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用蕴藉笔触揭露世态人情

用蕴藉笔触揭露世态人情

2018-12-05 17:13来源:羊城晚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张家鸿

  《那日有雾》是马来西亚著名华裔女作家朵拉的微型小说集,集中文章聚焦于个体情感在急剧变迁、高速运转的现代社会中的真实处境,因而她的思绪、情感不是停滞的,而是变动不居的,展示的是一种行进中的状态,而不是众所周知的结论。

  现代都市中的男女情感纠葛,是朵拉作品比较关注的话题。《分手的卡座》设置了看似无心实则有意的巧合,巧合虽是意料之外,却又暗合了现代人共通的情感困境。从亲密到疏离,从贴心到离心,她与他彼此虽然是陌生的,但处境又何其相似!何为“卡座”?卡座是看不到前后座的人的座位。这样的座位之所以产生,是因为“香港人很尊重个人的隐私”。隐私的存在源于人与人之间的隔阂,尊重隐私的设置在客观上加剧了隔阂,加重了隔膜,加深了人心的日益陌生。作为劳碌疲惫的现代人,我们该如何在孤独的境地中摆放自家的心灵?这是值得反复思索的问题。

  读朵拉的微型小说,读的何尝不是我们自己呢?同名小说《那日有雾》中的惆怅与迷惘,《找一双鞋》中的腾挪与辗转,《阻止咳嗽的糖》中的无奈与沉默,《衣的颜色》中的痛苦与决绝,《向日葵与茶杯》中的历练与重生,不都是我们似曾相识的际遇与感触?这些精简的文字尤其适合功利心强且无力经营情感的现代人阅读。它给迷途的人送来指引,给彷徨的人送来勇气,给失落的人送去慰藉,给荒寒的人送去温暖。

  在爱情书写的国度里,朵拉多写爱情的挫折、劫难、尴尬、怅惘。李菊如与何子明两人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程度,却因何子明“婚后我妈一定要和我们住”这句话,又因两人就此各说各话、互不让步而导致婚期搁浅,以至于最后黯然分手。三十年后,李菊如的儿子回家后对她说:“妈妈,我要结婚了,不过,春丽说不习惯和老人家一起住,希望你能够谅解。”这显得突兀的一笔,却揭示了凌厉的社会现实。这篇名为《岁月的眼睛》的文章末尾是这样的,“李菊如真希望刘家良是何子明的儿子,能够遗传何子明的善良和孝顺。”当初反对老人的人,现在成了被反对的老人。由爱情而亲情,再由亲情回返爱情,两者交错进出的关系提醒日益孤独的现代人,我们该当作何选择?我们又将何去何从?如果情也不能使人心安,那么孤独必定如影随形,伴随终生。

  在功利心炽烈的现代社会中,孤独之花在人心中会开得更加娇艳。这不是悲观的论调,而是我们不得不面对的现实。人心可以彼此温暖,更多的时候人心是多么的不可强求。说到底,朵拉始终持续关注的是现代人的处境。这是人的终极问题,它带着拷问、审视的意味。朵拉通过《开门一生》做出了自己的诠释。此文分为五章,第一章是年少时的他打开家门,有一辆旧的电单车。第二章打开的依然是家门,只是电单车由旧的换成新的。这是青葱岁月。第三章打开院子里的铁门,他要把国产车开去换一辆崭新的丰田车。这是正当打拼的岁月。第四章开的是自动玻璃门,家中已有数辆名贵豪华车,但是他只能坐在轮椅上。这是垂垂老矣的日子。第五章开的是焚化炉的门,他在棺木里无知无觉,这是生命消逝后的日子。

  朵拉的表达是要言不烦的,语调是冷峻的,语涉的人生是虚无荒诞的。她的小说有一双锐利的眼,给人们带来的是可能性的揭示。这双眼把爱情、亲情以及世间百态统统摄入心里,待到适当的时机再咀嚼、反刍、消化,用心连缀成一篇篇引人深思的佳构。《那日有雾》这部微型小说集读来是切近的、体己的,它有一种揭露世态人情真相的虚无直传心底,然而其笔触是蕴藉的、婉转的,有曲径通幽的古典美。与此同时,又有一种因直面虚无而产生的慰安把心灵裹住,令人得了些许满足感。(张家鸿)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街巷志》:感受城市文化流动的心灵与气质

  • 赵 琳:莫让表演“没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我们应该多从普通人的角度去寻找创意,多从身边发生的事情中去发现素材,对人物细腻刻画,对场景实地调研,对故事反复推敲,以创作更多专业而有诚意的公益广告作品,去推动社会的进步,人类的文明,让世界变得越来越美好。
2018-12-13 09:40
面对新时代,中华民族正以坚定的文化自信开启下一个四十年。只要坚持“以文化人,以艺养心,以美塑像,贵在自觉,重在引领,胜在自信”,我们就一定能在文化、文艺建设上实现“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
2018-12-13 09:37
给历史剧一定的宽容度,自然是对创作的尊重。只要不伤害传统历史文化和美德规范,适当且不违背历史感的改编,应该都是可以被接受的。不过,电视剧《霍去病》将出身名门贵胄的霍去病硬编进“草根逆袭”的套路故事,的确很是不妥,超出了改编历史题材的底线。
2018-12-12 09:19
“初唐四杰”堪称盛唐精神的探路者,他们以超乎寻常的坚定与执着,自由驰骋在对理想的追逐和对未来的想象中。诗歌是强化记忆的有效方式,他们通过诗歌创作,把逐梦路上的艰难困苦以及壮志豪情化作永远的记忆。
2018-12-12 09:15
看惯了大喜大悲的故事片,很多观众对于像《一百年很长吗》这样生活流的纪录片未必买账,但这些电影的魅力在于,当你真的坐在电影院静静观看时,你会被打动的。平凡人的生活,会有很多我们自己生活的影子,就像一束光,折射出我们自己的过去。
2018-12-12 14:40
《老爸102岁》欢乐多多,思考满满。纵观今年上映的印度电影,似乎有着一些共性:以开心喜剧开始,以深刻思考作结。这应该成为喜剧电影的新方向。否则,光有笑料,没有内涵,观众看得多了,迟早会觉得厌倦。
2018-12-12 14:55
孔笙导演的电视剧,既有历史题材,也有现实题材;既有战争剧,也有都市剧,还有网络传奇剧。其所涉及题材领域的丰富性让人惊讶,充分体现了导演驾驭多样化题材的高超能力。但从这些看似多样化的题材内容中,我们可以观察到孔笙对于“大”题材的偏爱。
2018-12-12 09:27
好演员有赖于天赋、努力和机遇综合而成,并不是简单批量复制可得的,自身更需要身有敬畏之心、专业态度、理想激情,观众也不能过分寄希望于一个工坊能彻底改变行业。
2018-12-10 10:26
《麦田里的守望者》是一代人的“启蒙书”,太多人从它开始追寻自我。但受启蒙的基本是高考制度的受益者,当他们带着“黄鹤楼上看翻船”的心态阅读这本小说时,它变成了一种思想。我们看到的塞林格是一名隐士、思想家和人生偶像,偏偏不是小说家。
2018-12-11 10:08
《无名之辈》其实是一部用现实生活场景包裹的浪漫爱情片。片中的无名之辈,所经历的并不是平凡人生,而艰难生活在他们的爱的照耀下,发出不一样的光芒。这也是电影真正打动人心的地方。
2018-12-11 10:35
今年可以说是现实主义小说的“丰收年”,许多作品不约而同地聚焦现实题材,又各自展现出不同维度。深入历史,或直面当下,深耕一方土地,或是体察一种人群,工笔或写意,体现了当下中国现实主义文学的深度与广度,以及对以往同一类型写作的创新和突破。
2018-12-11 09:54
这部电影具有典型的华人文化特征,并将文化异质性的冲突落实在一个女性世界里。片中代际冲突的核心完全由女性来构建,如同大观园,只是这里,女性所承担的维持谱系的作用是这部电影真正的“符号化”的图景。
2018-12-11 10:02
《我们一起走过——致敬改革开放40周年》既是对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光辉历程的一次深情回眸,也是对新时代、新使命、新征程的一次坚定眺望。改革开放需要更多的拥护者、参与者、同行者,在这部纪录片,我们获得了矢志奋斗、砥砺前行的力量。
2018-12-10 09:32
当下,纪实节目走热,有着积极的现实意义。“聚光灯”效应的存在让观众记住了那些被媒体争相报道的不和谐事件,反而忽略了身边更多默默守护着人民安全的基层警务人员,而《巡逻现场实录2018》完成的就是这样一份看似微小却十分厚重的记录。
2018-12-11 13:42
凯歌高奏,殊荣连连,“文化皖军”在多条战线上狂飙突进,呈现出向“高峰”不断迈进的强劲态势。文艺繁荣看作品,而作品的关键是人才。近年来,安徽实施“安徽文化名家”工程,推进重大文化项目首席专家制,扩充“文艺皖军”第一方阵阵容。
2018-12-10 09:30
作品会在时间河流里经历自然淘洗,但当你直接面对尚未被历史选择的当下作品时,所有的阅读、判断、态度立场完全是属于个人的。这要求评论家和作家都要有当代意识,不是指写当代题材,更要站在今天的立场和情境里与时代对话。
2018-12-10 09:59
往年在11月下旬就会有某部影片“打响贺岁档头炮”“打响贺岁档第一枪”,但在今年,电影市场过于冷清,贺岁档的概念悄然隐没,以至于进入了12月,大家并未感觉到“贺岁档”的到来。
2018-12-10 09:49
有业内人士总结,《猫》的引入启动了日本音乐剧市场的快速发展期,《剧院魅影》的引入则让韩国音乐剧市场进入“黄金十年”。但在目前的中国市场上,尚且缺乏一部能够全面引爆市场的经典力作,来启动音乐剧市场的爆发式发展。
2018-12-09 14:20
新思想引领新时代,新时代要有新气象、新作为。过去的五年,是美术事业、美术创作由“高原”迈向“高峰”的重要阶段。在全面深化改革的时代大潮中,美术界必须高举旗帜、牢记使命、深化改革、攻坚克难、创新发展,增强精品意识,敢于向顽瘴痼疾开刀。
2018-12-09 09:58
现在不少华语电影都是伪现实主义,很多作品拍的是生活中貌似真实的事情,但其实离真实有距离,甚至是扭曲的,而《狗十三》则是他努力去实现的严格意义上的现实主义,是现实生活某种意义上的真实呈现。
2018-12-07 10:1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