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资治通鉴》最后的“臣光曰”

《资治通鉴》最后的“臣光曰”

2019-01-12 10:38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宋志坚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数不清此书有多少个“臣光曰”,但这段最后的“臣光曰”与别的“臣光曰”不同,并非对于某个历史人物或某个历史人物做的某一件事说的某一番话的点评,而是关于他主持编撰《资治通鉴》的自述。

  由此最后的“臣光曰”可知,司马光之编撰此书,原是“奉敕”而行的,“奉”的是“资睿智之性,敷文明之治,思历览古事”的英宗皇帝之“敕”。宋英宗还“命自选辟官属,于崇文院置局,许借龙图、天章阁、三馆、秘阁书籍,赐以御府笔墨缯帛及御前钱以供果饵”,在人员、场所、物质条件诸方面予以大力支持,以至使司马光感到“眷遇之荣,近臣莫及”。《资治通鉴》之为《资治通鉴》,宋神宗不但“赐之嘉名”,而且“宠以冠序”,甚至“每开经筵,常令进读”。

  由此最后的“臣光曰”可知《资治通鉴》的整体框架与编撰宗旨。此书“上起战国,下终五代,凡一千三百六十二年”,在各种史书中,“专取关国家兴衰,系生民休戚,善可为法,恶可为戒者,为编年一书”,其目的就是使执政者“有鉴于往事,以资于治道”。所以,他在最后的“臣光曰”中明确表达,希望“陛下”即宋神宗能“鉴前世之兴衰,考当今之得失,嘉善矜恶,取得舍非,足以懋稽古之盛德,跻无前之至治”。

  司马光在“奉敕”之前,就已开始这项工程,并编成《通志》(《周纪》5卷、《秦纪》3卷)进呈英宗。他懂得以史为鉴能知兴衰的道理,没有“借古讽今”之忌讳。言古之善,不虑厚古薄今之嫌,不怕人说难道我们还不如千年之前的古人;言古之恶,不虑含沙射影之嫌,不怕人说是影射、说是比附、说是指着和尚骂贼秃。尤其应当指出的是司马光编撰此书,明摆着首先是供“陛下”阅读的,他要“陛下”以史为鉴。“臣光曰”三字就对《资治通鉴》的读者对象作了精准定位。前后两位“陛下”也明白以史为鉴可以资政,未曾在这一点上有任何疑虑,而予以积极的支持、鼓励和褒奖。

  《资治通鉴》要对“上起战国,下终五代”的漫长历史进行梳理,专取“有鉴于往事,以资于治道”之事以成编年史书,其工程浩大,不言而喻。司马光“荷两朝知待如此其厚”,不敢有任何懈怠。对此,最后的“臣光曰”中说得明白:起先是兼职的,不管工作如何变动,均“听以书局自随”。以后干脆就退居洛阳,摆脱政事,全身心地投入这项工作,所谓“研精极虑,穷竭所有,日力不足,继之以夜”。如此这般,一干就是15年。书成之日,已是“目视昏近,齿牙无几,神识衰耗,目前所为,旋踵遗忘”的66岁老翁了。

  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但从最后的“臣光曰”可见,他并不像吕不韦编《吕氏春秋》那么洒脱,也不像如今某些鸿篇巨制的主编,只是调兵遣将、发号施令,只负责最后署名挂名,什么都由别人去做。

  最后的“臣光曰”中还有一句说,“自治平开局,迨今始成,岁月淹久,其间抵牾,不敢自保”。这话说得很客观实在。治平是英宗年号,从治平三年“奉敕”算起,到元丰七年书成之时,其实不止十五年。时间长了,篇幅大了,前后有自相矛盾之处,或是评说与事实不符,或是评说的尺度不能“一以贯之”,这都在所难免。司马光不敢像吕不韦那样“布咸阳市门,悬千金其上”,许诺有能“增损一字者予千金”,他没有那么牛气,恰恰相反,倒是向“陛下”坦陈“不敢自保”。接着上面这句话,说的便是“罪负之重,固无所逃。臣光诚惶诚惧,顿首顿首”,并不因为在所难免而心安理得。

  《资治通鉴》最后的“臣光曰”中,还真的很有些今人可师可范的东西呢!(宋志坚)

[责编:秦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