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风雅是清冷 怀人却情深

风雅是清冷 怀人却情深

2019-01-07 11:55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汪 凌

  唐吟方上世纪60年代出生于江南,自小学书学画学金石印刻,后北上进中央美院书法专业学习,毕业后在《文物》《收藏家》等杂志做编辑。因缘际会,唐吟方或亲炙,或友朋推介,或为杂志约稿,诸如此类,与一些文化老人多有接触。敏感多思的他,在与名人交往时留意收集坊间掌故,集腋成裘,时机成熟时出若干艺文掌故集,比如这本《新月故人》。

  看下来,这本掌故集的写作年代跨越20多年,在如今一两年即成一书的速成时代,这个时间长度并不多见,也许有二解:一是他主业不在写作;二是唯此长度,“故人”之意才立得住。这20多年是中国飞速发展的时代,日新月异,人们大多关注新人新事,一晃眼,老辈人纷纷雨打芭蕉去,风流云散,又能引起多少人注意?更不用说带着暖意、情义和怅惋,感叹这些文化老人的谢幕,唐吟方算是一位有心人。

《新月故人》,唐吟方著,文汇出版社出版

  这本书写老人老物、逝去的和因时势流变而消失的雅玩、文房诸宝之类,他说“风雅是清冷之物”,其实也是这本书的气质,带些清润、清冷气息。我对文化界老先生的事迹也有些了解,因此读此书有时会心一粲,有时心有戚戚,有时恍然若悟,有时黯然神伤……他笔下“故人”多是江南一带老辈书人,有的在共和国成立时北上履职,与人往来不外乎书画印诸艺。他们胸中涵养文墨,博览古今,艺术已臻化境,又通达人事,洞晓世情。他亲身交往过的写得尤其好,如临其境,如见其人;有的掌握材料翔实,或就某一点写透,也很好。比如章汝奭先生,出生世家,阅历广,见识多,艺精不贪俗名,既然不愿与大众潮流共进退,便退守林下独善其身,晚年自作挽联:“任老子婆娑风月,看儿曹整顿乾坤。”洒脱,孤高不群,乃真名士也。

  唐吟方写掌故,除一般意义的见人事见性情见时势见世相,也因身在书界,自己也写字作画刻印,术有专攻,因此笔下掌故也就角度特别。就我局外人看,觉得是技艺成分重于史料,多从书画史、画理、笔墨技法着眼,也就和借掌故爬梳社会史、政治史、风俗史等有所不同。比如,书中有一篇《齐白石父子的“工虫”》。我在北京画院白石老人画展中见过“工虫”,记得当时看到细致入微的草虫,心中特别讶异,惊奇连连。那些个小虫儿,单就纤细的线条,就让人过目难忘;而且,感觉又不是纯粹写生,说栩栩如生还不够,还能体味到其中的画家趣味,因此印象极深刻。这篇“白石工虫记”,娓娓讲述其来历,既解惑又得趣味,十分好看。其实,这也是掌故的特别之处,细微处落笔,一二三四水滴,映照出传主几分性情。他的掌故有温度,像落日余晖,给这些故人故事抹上一笔暖色,脉脉温情,很是消解了猎奇或考据的生冷。

  再比如王世襄。老先生有多人写传,唐文虽有些泛泛,但也从文物行杂志编辑身份写三两亲历的与王老文章往来琐事,别家遇不到。像在《收藏家》杂志老编委中,只王先生90岁还在写稿;当精力不济写不了长稿时,不愿拿随笔文字给杂志充数,编辑觉得受尊重而心中欢喜;发现问题即会打电话直截了当地指出……这些一鳞片爪,小里说是对人对事诚恳,大里讲是那一辈文化老人对责任担待的看重,丰富了老先生的影像。

  此外,他笔下的故人故事也有大时代中的普通人,但时局、人情、世故均有落笔。比如写杭州国立艺专故事,老师都是大师级,言传身教外,也不吝于给学生作业上题字或作画,生动活泼。另外还有笔、纸、笺、墨、砚、石之类的掌故,他一一道来自家经历和了解的故事,也十分好看。

  唐吟方有南方人的细腻敏感,有时也见温婉情愫,怀人情真意切,从微小细节入手,一件小事、一个小物、一桩逸闻,并不关涉宏大叙事,只在艺事上做文章,见性见情,也见趣味;同时,他自己多年沉浸在艺术中,对艺理技法的见解也尽在其中。(汪 凌)

[责编:贺梓秋]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作剩:《寄生虫》中阶层叙事的新表达与新体验

  • 周才庶:甜宠剧反映出怎样的性别观念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