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撒什么种子开什么花

2019-01-09 09:28来源:人民日报海外版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刘一达

  首先要承认一个事实,凡是有自己写作风格的作家,是离不开他所生活的地域文化的。其次,才能说到地域文化对一个作家创作的影响。

  40多年前,中国文坛出现过许多文学流派,比如“山药蛋派”“荷花淀派”“鸳鸯蝴蝶派”“京派”“海派”等等。这些流派的作家都各有自己的写作特点,而他们写作的风格特点跟他们所生活的地域有直接联系。不可否认,他们的作品受到了地域文化的浸润和滋养。

  我被人称为京味儿作家,京味儿也可以称为“京派”。京味儿作家的提法产生于上世纪二三十年代,以后又不断有作家涌现,风格特点逐渐成熟。

  我是在北京的胡同长大的,亲身经历了胡同的改造和变迁,对北京文化的情感似乎是与生俱来的,胡同文化已经渗透到我的骨血里,所以当我从事创作时,我所使用的叙事方法和语言,自然而然地会带有京味儿特点。

  京味儿文学创作到现在已经有四代人了,第一代以曹雪芹的《红楼梦》和文康的《儿女英雄传》为代表;第二代以老舍,张恨水,梁实秋等为代表;第三代以邓友梅,汪曾祺,陈建功,刘绍棠等为代表;我属于京味儿文学的第四代。2017年,我作为京味儿小说语言的第四代传人,申遗成功。现在京味儿小说语言已经是非物质文化遗产了。

  回顾地域文化对我创作的影响,我认为主要是两个方面:

  一是文学前辈创作风格对我的潜移默化。我从小就喜欢看《红楼梦》和老舍先生的作品,还上小学时,就读老舍的《老张的哲学》《二马》《骆驼祥子》等小说,还看了他写的话剧《茶馆》等,他的京味儿写作风格深深影响了我。

  我记得自己在报纸上发表的第一篇散文,就用的是京味儿语言。当时还是自然投稿,编辑看了我的文章,以为我是一位老北京人呢!其实,我那时刚刚二十出头。编辑见了我,感到很诧异,问我说,你怎么知道那么多北京土话呀?我告诉他,正在搜集北京土话,他才释然。

  二是生活是创作的源泉。由于我的创作始终没有离开丰富多彩的北京人的现实生活,他们的生活又具有鲜明的地域文化特点,这些对我的京味儿创作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作用。

  我16岁便初中毕业,被学校分配到工厂当工人,我的师傅都是老北京人,那会儿,每天在班上跟这些师傅们在一起摸爬滚打,他们聊天讲故事,耳濡目染,受到的都是京味儿文化的熏陶。积累了许多文学创作的素材。

  我在《北京晚报》当了24年的一线记者,主办过《京味报道》《收藏》《广角》等专版。也正是从那时,我开始从一般性的即时采访报道,进入到从历史人文的角度,深层次地研究北京文化。

  当时北京城进入了历史上少见的城市大改造,大批胡同被拆,大批住胡同的老北京人搬到了郊区,加上改革开放后,外来文化的冲击,北京文化面临着失传的忧患,我深深感到抢救北京文化的历史责任。

  那些年,我几乎每天都骑着自行车在北京大街小巷和胡同采访,寻找搜集第一手材料,被北京人称为“胡同记者”。这一时期,我创作了大量的纪实文学作品,出版了二十多本反映改革开放后京城发生巨变的纪实文学,使我的京味儿语言创作特点更加鲜明。

  前年,中华书局出版了我专著《北京话》,这本书当年被评为季度中国好书,2018年12月,又被书香中国举办的读书盛典评为好书,现在已经再版,此书的大量北京土话就是我在工厂当工人时搜集的,可以说这本书我写了40年。由此可见,地域文化滋养了我,我的创作丰富了地域文化。

  俗话说,一方水土养一方人。作为地道的北京人,这些年,不论是新闻报道,还是纪实文学,不论是小说,还是影视和话剧,我创作的选题和关注的视角,始终都集中在北京。是生于斯长于斯的北京,给了我创作的土壤,给了我施展才华的天地。是这座八百多年的帝都和现代化的国际大都市,是生活在这座都市里充满激情和活力的人,给了我创作的源泉,给了我写作的灵感和动力。(刘一达)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