流;五是自写形象相同,都是伫立江边、目送船帆;六是抒发情感相同,都是写心随人去的怅惘。所不同者有二:一个是送丈夫,一个是送朋友;一个是拟民歌,一个是七绝。

  总体上,给人留下了送孟诗“套”《江夏行》的印象。难道是,李白戏谑而作,以陈词应付,送人而无深情可言?难道是,李白原非天纵之才?

  怀疑之三:此诗连写作时间都说不清?

  此诗的写作时间众说纷纭,大致分为两类:

  一说作于早期,即开元十六年左右。时年,孟浩然约40岁,李白约28岁。具体来看,郭沫若认为作于开元十六年;郁贤皓认为作于开元十六年春;詹锳则提出,“当是开元十六年以前之作”;刘文刚更是认为定于开元十四年。

  早期说法认为,李白25岁出川后,即与孟浩然在扬州有一段时间同游;或曰:李白自川出,顺道孟浩然家乡襄阳,与其有过十来天的相处。至于“故人”一说,源于李白习惯于夸大用词。

  一说作于晚期,即开元二十八年左右。新旧《唐书》记载,开元十六年,孟浩然入京师应进士第,不太可能去扬州。从《送辛大不及》等诗中还可见,开元十六年秋,孟浩然在襄阳,而冬入长安。所谓“故人”,需要具有交往的历史绵延性。因此,此诗当作于孟浩然晚年。

  清王琦《李太白诗集注》推断,当作于开元二十八年孟浩然卒前;黄锡珪重编《李太白年谱》提出,作于开元二十五年,因为开元二十一年李白“始识韩朝宗及孟浩然”;王辉斌《孟浩然交游》则认为,作于开元二十三年。

  送孟浩然诗之作年,竟有如此多的说法,怎能不让人对诗的真伪发生怀疑?加之前面两点质疑,结论是:要么是传抄上有问题,要么压根就是混入的伪作。

  之所以至今无人敢质疑,这是中国人“信古”而不敢“疑古”的思维造成。其实,不是所有的纸本材料都有地下出土的材料予以补正,也不是所有的文本都可以追溯到源头的。由此,既然可以通过臆测来肯定其真,那为什么不能通过推理来判断其伪呢?(王志清)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街巷志》:感受城市文化流动的心灵与气质

  • 赵 琳:莫让表演“没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们应该多从普通人的角度去寻找创意,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发现素材,对人物细腻刻画,对场景实地调研,对故事反复推敲,以创作更多专业而有诚意的公益广告作品,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
2018-12-13 09:40
面对新时代,中华民族正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开启下一个四十年。只要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像,贵在自觉,重在引领,胜在自信”,我们就一定能在文化、文艺建设上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2018-12-13 09:37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想象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