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特赦》:在审智与审美之间

《特赦》:在审智与审美之间

2019-01-11 13:48来源:北京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谷海慧

  在视觉美学主导戏剧舞台的当下,能看到一个剧本主题明确、冲突集中、结构严谨的作品,实属难得。何况还是本土原创,无疑更令人惊喜。2018年12月,国家话剧院推出的《特赦》就是这样一部以坚实的文本托举起来的作品。这部由徐瑛编剧、李伯男导演的原创话剧,无论在文学性还是剧场效果上,都值得在戏剧备忘录上打下一个结结实实的记忆的结。

《特赦》剧照 粟国光 摄

  其实,用“主题明确、冲突集中、结构严谨”来描述《特赦》的文本成就,多少显得老土,然而,这又的确是《特赦》的文本要素。我们非常高兴地看到,这部取材于施剑翘为报父仇行刺孙传芳之真人实事的作品,并没有把笔墨集中在施剑翘这个民国奇女子身上,也就是说,剧作家的目的不是书写传奇,而是借传奇讨论问题。这个问题就是剧作主题:司法如何不受权力的干预?这个问题的背后是知识理性与法律规则。因此,从本质上说,这是一部审智的作品。

  “斗智”是这部戏的最大看点,法庭辩论被设定为重头戏。在施剑翘是否该被处决、是否属于自首、是否能减刑等问题上,双方律师各执其理唇枪舌剑。但无论怎样去反驳对方、说服法官,这一切,他们都希求“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在法律的框架内”解决问题就是《特赦》的戏核。剧作的主要矛盾,其实不是施剑翘案审判结果——虽然表面看这是法庭辩论的焦点,而是司法能否不受政权干扰或不被民情绑架?在此核心问题下,孙家要以命抵命、施家要无罪释放,这一看起来极其尖锐的冲突,倒是剧作的次要矛盾。从根本上说,司法独立是理性精神的独立。因此,当施剑翘案经高院重审再次减刑后,双方律师法庭外相遇,“在法律的框架内”重新讨论施剑翘案量刑依据,剧情出现了逆转:他们相互站在了对方的立场。坚持严惩重判施剑翘的孙家律师孙观坼承认施剑翘有“自首”行为,赞同减刑;竭力为施剑翘洗罪的施家律师余棨昌则认为施剑翘不应被减刑,否则法律有支持暴力之嫌。而当施剑翘被特赦的消息传来,作为被告辩护律师余棨昌非但没有喜出望外,相反极为忧虑,因为这是权力干涉法律的结果。这个逆转非常有趣,同时也最能说明何为理性精神,进一步明确了主题。

  正因为矛盾有主次、剧情有逆转,《特赦》的结构层次才显得严谨清晰。整体看,全剧分场戏多:法庭戏、施剑翘的戏、孙家的戏、两律师的戏、“戏中戏”等。其中,施剑翘的戏又分出几个层次:现在时的出庭与狱中;过去时的堂兄与丈夫。可谓花开几朵,线索多头。但创作者兼顾几头,有条不紊,对戏剧节奏的把握稳定而富于变化,演出过程中时时、处处“有戏”,且张弛有度。法庭戏激烈磅礴,施剑翘的戏简洁干脆,孙家的戏有喜剧色彩,两律师的戏文气十足,“戏中戏”则流光溢彩。

  “戏中戏”的安排真是巧妙。剧作家插入上海剧院里的京剧《侠女复仇记》,与正在进行的施剑翘案形成了呼应与同构,在由公共正义改写复仇案结局的“戏中戏”故事中,推进了《特赦》主体剧情进展。从内容上看,“戏中戏”《侠女复仇记》与史料记载的当年上海天蟾舞台上演的话剧《全部复仇女》是一致的,都是以民间立场阐释“侠”的内涵、宣告民间情感倾向。而创作者放弃了《全部复仇女》的话剧形式,将《侠女复仇记》设计成京剧,显然是要与《特赦》本身的话剧体式形成审美反差,增加审美多样性。这一设计是成功的,京剧演员唱念做打带来的陌生化效果,“戏中戏”观众的喝彩叫好,都让《特赦》的审美体验更为丰富。

  《特赦》的舞台非常简洁。一进剧场,首先看到以若干红色木柱支撑起来的透明棚顶为分界的上下表演区。表演区上下分层,既能实现共时表演,又有突出局部的作用。譬如法庭辩论环节,下方表演区的布局是:法官等人靠后居中,双方律师分列前台两侧,层次极分明。而上方表演区,一束顶光下只坐施剑翘一人。这样无论哪个表演区有舞台动作,都不偏台,观众都极易集中注意力。不过,从不同角度看舞台,红色木柱有时会阻碍观众视线,这可能是舞美设计没有考虑到的。此外,舞台色彩使用也非常简洁明确。整个舞台以红、黑、白为主色,间有蓝、黄加入,色彩对比鲜明,色块大而单纯。施剑翘哭灵一场,舞台上方表演区中间部分一片白亮,两侧背景则是垂落的漆黑。施剑翘通身白色孝服,堂兄一身蓝军装,两人分别站在两侧说话行动,白与蓝在黑色背景反衬下,带来一种视觉奇观。全剧最大的视觉奇观当属剧终时绵密的雪花。雪花纷飞,急、密、厚,由背光打亮,铺天盖地,耀人眼目。一时间,一个作用于智力的戏充满了诗意效果。茫茫天地,是非谁断,沉浮谁主?

  《特赦》,这个游走在知识理性与戏剧诗意之间、审智同时又审美的作品,可能是我一年来看到的最好的原创话剧。(谷海慧)

[责编:产娟娟]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