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艺术探索的执着、胆略和智慧——秦腔《王贵与李香香》观摩随笔

艺术探索的执着、胆略和智慧——秦腔《王贵与李香香》观摩随笔

2019-01-14 11:34来源:中国文化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汪人元

  以编剧刘锦云、导演张曼君为核心的主创团队,同以柳萍、李小雄领衔的宁夏秦腔剧院合作推出的秦腔《王贵与香香》,是继秦腔《花儿声声》与秦腔现代戏《狗儿爷涅槃》大获成功之后的第三部大戏。在古老的秦腔至今仍然是传统戏、更加受观众喜爱的情况下,他们如此顽强地坚持现代戏创作的背后,体现为凭借着现代题材但又超越题材,而对当代中国戏曲现代化的执着追求。

  秦腔《王贵与李香香》剧照

  该剧是根据李季同名长诗改编而成,这是对延安文艺传统的一次精神追忆和现代阐释,它不再复制阶级斗争对爱情与复仇故事的引领,而是更突出致力于对其中民族化与大众化的精神加以现代体现。

  这个戏我看过两个版本,前一版是将比较壮观的合唱队连同伴奏的钢琴放在舞台上的,而这次看的新版最突出的感觉就是:戏大了。原版给我的感觉某种程度上是音乐(追求)大于戏剧,而且由于音乐表演(合唱、钢琴、传统乐队三个部分)与戏剧表演同台献艺,它们带来强烈的间离感有点影响观众入戏。因此,说这一版“戏大了”,不是指戏长了,而是戏的本体更加突出,戏也更加好看了。

  客观地说,以叙事性长诗来改编戏剧是有相当难度的,这种选择本身也需要胆略。其实,上个世纪50年代北京人艺歌剧队就曾演出过梁寒光作曲的歌剧《王贵与李香香》,上海淮剧团当时也曾演过同名淮剧,影响都不太大,更未流传。但这次秦腔的演出颇有质量,故事完整,人物鲜活,艺术上有特点。尤其是锦云先生的文学语言相当精彩,几与李季长诗风格一体。其中有些唱词写得真是生动鲜活,颇有陕北民歌的质朴、厚重、入骨之美。总体来说,剧本对原诗风格的遵循以及在情节设计上的适度走出去,以及对二者关系的把握都比较好,为全剧的演出奠定了一个比较好的基础,在当代戏曲文学创作中也以个性化的语言和叙事结构方式留下了独特的印记。

  值得称道的是张曼君的导演艺术。在秦腔《王贵与李香香》中,我看到了她对戏曲精神的把握,而不是仅着眼于死搬程式来描摹戏曲化的外部表征,非常可喜。例如,追求时空的灵动、表演的虚拟、语汇的象征等,而这些正是戏曲内在精神的有机构成。

  从时空灵动来看,该剧的舞台自始至终只是一个象征着西北黄土高原的单一场景,但在调动了各种手段之后,舞台便形成了自由多变的时空,而未有束缚戏剧创造或审美意象贫乏之感。

  表演的虚拟,则如一场中捆绑王麻子、毒打至死的处理:家丁打手在台前挥鞭,而王麻子则在后侧台中围绕椅子痛苦翻滚。也如三场里媒婆与李德瑞的隔空对手戏,一个在台中劝嫁,另一个则在右侧台口怒斥,角色之间相互的直面交手却都正面呈现给了观众,显得格外清晰和酣畅。

  而剧中“椅子”对权势的象征,“算盘”对崔二爷那种锱铢必较、分毫压榨的象征,也都是非常醒目和成功的。

  至于像井台边“数脚丫”爱情戏的新形式,甚至是崔二爷一句唱的细致处理——“今日要你嫩肉还”,从凶狠的咬牙到淫邪的想象,再到恶毒的残暴这样有层次的精心设计,都是可圈可点的艺术创造。它们体现着戏曲现代戏创作中执着、胆略以外那种可贵而且必要的智慧,这种智慧也正是让艺术探索逐步走向成功的基本保证。

  另外值得一说的是,该剧的音乐是有很独特的追求和很突出的贡献的。

  先说贡献。首先是强化了音乐功能在全剧演出中的充分发挥。它不仅创作了很好的角色唱腔,同时也配合舞台表演设计了各种场景音乐的器乐演奏,比如第三场“挖苦菜”的锣鼓设计就相当出色。而“算盘舞”的打击乐演奏也非常醒目得体,远比用效果音响要来得更富于音乐性。逼婚时的唢呐独奏,特意让演奏员走到台前,吹奏了一曲悲歌,颇有表现力。还有就是该剧由叙事诗改编而来,便让合唱音乐的创作与表演都发挥了相当大的功能:既渲染戏剧气氛,又代言剧中人心理,时而作为第三者的评点,时而则叙述着情节,甚至还成为场景转换的一种艺术过渡等等,几乎成了戏曲中被特别放大了的“帮腔”。再说追求。就是此戏探索传统戏曲音乐与现代音乐的融合。传统与现代、民族与西洋之间的碰撞与交流,一直是戏曲音乐在当代发展的一个重大课题,他们对此作出了大胆的、有成就的探索和贡献。上个世纪80年代川剧《红梅赠君家》的演出用钢琴伴奏高腔的演唱,距离过著而未获认同,但此剧则是用来伴奏合唱,而四部和声的合唱又是特别采用了秦腔产生、流行地区的民间音乐语言来写作,这就让原来并无血缘的艺术因素之间相对合理地形成了缓冲与过渡。

  音乐在戏曲中太重要了。正是拥有着许多优美唱腔的剧目才能反复上演、得以流传,这种剧目才真正成为活态,而非仅能存留于书面的文字。正是因为这样,著名戏剧理论家张庚先生才说,新编剧目“唱腔不成功,戏就留不住”。我们今天都追求好戏要传得开、留得住,光知道在剧本上下功夫虽然是重要的,但也是远远不够的。不懂得在音乐上去下大功夫,恐怕正是今天戏曲创作中极大的盲目性。戏曲要振兴、要复兴,在音乐上没有突破性的发展与建设,不能让戏曲音乐走到当代中国音乐的前列、表现出一流水平,是不行的。“样板戏”在思想内容上存在许多问题,不少剧目已不复上演,但其中许多精彩唱腔依然在流传,甚至汇入了现代戏曲发展的新传统之中,这个成就正是当年高度重视音乐创作的结果。

  也正因此,当我们面对秦腔《王贵与李香香》音乐方面最具争议之时,对其音乐上的大胆探索与实践还是应该给予充分的热情的鼓励。

  当然,我们应该看到目前的演出若与《花儿声声》《狗儿爷涅槃》相比的确还有点不够那么圆熟。比如,某些情节的设置还稍显人为的痕迹,再比如新版从旧版改来虽然作出了许多可贵的努力,但“改戏”的痕迹也还依然可见。就像新版移除了舞台上的合唱队以后,传统乐队依旧留在了台上,那么这个处理的“必要性”便突显了出来,需要有更好的、完整的艺术构思。否则,在常规性的戏曲演出中,单独把乐队放在台前,是怕小乐队声音听不见,还是他们的表演尤有特色,或是他们与整个舞台表演相互融合、是一个完整的统一体?总应有个过人的艺术智慧来为此作出解释,让人服帖。进一步说,新版拿掉了合唱队和钢琴伴奏,也并不仅仅是简单地把它们从台前移到了幕后,而是舍弃了一种原先探索的路径以及曾经为此付出的大量创造,创作团队一定要积极努力把移除之后的空白用更多新的智慧投入来填补,并形成新的精彩迭出。

  然而,不管还有怎样的不足,我对于这台充盈着艺术探索激情、在形态上也别具一格的戏曲作品,仍然持有欣赏和支持的态度。即使是在“音乐戏剧”的追求上走得稍微远一些,偶然作一次“非典型”的戏曲演出,又何尝不可?如果确实在音乐表演与戏剧表演的各自精彩以及二者之间的默契交融方面,艺术探索与实践能让戏曲界与音乐界都大吃一惊,也大有所悟,甚至大有所获,又何尝不可呢?(汪人元)

[责编:崔益明]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王作剩:《寄生虫》中阶层叙事的新表达与新体验

  • 周才庶:甜宠剧反映出怎样的性别观念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老酒馆》延续了高满堂“老”字系列的民国题材,故事年代跨度从1928年一直延续到1949年,在波澜壮阔的年代背景下,陈怀海在老酒馆里迎来送往,个人命运与国家的变迁深深捆绑,最终在乱世中奋力反抗敌对势力,作出了追随中国共产党的历史选择。
2019-08-22 09:50
作为一部国产动画片的优秀代表作,《哪吒之魔童降世》“出海”这件事,承载了我们对传统文化怎么走出去的希望和期待。片中涉及大量的历史、习俗、神话人物、歇后语……如何译出本来就来自于虚构的那些盖世神功、无敌招式,更是一件令人头疼的事情。
2019-08-22 09:35
让商业目的凌驾于纪录片创作原则之上,看似拓展了商业思维,实则是竭泽而渔。面对商业营销,纪录片从业者必须慎之又慎。在当下创作多元融合、产业化不断深化的背景之下,唯有本着坚守艺术质量、真诚与观众沟通的初心,才能实现可持续发展,昂首迈进新时代。
2019-08-21 10:41
不可否认,在话剧市场越来越大的今天,话剧本身正成为一种日益市场化的艺术样式。从商业回报的角度来看,明星话剧本身无可厚非。要思考的是如何让明星效应在合理范围内波动,从而推动戏剧市场日益走向成熟。
2019-08-22 09:29
在对科技创新日益重视的今天,业界提醒科学普及工作应该抓住每一次“营销”自己的机会。面对公众被科幻激发起的求知欲和好奇心,适时推出相关文化产品,不仅能填补科幻和科普之间的“真空地带”,本身也蕴含巨大的市场和商机。
2019-08-21 09:45
《静静的顿河》是一部讲述苦难的史诗,但该剧贯穿始终的则是恣意的青春、狂野的生命和哥萨克人用歌声、欢笑,甚至打架斗殴来表达痛苦、苦闷的状态,他们永远都在用笑、用唱、用舞来表现面对痛苦时的不屈意志。
2019-08-22 09:57
长篇小说的题材容量大、时空跨度长、刻画人物多,注定要与现实生活产生更密切的关联。近两年来,长篇小说创作题材丰富多样,写法百花齐放,其中的许多作品都具有强烈的现实质感和鲜明的现实主义品格,受到格外关注。
2019-08-21 09:33
《闪亮的名字》以纪实节目的现实观照,带领观众在平淡无奇的日常生活里,在“不忘初心、牢记使命”的时代呼吁中,不仅能够铭记前辈所托,更能够在平凡岗位中重新审视自我价值与集体价值,将英雄精神延续。
2019-08-21 10:57
《铤而走险》是一部讲述那些无名之辈荒诞故事的类型影片。它不是喜剧,但符合荒诞故事的所有特征,如果说《一出好戏》《无名之辈》表达的是喜剧的忧伤,《铤而走险》则与之类似,影片通过刘小俊、张茜的荒诞故事,表达了荒诞的忧伤,以及忧伤之后的光亮。
2019-08-21 10:02
从目前情况来看,广告和影视资源还是在向流量明星倾斜的,大门肯定不至于关闭,但是对于流量明星来说,门槛肯定会变得越来越高。如果演技不过关,角色不匹配,不会再有无脑粉丝替流量明星任性买单了。
2019-08-21 09:53
目前在舞台剧的创作中,最为紧迫的工作,一是正本清源,知道从哪里来;二是让喜剧照进现实,知道向哪里去。在这个过程中,中外经典喜剧的复排、传承,喜剧剧目创作的扶植、引导工作不能放松。只要有剧目,就可以带动人才培养,让喜剧园林四季常青。
2019-08-20 10:04
重大历史题材电影《古田军号》上映已超过两周。有文章说是电影宣传不下力气,有人说排播部门思想观念有问题,也有人直截了当地认为是现在年轻人不愿接受革命教育。怎么把主旋律这道文化大餐做得让更多的人喜欢,是这个时代给我们出的一道必答题。
2019-08-19 14:31
《哪吒》备受欢迎,为产业注入了强心针。动画分镜师刘畅认为,《哪吒》开启了中国动画电影的新纪元,“中国可以做出好的、可以赚钱的动画电影。《哪吒》会让更多资本流入动画产业,让投资者更加意识到好剧本和好制作的重要性。”
2019-08-19 09:53
中国不缺乏史诗般的实践,关键要有创作史诗的雄心与本领。艺术创作者只有热爱这个朝气蓬勃的时代、热爱时代中昂扬前进的人民,才能全身心地投入生活;也只有深耕生活,淬炼洞察生活、把握时代精神的能力,才能向“赞叹”的深处开掘,创作出高峰之作。
2019-08-16 10:01
曾经流量明星能“带货”,如今真正“带货”的是电影本身。在“流量时代”远去的同时,“质量时代”的到来要求电影行业更加踏踏实实地创作真正的好作品。流量明星也唯有扎实打磨演技,才能去掉观众怀疑的滤镜。
2019-08-16 09:15
我们时代需要的散文,既能够穿透历史、呈现时代精神,也能够抒发个人胸襟、烛照心灵世界;既可以仰望星空,也可以俯贴大地;既是社会的人民的,也是自我的创造的;既是风声雨声读书声,是家事国事天下事。无论如何,散文是向真向善向美的。
2019-08-16 09:59
《红花绿叶》改编自一部叫作《表弟》的小说,电影的命名已经可以看出编导的浪漫主义情怀。电影里的西北农村,器物上尽是西北的粗糙,气质上却是田园诗的。红花绿叶的故事,在一片白皑皑的场景中宣告完结。
2019-08-16 09:54
我们已经进入媒介社会和信息时代。提升孩子的影视媒介素养,要将影视教学纳入课程改革计划,走专业化路径。目前大多数地区的中小学对影视教育重视不够,没有意识到影视教育的必要性,存在着影视教育无人问津、选修课开设不起来等问题。
2019-08-14 10:10
什么是电影从业者的诚意?什么是拍科幻电影的诚意?网友说,《流浪地球》打开了中国科幻的一扇门,《上海堡垒》又给关上了。但愿《上海堡垒》能给后来者提个醒,关上的是那扇套路的门,发展之门仍然开启着。
2019-08-16 09:18
有人说,如今媒介日益发达,生活节奏显著加快,海量信息冲击之下,文艺还执着于正能量是否已经过时?无论时代怎么变,人们对真善美的需要只会持续炽热,对文艺作品“走心”的需求只会更加强烈。正能量题材,拥有更高远的艺术追求、更长久的艺术生命。
2019-08-16 10:06
加载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