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刘振声的“守旧”与人艺的冒险——评新版《名优之死》

刘振声的“守旧”与人艺的冒险——评新版《名优之死》

2019-01-14 11:24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吴新苗

  作为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的重头戏,《名优之死》在岁末年初隆重上演,这是北京人艺第三次复排田汉这部原创于1927年、修改完成于1929年的经典之作。无论是与田汉三幕剧的原作,还是前两次的演出相比,新版《名优之死》从主题、人物到内容细节都有了较大的变化。最让熟悉原著的观众感到诧异的是,剧中名优刘振声怎么变得如此保守,成了一个守旧的代言人?

  原作塑造了一位有戏德、戏品的京剧名伶刘振声,他把代代相传下来的“玩意儿”当作自己的生命,总是抱着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从事他的氍毹生涯。他也这样要求自己的两位女弟子,希望她们能够踏踏实实唱戏、干干净净做人。当时的环境容不下他的这点个人理想,也腐蚀掉了他对弟子的期望,所以这个人物一上场就是“抑郁执拗之态可掬”的样子。但他并不保守,更不是一个守旧者。第三幕中,刘振声演出《打渔杀家》,后台的人留意到他改了戏词,丑角左宝奎说刘振声因此被守旧的先生反对。他常常教训弟子,越有名气就越要用功,这种精益求精的追求,是他常常改唱词的动机——一切为了“玩意儿”。而在新版《名优之死》中,刘振声要么声称:老师怎么教的我就怎么演,我怎么学的就怎么教;要么借着过去舞台上的门帘台账被称作“守旧”而大发牢骚。最后痛心疾首地说:“不是我守旧,是咱们守的不够旧。”虽然原作中着重反映名优对京剧艺术无比热爱和执着的戏德、戏品还保留在新版中,但极端保守者的声音实在是过于强大,很大程度上遮蔽了原著中刘振声的人物形象。

  1957年北京人艺排《名优之死》,将原著的结尾做了点修改,田汉在给人艺的信中明确地说:“从作者的见地说我是要求更尊重原作的。”由此可以想见,新版对于人物形象颠覆性的修改,田汉似难以认同。一个极端守旧者,能不能成为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掌舵者的剧作主人公?况且,这部宣扬“守旧”的作品既没有遵循原著,也不传承前辈的演出版本,这与自我宣扬的主题自相矛盾的情形也容易贻人口实。

  那么,北京人艺为何要有意无意地忽视这种修改可能带来的困境和矛盾,而冒险去改塑一个守旧者刘振声的形象?

  刘振声高喊守旧,坚守艺术的规范,乃是出于对艺术传统的敬畏,在新版中也的确做到了有的放矢。这个“矢”就是刘凤仙。原著中刘凤仙因为欲望、虚荣和被人欺骗而放弃了艺术、背叛了师父,新版增加了刘凤仙与师父艺术观念的冲突。刘凤仙自认为时代变了,所以要改戏,这就触犯了刘振声以“玩意儿”为性命的底线。这个新增的冲突线是为了突出刘振声“守旧”的正确,因此增加了好几处师徒之间为此而起的冲突戏,比如刘凤仙要改《霸王别姬》,带着精美的头面唱《武家坡》,矛盾中孰是孰非一目了然。刘凤仙在艺术上走向师父的对立面,正如情感上背叛师父一样,背后的推手都是杨大爷。杨大爷,代表着观众群体中那些庸俗审美趣味,更代表着对戏曲生存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金钱、权势,以及与之互相勾结的文化资本。如果去除这个人身上的道德褒贬,甚至可以说这个形象隐喻着干扰戏曲艺术正常发展的一切外部力量。这种力量导致的结果,便是破坏戏曲艺术本体属性。作为戏曲艺术的从业主体者——演员,从维护艺术本真的角度,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试图制止这种乱象,这是刘振声“守旧”的直接原因,应该也是北京人艺要塑造这样一个守旧者形象的深层动机。因为,这种强势的外行者乱改戏、损害戏曲艺术本质属性的力量仍然强大,这种现象也还依然存在着。从这个角度来说,该剧有着强烈的现实指向。一部话剧能这样坚决地为戏曲艺术站台,这无疑是令人感佩的。尤其当我们想到,还有不少话剧导演在排演戏曲时,无视戏曲艺术本质、引起戏曲人无奈和愤慨的种种做法,我们更感谢该剧对戏曲的善意。

  然而,由此版排演,我们也联想到一些问题:以极端守旧的方式来维护传统、维护京剧艺术本真的做法,可以是一种被挤压过久的宣泄,是爆发后矫枉过正的呐喊,但不是理性、深思熟虑的结果,更不能当作一种戏曲艺术创作和发展的观念去推崇。任何单向化的观念,都不利于艺术的健康发展。这种道理自然无需多言。即使在人们认为京剧传统流失严重的今天,我们仍然应该对那些严肃的创新者心怀敬意,而并非“老师怎么教我就怎么演,我怎么学就怎么教”才是可以宣扬的正途。保守的守旧心理很容易造成戏曲界的自我封闭。固步自封的结果,必然导致京剧艺术整体境界和生成发展空间越来越逼仄。所谓守旧,守规矩,其中有些是具体现象、具体实践,有些体现着精神和观念,但人类总是避难趋易,这种提法很容易让人们去追逐具体的现象和事物,比如一个戏的动作、某句某字的腔调、“宁穿破莫穿错”的各种穿戴规定,而忽视对更为原则性的传统的探讨和研究。那些具体的规矩在京剧艺术中如江河湖海般浩渺博大,但并非都属于京剧艺术真正的本质属性。守旧观念容易坠入这些琐碎的专业常识性海洋中,见其树木而未见森林,其结果往往是人各守其一隅便自我夸耀,所谓的“旧”越来越少,最后再也守不住。而其真正的规范,归根结底是两个层面的东西,形而下层面的是基本功,即四功五法的训练体系和表演规范;形而上层面的是京剧组织的原则,即运用四功五法组织成一部戏的原则和方法。这,都不是简单通过守旧能继承的。换句话说,守旧者里面充斥着因循的怠惰因子,而真正继承传统则需要更为艰苦的努力。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民国时期的名优有这样的认识,悬置原著问题,按照新版的改法,刘振声高喊“守旧”也未尝不可。但按照该剧面对当下现实的思考路向及其立意被观众接受的理想预期效果,若今天的人看了该剧也大喊“守旧”,以为这就是维护京剧传统、守护戏曲艺术本真的法宝,那这种认识的褊狭和误区必将牵制其发展的车轮。(吴新苗)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刘长宇:经典剧作《三国演义》是怎样炼成的

  • 詹 丹:《红楼梦》中官话与江南方言的掺杂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铤而走险》就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容易让人想到之前的《无名之辈》,尽管《铤而走险》没有多少故意显示喜剧元素的段落,但也是讲述了“低配劫匪”要干大事的荒诞故事。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随着音乐节的发展,观众想要得到更多好的体验。正如德国某知名演出公司总经理雅佩尔·巴伦德莱特所说:“音乐是音乐节最主要的部分,但不再是唯一。每个音乐节都要做到独树一帜,成为个性化的综合产物。”
2019-08-15 10:13
100年前,梅兰芳将第一次的海外演出地选在了日本,引发“万人空巷,争看梅郎”的轰动。相隔100年,台上,是史依弘与青年演员接续梅兰芳致力在世界各地推广京昆艺术的努力,而在幕后,是几代艺术家为京昆传承不断档、不走样的文脉延续。
2019-08-15 10:34
8月14日,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在B站收官。这部纪录片播出一个月,超过5000万的点击量、8.6分的豆瓣评分、9.7分的B站评分、满屏的“多谢款待”都足以证明,面对层出不穷的美食纪录片,《人生一串》第二季经受住了“烤”验,又火了。
2019-08-15 10:19
新近上映的科幻战争电影《上海堡垒》票房爆冷,成为近日社交网络的热门话题。提到《上海堡垒》,绕不开男主“江洋”的扮演者——艺人鹿晗。有观众表示,《上海堡垒》是“披了一层科幻皮的爱情片”,爱情与科幻融合得很生硬。
2019-08-15 14:50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