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中国电视的历史性跨越

中国电视的历史性跨越

2019-01-13 09:28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杨余

  中国电视经历了从成长、繁荣到不断走向强大的40年。如今,中国电视拥有一流的制播和传输技术,大批国际一流的从业人员遍布全球播出网络,国际新闻话语权越来越大。电视产业也从一度落后于世界先进水平的状况,发展成为全球第二大电视市场和全球重要的文化产业发展引擎。

  电视产业从崛起到繁荣

  据有关数据显示,2017年全国广播电视总收入6070.21亿元,比1982年增长了685倍,年均增长率超过20%,远高于国民经济的增长速度,其中,以广告、有线网络、新媒体业务收入为主的广播电视实际收入占总收入的80%。

  从上世纪七八十年代到现在,电视产业从无到有、从小到大,市场主体从弱到强、从有到优,产品类型从单一到多元,从传统业态拓展到新型业态,服务对象从国内辐射全球,电视产业体系和市场体系不断健全,夯实电视事业发展基础,构成国家文化产业重要支柱,助力文化强国建设。

  “从电视‘从无到有’的起步阶段(1976年至1992年)到1992年中共中央、国务院下发《关于加快发展第三产业的决定》,这一时期,电视获得了第一媒介的地位,成为‘新时代的先声’。电视产业完成了从无足轻重到至关重要、从仰人鼻息到自力更生、从附属媒介向强势媒介的转变。”清华大学新闻与传播学院副教授、博士生导师常江说。

  在“从有到盛”的发展阶段(1993年至2002年),中国电视产业的市场框架初具规模。在“从盛到新”的振兴阶段(2003年至2012年),电视产业不断加大改革创新,产业收入大幅度上升。在“从新到高”的高质量繁荣发展阶段(2013年至今),电视产业被赋予强劲的发展动能。

  推动公共服务强起来

  与欧美发达国家在公共文化服务的均等化、普惠性、便利性等领域的长期关注和实施相比,中国广播电视产业在公共文化服务方面还有很大推进空间。

  在今后的发展阶段,除了继续拓展产业以外,提供公共文化服务将成为广播影视领域全新和重大的政策导向。我国广播电视产业要抓住机遇,一方面发展产业,另一方面也要思考如何为老百姓提供更好的公共文化服务,将产业所得利益回馈社会,更好地推进产业发展。

  “走出去”战略成效显著

  在2000年之前,我国只有一个对外频道,即中央电视台中文国际频道(CCTV-4)。2000年至2007年,中央电视台相继开播了英语国际频道、西班牙语国际频道和法语国际频道。实力雄厚的省级台也开设了国际频道。

  2001年以后,随着广播影视“走出去工程”的启动,我国电视业已搭建起了一个较为完善的国际化电视传播架构。

  随着国家陆续出台鼓励文化内容“走出去”的相关优惠政策,我国电视服务国家外交总体布局,服务国家“一带一路”建设,深入实施“丝绸之路影视桥工程”等,电视全球布局和海外传播取得突破性进展,国际话语权显著增强。

  截至2017年底,我国对外电视播出语种19种,对外电视播出套数41套,对外电视节目落地国家和地区190个,电视节目境外用户5.38亿户。

  同时,中国电视内容的出口规模逐年稳步增长,范围也逐步扩大,已遍布全球100多个国家和地区。2017年,全国影视内容产品出口时长达3.4万小时,总金额约1.22亿美元。

  从2016年到2017年,中国传媒学界和业界出现了“电视将死”的声音。“电视所谓的‘式微’只是逐渐失去以往一家独大的全民媒介地位。如今,电视对自身的基础媒介属性进行深入分析,并在最擅长的领域,如意识形态传播、媒介事件直播、综艺娱乐类内容等方面进行深耕,寻找差异化生存路径。曾被亿万人追寻的电视文化,今天的生命力依旧。”常江说。(杨余)

[责编:产娟娟]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后IP时代到来,好演员的春天来了

  • 宗 城:不必将文学奖作为提振自信的兴奋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如果说,21世纪初期《潜伏》《暗算》等是“硬核谍战”,那么近年尤其是2015年《伪装者》以降,高颜值、传奇化已成为谍战剧主流画风。主角个人英雄主义被放大,诗意画面、唯美镜头被强调,“基因渐变”的谍战剧已与真实的历史氛围渐行渐远。
2019-01-22 10:04
这部入选人教版五年级语文教材的作品,讲述了生活在云南国境线上的傣族少年波农丁与小象嘎羧从相遇到一同成长、变老的故事。整个创作力求中国故事,国际表达。让中国传奇故事走向国际,带给社会更多启示。
2019-01-22 09:19
舞台剧不应只是一种转型或自身突破的抓手,而更应通过舞台剧来寻找表演的初心,将其当做净化演技、磨练演技的“桃花源”,不断地重返舞台,不断地在磨练中形成自身的表演风格。
2019-01-22 09:59
从传播力度上看,《啥是佩奇》很成功,但从营销上看,它能起到的作用确实有限。宣传片和电影的故事、风格完全不一致,《啥是佩奇》以亲情为主题,面向成人,《小猪佩奇过大年》则完全是给孩子看的动画电影。
2019-01-22 09:43
“跨文化戏剧”真正意义不在于“跨”而在于“合”,合于有机的整体和内涵的表达。这样的演剧样态带有“跨”的明显印记,而在丰富性和感染力上则是之前的单独文化样态所不及的。因为“合”而形成一种新的、独特的、浸透在整个演出中的“跨文化艺术语言”。
2019-01-21 09:58
距离“限酬令”已两月有余,如今明星片酬真的降了。业内人士透露,影视行业明星片酬降幅明显,片酬过亿的时代一去不复返。除政策因素外,市场回归理性也是下降原因之一。这会倒逼行业将更多资金用于制作,也给了众多名气不高但有实力的演员出头的机会。
2019-01-21 09:37
原著小说看似看似详尽描写“嫡庶神教”,实则心怀冲破现实逻辑的愿望;电视剧似乎在推动女主角主动出击,积极宅斗,但又部分地消解了家庭内部嫡庶之分的重要性,二者都并非炮轰“嫡庶神教”最需要攻击的靶子。
2019-01-21 09:56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和一般合家欢题材的动画片不同,假如用一句话来总结《养家之人》的剧情,可以简要概括为“战争阴影下,人们的苦难、女性生存的艰难及其抗争”。这部动画片中充满了压迫、渴望与反抗,是一部“成年人的童话”。
2019-01-21 10:19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