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创新又走心,舞动的“电波”唤起共情

创新又走心,舞动的“电波”唤起共情

2019-01-10 16:04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游暐之

  《永不消逝的电波》连接着中国四五十岁以上观众永难消逝的记忆。当年,孙道临饰演的玉树临风、书卷气十足的共产党地下工作者李侠,在把最后一份情报发往延安后,从容发出告别语,字字锥心,这一镜头深深印在孩提时代的我心里。

  晚电影一甲子而生的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同样在尾声中,阁楼上的李侠坐在电报机前发出最后的电波,舞台砖灰色的景板上,出现了用朱红色标宋书写的苍劲大字“同志们,永别了,我想念你们”。无言的告别,伴着壮士一去不复返的悲壮旋律,观剧至此,我的眼泪夺眶而出。

  不惧难度,用舞蹈讲清故事

  听说上海歌舞团要创作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已久,但我之前一直觉得,此题材做成歌剧或音乐剧的可行性远胜于做成舞剧,因为故事中的很多场景与戏剧点,很难不通过语言而仅借助肢体就能表现。然而,首轮演出开始后,各种好评、推荐铺天盖地而来,逢圈内人必谈“电波”,演出一票难求,实在激发了我的好奇心。用“挤”出来的一张票,抱着审视和挑剔的目光走进剧场,结果,怀着感动、震撼以及再次与之相遇的期盼走出剧场。我没想到,这部剧真的打动了我。

  2018年12月25日,上海的天空飘着细密的雨丝,空气清冷,而在室内舞台上,雨、伞成了舞剧《永不消逝的电波》中突出的视觉形象。每当李侠遇到困难、危机、内心彷徨的时候,要么暴雨如注,要么撑着黑伞的人流出现——这种视觉情境虽然并不算是创新,但用在舞剧中却非常合适。

  主人公依然是人们熟知的李侠,但是,主要戏剧事件、人物设定基本上是全新创作。电影版中,李侠多次登上阁楼发报,舞剧中只在开头和结尾呈现了两次,其中不能不看出舞剧编导的推敲之意。事实上,“发报”确实不是特别容易用肢体艺术化表现的动作,舞剧不强调这个特定动作,而是通过李侠与妻子兰芬,乔装成裁缝铺老板、小伙计、车夫的几位战友与特务之间的周旋,以及敌方对地下党组织跟踪破坏等事件,推进整个剧情的发展。由于戏剧结构清晰,线索集中凝练,人设相对简单,与电影文本相比,这样的舞剧文本显然更适合通过舞蹈或肢体动作来呈现。

  与传统经典的红色舞剧如《白毛女》《红色娘子军》的线性叙事相比,《永不消逝的电波》(以下简称《电波》)更多呈现出艺术手段的立体性和当代性。

  同样是用舞蹈讲故事,《电波》在讲述方式上,内心意境多于直白叙述,又倚重意象化的表达。比如,在表现夫妻情感交流、敌我面对面斗争、怀念失去战友等桥段时,编导于现时态的独舞、双人舞、群舞之中,糅入人物的回忆、幻想、猜度等种种主观、内生性的因素,让观众深切通感到人物丰富复杂的内心世界,也在凶险扑朔的斗争戏里,更为主人公的命运走向捏一把汗。

  舞蹈编排上,《电波》具有亲和力与时尚感。这种亲和与时尚,并不是把当下流行的摇滚、街舞等搬到台上,而是通过生活化的动作与艺术化的舞蹈交糅,让观众尤其是青年观众的观剧体验得到提升,进而欣然接受作品所要传递的精神主旨。笔者曾观赏过该剧编导韩真、周莉亚的其他舞剧作品,窃以为《电波》在表达人物内心情感情绪时的舞段编排最为准确到位。

  创新出奇,舞台观感如“大片”

  《电波》的音乐具有感染力和画面感,把革命题材与艺术性可听性有机统一,将激越、紧张、柔美、高昂、动人、悲壮的种种情感交织在一起,直抵人心。舞剧音乐中还能捕捉到很多上世纪二三十年代电影中的旋律,老上海味道扑面而来。舞美、灯光、服装、造型,则为这种上海韵味锦上添彩。六七幅竖挂的砖灰色景板,在舞台上随剧情自由流动,旋转开合间,戏剧情境和故事空间切换、打开。兰芬和女邻居们在弄堂口搬个小板凳纳凉,手拿芭蕉团扇的群舞,就在这干净、雅致而又有些古旧的砖灰色景板的映衬下完成,和背板上隐隐的石库门建筑线条相呼应,老城厢风情呼之欲出。

  舞台上还有几块可上下前后移动的同样色调的横挂景板,与竖挂的石库门景板相配合。所有这些流动景板,“虚”可当“实”用,“实”也可化为“虚”境,除了丰富视觉效果,也为舞蹈提供了更有意味的表演空间。景板在剧中还充当了“字幕屏”,舞剧在复杂人物关系的交待上无疑有短板,《电波》的处理智慧是每当一个主要人物首次出场,景板上都会投映相关文字,这些“字幕”成了舞美的一部分,在影像上具有影视剧的既视效果,观众注意力则始终在舞台上,避免了为看舞台外字幕屏而分神出戏的情况。

  与流动写意的景板相比,《电波》的道具则基本是写实风,对桌椅、小板凳、床榻、台灯、店铺招牌、电梯栅栏门等的运用简便、有效。电梯栅栏门在需要时从上吊下,便可在舞台上隔出关键剧情展开的戏剧空间,配合灯光闪移,舞蹈肢体语言也更为灵动,让人身临其境。舞台灯光干净、纯粹、高级,是有灵魂的光。数度,在全黑的背景下,创作者非常克制而精准地根据人物的轮廓打光,让主人公隐在一片不可捉摸的黑暗中,仿佛那黑暗里随时会爆发不可预知的危机。在一些个体或群体场面中,方形追光的应用,则让舞台空间的实体感更加强化,整体意境营造得相当到位。

  走新也走心,精细打磨有空间

  孙道临是国人心目中的银幕“男神”,他塑造的“李侠”已是不朽经典,而舞剧《电波》的领衔主演王佳俊也不负众望,将可敬可信的革命者形象塑造得比较成功。王佳俊在形体气质、人物感觉、年代特征上把握得当,既透出知识分子的温文尔雅,又散发革命者无畏刚毅的气质,俊朗的外形还传递着一层青春偶像气韵。他与兰芬饰演者朱洁静的配合相当默契,最后一幕夫妻别离戏,两人将不舍、担忧与决绝表现得令人心痛扼腕。

  首次搬上舞剧舞台的《电波》,从新作要求来看也许足够成功,若论精益求精,则必有需进一步雕琢完善之处。局部的剧情脉络与人物行为逻辑的舞台呈现应该更明晰。比如裁缝铺被抄、裁缝被杀害那场戏里,李侠在特务离开后走进铺子寻找情报线索,此时,敌人又和李侠出现在同一个空间,感觉他被敌人包围。但带着疑惑看到后来才知道,编导表现的是李侠对裁缝遇害前种种情形的分析推断,敌人是出现在李侠脑海中,而不是在实际空间中。此处的前后戏剧性衔接得太过紧密,就需要通过场景、灯光、肢体动作等设计把“虚”与“实”区分开来,不让观众误解。此外,《电波》多处用到类似电影蒙太奇虚实结合的处理手法,比如表现李侠和兰芬回忆两人相知相爱过程时,就用另外三对演员来体现,表达得清楚,也充满温情,但是“虚实”的运用还是要视具体情况具体对待。如在李侠入裁缝铺这场戏的另一空间,兰芬坐着特务拉的黄包车离开,最后拿出枪把特务打死,她是如何识破冒充车夫的特务的?这里必须要让人物形成正面对决,这种对决不是让两人发生肢体冲突,而是要编排一段特定的舞蹈来表现兰芬对特务的识破,否则,戏剧推进上就会缺少必要的逻辑合理性,不仅观众不能充分理解,也削弱了戏剧发展的紧张度。

  《电波》在多媒体投影的制作上也有向精细准确方向努力的空间。上半场的很多投影,如当年的报纸做得就完全失真,“XX日报”应是从右至左排版,投影上报纸里的文章标题、内容文字均从左到右,这种失误实在是不应该。

  瑕不掩瑜,《电波》的优秀来自于它的完整,是从剧本、音乐、编舞、表演到舞美、灯光、服装造型等所有元素相互交融、难以分割的统一体,也是主创对于舞剧样式的一次具有开拓意识和变革精神的探索与尝试。这部舞剧不仅“讲清楚了”一个红色故事,还把极具当代性的审美融入其中,让回响在老一代人脑海中《永不消逝的电波》激情恣意地舞动起来,也赢得新一代观众的共情,确属难能可贵。

  (作者游暐之为《歌剧》杂志主编)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冰玉:《寄生虫》与后殖民主义视线中的韩国近代史

  • 郝 瀚:《银湖之底》,新黑色电影的复临与变奏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8月16日,第十届茅盾文学奖的评选工作终于尘埃落定,五个获奖名额各有其主,包括梁晓声的《人世间》、徐怀中的《牵风记》、徐则臣的《北上》、陈彦的《主角》和李洱的《应物兄》。五部获奖作品,充满人道主义、史诗情怀与时代关切。
2019-08-23 09:59
影片《沉默的证人》的创意是好的,一帮匪徒为了销毁关键犯罪证据,也就是留在尸体内的一颗子弹,煞有介事地打劫了一个法医鉴定中心。电影并没有走娱乐的路径,而是走了一条严肃警匪悬疑正剧的歧途。编剧乱判生死,使得人物如过期的水果,斑驳而干瘪。
2019-08-23 09:55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哪吒》的崛起让观众看到国产动画无限潜能的同时,也展示出一重“遗憾”甚至是“焦虑”:曾经让中国动画区别于海外动画,获得巨大荣耀的中国动画学派美学风格,在这部如今的“门面之作”中难觅踪影。
2019-08-23 09:24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