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刘振声的“守旧”与人艺的冒险——评新版《名优之死》

刘振声的“守旧”与人艺的冒险——评新版《名优之死》

2019-01-14 11:24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吴新苗

  作为纪念田汉诞辰120周年的重头戏,《名优之死》在岁末年初隆重上演,这是北京人艺第三次复排田汉这部原创于1927年、修改完成于1929年的经典之作。无论是与田汉三幕剧的原作,还是前两次的演出相比,新版《名优之死》从主题、人物到内容细节都有了较大的变化。最让熟悉原著的观众感到诧异的是,剧中名优刘振声怎么变得如此保守,成了一个守旧的代言人?

  原作塑造了一位有戏德、戏品的京剧名伶刘振声,他把代代相传下来的“玩意儿”当作自己的生命,总是抱着一种严肃认真的态度从事他的氍毹生涯。他也这样要求自己的两位女弟子,希望她们能够踏踏实实唱戏、干干净净做人。当时的环境容不下他的这点个人理想,也腐蚀掉了他对弟子的期望,所以这个人物一上场就是“抑郁执拗之态可掬”的样子。但他并不保守,更不是一个守旧者。第三幕中,刘振声演出《打渔杀家》,后台的人留意到他改了戏词,丑角左宝奎说刘振声因此被守旧的先生反对。他常常教训弟子,越有名气就越要用功,这种精益求精的追求,是他常常改唱词的动机——一切为了“玩意儿”。而在新版《名优之死》中,刘振声要么声称:老师怎么教的我就怎么演,我怎么学的就怎么教;要么借着过去舞台上的门帘台账被称作“守旧”而大发牢骚。最后痛心疾首地说:“不是我守旧,是咱们守的不够旧。”虽然原作中着重反映名优对京剧艺术无比热爱和执着的戏德、戏品还保留在新版中,但极端保守者的声音实在是过于强大,很大程度上遮蔽了原著中刘振声的人物形象。

  1957年北京人艺排《名优之死》,将原著的结尾做了点修改,田汉在给人艺的信中明确地说:“从作者的见地说我是要求更尊重原作的。”由此可以想见,新版对于人物形象颠覆性的修改,田汉似难以认同。一个极端守旧者,能不能成为文化部戏曲改进局掌舵者的剧作主人公?况且,这部宣扬“守旧”的作品既没有遵循原著,也不传承前辈的演出版本,这与自我宣扬的主题自相矛盾的情形也容易贻人口实。

  那么,北京人艺为何要有意无意地忽视这种修改可能带来的困境和矛盾,而冒险去改塑一个守旧者刘振声的形象?

  刘振声高喊守旧,坚守艺术的规范,乃是出于对艺术传统的敬畏,在新版中也的确做到了有的放矢。这个“矢”就是刘凤仙。原著中刘凤仙因为欲望、虚荣和被人欺骗而放弃了艺术、背叛了师父,新版增加了刘凤仙与师父艺术观念的冲突。刘凤仙自认为时代变了,所以要改戏,这就触犯了刘振声以“玩意儿”为性命的底线。这个新增的冲突线是为了突出刘振声“守旧”的正确,因此增加了好几处师徒之间为此而起的冲突戏,比如刘凤仙要改《霸王别姬》,带着精美的头面唱《武家坡》,矛盾中孰是孰非一目了然。刘凤仙在艺术上走向师父的对立面,正如情感上背叛师父一样,背后的推手都是杨大爷。杨大爷,代表着观众群体中那些庸俗审美趣味,更代表着对戏曲生存起到决定性作用的金钱、权势,以及与之互相勾结的文化资本。如果去除这个人身上的道德褒贬,甚至可以说这个形象隐喻着干扰戏曲艺术正常发展的一切外部力量。这种力量导致的结果,便是破坏戏曲艺术本体属性。作为戏曲艺术的从业主体者——演员,从维护艺术本真的角度,要发出自己的声音,试图制止这种乱象,这是刘振声“守旧”的直接原因,应该也是北京人艺要塑造这样一个守旧者形象的深层动机。因为,这种强势的外行者乱改戏、损害戏曲艺术本质属性的力量仍然强大,这种现象也还依然存在着。从这个角度来说,该剧有着强烈的现实指向。一部话剧能这样坚决地为戏曲艺术站台,这无疑是令人感佩的。尤其当我们想到,还有不少话剧导演在排演戏曲时,无视戏曲艺术本质、引起戏曲人无奈和愤慨的种种做法,我们更感谢该剧对戏曲的善意。

  然而,由此版排演,我们也联想到一些问题:以极端守旧的方式来维护传统、维护京剧艺术本真的做法,可以是一种被挤压过久的宣泄,是爆发后矫枉过正的呐喊,但不是理性、深思熟虑的结果,更不能当作一种戏曲艺术创作和发展的观念去推崇。任何单向化的观念,都不利于艺术的健康发展。这种道理自然无需多言。即使在人们认为京剧传统流失严重的今天,我们仍然应该对那些严肃的创新者心怀敬意,而并非“老师怎么教我就怎么演,我怎么学就怎么教”才是可以宣扬的正途。保守的守旧心理很容易造成戏曲界的自我封闭。固步自封的结果,必然导致京剧艺术整体境界和生成发展空间越来越逼仄。所谓守旧,守规矩,其中有些是具体现象、具体实践,有些体现着精神和观念,但人类总是避难趋易,这种提法很容易让人们去追逐具体的现象和事物,比如一个戏的动作、某句某字的腔调、“宁穿破莫穿错”的各种穿戴规定,而忽视对更为原则性的传统的探讨和研究。那些具体的规矩在京剧艺术中如江河湖海般浩渺博大,但并非都属于京剧艺术真正的本质属性。守旧观念容易坠入这些琐碎的专业常识性海洋中,见其树木而未见森林,其结果往往是人各守其一隅便自我夸耀,所谓的“旧”越来越少,最后再也守不住。而其真正的规范,归根结底是两个层面的东西,形而下层面的是基本功,即四功五法的训练体系和表演规范;形而上层面的是京剧组织的原则,即运用四功五法组织成一部戏的原则和方法。这,都不是简单通过守旧能继承的。换句话说,守旧者里面充斥着因循的怠惰因子,而真正继承传统则需要更为艰苦的努力。当然,我们不能要求民国时期的名优有这样的认识,悬置原著问题,按照新版的改法,刘振声高喊“守旧”也未尝不可。但按照该剧面对当下现实的思考路向及其立意被观众接受的理想预期效果,若今天的人看了该剧也大喊“守旧”,以为这就是维护京剧传统、守护戏曲艺术本真的法宝,那这种认识的褊狭和误区必将牵制其发展的车轮。(吴新苗)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樊明君:珍视文艺创作中的想象与创造

  • “一本好书”需要实实在在的“阅读”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流量明星是一个社会话题,粉丝追逐明星的许多做法常常令人诟病,但在带动读书这件事上,大家却都是一边倒地“叫好”。明星人物在推荐阅读的图书时,要注意推荐优秀的作品,形成正向的导向作用,避免推荐一些影响不好和质量不高的读物,以免造成不良影响。
2019-01-18 09:28
在日前举行的电视剧《大江大河》研讨会上,评论家们一致认为,该剧从中国电视剧现实主义创作的优秀传统出发,深入生活、扎根群众,体现了工匠精神,讲好了中国故事。该剧的成功对于推进文化精品创作生产和文化高质量发展具有巨大的启示和良好的激荡作用。
2019-01-17 10:30
在未来,基于数字技术的艺术形式,不会取代传统艺术,二者会变为一种融合共生的状态。艺术不等同于科技,很难用线性的规律去界定和描绘其发展历程,从艺术史的角度来看,艺术的核心不是艺术语言与形式的表达,而是思想的呈现。
2019-01-17 09:46
“设计、制作精良的电影海报能传递出片方的诚意,但海报终究是为包装电影内容服务的,与电影内容气质契合,不误导观众仍是最基本的要求。”在“中国风”元素的运用中,设计过剩与简单堆砌对电影的宣传未必奏效。
2019-01-18 09:58
文化产品的创作从来不在于“炳炳烺烺,务采色,夸声音而以为能”,而是要做到特定时代的“社群生活的表达”。而今,创作者、作品、受众高度融合,全民文化时代正在徐徐拉开大幕,更多更优秀的“土味文化”无疑将是其中重要的角色。
2019-01-17 09:38
《大江大河》们,“火”在点与面的合理布局。以一个人、一个家的小切口,拉扯出大历史背景下的整幅画卷,以柴米油盐、鸡毛蒜皮的家常画面来映射时代发展和变化,是《大江大河》及其他成功正剧的共同叙事方式。
2019-01-16 10:52
査明哲说,不论文学还是戏剧,都要给予人们一种人文关怀。从《死无葬身之地》《纪念碑》《中华士兵》,到《青春禁忌游戏》《生命行歌》,查明哲的戏剧作品,每一部在标注人的尊严向度的同时,都坚持将精神慰藉送抵人心、激发生活的热情与信心。
2019-01-15 11:10
著名作家韩少功在最新长篇小说《修改过程》中回忆77级学子们的逝水年华,思考转型时期的家国命运与机遇得失。他借自己的亲身感受入笔,将不可复制的一代人和他们的绝版青春寓于其中,使得这部作品意味深长。
2019-01-15 09:59
老书不厌百回读,经过时光的磨洗,它们愈发散发出迷人的光彩,在浮躁的当下显得尤为珍贵。《活着》《平凡的世界》《追风筝的人》等当代经典小说长销不衰并非偶然。优秀的作品有深度更耐读,爆发力十分持久,只要碰上一点火星,立刻燃成熊熊烈火。
2019-01-15 09:55
李洱不拗造型不自我崇高,他生活中最大的艳遇是在图书馆发现博尔赫斯,他的最大快乐是在一群人中间脱口说出洛尔迦——纯洁和无耻,曾经是多么美好的组合,就像一起相亲的少女,就像一道影子和一只鸟。
2019-01-15 10:42
在上周末播出的第二期节目中,袁姗姗被演员俞灏明邀请去相亲,相亲对象恰好是《我家那小子》嘉宾钱枫。如果人设与嘉宾的真实性格、形象有比较大的差距,则可能导致人设崩塌,适得其反。
2019-01-15 11:03
约翰·威廉斯的小说《斯通纳》中,主人公斯通纳平淡无奇,即使去哥伦比亚农学院上学也无甚隆重,没有任何奇遇发生,莫说《远大前程》式的,哪怕德莱塞现实人生的戏剧。本来嘛,知识的生活就缺乏外部的色彩,可供描写的只有具体的处境,在斯通纳,就是食与宿。
2019-01-15 10:41
尽管目前该片仅收获3000多万元票房,但这个“旧瓶装新酒”的故事仍然赢得了不错的口碑,目前豆瓣评分高达8.0分,高于《风语咒》《大鱼海棠》《大世界》等近几年国产动画佳作。
2019-01-14 09:52
方言被嫌弃,仍然是地方文化自信的问题。我们依然缺乏对地方文化的自信,缺乏对地方方言、地方音乐及声腔等的自信。我们要有地方文化自信,而且这种文化自信并不缺乏历史感,传统戏曲能流传至今就是最好的明证。
2019-01-14 11:09
相关改革举措为规范艺考开出了系统药方,这不仅意味着以艺术类专业招生为代表的特殊类型招生的制度改革已渐渐从“探路试水”进入“全面突破”的新阶段,也从深层次为虚高的“艺考热”降温,为国家文艺事业的繁荣发展扎扎实实提供高水平的人才储备。
2019-01-14 09:26
《大江大河》再一次启示我们,要珍视在创作实践中形成的优秀创作集体,要发挥他们的作用。他们拍出来的一部作品常常胜过平庸的几十部作品。若仅追求数量,到处开机,拍出来的却多是平庸之作,并没有价值。
2019-01-14 10:08
“大多数投资人不看剧本、只看演员,这就是中国电影的现状。未来,中国电影应该以故事为王,这是电影未来的整体思路,也是编剧人的新生态。”修晓永表示,“未来,编剧、导演和演员是共生关系,而不是竞争关系,所有的编剧、导演、演员都应为故事服务。”
2019-01-13 09:14
司马光花15年时间主持编撰的294卷近400万字的编年体史书《资治通鉴》,压轴的那段文字是“臣光曰”。司马光主持编撰《资治通鉴》,有个机构即崇文院下置的“书局”,有一套钦命“由司马光自择”的人马作为他的助手。
2019-01-12 10:38
本土化不是对本土元素的堆砌,加一个本土角色,或是对一些本土议题生搬硬套,都不是翻拍电影本土化的最佳途径。另外,本土化也不是对原版故事、场景的原味照搬,更不能抱着偷懒的心态,以“重温经典”为噱头,为创作力匮乏“遮羞”。
2019-01-13 09:57
只有无奈苦笑,被浪费的注意力时间,说长不长,可如果同类内容刷起来没完,其吞噬的注意力时间却十分惊人。公共空间的净化和优化,不仅要靠每个用户的自觉成长,更需要呼唤平台管理者的疏导引领和责任担当。
2019-01-12 10:37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