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先看超级英雄电影自救指南

超级英雄拯救世界?先看超级英雄电影自救指南

2019-01-09 09:50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柳 青

  当《蜘蛛侠:平行宇宙》从《犬之岛》《无敌破坏王2》《超人总动员2》的环绕中突围,获得2019年金球奖最佳动画长片时,在北美上映三周的《海王》票房持续“霸榜”,实现周末票房三连冠,而在北美票房平平的《大黄蜂》,在中国上映三天票房超过4亿元,这是中国市场近十年来一月档期进口影片的最好成绩。

  2019年开年刷屏的三部电影,全是超级英雄片。三部风格迥异的电影,唯一的共通处是在各自所属的系列里扮演了“拯救者”的角色。《蜘蛛侠:平行宇宙》重建了观众对漫威漫画改编电影的信心,毕竟,在这部动画长片上映几个星期前,漫威最新一部《复仇者联盟4》的片花伤透了粉丝的心。在《海王》出现前,DC漫画系列的超级英雄片如死水一潭,重启的超人和蝙蝠侠无力对抗对手漫威的“复仇者联盟”,被寄予厚望的神奇女侠显得孤苦无依。《大黄蜂》更是《变形金刚》系列的触底反弹之作,回望2007年到2017年,五部《变形金刚》电影经历了票房和口碑的高开低走,到《变形金刚5》时,口碑探底,票房失利,以至于制片厂不得不腰斩这个系列……

  三部电影,无论视听设计是时髦或复古,都是围绕着“成长”这个古老的主题。《蜘蛛侠:平行宇宙》《海王》和《大黄蜂》,都没有对“超级英雄”这个电影类型做出实质的更新,它们中的任何一部都没能实现“创造新世界”的体验,而是在“俗套”的范围里尝试有限的改良。电影里的超级英雄一定能跨过“成长”这道坎,拯救自己也拯救世界,而超级英雄电影要实现自救,还真是关隘重重。

  《海王》:止于再现多部经典的“视觉前史”

  过去的十年里,在超级英雄片这个战场上,DC漫画被老对手漫威打得没有还手之力,尤其在《复仇者联盟》系列铺开“漫威宇宙”之后,亦步亦趋的“DC宇宙”几乎是个笑话。当导演温子仁接手《海王》时,这部电影成了DC漫画破釜沉舟的一场战役。

  现在,《海王》在中国市场的票房逼近20亿元人民币,全球票房总计7.5亿美元。这张成绩单充分证明,“够嗨够爽”是当下好莱坞的时尚。但好莱坞工业对叙事资源的调整,仍然能给主流电影业带来一些启发。《海王》的故事线,是糅合亚瑟王传说、莎士比亚戏剧、“劈山救母”和“白蛇传”等东方神话,进行东西整合的文化混用,而这套“老得掉渣”的叙事基因竟然仍是有效的。《海王》的这次实践说明,古老的叙事模型在当下娱乐产品市场中具有恒久的经济价值。

  在简单幼稚的故事里,打造感官刺激的视听奇观——《海王》的亮点在于影片对“海底世界”的构建。主创团队大量地借鉴了《阿凡达》《异形》《星球大战》和《指环王》等影片留下的“视觉前史”,借助珠玉在前的美学趣味,同时利用观众拥有的观影经验,导演温子仁在视听设计中把“类型”的元素铺排得很好,进而做到极致的呈现。

  这就解释了为什么《海王》拿不到今年奥斯卡最佳视觉效果提名,它甚至没进入十强。以行业的标准衡量,《海王》是对既有视听资源的整理和重新排列组合,它远没有做到“影像再造一个世界”;然而市场认可的恰是此类有限的改良,因为大众在娱乐消费中并不渴望全然新鲜的陌生体验,而是创作者对模型进行微调和修正后的“差异体验”。

  《大黄蜂》:用“外传”的方式曲线自救

  从2007年到2017年,五部《变形金刚》电影演示了一个经典IP如何在观众中口碑崩塌。《变形金刚5》上映时,是真正的车祸现场,从主流媒体的评论版到社交网站的评论区,都惨不忍睹。

  在2007年的第一部《变形金刚》大电影出现前,“变形金刚”的粉丝大致分为两种。一种是“硬核”热爱者,动漫观众里的“极客”,他们看过所有的老动画,收集孩之宝出过的各种版本的玩具,了解官方的“变形金刚编年史”,对民间的“变形金刚野史”更是如数家珍。另一种是为少年情怀埋单,这类观众看着1980年代初的动画长大,擎天柱和大黄蜂成为一段珍藏的童年往事。这两类粉丝,对2007年的《变形金刚》其实是不屑的。那部电影以及整个系列最大的意义,是完成了粉丝的迭代,而2017年《变形金刚5》黯淡收场,作为一个电影系列,它烂尾了,但是它用十年时间制造了新一代的“变形金刚”受众,在这群人的心里,这个名词和豪车、视效大片以及狂飙的高科技新闻联系在一起。

  《大黄蜂》的出现,既是用“外传”的方式曲线拯救一个做砸了的电影品牌,也要解决流行文化资源开掘过程中的关键议题:如何实现超级英雄的迭代。“超英”拍了又拍,依托的是时代话题的介入和观众对主角情感的代入。《变形金刚》的失败,在于这个系列没能像《美国队长》或《黑豹》那样,触到时代的痛点继而让旧有的叙事资源焕发出新的戏剧活力。导演迈克尔·贝没有足够的能力去把握时代议题的脉搏,他又被赋予了挥霍的行业资源,于是,电影拍到后来,成了砸钱的汽修店。

  《大黄蜂》的拍摄策略是很直接的,就是刺激观众对主角代入情感。影片在规划之初,目标粉丝群是2007年的电影观众,但试片效果很差。于是不得不补拍镜头并调整剧本,最终把“共情”的渴望交付给那群看着1980年代的动画长大的“情怀派”,让大黄蜂从骚包的雪佛兰跑车回归到蠢萌的“甲壳虫”,时间线回到了1980年代中期,这和中国观众熟悉的那部动画片的时代背景是同步的。整部影片呈现的质感是很80年代的,带着老派家庭电影的氛围,同时,因为成本控制的原因,视觉大片的工业感被很大程度地削弱了,主角大黄蜂不再是威风八面的“汽车人”,更像是流落地球的小外星人ET——它在电影里还真的和女主角对手指,再现了ET的经典一幕。当然,这也不奇怪,毕竟《大黄蜂》的第二制片人就是斯皮尔伯格。

  斯皮尔伯格对这部电影的影响是显而易见的,首当其冲是影片中庸守正的家庭观念;其次,贯彻了斯皮尔伯格对年代剧质感的高标准严要求,大黄蜂所处的时空氛围和时代脉络是和这个角色同等生动的。但这事实上带来一个非常棘手,而电影最终也确实没有解决的问题。影片叙事涉及美国军方,明确指向美苏冷战和1983年的格林纳达战争。当时,美国为了加勒比海的制海权,出兵弹丸岛国格林纳达,终结了当地的亲苏政权。这个历史事件介入到主线中且若隐若现左右了剧情走向的背景,就像《神奇女侠》里对二战的模糊指涉,在娱乐电影的语境里,严肃的历史讨论当然是不可能实现的。一个成长主题的青春故事要怎样处理残酷的时代背景?“历史”被拆解成怀旧感的色调和视觉元素的碎片,成为实现视听奇观的必要条件,而《大黄蜂》最终在这个话题上和了稀泥。

  《蜘蛛侠:平行宇宙》:疲态大片的另一种打开方式

  《海王》让人看到一个熟悉电影类型文化的导演怎样举重若轻地“新瓶装旧酒”,《大黄蜂》是对“老派”的全面回归,不仅画风是30年前的,价值观也全面回撤,相比之下,动画片《蜘蛛侠:平行宇宙》倒是让疲态的大片有了在平行宇宙里另类打开的方式。

  因为电影市场对视觉奇观的消费需求,以及青少年受众的诉求,使得根据动漫改编的超级英雄片成为好莱坞主力制作的重中之重,从北美地区的票房收入结构来看,超级英雄片撑起了整个工业的半壁江山。也正因为这样,超级英雄越来越不好看——为了高回报,就会高投入。投入越大,就越不许冒险,也不能犯错,这必然导致了大部分超级英雄片采取保守的制作策略,以至于电影的趣味往往和制作投入呈反比例曲线。

  在漫威漫画的众多角色里,美国队长是类似顶梁柱的存在,而蜘蛛侠是名副其实的“国民弟弟”。这个角色被当作代际传承的摇钱树,动画片版本就已多到需要考据,而电影《蜘蛛侠》三部曲被业界公认是难以超越的少年超英经典之作;后来又有漫威历经周折买回版权,《蜘蛛侠:英雄归来》搭着“复仇者”系列的顺风车重上大银幕。

  “家住布鲁克林的高中生彼得·帕克意外被蜘蛛咬了之后获得了超能力。”这个被重述了无数次的故事还有翻新的可能么——除了换演员?《蜘蛛侠:平行宇宙》恰恰让观众看到,哪怕你对一个故事的每个细节如数家珍,哪怕你熟悉每一种“英雄”和“反派”的配方,一部足够有趣的电影仍然能提供出新的观感。

  所有超级英雄大片焦虑的核心议题是“一代有一代的偶像”,怎样从无到有地创造一个新的偶像。而《蜘蛛侠:平行宇宙》不怵 “旧”,叙事利用 “平行宇宙”的概念,把历代蜘蛛侠抽离了他们各自的时空,在一个平行的世界里吹响“蜘蛛侠的集结号”。一个金发英俊、完美偶像般的蜘蛛侠在战斗中不幸死去,一个困在成长烦恼里的黑人男孩迈尔斯意外“继承”了蜘蛛侠的衣钵,电影用多快好省的方式结束序幕,然后展开足够大胆也足够魔幻的情境:平行世界层叠,陷入中年危机的蜘蛛侠、日本动漫里的机甲女孩版蜘蛛侠、1940年代的黑色电影版蜘蛛侠、酷帅少女版蜘蛛侠和猪猪侠,都被送到迈尔斯的世界里。这部电影也如同平行宇宙交叠的时空,交织着一个少年的成长故事和一个经典动漫角色的变迁史。

  与新一代蜘蛛侠迈尔斯有关的故事,固然是中规中矩、意料之中的美国派家庭戏剧,但整部《蜘蛛侠:平行宇宙》或多或少让我们看到“超级英雄电影”所能拥有的变体,而且,这样的变体是很有趣的。(柳 青)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作剩:《寄生虫》中阶层叙事的新表达与新体验

  • 周才庶:甜宠剧反映出怎样的性别观念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