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大饭店》:剧场里才会有的人间模样

《大饭店》:剧场里才会有的人间模样

2018-12-06 11:17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卿青

  舞蹈剧场《大饭店》(黎星编舞,黎星、李超导演,11月23日和24日上演于国家大剧院戏剧场)演完,剧作家兼翻译家李健鸣老师感慨道:“改革开放四十年,现代舞是最美好的花朵。”我喜欢这个说法,想补充的是:《大饭店》跳出了剧场里才有的人间模样,也跳出了只有现代舞蹈才会喷涌出来的生命酣畅。

《大饭店》剧照 王徐峰摄

  饭店是一个可以让人的处境、身份和关系产生漂移的地方,一个既公共又隐秘,熟悉与陌生交杂的物理和心理地带。作品聚焦饭店这个别样空间,可以折射出人性更复杂的肌理。而将饭店搬到剧场,其漂移的特点将会被剧场特有的功能强化。

  舞台设计看起来就是一个普通的酒店大堂,有供客人歇脚的沙发,有餐桌餐椅。背景是分别带着酒店大门和几个客房小门的两面墙体,可供舞蹈的空间并不宽敞。然而这些舞台设置却在剧场里促生了多个维度的心理空间和各种关系的呈现。

  上半场是酒店大堂这一公共空间,下半场仅将右侧墙上的一道门翻转成一面镜子,将桌子变成一张床,舞台空间就转换成酒店房间内部。舞台上的几扇门也起着非常关键的作用。它不仅仅是公共空间和私密空间的连接,它们不断被推开关上,关上推开,而且并不固定为某一个人物的住所,这个处理也非常精彩。

  作品设定了7个人物:教授,教授夫人,情人,孕妇,酒鬼,经理和女佣。但这些人在各个门里进进出出,其身份在不断发生漂移,这恰恰显示了人在身份之外的复杂性和多重心理。

  桌子/床这个转换也一样让人惊喜。桌子或床下面可以流淌出舞者的身体,成为某种意识流的舞蹈显现。

  《大饭店》将自己定位于舞蹈剧场而非传统舞剧,显示了编导要用身体,用现代舞蹈来讲述人性人情和生命故事的当代立场和美学判断。因为只有现代舞蹈的身体才能冲破以往各种编舞符码的禁锢,进入到沸腾自由的生命本身。全剧完全抛弃了所谓的现实主义模拟,用舞蹈来结构和推进作品进行。这是作品让人兴奋不已的最主要原因。

  作品设定了7个人物身份,也分别安排了看似符合人物身份的舞蹈。比如情人的狂放欲望,教授的拘泥冷漠,教授夫人的孤独哀伤,酒鬼的跌跌撞撞,孕妇的犹疑不安,女佣的谨慎好奇,还有经理的循规蹈矩。这七种气质的舞蹈段落只是这个作品的七个底色而已。事实上,舞台上所呈现的各种人物和心理关系,远远冲破了这7种简单的底色,而让人性所共通的欲望和心理在这七个人身上不断复现,交织出更加斑斓的色彩。每个人仿佛都是另外一个自己。这其实是作品最富有张力的地方。这些呈现不同关系和心理的群舞,都编得可圈可点。比如编导在孕妇出场时对手提箱在几个人手中辗转的处理,既暴露了人的窥探心理,也暗示着人的某种心理负重;比如情人出场时的一大段独舞,各种具有性暗示的动作非常强烈地让她成为人的欲望投射,而她与几个依序前行的男子的逐个相遇,也非常巧妙地揭示了情人与这些男性之间的微妙关系和彼此贪欲;孕妇与酒鬼的双人舞也是亮点不断,孕妇对其既拒绝又逢迎,既犹豫又果敢的舞蹈等等都编得非常触动人心。这样的编舞以及对人物的处理让每一个人物都不再单一,而是饱满立体。

  也正因为如此,作品的最后一段才能成为点睛之笔。当这些人物走到台前与观众对视的时候,酒店的布景被撤去,舞台被灌入了水。这些人在水里开始尽情地舞蹈,直到他们——除去身上的外衣,只剩下穿着内衣裤的躯体,直到这些象征着身份的衣服被高高挂起。这些人体似乎抛弃了一切阻碍,只是酣畅地舞蹈。如果说饭店里所发生的一切爱恨情仇都是人生常态的话,那这个结尾作为全剧的高潮,无疑是编导想传达的对生命本身的一曲高昂赞歌。这是力,是美,是爱,是生命意志,是对人沸腾活着的一种期许。

  《大饭店》富有诚意而令人兴奋。它让人看到黎星这个舞者作为编导的出手不凡,看到这个年轻团队的视野和实力。它也让人看到现代舞蹈并非只属于小圈子不接地气,而是可以直抵人心。所有的舞者都是那么精彩,尤其是谢欣,怀着孕的身体依然丝毫不减其敏捷和锐利,他们都在舞台上盛开,在舞台上灿烂,也让生命的美好和激情在剧场里聚集。(卿青)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詹 丹:对《红楼梦》第四回价值的再认识

  • 盖 琪:现实题材影视剧何以能出“爆款”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作家的改名其实象征一种“转身”,仿佛开始远离都市,向山而寻,自然,远离尘嚣。庆山保持和媒体及受众一定的距离,但她的书写主题依旧和时代贴近,相向而行。读者对作家的接受,她的小说风潮,也几乎与昆德拉、村上春树等作家在中国流行相同步。
2019-05-22 10:14
亚洲合拍片,在尊重各国文化差异的同时,努力追求亚洲文化内在共通性,从而在交流互鉴中,创作出了面向各国观众的作品。在电影合拍中,亚洲各国家之间不仅能够利用合作机会相互学习、探讨,而且能挖掘共有文化,加强沟通、深化合作。
2019-05-22 09:57
从舞蹈表演者,转向舞蹈理论研究者,又从研究者转向创作者。芭蕾舞、古典舞、现代舞、民间舞、民族舞……他尝试通过身体语言来讲故事。回想自己二十多年的创作之路,他说,“没有生活是不行的”。
2019-05-22 09:44
忠于内心是文德斯的创作“秘笈”,不为商业,不为名利。如今,创作于他更为简单纯粹,他从这种单纯中走向了大境界,就像是《采珠人》呈现的那样,只有宽阔的明月、海面与歌声,那份通透能够直达天心和人心。
2019-05-22 09:38
贾樟柯说:“北京有那么多文学活动,能给胡同里的年轻人带来什么,说不清楚。但也有可能哪天,他就变成王朔了。人们不会去想超越自己生活经验的东西,只有当那个东西不断出现在自己的生活中,变成自己的经验,他才敢想。”
2019-05-21 16:18
青少年成长过程中有些事情是非做不可的。青少年正处在心灵发育关键期,最重要的教育是“点亮生命的灯火”,树民族精神之根、爱国主义之魂。中华优秀文化正是能够点亮生命灯火的“火种”,是滋润身心成长优质的琼浆。
2019-05-21 13:48
就像张爱玲认为后半部《红楼梦》“天日无光,百般无味”。她最终说了最愤恨的一句话,“《红楼梦》未完还不要紧,坏在狗尾续貂成了附骨之疽。”这句话送给《权力的游戏》,能解了“权游迷”的心结吗?息怒吧。
2019-05-21 11:21
如何让历史小说既忠实于史实,又有开拓性创造。白木的《传国玉玺》尊重历史却不拘泥历史,在描述方式上,作品以大气磅礴与温婉细腻相结合,既有丝丝入扣的剖析推理,也有气吞山河的金戈铁马;既有波澜壮阔的英雄史诗,也有娓娓道来的人间冷暖,儿女情长。
2019-05-20 10:56
舞剧叙事不易,编导为此创生了许多新手段、新视象。对于舞蹈叙事策略的运用和创新,并非“为运用而运用”“为创新而创新”,是因为故事本身的戏剧冲突、以及冲突双方的行为较量让编导力求深邃、务求精准。
2019-05-21 10:43
这部影片将是民族电影领域中的又一突破之作,它隐藏着未来民族电影发展的另一种可能:把作为他者想象的民族族群和个体拉回到主体位置,正视其民族个体的信仰、情感、状态变化,来寻找传统与现代交融的边界,以赋予民族电影更广泛的认同和价值。
2019-05-20 10:32
当下的慢综艺,早已在选秀、竞演、户外竞技等热闹地界之外,开辟出自己的趣味阵地。从场景配置来看,观察类综艺比《爸爸去哪儿》《向往的生活》等真人体验秀多了一个演播室,能够引得观众驻足品评。各大主流卫视、网络平台纷纷上马,欲分一杯羹。
2019-05-17 12:48
中国当代诗人在城市的街头犹豫了、迟钝了,而在面对乡村事物、自然山水、亲情友情时是那么娴熟、练达。对优秀的诗人来说,每一次写作都是自创语调、自设结构、自营修辞,进而攀登风格技艺的峰顶。
2019-05-17 10:17
弘扬樊锦诗一生坚守大漠敦煌精神的原创大型沪剧《敦煌女儿》,打磨了八年。磨,就是精雕细刻、精益求精。《敦煌女儿》上演后,对它的修改、打磨一直没有停止过。几度公演都不是小修小补,而是动大手术。这种锲而不舍的精神,是难能可贵的。
2019-05-17 13:04
日前,纪录片《传承》(第三季)在中央广播电视总台央视中文国际频道播出,以影像回溯古老技艺。第三季“小切口,大情怀”的叙事风格更加明晰,于平凡人物、日常细节中提炼与表现民族品格、家国情怀。
2019-05-17 10:16
与传统的舞剧线性逻辑叙事的方式不同,《永不消逝的电波》大量使用了电影蒙太奇的手法,巧妙地钩织对比性、复合型舞台艺术时空,并且用舞剧人物的心理流动作为舞台影像空间转换移动的依据,从而有序地、合情合理却又出人意料地构架起引人入胜的艺术境界。
2019-05-16 10:24
在众多文化交流形式中,电影节展有效且亲民,充分发挥了电影“文化大使”的功能。这次“2019亚洲电影展”,在为影迷提供多样化选择的同时,将继续发挥电影的桥梁作用,促进亚洲各国文化的交流互鉴。
2019-05-16 09:45
尽管国内视频网站所面临的市场环境并不像网飞那般“强敌环伺”,且话语权在不断加大,但整个行业能否突破网飞所形成的“优选内容+订阅收入”的商业模式,进一步将各种资源通过IP串联起来,形成“一鱼多吃”的新打法,仍有待实践。
2019-05-15 10:29
舞台艺术是世界最通行的艺术语汇之一,也是中国观众最喜闻乐见的文化载体之一,故而其记录、抒写、讴歌新时代的使命也就最重大,其反映历史巨大变化、描绘民族精神图谱,为时代画像、立传、明德的责任也最迫切。
2019-05-16 09:35
娱乐圈不能只享受社会发展带来的巨大利益而游离于主流价值之外,尤其是娱乐圈的一些价值观被很多人效仿。作为公众人物,演员必须回归主流价值场域,用优秀的作品和端正的人品起示范引导作用,参与年轻一代审美养成、价值塑造和人格培育的过程。
2019-05-14 09:21
群星奖是文化和旅游部为繁荣群众文艺创作而设立的国家文化艺术政府奖,诞生于1991年,2004年起纳入中国艺术节,与文华奖并列为子项。每三年一届的群星奖,是对各省市群众文艺成果的一次集中检阅。
2019-05-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