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千年之前的朴素现实和浪漫想象

千年之前的朴素现实和浪漫想象

2019-01-09 11:24来源:宁波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痕 墨

  书如其名,作者刘勃所探究的“传奇中的大唐”,既存在于彰显唐人最高文学才华的“传奇”体例中,也不曾脱离新旧唐书这类严谨端正的史学文字。他让真实的历史环境和奇幻的文学世界互为镜像,呈现了千年之前朴素的现实和唐代文人们寄存在那些美丽篇章中的浪漫想象。

  在我国文学史上,唐传奇的地位很高,有人将其和唐诗并列,称为“一代之奇”。也有人将其与明清时期的白话小说并举,认为它们共同构成了中国小说史的两大高峰。其实,唐传奇之所以能呈现瑰丽神奇的唐风唐貌,最离不开的是它的创作环境——那个具有宏大气魄和优雅风致的王朝。

  首先,唐传奇的作者大多是当时极为优秀的诗人或散文家,有些还是著名官僚。陈寅恪先生就认为中唐传奇的盛世,是韩愈、白居易、元稹等搞古文运动和新乐府运动的文人打造出来的。当时的文坛名士并不觉得创作此类作品有何不妥,比如写《任氏传》的沈既济就说自己创作传奇,是为“著文章之美,传要妙之情”,言辞间颇有自豪意味。

  其次,唐传奇的文笔奇佳,可说是用最精粹、典雅、简明的文言书写的。《柳毅传》中写钱塘君那段,“语未毕,而大声忽发,天坼地裂,宫殿摆簸,云烟沸涌。俄有赤龙长千余尺,电目血舌,朱鳞火鬣,项掣金锁,锁牵玉柱,千雷万霆,激绕其身,霰雪雨雹,一时皆下,乃擘青天而飞去”,可谓自带奇幻大片的既视感。之后柳毅的诗,“碧云悠悠兮,泾水东流。伤美人兮,雨泣花愁。尺书远达兮,以解君忧。哀冤果雪兮,还处其休……”则带有楚辞韵味。既追忆了龙女在泾河边的孤苦,也表达了洞庭君父女重逢的喜悦,还抒发了自己思念家乡依依不舍的心情,写得比那些明清小说里的口水诗好多了。

  再次,唐传奇也有一定的史学价值。《李娃传》《任氏传》里对于长安城里坊的描写,能与很多史料记载和考古发现相互对照、印证。《霍小玉传》中对李益这个真实历史人物的介绍也相当详细,能弥补史料记载之不足。

  反映在唐传奇作品中的很多理念,说明当时文人的思想开放程度远超后世那些被宋明理学束缚的小说作者。《虬髯客传》《红线传》《聂隐娘》等虽算不上悲剧,却也没有为了迎合读者趣味,走曲终奏雅的俗套路子,故事结局更多是随着主人公的性格特点和当时的社会环境自然形成的。唐传奇在塑造人物个性上也是一绝。《莺莺传》中的张生聪明、英俊,可这也没能遮掩住此人始乱终弃的秉性。张生在玩弄别人的情感后,还想方设法让自己占领道德高地,避免被大众舆论谴责。《霍小玉传》中的李益也有鲜明的人性弱点,冲动让他付出代价,软弱又使他无力承担责任,偏偏李益骨子里还蛮老实,困境来临时不知道耍滑头,在伤害霍小玉的同时,自己内心也饱受折磨。到了《柳毅传》,落第书生的见义勇为和俊爽热忱跃然纸上。至于红拂女、红线女这样美丽聪慧、敢作敢为且并不一味娇滴滴的女子形象,似乎也只可能出现在有着硬朗风气的唐传奇中。哪怕是被抛弃的崔莺莺,多年后在张生要求再见一面时,她果断拒绝,写出了“弃置今何道,当时且自亲。还将旧时意,怜取眼前人”这样坚强透彻的诗句来。她既不会用死亡来昭告自己的爱情遭遇,也不愿和负心汉再有任何拖泥带水的牵连。在人格气质上,真是完胜那些死活走不出情感阴影的所谓“痴情女子”。

  唐传奇中的很多优秀篇章对后世文学特别是小说的创作,有着各方面的深远影响。比如白行简的《李娃传》就不仅开创了“才子佳人”的小说模式,也开创了“落难公子中状元”的情节模式,后来的《玉堂春落难逢夫》等作品就是对它的一种“高仿”。

  唐传奇全方位展现了大唐之社会纷繁和人心幽微,采用了文学特有的虚实手法,彰显了一个时代的风骨面貌和精神态度。鲁迅先生曾赞誉唐传奇为“唐代特绝之作”,实非溢美。(痕 墨)

[责编:李姝昱]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