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创新又走心,舞动的“电波”唤起共情

创新又走心,舞动的“电波”唤起共情

2019-01-10 16:04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游暐之

  《永不消逝的电波》连接着中国四五十岁以上观众永难消逝的记忆。当年,孙道临饰演的玉树临风、书卷气十足的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李侠,在把最后一份情报发往延安后,从容发出告别语,字字锥心,这一镜头深深印在孩提时代的我心里。

  晚电影一甲子而生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同样在尾声中,阁楼上的李侠坐在电报机前发出最后的电波,舞台砖灰色的景板上,出现了用朱红色标宋书写的苍劲大字“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无言的告别,伴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旋律,观剧至此,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惧难度,用舞蹈讲清故事

  听说上海歌舞团要创作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已久,但我之前一直觉得,此题材做成歌剧或音乐剧的可行性远胜于做成舞剧,因为故事中的很多场景与戏剧点,很难不通过语言而仅借助肢体就能表现。然而,首轮演出开始后,各种好评、推荐铺天盖地而来,逢圈内人必谈“电波”,演出一票难求,实在激发了我的好奇心。用“挤”出来的一张票,抱着审视和挑剔的目光走进剧场,结果,怀着感动、震撼以及再次与之相遇的期盼走出剧场。我没想到,这部剧真的打动了我。

  2018年12月25日,上海的天空飘着细密的雨丝,空气清冷,而在室内舞台上,雨、伞成了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突出的视觉形象。每当李侠遇到困难、危机、内心彷徨的时候,要么暴雨如注,要么撑着黑伞的人流出现——这种视觉情境虽然并不算是创新,但用在舞剧中却非常合适。

  主人公依然是人们熟知的李侠,但是,主要戏剧事件、人物设定基本上是全新创作。电影版中,李侠多次登上阁楼发报,舞剧中只在开头和结尾呈现了两次,其中不能不看出舞剧编导的推敲之意。事实上,“发报”确实不是特别容易用肢体艺术化表现的动作,舞剧不强调这个特定动作,而是通过李侠与妻子兰芬,乔装成裁缝铺老板、小伙计、车夫的几位战友与特务之间的周旋,以及敌方对地下党组织跟踪破坏等事件,推进整个剧情的发展。由于戏剧结构清晰,线索集中凝练,人设相对简单,与电影文本相比,这样的舞剧文本显然更适合通过舞蹈或肢体动作来呈现。

  与传统经典的红色舞剧如《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的线性叙事相比,《永不消逝的电波》(以下简称《电波》)更多呈现出艺术手段的立体性和当代性。

  同样是用舞蹈讲故事,《电波》在讲述方式上,内心意境多于直白叙述,又倚重意象化的表达。比如,在表现夫妻情感交流、敌我面对面斗争、怀念失去战友等桥段时,编导于现时态的独舞、双人舞、群舞之中,糅入人物的回忆、幻想、猜度等种种主观、内生性的因素,让观众深切通感到人物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也在凶险扑朔的斗争戏里,更为主人公的命运走向捏一把汗。

  舞蹈编排上,《电波》具有亲和力与时尚感。这种亲和与时尚,并不是把当下流行的摇滚、街舞等搬到台上,而是通过生活化的动作与艺术化的舞蹈交糅,让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的观剧体验得到提升,进而欣然接受作品所要传递的精神主旨。笔者曾观赏过该剧编导韩真、周莉亚的其他舞剧作品,窃以为《电波》在表达人物内心情感情绪时的舞段编排最为准确到位。

  创新出奇,舞台观感如“大片”

  《电波》的音乐具有感染力和画面感,把革命题材与艺术性可听性有机统一,将激越、紧张、柔美、高昂、动人、悲壮的种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直抵人心。舞剧音乐中还能捕捉到很多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电影中的旋律,老上海味道扑面而来。舞美、灯光、服装、造型,则为这种上海韵味锦上添彩。六七幅竖挂的砖灰色景板,在舞台上随剧情自由流动,旋转开合间,戏剧情境和故事空间切换、打开。兰芬和女邻居们在弄堂口搬个小板凳纳凉,手拿芭蕉团扇的群舞,就在这干净、雅致而又有些古旧的砖灰色景板的映衬下完成,和背板上隐隐的石库门建筑线条相呼应,老城厢风情呼之欲出。

  舞台上还有几块可上下前后移动的同样色调的横挂景板,与竖挂的石库门景板相配合。所有这些流动景板,“虚”可当“实”用,“实”也可化为“虚”境,除了丰富视觉效果,也为舞蹈提供了更有意味的表演空间。景板在剧中还充当了“字幕屏”,舞剧在复杂人物关系的交待上无疑有短板,《电波》的处理智慧是每当一个主要人物首次出场,景板上都会投映相关文字,这些“字幕”成了舞美的一部分,在影像上具有影视剧的既视效果,观众注意力则始终在舞台上,避免了为看舞台外字幕屏而分神出戏的情况。

  与流动写意的景板相比,《电波》的道具则基本是写实风,对桌椅、小板凳、床榻、台灯、店铺招牌、电梯栅栏门等的运用简便、有效。电梯栅栏门在需要时从上吊下,便可在舞台上隔出关键剧情展开的戏剧空间,配合灯光闪移,舞蹈肢体语言也更为灵动,让人身临其境。舞台灯光干净、纯粹、高级,是有灵魂的光。数度,在全黑的背景下,创作者非常克制而精准地根据人物的轮廓打光,让主人公隐在一片不可捉摸的黑暗中,仿佛那黑暗里随时会爆发不可预知的危机。在一些个体或群体场面中,方形追光的应用,则让舞台空间的实体感更加强化,整体意境营造得相当到位。

  走新也走心,精细打磨有空间

  孙道临是国人心目中的银幕“男神”,他塑造的“李侠”已是不朽经典,而舞剧《电波》的领衔主演王佳俊也不负众望,将可敬可信的革命者形象塑造得比较成功。王佳俊在形体气质、人物感觉、年代特征上把握得当,既透出知识分子的温文尔雅,又散发革命者无畏刚毅的气质,俊朗的外形还传递着一层青春偶像气韵。他与兰芬饰演者朱洁静的配合相当默契,最后一幕夫妻别离戏,两人将不舍、担忧与决绝表现得令人心痛扼腕。

  首次搬上舞剧舞台的《电波》,从新作要求来看也许足够成功,若论精益求精,则必有需进一步雕琢完善之处。局部的剧情脉络与人物行为逻辑的舞台呈现应该更明晰。比如裁缝铺被抄、裁缝被杀害那场戏里,李侠在特务离开后走进铺子寻找情报线索,此时,敌人又和李侠出现在同一个空间,感觉他被敌人包围。但带着疑惑看到后来才知道,编导表现的是李侠对裁缝遇害前种种情形的分析推断,敌人是出现在李侠脑海中,而不是在实际空间中。此处的前后戏剧性衔接得太过紧密,就需要通过场景、灯光、肢体动作等设计把“虚”与“实”区分开来,不让观众误解。此外,《电波》多处用到类似电影蒙太奇虚实结合的处理手法,比如表现李侠和兰芬回忆两人相知相爱过程时,就用另外三对演员来体现,表达得清楚,也充满温情,但是“虚实”的运用还是要视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如在李侠入裁缝铺这场戏的另一空间,兰芬坐着特务拉的黄包车离开,最后拿出枪把特务打死,她是如何识破冒充车夫的特务的?这里必须要让人物形成正面对决,这种对决不是让两人发生肢体冲突,而是要编排一段特定的舞蹈来表现兰芬对特务的识破,否则,戏剧推进上就会缺少必要的逻辑合理性,不仅观众不能充分理解,也削弱了戏剧发展的紧张度。

  《电波》在多媒体投影的制作上也有向精细准确方向努力的空间。上半场的很多投影,如当年的报纸做得就完全失真,“XX日报”应是从右至左排版,投影上报纸里的文章标题、内容文字均从左到右,这种失误实在是不应该。

  瑕不掩瑜,《电波》的优秀来自于它的完整,是从剧本、音乐、编舞、表演到舞美、灯光、服装造型等所有元素相互交融、难以分割的统一体,也是主创对于舞剧样式的一次具有开拓意识和变革精神的探索与尝试。这部舞剧不仅“讲清楚了”一个红色故事,还把极具当代性的审美融入其中,让回响在老一代人脑海中《永不消逝的电波》激情恣意地舞动起来,也赢得新一代观众的共情,确属难能可贵。

  (作者游暐之为《歌剧》杂志主编)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