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在阅读: 今天,话剧如何“演”鲁迅小说

今天,话剧如何“演”鲁迅小说

2019-01-31 13:36来源:解放日报

调查问题加载中,请稍候。
若长时间无响应,请刷新本页面

  作者:孙惠柱

  为了在中小学普及戏剧课,我们开发了教育示范剧,把文学经典改编成韵剧剧本,教全体学生以此为“本”来学会演戏——就像人人都有机会在音乐课上照着歌本学会唱歌一样。可也常听到有人说,世界就是个大舞台,人人本来就会表演,不需要什么文学剧本,只要鼓励大家把自己的生活情境演出来就是“戏剧”了。

今天,话剧如何“演”鲁迅小说

  果真如此吗?

  演生活就是戏剧了吗

  把生活情境演出来就是戏剧了吗?在绝大多数情况下,并不是。那些认为是戏剧的人多半是被某些西方传来的理论误导了。其实,有位真正的戏剧大师早就站出来纠正了这种错误的说法。生于英国的国际大导演彼得·布鲁克说得非常清楚:

  不能说人生与戏剧完全没有区别。在1968年,我们见识过这么一些人:因为不喜欢太多的“僵化戏剧”,他们理直气壮地坚持“人生就是戏剧”,因此,什么艺术、技艺、结构等等全都靠边站去,“到处都是戏剧,我们就生活在戏剧中,”他们说,“人人都是演员,在什么人面前做什么事都行,什么都是戏剧。”这个说法错在哪儿呢?……

  如果咱们到戏剧里去寻找生活,可戏剧里的生活却和戏剧外的生活没什么区别,那么戏剧的存在就毫无意义了,也就没必要去搞戏剧了。……戏剧中的生活更有可读性也更加紧张,因为它更为集中;要对时间和空间进行压缩,创造出集中的效果。(《打开的门:关于戏剧和表演的思考》)

  戏剧无疑来源于生活——这一点所有艺术都一样,但要让生活素材在戏剧中变得“更为集中”“更加紧张”,关键在压缩故事的时空,让每个角色都加速行动。生活中有不少慵懒懈怠的人、无所作为的人,要是按原样搬到舞台上,很难让大多数观众耐心坐着看下去。在所有艺术门类中,戏剧对集中、紧凑的要求最苛刻,因为戏必须请人表演,在集体的观众面前当场实现。小说里的人可以佛系,可以发呆,甚至有经典作家用几十页文字来描写一个躺着一动不动的人。小说是让读者单独欣赏的,读者可以自主决定一次读多久,可以随时放下以后再读。戏剧就不可能那么随意,一部戏必须在一群观众面前一气呵成演完,只能照顾演员和大多数观众的心理需求。

  小说里的人物背景各异,性子有快有慢,有些十分消极被动,甚至像俗话说的,算盘珠一样拨一拨才动一动。这样的人也可能是很有特色的文学形象,但要是搬上舞台成为戏剧角色,就是专业演员也不容易演好,更难在普及性的戏剧课上教学生演,而鲁迅笔下这样的人物还不少。鲁迅对其笔下多数人物的总体态度是“哀其不幸怒其不争”,十分准确;但这“不争”二字对戏剧人物来说,却是一个大忌。这方面最突出的是《故乡》中的闰土:“他只是摇头,脸上虽然刻着许多皱纹,却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他大约只是觉得苦,却又形容不出,沉默了片时,便拿起烟管来默默的吸烟了……”如果演员拿到的剧本里也是这么个人物,怎么演呢?就坐那儿一个劲吸烟?

  戏剧有个不成文的规则,剧中人必须有积极的行动,至少不能一直消极无为。小说里那些看上去始终被动的人物如果要搬上舞台,必须想办法对这个角色的心理动机做出主动的解释,找到他的“内部行动”,最好还要根据其内部行动,设计出看得见的、主动的“外部行动”。

  能不能让闰土“动”起来

  第一种方法是俄罗斯戏剧大师斯坦尼斯拉夫斯基发明的。斯坦尼通过40多年的实践探索与理论总结,开发出科学、实用的导表演方法,以及相应的演员训练方法,对全世界的戏剧影视表演产生了巨大的影响。斯坦尼的导表演体系是以排演小说家契诃夫写的剧本《海鸥》为起点的,这个剧中的人物看上去好像缺乏传统戏剧中必需的明显的行动,因此在斯坦尼接手之前,皇家剧院的首演失败了。斯坦尼为了排好这个戏,反复细读剧本,揣摩、寻找角色深藏在台词下面的积极的心理行动。焦菊隐说,在契诃夫的剧作里,“有些人物只说了半句话,便不肯再说下去;有些人物絮絮叨叨地发着大段的议论,可又没有一句碰着边际的,……我们假如实地观察一下看自己生活的周围,就能发现同样的现象。……唯有契诃夫第一个把这个重大的现象指给我们,我们才在他的剧本中,发现那些我们最容易忽略的地方”。(焦菊隐《<樱桃园>译后记》)

  19世纪俄国小说中这种“多余的人”特别多,但舞台上还是第一次大量出现。《海鸥》首演失败后契诃夫还以为自己只会写小说,不懂戏剧,已准备收手。戏剧中很少这样的人物,是因为一般演员不知道怎么演缺乏明显外部行动的角色。斯坦尼被这个小说家的剧本逼得下苦功反复研读,终于在《海鸥》台词平静的表面底下找到了隐藏的内部行动。例如,男主角特里勃烈夫似乎只会怨天尤人一事无成,但事实上他写了剧本请妮娜演出,就是在积极地向当演员的母亲证明自己的才能;他经常“消极地”发牢骚,恰恰说明他心里多想要取悦母亲。演员要抓住这些积极的心理动机,才能演好契诃夫那些表面上缺乏行动的人物,关键是演员心中要明确角色每句话、每个动作的内在目的——也就是内部行动。

  但要演绎好这样的人物,对大多数中国演员还是难度有点大。只写了5个大戏的契诃夫曾是世界剧坛演出数量的亚军,仅次于拥有38个剧本的冠军莎士比亚,然而中国舞台上就是很少看到契诃夫的戏。我们把鲁迅搬上舞台,也遇到类似的困难。鲁迅曾说契诃夫是他“顶喜欢的作者”,还曾被人称作“中国的契诃夫”;他写回忆性的《故乡》,更是直接受到他亲自翻译的契诃夫回忆小说《省会》的启发。闰土本不是俄罗斯小说中那样的“多余的人”,他是个要喂饱一大家人肚子的顶梁柱,绝不“多余”;但他一到“老爷”家里就完全被动了,他的缺乏行动和契诃夫的人物确有相似之处,在一个更加等级森严的社会中,这个下层劳动者在“老爷”“老太太”面前更难有主动的行动。闰土能演好吗?

  活的改编,让今人产生代入感

  为中学生改编鲁迅,最大的困难还不在戏剧技巧上。听到这样一个传言,中学生有三怕:“一怕文言文,二怕写作文,三怕周树人。”也不能说完全没有道理。鲁迅揭露的黑暗时代确实不容易让现在的年轻人有真切的感受,但是,正如毛泽东同志所说,“鲁迅是中国文化革命的主将,他不但是伟大的文学家,而且是伟大的思想家和伟大的革命家。”鲁迅的地位和他作品的价值是无可否认的,以入选篇数计,鲁迅是作家作品入选语文教材的冠军。对教师来说,关键是能不能在忠实作品主旨、把握人物基调的基础上,用新时代的光来照亮那些略显艰深、晦暗的鲁迅文字,把那些人物演绎得鲜亮些,让今天的人更容易产生代入感。

  因此,我们不但采用了斯坦尼发明的方法,为看似消极的角色寻找积极的内部行动,我们的步子迈得更大。斯坦尼基本上只是解读剧本,不改剧本,而我们首先必须把鲁迅的小说改编为剧本,因而比斯坦尼有更大的创作空间,可以再用上第二种方法,给角色设计与内部行动相配合的外部行动。教育示范剧中的闰土不再老是“全然不动,仿佛石像一般”,我们让他在对“老爷”毕恭毕敬的同时,心里头打起个小算盘——开口求老爷带小儿子水生去城里读点书,也算是做学徒帮佣;他还看出老爷家里有个潜在的需求,提出可以互利交换——让其实不愿去陌生城市的老太太留在老家,他来照顾。

  这个情节显然不符合生活真实——鲁迅重访故乡后是把母亲接去了北京,但《故乡》是小说而不是纪实的散文。亚里士多德说,“诗人的职责不在于描述已发生的事,而在于描述可能发生的事,即按照可然率或必然率可能发生的事。……写诗这种活动比写历史更富于哲学意味,更被严肃的对待,因为诗所描述的事带有普遍性,历史则叙述个别的事。”(亚里士多德《诗学》)接老人未果这一情节的可然律还是相当高的。历史上鲁迅接母亲去北京没几年,还是离开她搬去上海住了。在《故乡》的排演过程中,接老人进城的情节引起了很多演员和观众的共鸣——今日中国有多少家庭在为类似的问题而纠结?闰土在本来无法达成一致的“迅哥”和母亲之间起到了穿针引线的作用,一个原来都不敢开口说话的小说人物成了舞台上的枢纽角色——但骨子里还是那个闰土。

  闰土出现在《从百草园到三味书屋》里时还是个小孩,还没被生活重担压弯腰,就比《故乡》里活跃得多,但还是没有戏剧所需要的贯穿行动,就连主人公“我”也一样。教育示范剧《从三味书屋到百草园》把时间推后几年,让出门去读三味书屋的迅哥放假回到百草园来玩。他不但识了字,还自己看了些科学书,要来探究一些幼时不甚了了的自然现象的奥秘,例如“美女蛇”之谜。闰土从小就玩花鸟草虫,动手能力强,但不懂科学,还担心迅哥读了书地位更悬殊,会玩不到一块。他一边试探迅哥对他的态度,一边和他一起探秘。长妈妈是戏里唯一的长辈,她的任务是管好迅哥,要他专心读书,特别要提防美女蛇之类的干扰。这样,百草园里就不光有草、有鸟,也会有戏了。

  舞台上,鲁迅可以这么“乐观”

  同样地,那个看似真的“多余”、只会对牛弹琴讲“茴香豆四种写法”的孔乙己,也有了积极的舞台行动。小说里的“我”成了孔乙己的学生——孔乙己本来就好为人师,掌柜又斤斤计较,免费让他来书写酒单招牌,再教远房亲戚小七认点字,只要给点廉价酒就打发了,岂不两全其美?小七不爱读书,孔乙己现在就有理由督促他学习,特别是当他偷书被打手追到酒店,更要拿出先生的腔调来抵赖。为了更好地满足孔乙己炫耀学问的愿望,我们让祥林嫂也走进他的视野,根据这个角色的心理逻辑,他一定会主动提出为祥林嫂写封信烧(捎)给阿毛;听着他文采飞扬的诗句,祥林嫂一定会想象和死去的儿子通灵说上了话——戏的亮点就这样燃起来了。

  难道舞台真有这么大的魔力?一上台连闰土和孔乙己都能这么积极地行动起来?那还是鲁迅小说里的闰土和孔乙己吗?难道鲁迅有这么“乐观”?其实,鲁迅作品里本来蕴含着巨大的“正能量”,但也就像契诃夫剧本里深藏不露的潜台词一样,一定要用斯坦尼的方法,通过反复深入的研读才能发掘出来。就在我们改编的小说《故乡》的结尾,鲁迅这样鼓励我们:“希望是本无所谓有,无所谓无的。这正如地上的路;其实地上本没有路,走的人多了,也便成了路。”在没路的地方开新路——还有比这更积极的行动吗?

  如果只是被动地去读、去背《孔乙己》《故乡》和《百草园》,即便烂熟于心、倒背如流,恐怕也就只能看到被动、消极的孔乙己和闰土;如果能积极主动地开动脑筋,去细读、去发掘,就有可能看到熟悉已久的孔乙己、闰土的旧貌以及新颜,就能开出鲁迅指引我们开辟的新路来。(孙惠柱)

[责编:刘冰雅]

阅读剩余全文(

您此时的心情

新闻表情排行 /
  • 开心
     
    0
  • 难过
     
    0
  • 点赞
     
    0
  • 飘过
     
    0

视觉焦点

  • 胡不归:小飞象的“二宗罪”

  • 田建平:保护古籍善本 弘扬优秀文化

独家策划

推荐阅读
“阿普三部曲”带来的伟大、悲伤而温柔的感动超越了时髦的潮流,创造出一个令人信服的世界,结果一度成为我们可能身处其中的另一个人生……它就像一个祈祷,肯定地告诉我们这就是电影所能达到的境界,无论我们在自己的愤世嫉俗中迷失得多深。
2019-04-19 09:30
总爱偷窥的希区柯克,也彻底暴露在每一个偷窥者的视野里;而作为好莱坞历史上接受采访最多的导演,希区柯克也被自己的话语淹没。这是一个窥视与监控的世界,也是一个文本交互和过度阐释的时代。但对于希区柯克,我们仍有原初的兴致,甚至比当年更加强烈。
2019-04-19 09:36
对古建筑除了物理保护,精神保护也一样重要。今天的我们不仅要能保存好建筑本身,也应讲好建筑背后的故事,为古建筑赋予新的时代内涵,让她们在人民的记忆中永远传承,成为无惧火焰的文化符号,得以在每一次的烈火后涅槃重生。
2019-04-18 10:00
当下,“网生代”观众与架空历史、超越现实、“放纵”想象力的互联网新媒体,与拟像化“类像化”的新世界是同体共生的。超越现实的想象力对于中国电影尤为需要。而中国主流青少年观众对“想象力消费”的需求空间则是巨大的。
2019-04-19 10:12
写作是对经验的清理和省思,也是对时间的重新理解。这四十年间的中国经验作为一个重要的写作主题,不仅是历时性的——不是一种经验死去,另外一种经验生长出来,而可能是几种完全不同的经验叠加、并置在一起。
2019-04-18 09:58
武断地设下种种偏见,可以维持一种虚幻的安全感,但不堪一击。剧情并未利用偏见去煽动不同群体间的对立,每个个体都各有自己的不幸。这是《我们与恶的距离》不断在强调的:要从各式各样的标签下解放具体的人性。
2019-04-19 10:21
曾几何时,在哪里可以看艺术电影,一度是影迷的疑问。最近几年,全国艺术电影放映联盟迅速崛起,有效解决了艺术电影找不到市场和影迷找不到艺术电影的双向困境,为中国电影多样化发展和满足电影观众更加多元的观影需求提供了更好的解决方案。
2019-04-18 09:04
为什么技术越来越进步,我们离经典却越来越远?因为我们将越来越多的心思花在了“术”的层面,玩技术、耍心术,而忘了怎样用“情”。如果只是“术”臻于娴熟,而“情”却寡淡无味,这样的翻拍不要也罢。
2019-04-18 09:33
面对“让最大变量成为最大增量”和“更加丰富、更加优质”这个新时代宏大命题,出版传媒业唯有以创新者的姿态投身其中,才能加快高质量发展,在难点、焦点与痛点中,利用最新技术、融合最优资源、创造“更加丰富、更加优质”的“最大增量”。
2019-04-17 10:12
虽然现实主义为国产青春片注入了新的能量,但当前的影片距离类型语言的成熟和精品力作的涌现,还有一定距离。如何在大历史转型中,艺术化地呈现普通人血肉丰满的“青春”,是国产青春片自我超越的关键。
2019-04-17 09:53
纪录片《紫蓬山》最鲜明的特点是其以小见大、个体切入的创作手法。该纪录片将山放在了历史流变、文化传承、民族情感、自然资源的意义之网上进行了全面审视,凸显了中华民族的精神世界,展现了中华优秀传统文化的力量,展示了科学发展理念的践行效果。
2019-04-17 09:51
《闪亮的名字》透过英雄这一民族“最闪亮的坐标”实现了精神高度、文化内涵与艺术价值的和谐统一,起到了为时代画像、为英雄立传、为人民明德的积极作用,是电视工作“培根铸魂”“守正创新”的又一新鲜尝试。
2019-04-17 09:43
实体书店必须证明顾客有理由到店里来,让逛店体验比线上购书更有愉悦感和附加值。我们步入书店空间,像戴上了精神生活的VR头盔,暂时自绝于由冰冷数据所充斥着的日常逻辑,在消费时代高度抽象的符号统治间隙里,这种体验显得多么奢侈。
2019-04-16 10:17
如果将阅读比作一座大厦,当代读物像是大厦的钢筋和骨架,高高耸立在读者眼前。而大厦的基底,则是由千百年积累的一册册经典著作来夯实。阅读经典,获得的是穿越时空、与古对话的快乐,今日的生活也在字里行间有了对比和参照的坐标系。
2019-04-16 09:30
电影把人放到了一个超常的空间里,四面都是黑的,只有银幕是亮的,在一定的物理时间里不能中断。它把生活放大了,超越了我们日常生活的视觉经验。电影的魅力在于,既可以展示极为广阔的世界,又善于传递最细小入微的表情。
2019-04-16 10:11
经典剧翻拍,如何达到让老观众和新受众都满意,一直是难题。为什么不编写一部新作品,却要把新故事安在经典作品上呢?原因很简单,受制于近几年新剧原创乏力的市场环境,翻出老IP炒冷饭是最稳妥的选择。
2019-04-16 09:49
“中国电影经过多年发展,对电影的市场化评价标准已经建立起来,看票房就行。但艺术、文化方面的评价没有很好地建立起来。”宁浩呼吁中国电影建立成熟独立的艺术评价体系。“希望能有更具影响力、得到广泛社会关注的华语电影奖项出现,像奥斯卡一样。”
2019-04-15 10:14
今年的阅读指数显示,青年用户继续以高时长高频率“霸屏”数字阅读,青年对哲学及社会科学的阅读需求十分旺盛,这一现象既让人欣喜,又标识出了发展数字阅读的责任,青年是民族的未来,为青年提供更多更好的数字阅读产品,方能让书香中国更加馥郁。
2019-04-15 09:33
“饥饿营销”和“奇货可居”的推广手势下,《复联4》确有可能创出票房奇迹。但从长远计,只顾“割韭菜”的难看吃相,会把观众推出门外。毕竟,世间所有的馈赠,都在暗中标好了价码。
2019-04-16 10:14
以局外人的角度,观察明星们婚恋生活的观察类综艺节目,成为时下电视台和视频网站的热点。从母子关系、夫妻关系到父子关系、婆媳关系,情感观察类节目能挖掘的矿藏已经不多了。但相比于同质化的题材竞争,更早到来的可能是观众的审美疲劳。
2019-04-12 13:28
加载更多