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光影里的无尽之旅

光影里的无尽之旅

2019-01-09 11:05来源:西安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胡艳丽

  最开始了解是枝裕和,是通过他的小说作品《下一站,天国》《步履不停》《比海更深》。总感觉在他波澜不惊的文字之下,有种温柔却又强大的力量,让人卸去盔甲,剥去伪装,直面自己内心深处最隐秘的情感。2018年,是枝裕和凭借电影《小偷家族》获得第71届戛纳国际电影节金棕榈奖,这是其继获得系列国际奖项之后的又一次完美绽放。

  在是枝裕和看来,所谓的成长,是在无限接近绝望的感受中产生的。他看似顺风顺水的事业之路,其实同样经历过深渊和低谷,只是外界只看到了他的成就,而忽略了他在背光处的努力。看上去温文尔雅的是枝裕和,有时候就像一个赌徒,拼上自己的财产、名誉,为电影做各种尝试和突破,天生的“反骨”更令他的电影之路走得艰辛坎坷,在作品的市场性和文学性之间的探索努力,也令他一度陷入绝望的边缘。

  在是枝裕和拍摄第一部电影《幻之光》时,他就在5000万资金未到位,影院和发行方都未确定的情况下毅然开机拍摄。由于是枝裕和同时踩了“由无名新人导演执导”“无名新人女演员主演”“讲述关于死亡的灰暗故事”三个地雷,电影险些被雪藏,好在世间总有伯乐。假如没有是枝裕和当年的放手一搏,没有他初生牛犊不怕虎的莽撞,恐怕也就没有了后来一部又一部精彩的电影和剧本。

  在东京电影节上,他被侯孝贤导演指出有关分镜图的重大失误,这深深地刺痛了是枝裕和,但今天被称为“问题”的所有短板,在下一部电影中都将因调整和改进,而成为闪光点。

  是枝裕和从不喜欢遵从别人总结出来的创作规律,不会刻意迎合主流价值观,他拍的所有东西都有自己对人生、对社会的深度思考。比如对生之意义的理解,他说“比起有意义的死,不如去发现无意义却丰富的生”。在《下一站,天国》中,逝者对生命中最难忘时光的回忆,都是平常人的平常温暖,而我们平素看来人生重大转折的时刻,或是事业问鼎巅峰的荣光,在面对生死时,都被完美忽略了,真正割舍不下的正是细水长流的人间温情。

  世间有太多的不完美,人们总是寄希望于英雄拯救世界,或者崇尚古代武侠片中的快意恩仇,但在是枝裕和拍摄的唯一一部古装片《花之武者》中,他描写复仇的故事,英雄却没有登场,最终也没有人真正复仇。这一点似乎与《下一站,天国》有所呼应,其实也是延续着他作品中一贯的主题,平凡的生活就是意义和目的所在。

  电影和小说一样,重要的都应是去呈现,而不是去做世界的判官,但不管在哪种艺术形式中,树立一个坏蛋或英雄的形象都更易于被观众接受。在是枝裕和的作品中很难找到一个真正非黑即白的人物,主人公往往处于灰色区域。如同《小偷家族》一般,影片中的人物因需要彼此而聚在了一个屋檐下,他们行偷窃之举,甚至还代际传承,但人们却无论如何也无法对这些人恨起来。因为在每一个恶“果”的背后,都有着一个悲凉的“因”,正是这些“因”,击中了社会的种种病灶,道出了底层民众生活的辛酸和悲凉。

  在静水流深的江面之下,我们感受到的是是枝裕和丰沛而又充盈的思想活力,他在调用全身的细胞去感知、体谅、理解这个善恶交杂,布满温馨和悲凉的世界,正如他自己所言“我凝视着脚下与社会相接的黑暗面,同时珍惜每一次新的邂逅,用开放的态度面对外部世界,努力在今后的电影中呈现那些好的一面”。(胡艳丽)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作剩:《寄生虫》中阶层叙事的新表达与新体验

  • 周才庶:甜宠剧反映出怎样的性别观念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