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影视行业风险大,明星“对赌”骑虎难下

影视行业风险大,明星“对赌”骑虎难下

2019-01-09 09:24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袁云儿

  2018年贺岁档都已经结束了,冯小刚导演的贺岁喜剧片《手机2》仍无上映消息。2018年冯小刚没有一部新片亮相,他创立的浙江东阳美拉与华谊兄弟签订的对赌协议,年度任务恐怕也很难完成。明星与公司签订对赌协议,在前两三年因为资本的狂热而掀起一阵高潮,不过随着市场逐渐回归理性,这种高风险的商业模式预计将逐渐减少。

  所谓对赌协议,是收购方或投资方与出让方在达成并购或融资协议时,对于未来不确定的情况进行一种约定。通俗地理解,就是投资方出钱收购或者投资明星的公司,明星需要在规定时间内为公司赚取足够的利润,如果没能完成任务,可能需要返还相应的投资金额或现金补贴,甚至可能被稀释股权。

  2015年9月,冯小刚创立浙江东阳美拉传媒有限公司。华谊兄弟之后以10.5亿元获得该公司70%股权,而当时东阳美拉披露的资产总额仅为1.36万元,负债总额为1.91万元。华谊兄弟为何如此高溢价收购东阳美拉,就是因为和冯小刚签订了一个长达五年的对赌协议:2016年至2020年,东阳美拉承诺每年税后净利润不低于1亿元,且每年增长15%,若无法完成目标,冯小刚将以现金补足差额。

  2016年《我不是潘金莲》票房4.8亿元,2017年《芳华》14.2亿元,即便单看票房收入,这两年冯小刚完成对赌协议应该都没问题。但2018年冯小刚上映作品为零,就连客串《江湖儿女》的镜头也被剪了个干净。根据华谊兄弟2018年的半年财报,东阳美拉的净利润仅为5139.15万元,尚未完成应有业绩的一半。

  明星参与业绩对赌,除了冯小刚之外,冯绍峰、吴奇隆、刘诗诗、杨幂、顾长卫、高希希等人都已做了尝试。对赌协议对明星和投资方而言,是一桩各取所需的买卖。恒业影业总裁陈辉分析,对赌协议一般多发生在上市公司与明星投资的工作室或公司之间。对于上市公司来说,有垄断资源、捆绑明星的需求;而对于明星而言,对赌协议则让他们能在短时间内大量变现。“前几年受到资本狂热的影响,对赌协议比较多。”

  有人认为,签了对赌协议的明星很可能会被资本绑架,因为业绩压力,不得不疯狂接下各种影视作品、综艺和代言,作品质量难免飘忽不定,甚至拍出烂片烂剧。有网友列出冯绍峰签了对赌协议前后的作品列表,之前他演的《狼图腾》《黄金时代》《后会无期》,口碑都还不错,但在他参与对赌后,一口气接演了《幻城》《那片星空那片海》《幻城凡世》等烂剧。

  导演高希希就曾无奈地表示,他因为对赌协议只能向资本低头,只想着如何才能拍出高票房,让资方挣钱。张国立也曾感慨自己因为跟华谊签了对赌协议后,“变得不从容”“拍戏不像以前那样等一个我喜欢的剧本和角色”。制片人瞿晓认为,这也跟国内影视行业本身就缺乏优质的头部作品有关。“好内容其实真没那么多,每年值得一看的头部国产片可能也就20部,一个明星能参与一部就已经是撞大运了。”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影视行业并不适合对赌。“因为它不像那些比较有规律有系统的行业,投入产出比相对固定。影视行业的每个环节都和人相关,而人是最不确定的因素,这也导致了这一行业相对不太可控,因此不适合风险高的对赌。”他认为对赌是一种拔苗助长的行为,影视行业更适合扎扎实实,闷头做作品。“而且一旦对赌失败,上市公司极有可能出现股票下跌,损失的还是广大散户。”

  由于影视行业正经历寒冬,业内人士一致认为,前几年由于资本涌入而导致的对赌协议盛况,未来一两年恐怕很难再出现。(袁云儿)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作剩:《寄生虫》中阶层叙事的新表达与新体验

  • 周才庶:甜宠剧反映出怎样的性别观念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