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交口称赞”不该是文学评论的常态

“交口称赞”不该是文学评论的常态

2019-01-10 10:28来源:文汇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邵岭

  在学者们看来,交口称赞不该是文学评论的常态。做文学批评要认真,甚至要较真。所谓较真,就是实事求是,给作家作品以客观而真实的评价,真正承担起“批评”应有的功能。只有这样,文学评论才能找回应有的尊严,文学创作也才能获得应有的尊重

  巍巍秦岭,层峦叠嶂,白云、雪山交织成一幅冬日里的山川秀美图,《山本》手迹。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制图:冯晓瑜

  在出版近一年后,因为一篇评论文章,作家贾平凹的长篇小说《山本》这两天重新刷了一波屏,引发关注和热议。

  在这篇刊发于2018年最后一期《文艺研究》杂志的文章中,作者鲁太光以“价值观的虚无与形式的缺憾”对《山本》提出批评,认为其没有能给人以正面价值和情感出路,背离了创作者宏大的创作意图,同时多处出现了《浮躁》《秦腔》《废都》等前作的影子,是一种自我重复。

  这篇评论之所以引发关注,有一个很重要的背景:在此之前,《山本》几乎收获了评论界的一致好评。不过,此次再度刷屏,大家的关注点并没有过多地停留在对《山本》本身的优劣判断上,而是聚焦于这篇评论背后的话题:对于文学创作,尤其是对于已经成为名家的文学创作,我们到底应该持什么样的批评态度?在很多人看来,这是关系到“批评究竟何为”的大问题。

  名家作品收获一片叫好,不是正常的评论生态

  记者了解到,在发表这篇文章之前,文学博士、中国艺术研究院研究员鲁太光曾经召集过一次关于《山本》的内部研讨会。他当时在开场白中这样表示:贾平凹是新时期以来的重要作家,对他的讨论,在某种程度上也是对新时期以来中国当代文学的一种认识与把握。昨天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再次强调了这一态度。

  而这也是此篇评论引发关注的一个重要原因。华东师范大学中文系教授罗岗告诉记者,在国际书评界,通行的规则就是越是大牌作家,越容易得到专业严苛的评价。批评家詹姆斯·伍德对于保罗·奥斯特、埃德蒙·威尔逊等名家从未笔下留情,充分了解他们的缺陷,永远在他们的七寸处下手。尤其是大牌们的新作,比如伊万·麦克尤恩,他的很多作品在初问世时评价并不高。

  相比之下,由于某些众所周知的原因,我们的评论界对于大牌往往过于温和,用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评论家的话来说:“每一次都声势浩大,每一部作品都被抬上一座新的高峰。为什么不能对这样的写作做更加专业严苛的批评和讨论呢?”在罗岗看来,对于那些在文学史上已经有了一定地位的作家,应该以他们曾经达到过的最高水平来要求,至少不能低于自己曾经的水准。鲁太光则表示,创作是很难的,我们不能要求作家的每部作品都是好作品;但这并不是说对每一部作品都要点赞。我们要尊重作家的劳动,但更要尊重文学标准,特别是对于那些被视为标杆的名家,有时候真诚的批评甚至沉默,可能都比泛泛而谈的“表扬”更有价值。

  “批评”应该给作家作品以客观而真实的评价

  在一个健康的评论生态里,名家没有免于批评的特权。也只有在一个健康的评论生态里,评论才能真正发挥功能。由此引发出的另一个话题就是:文学评论的功能究竟是什么?

  鲁太光把文学评论的功能分为两层:从初级层次来说,就是文学生态的保护者,要尽量好处说好,坏处说坏,甚至保持沉默。从较高层次来说,文学批评担负着发现、清除落后的文学生产力、生产关系,召唤先进的文学生产力、生产关系,即催生文学未来的责任。

  罗岗同样以“面向当下”“面向未来”的两重维度来审视文学评论的功能。在他看来,文学评论一方面承担了塑造当下时代阅读生态的功能,具体而言,就是引导读者对自己所要阅读的作品作出参考性判断。在文学批评的历史上,有不少对读者产生过重大影响的批评家。与此同时,更重要的是,文学评论是一个经典化的过程,决定了哪些作品可以进入文学史,从而为后人展现一个时代的文学风貌。“为什么我们会觉得上世纪九十年代的文学是面貌模糊的?就和当时批评力量弱化有关。而上世纪八十年代,文学批评一派蓬勃强劲,很多作品正是在那样的环境下被经典化了。”

  正是因为如此,在学者们看来,交口称赞不该是文学评论的常态。做文学批评要认真,甚至要较真。所谓较真,就是实事求是,给作家作品以客观而真实的评价,真正承担起“批评”应有的功能。只有这样,文学评论才能找回应有的尊严,文学创作也才能获得应有的尊重。

  【相关链接】

  贾平凹谈《山本》

  这本书是写秦岭的,原定名就是《秦岭》,后因嫌与曾经的《秦腔》混淆,变成《秦岭志》,再后来又改了,一是觉得还是两个字的名字适合于我,二是起名以张口音最好,而“志”字一念出来牙齿就咬紧了,于是就有了《山本》。山本,山的本来,写山的一本书,哈,“本”字出口,上下嘴唇一碰就打开了,如同婴儿才会说话就叫爸爸妈妈一样,这是生命的初声啊。

  关于秦岭,我写过,一道龙脉,横亘在那里,提携着黄河长江,统领了北方南方,它是中国最伟大的一座山,当然它更是最中国的一座山。

  我就是秦岭里的人,生在那里,长在那里,至今在西安城里工作和写作了40多年,西安城仍然是在秦岭下。话说:生在哪儿,就决定了你。所以,我的模样便这样,我的脾性便这样,今生也必然要写《山本》这样的书了。

  ……

  作为历史的后人,我承认我的身上有着历史的荣光也有着历史的龌龊,这如同我的孩子的毛病都是我做父亲的毛病,我对于他人他事的认可或失望,也都是对自己的认可和失望。《山本》里没有包装,也没有面具,一只手表的背面故意暴露着那些转动的齿轮,我写的不管是非功过,只是我知道,我骨子里的胆怯、慌张、恐惧、无奈和一颗脆弱的心。我需要书中那个铜镜,需要那个瞎了眼的郎中陈先生,需要那个庙里的地藏菩萨。

  未能一日寡过,恨不十年读书,越是不敢懈怠,越是觉得力不从心。写作的日子里为了让自己耐烦,总是要写些条幅挂在室中,《山本》时左边挂的是“现代性,传统性,民间性”,右边挂的是“襟怀鄙陋,境界逼仄”。我觉得我在进文门,门上贴着两个门神,一个是红脸,一个是黑脸。

  终于改写完了《山本》,我得去告慰秦岭,去时经过一个峪口前的梁上,那里有一个小庙,门外蹲着一些石狮,全是砂岩质的,风化严重,有的已成碎石残沙,而还有的,眉目差不多难分,但仍是石狮。

  (原载于2018年2月2日《文汇报》)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